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书展“站桩意象诗”新书发布及研讨会的发言

陈嘉珉 原创 | 2020-08-28 08:33 | 收藏 | 投票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朋友、拳友

我汇报一点心得,用国家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大成拳的话讲,就是站桩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年初我用微信给一位写诗的朋友发去两首诗,第一首: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圣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第二首茶香酒韵众皆知,可惜知之亦未知知觉不知何为知,欲知知了不沾知。这位诗友说:这绕口令扯什么谈啊!看来我这个心得,还是有必要与诸位有缘人分享一下。

这第一段“绕口令”,是三千年来迄今为止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书,老子《道德经》71。第二段“绕口令”,是今天才正式发布的新书,邓名老师《一诗一吟》上册《觉偈》里边,开篇的第二首偈《知知偈》。首偈讲的能知知性,就是我们站桩的最高境界。

近半月来直到今天,与我交流读过邓名老师《知知偈》的微信群友、拳友,都说不太理解这首《知知偈》的含义,或者他们理解的意思,跟我的看法和体认很不相同。我反复吟诵,并站桩体认,老子和邓名诗偈中的这个“知”,其实是两个“知”,第一个“知”是能知,第二个“知”是所知。

所知好理解,世间所有知识、万事万物,邓名老师用“茶香酒韵”来代表,都是我们“知”的对象,这是所知,是宾位信息、对象知识。英文讲的InformationKnowledge,都是所知,Learnstudy什么?也是所知。我们世间生活,天天就做老子《道德经》第48章讲的“为学日益”这件事,千百年来极少例外;只有老子、邓名一类人,是特别的例外。

能知是什么?我举个例子。唐朝著名的天皇道悟禅师生病,他跟普通人一样“哎哟哎哟”叫痛。徒弟都觉得脸上无光,恳请师父不要叫唤,说师父啊,您是得道之人,还这样哎哟叫痛,真是名誉扫地啦!禅师说我叫痛,但有一个不痛的东西在里边,你们知道不?徒弟说不知道。师父说你们不懂,叫痛的不是我,那个知道痛而自身不痛的东西,才是我。其实这个东西,你不能说它痛,也不能说它不痛。如果它痛了,它怎么会知道痛;如果它没痛,它怎么会懂得痛?。

打个比方,比如在座的吴文辉师弟,你回家时,夫人说你喝酒醉了,你就学天皇道悟禅师,说我是喝醉了,但有一个不的东西在里边,你知道不?夫人说不知道。你就你不懂,那个喝醉不是我,在醉的后边,有个不醉的知性,那个玩意,才是我。其实这个东西,你不能说它醉,也不能说它没醉。如果它真醉了,它怎么会识别醉呢?如果它没醉,它怎么会懂得醉呢?

非痛非不痛,非醉非不醉,这玩意非常折腾人。犹如我们站桩,说脸部表情要似笑非笑,下身感觉要似尿非尿。我接触的西方人、西方文化,他们最有思想智慧、最有知识水平的人,他们可能要狠狠钻研几万年,写有天上星星那么多的书,也不会理解这个中国文化。但是站桩或打坐开悟、开窍的人,一下子就知道这个境界了,并且快乐无比,超过男女之乐千百倍!

这个非痛非不痛、非醉非不醉,就是老子《道德经》21章说的“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的知性,历来叫法很多。比如道家叫“道”大道”。佛家叫能知知性”、“能见心性”、“第一义谛一真法界”、“了义法相”、“甚微细智”、“明心见性”、“自性佛性”等。邓名老师在《煮雪》、《觉偈》书中,有多个代名词,如“心画”、“本能”、“本心”、“初心”“知见”等。其中“初心”用得最多为什么因为初心”这个第一义谛,处在一真法界和《华严经》讲的“了一切法真实性”的初位,没有妄想、分别、执着现前,与“一切菩萨从初发心”的“初发心”完全同义

