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类文明新形态背景下走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

宋圭武 原创 | 2021-10-12 12:53 | 收藏 | 投票

在人类文明新形态背景下走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

 

------“七一”讲话粗浅学习体会

 

圭 武

 

在纪念建党百年“七一”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必须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走自己的路,是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立足点,更是党百年奋斗得出的历史结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和人民历经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协调发展,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这里如何理解“人类文明新形态”,如何进一步建设“人类文明新形态”,笔者谈点粗浅学习体会,供大家参考。

一、浅解“人类文明新形态”

什么是“文明”,“文明”是一种发展水平的总和状态,是特定历史阶段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的综合反映。从人类文明发展的演化阶段看,人类文明大体经过了原始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等不同阶段,目前世界总体还正处于工业文明阶段。

原始文明是人类文明的第一阶段产生在石器时代,持续时间约上百万年属于文明的蒙昧阶段或坯胎阶段其一般特征是,生产力水平十分低下,物质生产活动主要靠简单的采集渔猎,人类完全依附于自然,自然是人类的主宰。

农业文明是人类文明的第二阶段。持续时间约1万年。产业主要以农业为主,生产力水平总体还是比较低下,其中铁制工具的出现大大提升了农业文明的生产率。在农业文明阶段,人类已有一定对抗自然能力,但总体还是依附于自然,受制于自然。

工业文明的产生代表了人类文明的第三阶段。其中工业革命构成了工业文明的核心动力。工业革命开始于十八世纪六十年代,通常认为它发源于英格兰中部地区。工业革命是以机器取代人力,以大规模工厂化生产取代个体工场手工生产的一场生产与科技革命。

以科技革命为标志,工业文明经历了不同的升级版。18世纪60年代------19世纪中期是工业革命的第一代,标志是蒸汽动力的大规模应用。19世纪下半叶------20世纪初工业革命进入第二代,标志是电气动力的大规模应用。20世纪后半期,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电子计算机的发明和广泛使用为标志工业革命升级为第三代目前,随着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不断深化,工业革命正从第三代向第四代迈进。

工业革命极大提高了生产力水平,显示了人类对自然的强大作用力。1848年,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说: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但同时,工业文明也产生了巨大的副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指出:“工业化进程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物质财富,也产生了难以弥补的生态创伤。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发展方式走到了尽头,顺应自然、保护生态的绿色发展昭示着未来。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笔者认为,文明新形态,应属于绿色文明范畴。也就是说,目前,世界需要建设新文明,这个新文明应是绿色文明。同时,笔者还认为,绿色文明不应是工业文明的升级版,而应是人类文明演进的新综合和否定之否定,应是人类文明的全新形态,应属于人类文明的第四大阶段。

二、在人类文明新形态背景下走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

如何建设绿色文明,指导思想应是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发展理念。在原始文明阶段,由于科学不发达,人类对自然的认识有限,迷信、巫术等是原始文明的主导意识形态和认识主流。在农业文明阶段,轴心时代思想家的思想是农业文明时代的思想高峰和认识高峰。轴心时代这一说法是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1949年出版的《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一书中提出的他把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的这段时间称为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这个时代诞生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以色列先知、释迦牟尼、孔子、老子等一大批杰出的思想家。他们各自创立的思想体系,共同构成人类农业文明时代思想天空的最高峰,并至今影响着人类的发展在工业文明阶段,启蒙思想家的思想是这个时代思想的最高峰,也是这个时代的主流思想和主导思想,代表人物主要有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狄德罗康德霍布斯洛克斯宾诺莎等人,其核心理念是“科学”和“人本”。目前,我们建设绿色文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体现了最高思想智慧,应成为世界各国发展普遍遵循的最核心指导思想。因为坚持绿色发展,必须要求我们深刻认识到,宇宙只有一个地球,人类共有一个家园发展是一个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过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具体人类命运共同体应包含两层涵义。一是人与人、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地区与地区是命运共同体;二是人类与自然是命运共同体,是生命共同体。基于命运共同体,发展必须应立足合作共赢、和平和谐、生态绿色等基础。具体如何建设绿色文明,结合学习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笔者体会应从如下方面需要努力。

第一,要认识到,建设绿色文明,是一项宏大系统工程,需要推进全面变革。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是发展观的一场深刻革命。为此,我们对建设绿色文明的艰巨性和长期性,应有充分认识。

第二,需要树立新的财富观。不能把财富仅仅理解为是货币等人造物质形态,要认识到自然本身就是财富,而且是更重要的财富。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管仲在《管子·立政》中说,“草木不植成,国之贫也”,“草木植成,国之富也”。“行其山泽,观其桑麻,计其六畜之产,而贫富之国可知也。”我们对自然的开发,绝不能为了次要的财富,而破坏更有价值的财富,不能为了获取具有短期价值的财富,而损害具有长期价值的财富。

第三,需要进一步拓展人类的道德体系边界。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人只有道德对待自然,自然才能道德对待人类,人类对自然的伤害,必然最终也是对人类的伤害。为此,在道德体系建设上,必然客观要求人类不应高高在上,而应把自己看成是自然界中平等的一员,人不仅要对人讲道德,还应对自然界中的一切都讲道德。坚持道德范围的进一步扩展,也是西方生态伦理文化发展的一种趋势。彼得·辛格在其著作《动物解放》中认为应把人的道德拓展到动物范围,应把人和动物放在平等的道德地位上,要放弃动物歧视的观念。阿尔伯特˙史怀泽将道德范围拓展到一切生命,提倡“敬畏生命”伦理。阿尔伯特˙史怀泽认为:“善是保持生命、促进生命,使可发展的生命实现其最高的价值。恶是毁灭生命、伤害生命、压制生命的发展。”奥尔多˙利奥波德提出大地伦理学。在《沙乡年鉴》一书中,奥尔多˙利奥波德认为,人只是大地共同体的一个普通成员,人不是世界的中心,也不是统治者。

