再说农业合作化

陈云寿 原创 | 2020-08-16 17:53 | 收藏 | 投票

引言

7月22日下午,正在吉林考察调研的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四平市梨树县卢伟农机农民专业合作社,同社员们亲切交流。

习近平说:“今天到这儿,主要来看农业合作社。这件事情,对咱们国家来讲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你们走出了一条符合省情、县情的农业合作化道路。土地平缓,适于机械化操作,黑土地得天独厚。在这个基础上整个农业的提高,科技水平的提高,农民素质的提高,在你们这都体现出来了,这个很好。走好农业合作化的道路,我们要总结经验,在全国不同的地区实施不同的农业合作化道路。”

此消息一出便引起各方热议。原因很单一,它是个命运多舛而又令人刻骨铭心的记忆。去年与网友讨论这一话题时,本人曾针对讨论内容,从具体操作层面上分析,写了《对组建农业合作社的一点思考》一文提供参考。现在这话题从最高领导嘴里说出来,其份量不言而喻。从总体趋势上来说“农业合作化”是条好路,至于怎么走,本人始终持谨慎乐观态度。出于这一话题及其背景的复杂和敏感,纠结很久后,觉得还是有写篇文章的必要(是不是有点高看自己的感觉?)。在这里只做大致的事实描述,不做过多的是非评价。加之这一话题涉及面较广以及篇幅和个人能力的原因,仅作粗线条、散点式的轮廓梳理,不作细致的、精密化的逻辑推演,虽有些粗糙,也算是对“谨慎乐观态度”的纵深阐述吧。当然,抛砖的目的全在于引玉。

一、合作化的双重含义或两种可能性

就目前情况看,合作化至少包含两种含义或两种可能性【在全国不同的地区实施不同的农业合作化道路。:一种是集体合作化;另一种是土地经过流转后,由本土农民与下乡资本的合作化。二者根本区别在于“集体合作化”是农业集体所有制的回归。甭管回头路、拨乱反正还是正本清源,合作了就向公有制回归迈出了第一步。而下乡资本与农民的合作化,走的是西方农场主或庄园式的道路,其本质还是“私有化”。那么,公有制与私有化或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者之间本质区别在哪?我们不妨回过头来看看共产党的老祖宗篇《共产党宣言》和伟人毛主席怎么说。

二、关于资本、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

1、《共产党宣言》是这么说的:资本是集体的产物,它只有通过社会许多成员的共同活动,而且归根到底只有通过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活动,才能运动起来。

因此,资本不是一种个人力量,而是一种社会力量。

因此,把资本变为公共的、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财产,这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这时所改变的只是财产的社会性质。

2毛主席眼里的资本主义:“马克思把这一法则应用到资本主义社会经济结构的研究的时候,他看出这一社会的基本矛盾在于生产的社会性和占有制的私人性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表现于在各别企业中的生产的有组织性和在全社会中的生产的无组织性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的阶级表现则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资本主义制度所包含的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的矛盾,是所有有资本主义的存在和发展的各国所共有的东西,对于资本主义说来,这是矛盾的普遍性。

     3、关于社会主义。我国的描述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对人民实行民主,对敌人实行专政其经济形式:“第一,在所有制结构上,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第二,在分配制度上,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制度。第三,在宏观调控上,能够把人民的当前利益与长远利益、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结合起来……。”

三、共产党人的道路选择

1、《共产党宣言》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明确了自己的态度:“现代资产阶级的私有制是建立在阶级对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剥削上面的产品生产和占有的最后而又最完备的表现。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 …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2、毛主席1965年在井冈山上,就对身边的同志谈到,中国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结果会如何。毛主席说: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人家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了几百年,比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得多,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中国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会历史长,地区发展不平衡,近代又被帝国主义弱肉强食,搞得民不聊生,实际上四分五裂。

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别人的附庸。帝国主义在能源、资金等许多方面都有优势。美国对西欧资本主义国家既合作又排挤,怎么可能让落后的中国独立发展、后来居上?

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搞不好,还会被敌人利用……

3、为什么要走合作化道路:毛主席1965年在井冈山上,还曾对随行的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说:“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两级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

四、“合作化”阳光之旅

不论集体合作化还是与资本的农业合作化,合作也就意味着土地集中,便于机械化耕种,把逝去几十年的“农业现代化”重新找回来。同时,因生产、经营规模化产生规模效应,增强抗风险能力,对于土地的开发与有效利用将有很大的提高。同时,随着生产经营的规模化,本来单一的农业生产便可以向纵横两方面综合发展,最终形成生产经营的多元化、立体化并延长价值链。如果走的是集体合作化道路,则有可能恢复曾经的人民公社。毛泽东同志说,我们的方向应该逐步地、有次序地把工(工业)、农(农业)、商(商业)、学(文化教育)、兵(民兵,即全民武装)组成一个大公社,从而构成我国社会的基层单位”【1958年第4期《红旗》杂志,陈伯达写的《在毛泽东同志的旗帜下》】