其实叫什么名称无所谓。比如庄子很有意思,他和朋友东郭子聊天,东郭子问“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无所不在”东郭子问,你能说具体一点吗,到底在哪里?庄子说这个道嘛,就在蚂蚁、杂草、砖瓦、屎尿里边。南怀瑾先生也很有趣,他说人生根根底底这个知性,就叫“黑咕隆咚”。我是有一点书呆子气,比较喜欢佛家唯识学称呼的“自证分”,非常形象,很有见地。关键是做功夫,比如站桩或者打坐去体验、证悟它。证悟这个是站桩的最高境界、知性,叫证自证分。

老子说“知不知上”的第一个“知”(体悟、体知)、“不知”,“不知知病”的第一个“知”(体悟、体知)、第二个“知”,都是能知。为什么要强调“不知”呢?因为你要通过读书万卷的知识研究,是不可能了解知性的。知性的特质、属性是不知,就是邓名老师《知知偈》说的“知之亦未知”、“知了不沾知”。

在邓名老师《知知偈》里边,可惜知之亦未知”的最后一个“知”,“知觉不知何为知”的“觉”、第二和第三个“知”欲知知了不沾知“知了”和最后一个“知”,都是能知。“茶香酒韵众皆知”的“知”,“可惜知之亦未知”的第一个“知”,“知觉不知何为知”的第一个“知”,欲知知了不沾知”的第一个“知”,则是所知。

所以老子和邓名的“知知偈”讲了两个“知”:第一个是能知,第二个是所知;能知是体,所知是用,所知是帮助理解、证知能知的法门。

邓名老师《觉偈》书中,紧接着《知知偈》的另一首《无知偈》。《无知偈》的口气比较硬,我感觉那个意思就是——前边讲《知知偈》你不懂,《无知偈》就要打屁股,还要骂。禅宗叫“棒喝”,边打边骂。

一诺言知之,立堕入无知”——在世口舌中,杀伤力最强的一句话,是“你不懂”、“你不知道”,或“我”、“我知道”、“我是专家”。这些知识巨人在邓名先生面前,却要被当头棒喝,因为“一诺言知之,立堕入无知”。为什么?所知越多越深入,便离自性能知越远世间所有知识,无论许诺、应诺,一旦“言知之”,便立刻堕入远离自性的轨道。可以说是“知识越多越反动”,朝反方向动。

无知知知之,知之亦无知”——如何证悟能知知性、见道得道呢?根本方法是“无知”,就是不搞哲学认知的知识折腾,要靠做实际功夫,通过站桩来体认、体知,这就是“无知知知之”的含义、法门。可是你心中执着一个做功夫、站桩的念头,就是做功夫的“守”,那就站不到最高境界,所以“知之亦无知”。“无知知知之”这个法门是波罗蜜多船,到达彼岸后还不放下,还要辛辛苦苦、持之以恒把船扛在肩上那就等于还在此岸,等于“知之亦无知”白忙活

知去哪里了,笑看人知之”——这个能知知性到底去哪里了?世间最吸引眼球,大家玩得最开心的宝贝,都是所知。我在年前遇到一个武术教练,请我看培训场馆的磁场风水。在交流中,我发现他习武几十年,一直停留在老子说的“观徼”阶段,没有“观复”、“观妙”。我给他介绍邓名老师如何援武入道,为什么大成拳是文化拳、哲学拳,就是因为它是帮助悟道的。邓名老师常说,一种武术与道无缘,它的品味和层次很难提高,顶多算一个体育项目罢了,算一个具有一定观赏性的运动项目罢了。

知之得去知,去知亦无知——所知宾相是消灭能知性相的,这就是老子“道可道,非常道”就是《璎珞经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就是禅宗“开口便错,动念即乖”,因此“知之得去知”关键是这个“去”字,明明叫你要无、要空,要能所双亡,怎么又来一个“去”呢!执着“去知”,还是有嘛,所以“去知亦无知”,并非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回归。如何体认能知之道?法门就是邓名老师开门见山、一针见血指出的《站成一片》,这篇文章就在今年4出版的,邓名老师、于冠英老师合著的这本《二人集》里边(展示)。

