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题游记:太湖海会寺

晏弘 原创 | 2020-09-12 13:2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太湖海会寺 西风禅寺 

 

同题游记:太湖海会寺

 

时间刹那刹那的过,再读此文一晃十二年已去。遥想2008年12月6日,与兄弟世磊、正国,畅游海会寺的情景,仿佛如昨。当时兄弟们游哉悠哉,踌躇满志,约以诗文记之。记得世磊文中写过一句话:“问兄弟们,夏天能来吗?答曰能来。人至中年,世事纷繁,明日之事,岂能完全握在今日手中,何况明年?”今日回想,惭愧惭愧。

 

游海会寺记

余世磊

正国、晏弘兄从合肥来看我,陪去海会寺一游。正国是初游,晏弘是重游,我不知游过多少次了。

堂弟余威开车,沿国道而行。过枫铺,拐上一条乡村道路。去年我拄双拐来,道路尚为土路,今已铺水泥路。

天晴,日暖,无风,无云,宛若阳春。田中油菜、萝卜绿得葱郁。燃青烟几堆,似苍龙盘旋。路边多树,落去大部分叶子,但尚存不少,欲落不落。时见人家造屋,材料堆在路面,挑砖者、拌水泥者、砌墙者忙碌有序。目之所见,好一片平和、安宁景象。

沿河而上,绕一大湾,便见海会寺黄墙红瓦。泊车路边,举相机欲拍寺景,寺前左右有人家两户,新建楼房,颇煞风景。

先看宋朝古桥玉带桥。桥为单孔,由石块拱成,石间无任何填充物。透过石间缝隙,可见桥下流水,桥壁老藤。于此看海会寺地势,形如标在山间一巨大逗号,寺在逗号圆点中,河如向左撇去的一尾。群山环绕,层层合抱,果然一造化之地。

海会寺为唐朝古寺,宋时最盛。中国禅宗临济一支杨岐派法嗣白云守端,选此为道场,因山名白云山,故有白云守端之称。守端法嗣法演,法演法嗣“佛门三勤”都曾住于海会寺,把杨岐派发扬光大。

寺之盛时,传有“骑马关山门,一席八百僧”之说。坐于玉带桥上,想象这一斑驳老桥,曾驮过多少达官贵族、骚客名流。著名诗人郭祥正亦为佛门弟子,与守端师交厚,时常住来海会寺,留诗多首。相对来说,我们兄弟诸人,能算个什么人物?桥若有眼,此刻怕也只是半眯着,看我等后生小子。

入寺,山门简朴,门头寺名为赵朴老书,有慧心老和尚所撰对联,几字已脱落,露出些许沧桑。先参天王殿,弥勒菩萨笑呵呵,四大天王有些太严肃了。出天王殿,见大雄宝殿,殿门紧闭。多年前曾修有大雄宝殿,因梁遭虫蛀,此殿为后重建,尚未开光。殿前有一罗汉松,需若干人才能合抱,据专家鉴定,树龄超过一千五百年。树虽为无情物,但在此寺中千百年的修行,见过多少高僧大德,历过多少兴盛荣衰,也该修成了一名副其实的罗汉了。来,兄弟们在树前合个影,让这位树罗汉加持我们。树下还有守端墓塔石,残缺不全,师圆寂后,葬于离寺不远山中,“文革”中墓被毁,剩塔石数块,住持尼妙慧师移至寺中,乃为圣物。

去客堂小坐,妙慧师在,热情奉茶、瓜籽。妙慧师一袭灰衣,脸微胖,笑容亲和,举止端正,真一副菩萨相。谈及寺里建设,这些年变化甚大。今年又新建香积厨、斋堂、客寮,还在山后立白云祖师纪念塔,油然而赞叹之。闲聊一阵,别去。

至新建香积厨、斋堂,厨宽敞、洁净,斋堂亦很大,整齐摆条桌数十张。不知何时当有机缘,在这里过一回堂。

藏经楼后原修有围墙,现在已打开,有路通后山。后山原密生树木、竹子,人不可行,现亦砍伐去。沿路而上,见新立白云祖师纪念塔。塔高七层,十余米,材料为乳白色大理石。拜观此塔,于蓝天的背景上,秀美而不失壮观。忽见有月,半个,挂于塔檐,与塔同色。时日、月、塔同辉,如此景色,非常日能遇。兄弟共观瞻之,皆喜,想起曹孟德之诗“幸甚至哉”,相约文以咏志。