五、“合作化”的荆棘之路

1、作为社会经济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农业发展跟万事业万物一样,不论采用何种方式,都应有与之相适应、相匹配的外部环境。前三十年的农业集体合作化是与公有制为主体的计划经济相匹配的,是个与社会契合、可持续发展的稳定结构。

从消费角度说,不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人对农产品的消费相对稳定,纵有变化也是个徐变过程,不会太过跳跃。现实拟重构的农业合作化,其内部生产经营的计划性,与各个合作化组团之间的自由、无序、盲目和竞争性就是一对不可调合的矛盾。把内部的计划性跟外部的盲目性凑在一起,如同用法国枪支打荷兰子弹一样尴尬。这也是“经济危机”或“市场失灵”的根源之一。不论与资本合作还是集体合作,危机一旦发生,生产过剩与失业饥饿并存,更会出现资本跳楼、农民欲哭无泪的惨状。而且在市场经济大背景下,市失灵是常态,稳定才是非常态。所谓的政府宏观调控,无非在失业率和通胀率二者的此消彼涨间,通过银行利率的调整来维持相对的平衡,且调控的效用似乎极其有限。然而,当今主流依然陶醉在“小政府、大市场”的神话里,享受着“自由经济”带来的饕餮盛宴只愿长醉不愿醒。

2、下乡资本与农民的合作化。

主席当年为什么会说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两级分化快得很……,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今天看到的一切足以证明当年主席的独到与伟大。土地不流转,农民至少还算有产阶级。撇开农业基础设施、配套设施靠谁建设与维护不说,只要农村土地在合作化的光环下完成流转,不须多少时日,会有更多农民从有产者向无产者甚至负产者一路狂奔。君不见,不论农村还是城市,有多少人看似有房有产,却要用一辈子打工挣来的钱向银行还贷,对这一族,还真不好界定是有产者、无产者还是负产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目前至少是负产者。

3、看看西方经济学的发生与发展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影响世界数百年,当他推出不久即发现了《国富论》的不足与缺陷,接着推出《道德情操论》作为补充并进一步完善。尽管如此,他的学说还是遭到了各种经济理论的批评。如德国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李斯特开创的贸易保护理论;德国的历史学派和新历史学派、美国的制度学派、哈佛大学的爱德华·张伯伦的垄断竞争理论;英国新剑桥学派的琼·罗宾逊的不完全竞争理论;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的创新理论;拉美和非洲经济学家的“中心—外围”学说;凯恩斯宏观经济学,也就是著名的“挖坑理论”和“用政府这支看得见的手,来弥补市场那支看不见的手的不足”等等。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一大批与斯密一脉相承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被大资本捧上学术神坛,所有这些批评都被掩盖、忽视并抛弃,他《道德情操论》被束之高阁,反而市场那支“看不见的手”却被乐此不疲的包装、渲染和贩卖。正是在这样的背景和政策的引导下,才形成一方面农村荒芜、工人在生存线上挣扎,另一方面大老莺歌燕舞、精英灯红洒绿的冰火两重天的局面。当人们都沉浸在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天量财富面前和市场神话里时,很少有人去追问:与前三十年相比较,时下的天量财富里有多少是以前积累的?还有多少是在以前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又有多少是后来独立创造的?另有多少是早已开花即将结果却胎死腹中的?更有多少是以前积累并隐藏在社会,被人为的挖掘出来转移到个人手里并显现出来的?也正因如此,本届最高领导人才会提出要“提高共产党的执政能力”,才会提出只有“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也才有了本文开篇引言的内容。

六、出路在哪?——我们曾走过!

1、“私”与“公”的回望与对比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这是总体趋势。要是把视界略略收缩便会发现,行径在这条荆棘密布道路上的历史车轮,时常呈磕磕碰碰、颤颤巍巍状态,有时停滞不前甚至倒退,一帆风顺的向前极其短暂并屈指可数。带有血缘传统的农耕文明形态是中国社会的典型特征。在私有化制度下的小农经济道路上,中国一走就是几千年,直到“救亡图存”时,才引发了几代人的思考与艰难探索,开启了寻路之为旅。1949年10月1日,历史不会忘记。正是这一天,由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经过二十八年艰苦卓绝的奋斗,以无数先烈的鲜血和生命为代价,终于在这条荆棘密布的道路上,从苦难走向辉煌,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社会的大同。