在老子看来,知性问题严重,知性见性与否,直接等同于“病”与“不病”。在老子观念中,对于“不知”这个常道缺乏体认,即“不知知”者,便是一种“病”态。高明有智慧的所以不病,就是因为他能够以不知知”这个病为病唯有知晓“不知知”之病为病,即能够“病病”者,方是“不病”之人。知其有病不可怕,就怕讳疾忌医,如邓名老师《无知偈》说的“一诺言知之,立堕入无知”,那就无药可救了。

为老子留下《道德经》的尹喜这个人,他当年是驻守边关的政府官员,老子要西渡流沙出国去,他逼迫老子留下修行做功夫的秘诀真言,才肯放老子出关,所以他是为老子传下《道德经》的第一人。尹喜继承老子的思想,他在《老子西升经》说:“能知无知,道之枢机也。”这是道家对能知知性的基本观点。“枢机”是一切事物的枢纽、机关、关键,修道法门必须掌握枢机原理,否则劳而无功,事倍功半。这也是邓名老师《玩易窝》所写“吾心光明枢纽定”、《读易》所写“阴阳消息真枢杻”的深意和机理所在。

佛家传法传什么?《坛经》只此见性门“唯传见性法”,因为见性门见性法“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灭万年愚”。我们由此可见邓名老师煮雪》、《觉偈这两部见性法著作的重要性。我这几年读邓名老师著作,深深敬佩邓名老师,就是《坛经》说的“学道常于自性观,即与诸佛同一类”的大善知识这个自性,就是我,就是能知知性。

佛家认为明心见性成佛的关键。佛法最基层、最基础的经书《心经》,获得“般若波罗蜜多”,就能够“究竟涅槃”。般若波罗蜜多是超登彼岸的智慧,彼岸就是知性、自性。我们常说“伟大”、“光荣”、“正确”、“英明”,这是非常高级的赞语,而《心经》用了比这还要高级百倍的“大神”、“大明”、“无上”、“无等等”赞词,来称赞超登彼岸的般若智慧。《心经》称赞“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揭谛就是到达知性彼岸,大神咒”、“大明咒”、“无上咒”、“无等等咒并断言此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波罗僧揭谛”后面,还有一个异常高级、无法翻译的赞词,叫“菩提萨婆诃”,大意就是——突然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别有洞天,异常惊喜,要招呼别人一同观赏。有个广东人,他说嘉珉教授,就是慢慢解开对方扣子,突然看到里面风光,突然惊呼:“哇塞!”我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但这个词不太健康。

在佛法最高经典《楞严经》中,释迦牟尼告诉阿难:“汝今知见无见,斯即涅槃无漏真净,云何是中更容他物?”“知见无见”就是不能“见”上加“见”,一加“见”字,“知见”就成了宾位现相。”是“涅槃无漏真净”第一义,不能“更容他物”,就是不能再加“知”,或再加“见”,使其成为宾语邓名老师《知知偈》“知之不在知”、“知了不沾知”,这叫“是”,“是”为一切见性的肯定代名词,不能再加“知”或“见”,因为“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性这个第一性、第一义,是本非因缘,非自然性”的绝待一真法界,不能是中更容他物”,不能画蛇添足

《楞严经》有一段关于知性的关键经文“见明之时见非是明见暗之时见非是暗见空之时见非是空见塞之时见非是塞。四义成就汝复应知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意思就是——能见到光明的这个见,本身并不是光明;能见到黑暗的这个见,本身并不黑暗;能见到空无的这个见,本身不是空无;能见到堵塞的这个见,本身并不是堵塞。明白这四个意义,就应该知道,能见所见之时,能见并不是所见,能见是离开所见的,不能在能见之上再加一个见。

有天晚上,我在站桩差不多两个小时之后,至少是100N遍,默诵邓名老师的《知知偈》、《无知偈》,突然脑子一闪念,就把《楞严经》这段经文的能见之“见”,换成老子和邓名的能知之“知”——“知明之时,知非是明;知暗之时,知非是暗;知空之时,知非是空;知塞之时,知非是塞。四义成就汝复应知,知见之时,非是见,犹离见,不能及最后四句经文的所见之“见”,也可以换成老子和邓名的所知之“知”,那就是——“知知之时,非是犹离不能及

大家看看这一换,会不会像我一样,马上有种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欢喜万分的感觉!

