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辛家冲(组诗)

晏弘 原创 | 2021-10-24 19:30 | 收藏 | 投票

 

家住辛家冲(组诗)

晏弘

一别故乡二十余载,偶尔节假日回乡小住几日,耳目视听,心心念念,若有所得,或诗或文,抒发彼时之感慨,存养瞬息之灵明,深情细味,尽兴而归。

 

天华尖杜鹃花开戏赠余世磊

 

好友余世磊在微信中吐露,四月十八日夜宿太湖天华尖太平庵,翌日清晨攀登天华尖绝顶,叹那郁郁苍苍,一览众山小,气象万千,羡那杜鹃花开,心生欢喜,惹我思绪翻飞,想象中一如仙鹤闲游,洒脱自在,我当身临其境,作句戏赠。

 

每个人的心中住着不一样的春光

艾略特说:四月是最残忍的季节

娉婷中,林徽因唱响人间四月天

我呢,不愿与山花同归于寂

在四月的早晨,如约醒来

雨过峰壑,因我天晴,洗亮翠微

溪水涨了,新枝因我而鹅黄嫩绿

风起林下。与杜鹃花一见如故

红衣绿裙,流连于鸟鸣之境

几多落寞,就有几多性灵

赤子之心,如同炼丹炉中

情深义重,充满玫瑰色的憧憬

云蒸霞蔚也好,晦明变化也好

乐以忘忧,洞开众妙之门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素以为绚兮。子曰:思无邪

我又回到童真,重新打量这个世界

2021.04.20

 

从花亭湖到天华尖

 

舟车劳顿于花亭湖与天华尖之间

码头因近水得人情而美

长眉舒展似波澜以阔

过塔镇、寺前,说禅宗

壁上挂灯盏那是镇妖的地名

过小湖、大湖、桔子洲

停靠方竹岛,且饮二祖茶

地势像不像五虎下西川?

 

逶迤而去的是山路十八弯

针叶林与阔叶林相处融洽

生也坦然,老也欢颜

高高挂的红柿如灯,枣灯小

山花野果藏于惊喜之处

看那寺庙识尽烟火起钟声

劲健的肉体陷入虚空

风前踌躇到峰巅

形影不离是湖光山色

鸟鸣因缘旧识相随

放眼即可,洗耳即可

貌似陶醉的外表下

心在领会,念到无念

 

此身颠簸于江湖回肠之间

起于微尘,纠缠于

本来有今无,本来无今有

生灭无常,茫茫荡荡

哀叹于悲欣交集

比不得云雾之神通

来去自由,晴雨无踪

山头寒月,不证自明

202010

 

我愿是那山野的风

 

我愿远离车马喧

我愿是那山野的风

推开云雾丹青见

不是兴妖,是忘怀

冬去春又来

从朝霞到晚照

从谷底到峰巅

无知一样游荡、笑着

双手轻抚下

青枫出类拔萃

松竹摇曳生姿

雨晴相宜的嫣红黛绿

孕育着下一代

幽兰活在我的诗里

蝴蝶从花丛飞向墓碑

梦一般轻盈、神秘

麂子叫,兔儿跑

野鸡被撞吓掉毛

起舞弄影的小溪

操琴,转韵

颤音后是长长的尾音

转弯过山坳

上有鹰隼盘旋天

下有池塘口述传奇

百草自药典中醒来

林间鸟鸣呈几何形状

从黄莺到百灵

到喜鹊,忽隐忽现

鲜活的,勃发生机

是我一生心仪的山水

2019.05.31

 

山居揽胜图

从不在乎跌宕和起伏
是那巍峨的山脉
以峻峭别于平川
胸中深藏丘壑
无意书此
神来之笔
 
飞鸟衔花送斜阳
凉月以影离群
隔水逐一凝视
草木忘忧
摇落前是繁荫
雪后是天晴

2019.02.13初稿
2019.05.10
修改

 

 

山中听风

 

从沟底向上泼

又从高崖往下泼

春风泼出了满山新绿

黄鹂翻唱一首老歌

荼蘼花开真如自在

 

来路各不同

随我潜入夜

此时松涛入耳

犹如江河奔流入海

我都一一接纳

2020.05.04

 

风雪过山丘

 

风雪中行走,犹如画家手里

一滴墨,那么轻,滴在

宣纸上,四围的留白

浸漫无声

老天以苍茫遮眼

 

凛冽比冷更加夺目

更加入骨

低昂的何止嘉木

回风逐雪

高过我的山丘渐被掩埋

 

远处,湖水出鬼的静

了无波澜

就连往昔的倒影

也已冰封

野鸭钻进枯荷的梦

2020.01.11

 

山夜白描

 

