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还需要思想吗?

段永朝 原创 | 2021-01-20 17:3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时代 思想 

 这个时代,我们还需要思想吗?


面对思想这个词,我想起朋友圈里的一个表情包,“你说得太对了,我竟无言以对”。思想这个词或许就是这样的:思想太“对”了,光芒万仗,没有办法说这个词的丁点不好。


我们总说对思想欲求之不得,思想总属于很多的大师,很多的圣哲,我们沐浴在他们的思想光芒之下数千年,他们随时随地地教会我们,开悟我们,这是思想。


今天为什么说苇草智酷高举“思想”这两个字的大旗,我们倍感沉重呢?虽然我们很难扛得住这两个字,但我还是想为它找一点点理由,思想到底为什么感召我们。

 

不管这个理由是什么,在2021年的开始,我和我们的小伙伴们终于有这样一个感悟,我们要放弃独自行走,放弃独自寻找。放弃独自寻找,就意味着思想就存在于你和我的对话的那一刻,对视的那一刻,握手的那一刻,扫码的那一刻。


我们今天的生存状态看上去非常丰饶富足,因为我们不愁吃不愁穿。所以什么是思想这件事情就变得非常的怪诞。


一方面有相当多的一票人马,在衣食无忧的状态下,在歌舞升平的状态下,在追求所谓的思想,好像思想一定是在吃饱了撑了之后,所产生的那些属于精神世界的那些产品。

 

可是这个世界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每天就一件事情,填饱肚子,避免受冻。你不要以为你身边没有,甚至你可能都没有见到过。


所以

思想到底是什么?

思想的光芒到底照在哪里?


这个词汇我觉得我们越叩问它,越接近它,越觉得它扑朔迷离。苇草智酷之所以起名叫苇草,是2017年注册公司的时候,恰好有这么一句话,在我的脑子里记忆很深。法国的哲学家帕斯卡,他在《思想录》里边有这样一句话,“人是一株会思想的苇草”。


他的上下文说,第一,生命很脆弱,就像一株苇草那样,很容易就会被狂风吹折。苇草都是非常卑微的,但不管它在天南地北,只要它扎根在地下,就是一株生命,它就会完成它生命的旅程。


今年枯竭了,明年照样生长出来。可是帕斯卡并不是简单的赞美生命,他更想说,人跟苇草相比,不同就在于他可以思想。大家也知道,帕斯卡是计算机最早的发明人之一,正好信息时代也源于这样一件伟大的发明,就是计算机,所以我们就最终选定了苇草这个符号作为我们起这个摊子的一个象征。

 

苇草智酷就是希望我们每一棵苇草都能够具有思想的生命力,并且在这个世界中彼此连接起来,相互鼓励,相互呼应,相互支撑,一起描绘生命的绿色。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勇气、有能力共同面对数字化时代的崭新世界。

 

 

 


01
什么是思想?大概是好奇心吧

 

 

 

什么是思想?我认为,思想就是好奇心。


孩子的好奇心令人感动,这恰恰是思想的沃土。成年人的好奇和孩子完全不同,孩子不遮蔽、不掩饰。好奇就是发问,发问就是寻求解释。

 

 

如果我们丧失了对世界的好奇,我们也会提问题,我们会提什么问题?老板,凭什么他挣得比我多?我们怎么才能赢?成为独角兽?三年后我要天下第一~~可是我们这些问题都满足什么需求呢?满足于成功、成就,满足于某一个具象的目标。它跟好奇真的是没有半点关系。

 

我经常在讲述互联网、数字时代的课堂里面对企业家、政府官员、大学学生,我都会给他们讲这么一个问题。


我说你们有没有想过,等你们老去的时候,你们没有资格带孙子。


为什么?因为那时候孙子的品种跟今天的孙子的品种它不一样,他不在一个思想维度,你老给他讲三只小猪的故事,能讲一辈子吗?不行的。


他们生下来就是一个电子世界,生下来就是一个生命互联互通的世界,可是我们过去还沉浸在那样的情感海洋,知识海洋中,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所以今年开始,苇草智酷下决心把“提问”看成头等大事,甚至说的再偏激一点,只有提问,没有回答。我们必须不停的提问,不停的向自己提问,向时代提问。


我们必须坦然提出自己内心深处焦灼不安的那些蠢问题,看上去是笨问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对得起这个时代,对得起这个巨变的时代。

 

在这里面大家多少可以感觉到,对于“思想”,我们到底想说什么?思想这个词如果写出来的话,它下面都是心,上面一个是田,一个是相。中文造字真的是非常有哲理,思想都源于心田,思想是一个词组,这个词组不是中国古典中有的词组,“思想”是日本传译过来的,是一个组合词。

 


思和想是不一样的,思是什么?思量、思考。其实在中文语境中,思某种意义上就是想,源于心田的这种诧异、触动、感悟、联想。这是思。而想,上面是个相,佛家的话说,你这个人着相了,什么叫着相了?着相了就是被某个外在的事物所牵引。所以你看,思一旦想就着相。


思是向内看,而想是向外推。思想这个词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不要当它只是一个意思,思想其实根子里是一种纠结,孩子的好奇心其实就是纠结,只是他不会表达而已,他只是表示为一种好奇。


为什么?这跟他母亲怀胎10月,他在子宫里边待了10个月的那种感知世界,隔着肚皮听声音的那种感知世界的模式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巨大的震撼。所以思想这两个字永远在向内和向外之间胶着。


不能不要思只想,只想就是你心里面在想,你在寄希望于某个什么东西,也不能只想不思,也不能只思不想。


思想一定是在向内找和向外找之间不停的跳跃,辗转反侧,不停的进行这种角力胶着的过程。

 