第四,需要建立起最严密严格的有关生态环境保护的法律制度约束体系。规则是行为的边界约束。建设绿色文明,必须要有行为的明晰边界,要有严格的生态红线约束。一是要进一步严密法律制度约束体系。那些事可以干,那些事不可以干,都要有明确法律制度规定,不能有任何法律制度方面的漏洞。尤其对涉及底线的问题,更不能有制度方面的马虎和漏洞。二是有了制度就要严格执行。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在制度执行上,必须要牢固树立制度的刚性和权威,不能搞变通和打折扣,不能搞下不为例。出了问题,必须要严肃追求其责任,而且要终身追责。对任何地方、任何时候、任何人,凡是需要追责的,必须要一追到底。绝不能让制度成为摆设,成为“没有牙齿的老虎”。

第五,需要坚持生产方式的生态化大原则。如何在生产方式上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生态化是灵魂。生产方式如何生态化,关键是要把人类生产体系中的投入产出建立在与自然形成良性循环的基础上,生产体系的循环要更多尊重自然规律和体现自然循环特点,而不是更多体现人工规律或人工循环特点。为此,要以生态化为衡量所有产业进步的关键指标或灵魂指标。

第六,需要坚持生活方式的节俭化大方向。节俭是实现从消费需求方面保障绿色发展的重要基础。消费节俭的意义是多方面的。从经济层面看,消费节俭有利于经济稳定可持续发展。因为消费节俭,只是代表当下时间段需求减少,而未来时间段需求是增加,最终在时间维度上总需求并没有减少,只是需求在不同时间段实现了更均匀稳定的重新配置而已。由于节俭让经济需求稳定均匀,必然会促进经济供给稳定均匀,最终经济系统运行必然更稳定可持续。从环境层面看,消费节俭有利于环保保护。因为消费节俭会大大减少人们对资源的索取程度,这会大大减轻环境被破坏的压力。从人文层面看,消费节俭有利于提升社会的道德水平。静以修身,俭以养德。消费节俭有利于形成一种自律人格。从社会层面看,消费节俭有利于建设和谐社会。因为注重消费节俭,有利于家庭生活更稳定和谐,而家庭稳定和谐,社会就稳定和谐。

第七,建设绿色文明,也需要立足各国国情,走特色道路。各国有各国的要素基础。不仅一个国家跟另一个国家的硬要素(包括土地、资源、环境等)不同,而且软要素(包括人文精神、制度传统等)也不同。要素不同,必然发展的初始约束条件不同,其每一个发展阶段的均衡水平必然不同,同时,发展的最优动态演进路径也必然不同。由此,各国发展道路的选择,必然要立足在自己的国情基础上选择发展模式,要走具有自己特色的道路,不能盲目照搬别国的经验,借鉴也要立足在自己国情的基础上。

第八,建设绿色文明需要探索建立民主和集中更为有效结合的政治体制一方面,要发挥好民主的优势,但也要注意克服投票民主短期性和局部性的缺陷;另一方面,要在体制层面保障好领导核心和中央权威的优势,要善于通过体制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办难事,解决好具有全局性和长远性的发展问题。尤其对于发展中人口大国,更需要构建有效发挥领导核心和中央权威作用的体制和机制,这也是后发国家现代化的优势所在。

第九,建设绿色文明,需高度重视科学家和知识分子队伍建设绿色文明需要建设大科学体系,需要大科学支撑,需要科学家和知识分子不仅具有大智慧,更需要有大德性。为此,要进一步加强科学家和知识分子队伍建设。尤其在制度层面,要建立对科学家和知识分子更为有效的约束体系和利用体系。一是要坚决防止知识和技术的无序扩张,要谨慎选择知识和技术的演进路径,要尽可能降低知识和技术扩张对地球和人类所产生的高风险。二是要高度重视科学家和知识分子队伍的道德建设。科学家和知识分子要想真正成为大科学家和大学者,就必须心中有大爱,就必须真正以人民为中心,知行合一,扑下身子到社会的最基层到社会实践的最前沿,发现真问题,为解决真问题提供真知灼见,把论文写到大地上,写到人民心中。高高在上,书斋式空谈,跑龙套,沽名钓誉,误国误民,害人害己三是要构建有效的政府官员和科学家及知识分子的对话平台,努力实现二者的知识互补,让政府决策更为科学化。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坚决贯彻新发展理念,推进绿色文明建设的决心之大、力度之大、成效之大前所未有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这为我们建设绿色文明指明了正确的方向。同时,中国还积极推动同世界各国深入开展绿色文明领域的交流合作,深度参与全球环境治理,积极推动和引导建立公平合理、合作共赢的全球气候治理体系,充分彰显了我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了重要贡献。目前,不管是在发展的指导思想和理论上,还是在发展的具体行动和实践上,中国都是世界新文明建设的开拓者和引领者。(作者:中共甘肃省委党校(甘肃行政学院)二级教授,甘肃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通讯地址:兰州市安宁区建宁路199号甘肃省委党校中特中心

邮编:730070

电子邮箱:gssongguiwu@sina.com

 

 

  

宋圭武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宋圭武,男,汉族,1964年生,甘肃靖远人,中共甘肃省委党校(甘肃行政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主任、二级教授,甘肃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主要研究方向为三农问题、经济理论和中国经济改革问题。先后…
每日关注 更多
宋圭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