太阳已夕,但强度尚未减之,阳光把诸景物照得明亮,又无叶草遮挡,明过任何季节。影布地上或其他物上,与光形成鲜明的对比,显得甚暗,暗过任何季节。光影斑驳中,诸景物明了可现,呈现出冬日特有的简洁、清净。

晏弘提议去看响水崖。于是,兄弟从塔侧下,路遇两尼,在扒枯叶,回寺作柴烧。一年轻尼十分面熟,却忘其名。举相机拍之,尼言此等模样,怎能拍照,赶紧牵衣理帽。问之上下,答曰妙海。看她一脸平静、热情,笑若莲花,我心甚欢喜之。

过几条田埂,至一河。河坝有冰,白若美玉,方知天气之寒,而日日住在城中,似无察觉。有水,水流不大不小,遇深成湍,越浅成滩。水至清,明晃如玻璃,细察水中,有鱼花,半寸许,不畏严寒,往来翕忽。河中多大石头,一尘不染,兄弟们跳跃石上,或蹲,或坐,或站,拍照留念。

河上游为山坡,地势颇险,不可上。但可听响水,汩汩咚咚,若琴若筝。想若夏天来,响水更可听了。如此好水,可以濯我脸,洗我足,何其美哉!问兄弟们,夏天能来吗?答曰能来。人至中年,世事纷繁,明日之事,岂能完全握在今日手中,何况明年?

河岸多草木,晏弘童心不泯,折之,以之何名考我们。有几种,我们叫得出土名,还有几种,却不知。晏弘学医的,不仅知其学名,还晓其功效。听晏弘解说,长知识了。

在河中稍坐。夕阳近山,已不照河中,略有寒意,动身归去。看百米外的海会寺,沐浴在夕辉中,更显庄严、肃穆。田中有两三人,或锄或浇,影长过人。天愈蓝,塔愈白,月愈明,山愈暗,仍然无风,无云。

复过寺门,欲与妙慧师作别,却不见师。兄弟数人,晃晃悠悠,走在寺前路上。蓦然回首,那塔,那松,似举手劳劳。今夜城中,数一数,又将饮美酒几杯,又将陷红尘几深?

时值二00八年十二月六日下午。游后一周补记之。

 

 

乡游二首

何正国

6号、7号和晏弘回家乡太湖,世磊兄全程陪伴,带我们游了海会寺和西风禅寺。去海会寺是6号下午,天气很好,天蓝得透明,没有半丝云彩。7号上午去西风禅寺,同游的还有顺国、剑兰、生俊、曙光、杨斌、晓迪诸君。天气依然很好,阳光灿烂,无西风,也无北风。这两处故乡的名胜,我还是第一次游览,说来真有些惭愧。好在故乡的山水不计较我,向我展示了她最美丽、最迷人的一面。心中充满感恩。)


游海会寺

 

几个闲人

就像几朵白云

飘到白云山

 

悠悠海会寺

巍巍白云塔

在云烟里缥缈

一首首禅谒

穿过晨钟暮鼓

照破山河万朵

 

一棵罗汉松

一站就是上千年

没有谁比这棵树

活得更长久

谁来了都是孩子

谁来了都得致敬

在一棵大树下

我们学会谦卑

我们读懂岁月

 

 

游西风洞

 

去白云山不见白云

来西风洞不闻西风

 

一样的佛光塔影

一样的莲花菩提

还我六根清静

哪怕只是刹那

让我和红尘相隔万里

 

怀古的幽思

敌不过风景美丽如斯

让所有的慨叹短路

我宁愿站成一块石头

 

千重山色万顷波光

一代宗师总结了河山

山情水意共天长

一位赤子唤醒了故乡

 

此刻

我怀念一位老人

想起他

就是朝圣

就是皈依

 

 

重游海会寺

晏弘

2008年12月6日,天气晴好。清早,我和正国从合肥搭乘5133次火车去家乡太湖。

一路上聊及老家的名胜古迹,我说若论文化底蕴厚重,那非海会寺莫属了,正国说可惜一直没去过,我答道这次就和世磊一起铿锵三人行。火车吭咚吭咚呼啸而行,不时隔窗观赏沿途风景,原上草已枯,远山层林染,池塘、河流随处可见,太阳照耀在乡途的大地上,万物如同心情一般爽朗。不消三个时辰,火车就到达了太湖站。世磊早已在火车站门口等候,见我歪戴帽子乱戴眼镜,大笑不止。

找了家酒店吃罢饭,世磊打电话喊来朋友开车到海会寺,“暖阳正合出游,天助也!”