 

 


02
互联世界的三个问题

 

 

 

我过去这么多年,对21世纪隐隐约约有一点点巨大的不安,就是万物互联之后的人类或者叫新物种的人类,一定会跟我们熟悉的这个样子有绝大的不同,可是我们在思想上并未为它做好准备,这个鸿沟太大。


所以我关心的三个问题就是人工智能、价值演变、碎片化时代的说话方式。


这三个问题看上去特别装逼。说人话。我的忧虑是什么呢?人怎么说话?这是21世纪的一大挑战。

 

 

因为万物互联,不同的人,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世界观,不同靠谱程度的人都连接在一起了。


怎么表达?因为我们过去的表达是真善美的,我们总是纠缠于对错是非善恶美丑,我们试图表达一种干净的、向上的、以理服人、以德服人这样一种表达方式,未来怎么说话都是个问题。


今天表面上看去,我们已经在朋友圈碎片化的表达里面看到了这种恶搞表情包、反讽、八卦。这多少让我感到宽慰,我觉得这是让我们免于崩溃的解读技艺。未来我们一定要彼此学会用这样的方式来互相交流,不是渔歌问答,是互相来鉴赏彼此的差异性存在。


因为过去我们太多的表达是致力于构建同质化世界,致力于构建一个普世世界,致力于解放全人类。所以未来当我们真的实现万物互联并非天下大同,这时候我们怎么好好说话?一言不合就开怼吗?那样也好,只要怼完还可以喝酒吧。


我们怕的是世界崩盘。


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21世纪人类只有一个共同的命运,叫独舟现象。就是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政客与强盗,白人与黑人都在同一条船上,这条船就是地球。所以这就是我想说,这就是21世纪的挑战,这是其中之一。

 

第二个就是智能科技对人的裹挟,前面我讲有用之人,无用之人,关于人工智能的一个预测是,2031年类人机器人或者叫强人工智能会实现。但是有那么快吗?反正有一些技术的激进主义者认为是完全有可能。

 


 

如果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很多东西交付给算法之后,就不是算法做的快不快的问题了,而是算法就会反哺给我们一个新世界,会创造我们的认知边界,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所以我们需要深度的思考,人工智能赛伯格,电子计划经济区块链,这些乱七八糟词放在一块什么意思?


就是说未来十年是至关重要的,人和机器再分工的十年。


我们过去认为技术是中立的,对不对?无人驾驶,车是你的,车压死一个人,你说车我没开。因为车是背后有算法程序,跟世界是联通的,车被黑客攻克,窃取了控制权,所以你的车杀了个人,你说这怎么办?你说那背后还是有人的影子。


我们再推演另外一种可能,你的算法漏洞自动爆发,所以以至于在你不注意的情况下压死人了。因为你完全没有意识到你的算法是有bug的,是有缺陷的。你说这应该是谁的问题呢?最后是人的问题,是人的局限性,人的缺陷。


可是我说与其去说人的缺陷和局限性,不如反思技术中立原则本身的思想盲区。过去我们之所以认为技术是中立的,是因为技术是冷冰冰的,非智能的。今天既然是智能技术就意味着技术已经变成了电子狗,它是以狗的模样存在,它已经榨取了太多的人的知识数据。


我们人的知识和数据已经把算法驯化成了某种品格,机器性,所以他已经不再价值中立了。


过去我们认为价值是客观存在的,一定有某种甜叫做真的甜。一定有某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这就是客观存在的。现在价值逐渐变成主观价值,更重要的是21世纪价值论的变局还在于价值是一个动态函数,价值是动态的。


换句话说,今天上午是从价值衡量上是正的,今天下午就可能变成负的,明天还可能翻盘。价值说不准,价值的问题说不准了。


如果这样的话,

价值观又该怎么塑造呢?

我们应该拥有一个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们恐怕就不是塑造价值观的问题,将来我们可能需要“价值充电宝”,我们发现我们的价值不满电了,需要充电。所以这三种挑战其实是交织在一起的。

 

 

 


03
重新定义“共识”

 

 

 

总而言之,过去的经验越来越需要升维。


有时候大家会觉得这个世界生活的很累,我们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我们的底盘又在陷落,就很着急,可是我觉得是不是可以换一个角度看。


如果我们渴望重新找回过去的坚如磐石的思想基石,可能会失望。


我拿“达成共识”来举个例子,过去我们达成共识,只需要相互的讲道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们就很容易找到交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也几乎是人生活过程中经常会碰到的需要使用的方法或者技巧,这个基本假设是共识可以达成,有共识存在。

 

 


 

 

可是未来世界可能我们要面对一种情况,就是这种共识不存在。


我经常说我们要做好准备面对一个“没有答案的世界”。我们过去都是在追求这个世界的答案,这个世界的答案越多,这个人就越有智慧,我们也越踏实。可是学海无涯,生也有涯,所以你不可能知道那么多。后来你发现了就算知道那么多也没有什么大用,最后发现什么地方出了错或者出了问题了,是我们对共识的期望值太高,我们总觉得要门当户对,需要一个同质化的生活。


可是今天看起来越来越个性化,越来越多样性的时候,我们要学会鸡同鸭讲才是正常的生活。


过去我们觉得鸡同鸭讲是不对的,其实真相是鸡鸭鱼鹅都在一起各得其乐,这才是真实的状态。所以共识就变成了另外一种共识,就不再是彼此同意不同意,而变成了彼此欣赏不欣赏,就是由互相建立在逻辑讲道理基础上的同意,变成感召力,讲故事基础上的感召力,我们由共识变成了共情,由同意变成了会意。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