山入长夜身似黑

且卧清流听天籁

星星在打量

若有思而无所思

月随花隐

时见废墟

草木尚在梦中

做着光合作用的游戏

风呼呼而过

叶落满坡

墓地里的白骨动了一下

最后一次反省

还是没有醒过来

坟头上的蛛网收得更紧

2019.09.08

 

月下悠悠行

 

看吧,群山四起

江湖深深浅浅

此时,月脚生烟

久远的传说

阴 晴 圆 缺

那么多悬念

催人陶醉到老去

蝙蝠的翅膀下

藏着孤独人的悲哀

香樟、银杏、青枫

阅尽来时路

庄严又忧伤

知道他们去日无多

以影相罩

做一回棺木

夜枭一声怪叫

险些把魂灵塞进坟墓

清风何其从容

只是用写生的手势

安抚了惶惶之心

2019.07.07

 

清明回乡记

 

推开老家的旧房子

屋角一棵竹笋子

龙文鞭影地下知

惊讶地叫了起来

窗外一树梅花凋落

一个是欣喜

一个是叹息

 

门前草已碧绿

一口破缸积水

照出少年的淘气

母亲把饭菜盛好

喊儿回家

催了几百遍

兀自骑牛巡山

2020.04.13

 

山居

 

风还在吹来的路上

晃晃悠悠

青枫立于林中侧耳听

 

鸟鸣将大野唤醒

无边的闲绿

以幽姿去寻山水之美

 

“千岩竞秀,万壑争流,

草木蒙笼其上,

若云兴霞蔚。”

2019.06.16

 

 

江南曲

 

浩荡,浩浩荡荡

春风无处不到

徜徉其间

江山赴约

人有赴死之心

 

惊讶于新绿

感伤于颓红

草暖莺啼

江南一梦

天涯烂在云根

 

桥卧碧烟之上

随游思飘忽、转韵

贴水而飞的野鸭

有鱼鸟之欢

却无桑下之恋

2019.03.27

 

庭院深深

 

故乡的庭院向每一个月夜打开

满地画出清风起舞的动作

白描成竹在胸,运笔字字侵让

握手言欢的女贞、罗汉松

以倩影照应海棠和石楠

香橙摇晃在红枫与金桂之间

柿子树和枣树无不念起彼此的好

幽兰与艾草相视默诵我的诗篇

石凳上的青苔围成归田的图案

分明等着我坐过去讲一段家常

  

旧时月色,草花暗长,忘忧在妙龄

夜露下,恍若早逝的父亲正浇水

他在门前栽培两棵毛竹如今竹海听涛

在庭院的梦里,展翅的黄鹂

嘤其鸣矣,闪亮的萤火虫灿若星辰

良知是天空通向庭院的必由之路

途中喂养了劳碌奔波一样的云

更有风雨兼程一样的悲悯和艰辛

我知道,行遍万水千山之后

在庭院的梦里,我将飘落成一粒微尘

2020.07.30

 

山行悠然见

 

由来晦明往复变化者

在四时,在朝暮

山中寻花

得祥云快哉一朵

草中寻绿

得枝上油然一丛

峰壑与心气比高低

天空向飞鸟释疑

  

乱石荦确,一如

胸中块垒

碧水流淌无碍

意在跌宕、腾挪

随物赋形,可歌可泣

此境与我会心一笑

  

子在川上曰:

道必体而后见

道必学而后明

莫以邪说乱天下后世

2021.03.17

 

 

太阳下山之前

 

早起,从懵懂到朦胧

一路虎步蛇行。霞光万丈

照那不可一世的峰巅

露珠闪烁其辞

难舍是依恋的手势

花儿次第开放

半醒半醉在鸟鸣之境

古木虬枝,以斑驳

以离奇,述说沧桑

到了陡峭处

命如悬丝,看那

山川之新

沛然自肺腑流出

晴空之下

有光,有影,有纠结

扑朔迷离犹如分岔的小径

过犹不及是歧途

回头知返,悠然见真知

知行永不停歇

山风习习,正是此刻心情

2021.05.16

 

空山丘壑图

 

有缘的话,都在恰当的时间相遇

春风桃李正值豆蔻年华

纯真的燃烧,灵与肉缠缠绵绵

陡崖生烟,也生泉溜

草暖莺啼在河之洲

最美的绽放哪知凋零的惆怅

世间最多的是失之交臂的慨叹

合欢花的羽冠戴不到二月的头上

青桐和女贞花,乍现几何色彩

各有金钗银簪,老死不相往来

阴阳相隔的偶像活在一厢情愿

形式上的同床罩不住出轨的心肠

苍山负雪,冰在,蝴蝶不在

所有华裳不得已输给道貌岸然

戾气若重,白鸽迟迟不肯飞回

神魂不定的云,捉摸不透的风

岁月要么错过,要么遗忘

每一次考验,少不了遗憾

比海誓山盟更加坚定的是松竹

一个不说来生,一个心自空明

从不掩饰,秋不落寞,冬不萎去

2021.06.10

 

山居见闻图

 

重峦叠嶂容得下深林长谷

目送百川万折入江、入海

万象森然已具

丘壑何思何虑

即使埋于云烟一样的梦中

八声杜鹃叫了四声

还有四声正在叫来

凤鹛鸟在地盘上了无纠结

远寺的钟声敲打风起之境

2021.06.21

 

消逝的村庄

 

原来闹热哄天

如今蔓草荒烟

多少次想起那个村名

就想哭

此心如何描述?