如何实现证悟能知知性这个站桩的最高境界?还是要看二千五百年前,最早讲站桩的经书《道德经》,它讲得很清楚、很明白。《道德经》1章说:“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第16章说:“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老子认为,做功夫体认能知知性这个“道”,其过程和法门就三个词、六个字——观徼,观复,观妙。

观徼——徼是形下的方法、路径。观徼,就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就是邓名老师《持桩三节》所讲,能够“拈提清”、“摸得着”的技术法门。邓名老师晨悟录(站桩与定境)写的晨练站桩,先求抱架双脚平行,与肩同宽上虚下实,胸含腹圆”等,这些持桩的方法技巧,就是“徼”,就是徼迹,这是人人都看得见、摸得着、学得会的

观复——就是做减法。《道德经》48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观徼是“为学日益”,观复是“为道日损”,最后损到无为之境。观徼是拿得起,观复是放得下。观徼是走出去,观复是返回来。观徼是折腾知识,观复是寻道悟道。观徼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观复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观徼是邓名老师《觉偈》书中的“觉二”、“拳二”,观复是《觉偈》书中的“觉一”、“拳一”。

《道德经》42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观徼就是观二观三、观万物,观复则是《道德经》第40章讲的“反者道之动”,从万物和三、二返复回来,最后返复到自己身上。自己就是“一”,所以邓名老师的著作叫“一诗一吟”,这是离道最近的。

证悟知性,要问我是谁,我是什么?比如指头被刺一下,膝盖被撞一下,会说“我”痛,可是缺胳膊少腿,“我”还存在。比如古代有个出家人修行二十多年没开悟,一天早上他光着身子跑到师父那里,慌慌张张说:“师父,我衣服昨晚被盗了!师父“你从娘肚子里出来时穿什么?”什么都没穿师父说:“那你怎么撒谎,说衣服被盗了?”衣服被盗了,“我”还存在,这个出家人马上就开悟了。站桩明心见性,就是要找到这个“我”,找到这个“一”。释迦牟尼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这个根底上的“我”、根底上的“一”,就是知性、自性

邓名老师《觉偈》中的悟拳》偈说:心无挂碍真如际,空洞无我本能达”“心无挂碍”、“空洞无我”,就是一个观复的大减法,这是悟拳悟道的根本。对于本能,邓名老师《二人集》书中的《拳学本能说》主张“贴近它,体认它,契合它”。所谓“贴近”、“体认”、“契合,就是要做功夫,做“站成一片”的真修实证功夫。《拳学本能说》认为:“从大成拳法中求本能,必是一条极有意义之终南捷径。”邓名老师的觉偈、《煮雪》两本书,就正是这条观复“终南捷径”上的指路明灯。

我们读邓名老师的书,会明白“观复”的第一要义,就是要做“一桩成就”的大成功夫,否则没有“终南捷径”可言。我们可以对比儒释道法门,来看大成拳站桩“观复”的“终南捷径”。

儒家“四书”的第一书《大学》说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一共是七个字:知止定静安虑得——可谓儒家修行、认知的七步功法。如何过“定”这一关?孔子《论语·颜渊中告诫:“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这叫“四目”大成拳浑元桩只管一“目”,就是“非礼勿动”。只要“非礼勿动”把桩站好,自然会做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乃至“非礼勿思”、“非礼勿写”,就自然做到知、止、定、静、安、虑、得。这是大成拳“一桩成就”的特质和内涵,也是楞严经“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脱”。楞严大法讲抓住一根,大成拳法就抓住一桩。