车过刘羊,从国道拐入进寺道路后,我就闭上双眼,十三年前来海会寺的情景历历在目:一个人脚踩自行车,沿着曲曲弯弯又长长的山路,逶迤到深山古寺,相看百不厌的白云山下,溪水傍着山谷走,十八罗汉山山相围,形似巨大的螺蛳外壳,海会寺宛坐螺蛳壳道场中央,风水绝妙。睁开眼来,变了,代之以水泥公路,两旁新盖民居挡住道路不说,还侵占了大片农田,而海会寺前老百姓新盖的几幢土洋楼更是大煞风景。世俗向佛伸脚,肯定居心不良。

距离海会寺三百米左右,有河名玉带,河上有座宋代石拱桥叫玉带桥,桥上了无泥土,石筋毕露,风骨铮铮,倒是桥底的爬山虎倒挂金钩,恰似孩童,张望老路来者,添了些许生趣。

进得寺来,庙宇焕然一新,规模恢弘,重建了山门、祖师殿、地藏殿、观音殿、东西厢房。前些年扩建的大雄宝殿,因虫蛀重新翻修,虽已落成尚未开光。见过妙慧住持,与她谈及寺庙布局和佛事活动。我说曾在十几年前和她见过两面,有一次是我出差,她回河南,一道途径武汉,因缘相识,等我说起汉阳火车站被流氓追赶一幕时,她忽然点头,直说记得记得。

寺后围墙已拆,一条小路通向丛林,就着山势新造了白云祖师纪念塔,七级浮屠,层层八面佛像,坐禅神态各异,白塔庄严妙相,高耸入云。拍照时,竟然发现蓝天上日月同辉,金光银辉呼应。

塔旁碰见一位年轻尼姑拿着柴扒,弯腰扒着树林里落地的一撮撮松毛,扒着扒着,转眼就是一堆柴草了,她一眼认出世磊,喊着余主任,并介绍自己法名叫妙海,世磊举起相机照她扒柴,她笑说等一下,还没把帽沿整好呢,那么爱美的女人,到底因何遭遇遁入空门,让人疑窦难开。

大千山色在眉头,忍不住到响水崖下的田头溪边漫步。河水清澈空明,潭底鱼虾翕动可见,那些太阳短暂光顾的岩石上挂着冰溜,菊花灿亮,菖蒲似剑,各有各的活法。世磊指着坝边植物说,这就是薏苡,禾叶已枯,果现枝头,一丛临风,仿佛等着我们相认。

海会寺最引人注目也最催人遐想的还是寺院里那株须三人合抱的古罗汉松,铁干霜皮,黛色参天,真如打坐的罗汉忽然施展千手禅。此树谁栽?树从哪来?一直是谜。据省林业厅专家判断,树龄已超1500岁了。千年风雨,沧海桑田阅尽,人间变幻自知。我每次来去,仿佛听到它附耳低语:打过照面后,梦牵魂绕乎?江湖相忘乎?

正在恍惚中,世磊向我和正国讲起白云守端开山布道的故事,自唐宋以来,灯传不绝,高僧云集,文人墨客来往于此,据说当时“骑马关山门,一席八百僧”,盛况空前。只是海会寺毁于多次兵燹后,难见当年原貌,不得不扼腕叹息。

海会怀古,正如转身一梦。海会畅想,自是重现辉煌。

 

登西风禅寺后山顶

晏弘

2008年12月7日,晴好天气。与世磊、正国、顺国、剑兰、曙光、生俊、杨斌诸君结伴游太湖县西风寺,山色禅意,湖光云影,更添妙语趣事,果得浮生半日闲。登后山顶,听待心智吐诉,乱句记之。

 

仿佛行走的石头

内心藏着松涛

随一级一级台阶而上

背影逐渐弯成叶状

风过处,卷起

又落下

是那微不足道的

一路奔波

    

静适的悬崖

在指手划脚中修炼高度

石刻证明了无处不在的痛

倒是写镜的花亭湖水

以万顷温情

以深沉,遥相呼应

我成这里了

飞鸟你去传递口信

   2008.12.11

 

晏弘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晏弘,原名陈焱红 ,安徽省太湖人,现居合肥,已出版诗集《忘了她:晏弘的诗》(余世磊 序)、《枝上》(陈先发 序)】
每日关注 更多
晏弘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