回到农业上。判断或评价其发展的成效如何?是公有制发展好还是私有化发展快?除基础设施建设外,只有粮食的单产和总产提高度两方面,至于食品的深加工则是另外一回事。我们不妨以横轴为时间轴,纵轴为单产或总产的产量轴,在坐标图上划时间、产量函数曲线。再在时间轴上截取出私有制、公有制、再私有化几个片段。即:大致将有记载的农业文明的发生,到1949年历时数千年的小农经济时代为第1时间段;1949年到1980年约31年的集体农业合作社为第2时间段;1980年到现在的2020年约40年的土地下放、再次私有化为第3时间段。看图会惊奇发现:1时间段历时数千年,平均粮食单产增加不足2倍,几乎就是条平行线;第2时间段历时31年,粮食平均单产增加竟达数倍之多,是条明显向上的斜线;第3时间段历时40时年,粮食平均单产增加不到1倍,较第1时间段相比是条向上的斜线,但与第2时间段相比,放缓程度明显很多。没有对比就没有鉴别,公与私、优与劣、轻与重、缓与急一目了然。

要是时间、产量函数曲线不能说明问题,撇开数千年封建历史不讲,我们再用新中国约70年来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做个比较。记得温性前总理曾把主政10年维修的7000座水库拿出来晒政绩,殊不知主席主政27年新建水库是84000座,是万字开头、不是千字头,是新建、不是维修,两者相比差距可大了,更何况前30年的条件与胡温时代相比是有代差的。情况尽管如此,依然有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编造出“大锅饭养懒汉”一类的无耻谰言来忽悠国人、污蔑前30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通过40多年的实践,再与前30年比较,是非曲直一目了然!

2、形成差距的基础是什么?

通过这么一对比,问题也就来了。同样是中国人,为什么在异常艰苦的情况下能够创造出如此众多的人间奇迹?而在各方面条件极大改善的当下,面对先人留下的奇迹通只会高山仰止、望洋兴叹?一言以蔽之:精神力量的丧失。就连臭名昭著的大汉奸过汪精卫,早年也曾有过“引刀呈一快,不负少年头”的壮志豪情。这就是道义的力量、信仰的力量、精神的力量。后来沦为汉奸,也正是这种力量的丧失所至。普通人亦是如此,这种一旦被唤醒,其想象力、爆发力和创造力足已惊天地泣鬼神。反之,这种力量一旦丧失,也会堕落为令人不耻、突破人性良知的败类。

既然精神的力量如此宏大,形成的基础又在哪?在为“公”上、在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谋幸福上。影视据中时常见的,国民党军队临阵时尽管用发银元鼓舞士气,最终无法挽救其败走台湾的宿命,这就是办为资本和权贵卖命的力量。反过来看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没银元可发却夺得天下赢得民心,就连起义、投诚或俘虏的国民党军队,经过共产党的教育、改编后也能在朝鲜打败不可一世、武装到牙齿、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凭什么、靠什么?听听抗日军政大学也就是今天的国防大学的校歌怎么唱: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全靠我们自己来担承……”。这就是“公者千古,私者一时”的真正内涵,是道义、信仰和精神力量的源泉和基础!

3、正本清源是正道

通过以上粗线条、散点式的梳理,对时下的农业合作化走什么样的路就有了清晰的认识。其实早在一百多年前《共产党宣言》就提出了:最先进的国家几乎都可以采取下面的措施:1.剥夺地产,把地租用于国家支出。2.征收高额累进税。3.废除继承权。4.没收一切流亡分子和叛乱分子的财产。5.通过拥有国家资本和独享垄断权的国家银行,把信贷集中在国家手里。6.把全部运输业集中在国家手里。7.按照总的计划增加国营工厂和生产工具,开垦荒地和改良土壤。8.实行普遍劳动义务制,成立产业军,特别是在农业方面。9.把农业和工业结合起来,促使城乡对立逐步消灭。10.对所有儿童实行公共的和免费的教育。取消现在这种形式的儿童的工厂劳动。把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等等。”

古人说“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何回归公有制,不仅是简单的想不想、愿不愿和敢不敢的问题?也是公有力量如何壮大,私有化阻力如何削减、弱化或消除的问题?更是在转弯的时候,如何让快速行驶的车辆保持平稳的问题?毕竟“治大国好烹小鲜”。君不见,关系到国济民生的铁道部解散了,食盐、自来水私有化了,各大商业银行(工商、农业、建设、交通)甚至中央电视台都有国外资本,甚至敌对国家的资本占股了,其能量可谓无孔不入。尽管最高领导多次提出“要理直气壮地壮大国企”,还是有人打着“混改”的幌子专挑国企、国企中的优质资源下手(如云南白药等),对私企则讳莫如深、闭口不提。理论上讲,摆在眼前的道路清晰、明朗,无须再“摸石头过河”,加上正在觉醒的民众以及时下领导人的智慧,通往“集体农业合作化”这条道路,尽管曲折,唯愿不会太远!

 

 

 

   

 

 

 

 

 

 

 

 

陈云寿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瑞丽建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总工程师。1969年2月生,云南省大理人。工程成本管理师(高级 )、国际注册高级项目管理师[PMP]。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