佛家的五戒、十诫,大成浑元桩也能够“一桩成就”。在“非礼勿动”的桩定状态中,五根自然关闭,一切成为身外之物,还有什么可戒呢,一切皆空!《楞严经》“一为无量,无量为一”,《道德经》说“抱一为天下式”,“一”和无量、天下之间有法门通道,而大成浑元桩就是一条简捷法门通道。只要“非礼勿动”、“抱一而式”站好桩,各种戒律会自动遵守,一切智慧之门会自然开启。

道家功夫最复杂内丹功法“三关”百日小周天炼精化气的初关,十月大周天炼气化神中关,九年炼神还虚上关。在三关启修前,还有保养身体、祛病除疾“筑基”道家复杂的三关修炼,大成浑元桩可以“一桩成就”。邓名老师《觉偈》中的《持桩三节》第一节“养”,从“独立抱一始”至“灵明独照歌”一段,便是大成浑元桩“一桩成就”“不练自练”的绝妙功法。大成浑元桩不仅通做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等《持桩三节》概括的“周天大小活”全过程,而且向前覆盖筑基,是真正强身治病的绝佳功法。对道家过三关之后炼虚合道、羽化登仙的果报,也是大成浑元桩修持的必然延伸,这就是邓名老师《持桩三节》证知的“契如空空境,桶底尽脱落”、“环宇混沌行,灵明独照歌”、“骨骼起峰棱,肌肉条条落”、“身无挂碍意,葛藤皆断落”、“空洞接宇宙,无我泯安乐”的无上、无等境界。

观妙——妙就是证悟到能知境界。妙是体,还有妙用,是体用一如。妙用之一是了生死,妙用之二是开智慧,妙用之三是意生身,妙用之四是成事功,妙用之五是除烦恼,妙用之六是得长寿。所谓得长寿,就是《道德经》33说的“不失其所者久”,这个“所”,就是能知知性的所在。这些妙用非常吸引人,由于说起来话长,再说我在别的场合都详细谈过,故而“此不赘述”。

最后我要说,邓名老师不愧为当代首位合诗道、拳道商道为一体,而援武入道、著述丰硕、体证见性、了义中道、大成事功的诗人、拳修者、企业工作者。“企业工作者”是他的自称,实则在一般人看来,他是杰出的商界领袖,但我对企业、商业这些概念不是很有兴趣。邓名老师是我的第一个大成拳老师,如果他纯粹的企业家商界领袖,而不是修行、习拳、造偈、作文之人,或许我们即便必然相遇,也一定是始终、完全的陌路之人。

邓名老师出世高、入世深,一如《觉偈》中的《自述》所写“入世要深”、“出世要高”。他的心态和境界是世出真修实证者、大修行人,同时又是世间成所作智的功夫高人,是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的大成就者。我们读邓名老师的真言经典,一定要用眼、用心、用体(做功夫实修体证)去读,这样他的实修真知,才会变成我们的直接经验。

《华严经》说世间人解决问题、克服困难、超越障碍的所有麻烦,归根结蒂是因为“天常见人,人不见天”。我认为邓名老师的《觉偈》、《煮雪》二书,实际上是给发心做功夫的有缘人打开一扇天窗,提供一个仰观天意、遵循天理、合一天道,从而获得究竟成功与快乐的法门通道。对此,我要对邓名师兄的这份如来功德,表示真诚的谢意、感恩!(抱拳)

(2020818日,于上海展览中心西部阳光棚

个人简介
陈嘉珉(1958—):《周易》管理哲学家,宗教与姓名文化学者,玄学思想家,价值中国首届最具影响力百强专家。青少年时期半农半读,当过五年放牛娃和两年专职农民,后读书、教书兼修证、游历、访查。主要创新理论:灵哲学与外层…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嘉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