 

都迁到城里了

村庄死在废墟

杳无人迹

破土而出的荆棘

霸占了地盘

无路可入

 

水口那棵老樟树

叶落经年

根下散发霉味

那么容易就熏得

光怪陆离

鬼神在此逍遥

鸡鸣竟无一席之地

炊烟终究消失得

只剩泪滴

2018.08.30

 

河水孤独地从森林里穿过

 

自有天造地设的长廊

迎着月色入森林

花儿以貌美称意

嘉木以影离群

风起萧瑟

每片叶子的心思

茫然,往下沉

高枝生出的厌世何曾躲避

 

无法咬碎的月光

是冒着阴气的药引子

河水一饮而尽

包括形状各异的鸟鸣

和那打从盘古而来的是非

穿过森林,冷暖自知

莫说此去永不回头

这无助的脚印里蒙受了羞辱

2018.07.24

 

山居小咏

 

巍巍乎山高

寸土向上

荡荡乎水长

百川而往

 

此山观止

松生崖缝快哉风

此水低徊

日夜抚琴知音听

 

篱内菜园篱外花

蟋蟀过家家

河里鱼虾自在游

潭影空悠悠

2018.07.23

 

 

 

隐者得意山水乎?

闲看草丛一野兔

 

此坡到彼坡

冬去也,神出鬼没

 

眼前不唯老路

心底雪藏秘密

 

这山中,这小溪

日夜念着自己的名字

 

峰头云,峡谷雾

云起,雾了平生

 

唱尽花开花落

朝朝暮暮,始终如一

 

义无返顾的轨迹

风找不到,丛林以归

 

日落天尽头

夜色似酒散开去

2018.02.12

 

故乡,我愿醉倒在你的夜色里

 

看来,我与鱼游的并不是同一条江河

鱼比我活得更像人更有滋味

所以悲苦时我向鱼问路

茫茫荡荡之下,溯流光

鱼也无眠,引我回故乡

西风吹我,花亭湖的月啊

天上一个,水里一个,酒壶里还有一个

 

其实,我的梦比过飞鸟的天空

苍穹上下,鸣也随意

冷暖自知,权当一次次孤旅

花开与落与飘摇,无影在无心

那些语言够不着、无法抵达的地方

不是空洞,而是无知的未知数

枝上何尝是魂销之处,且共明月饮尽壶中酒

 

我愿痛饮下去,醉倒在无穷的夜色里

落枕故乡这张温床,哪怕葬我

2017.05.29作于太湖辛家冲

 

清明时节

 

大地把场景布置得恰到好处

花花绿绿,山色一新

年年如此,年年暗示

老天多情,偶尔也会下起雨点

伴那坟前的泪滴

 

人生一世,渴望被记住

留下名声,留下余荫

睡到不醒的梦里

未曾怀疑,哪怕阴阳相隔

彼此心通,如在目底

2017.04.04

 

荒村

 

人,都被引诱到热闹的城市去了

野草和杂树从荒村探出头来

钻篱打洞,做出各种鬼脸

没有锄头来管事

比那山雾更加散漫

 

除了阳光,还有谁来关照老屋

一把生锈的门锁,锁住无尽记忆

任凭风吹雨打

某个夜晚,千里迢迢赶往他乡梦里

田园已芜,试问归期?

 

小溪,流向想去的地方

山花,开得自由自在

鸟鸣那么随意

心地这般枯寂

2016.05.02(五一回乡所作)

 

八月随我入山夜

 

八月随我入山夜

蟋蟀的鸣叫把夜景编织成天衣无缝

月光的针脚也插不进去

欲梦未梦的身体伸着懒腰

横直也插不进去

 

此夜,披衣出门

凉风俨然群山的呼吸

忽上忽下,怀有无尽的野趣

过滤了那些俗世的红与黑

田园无限好,心比天样空

2014.08.20回故乡太湖辛家冲

 

泥土

 

在我面前,坐着一地泥土

慢慢地,成为一尊泥土

我不敢说我干净

因为我担心有着污垢

 

三九终归离开,地气迟早给草木

以春暖,以新枝来装扮

花开无言,落地。无人能懂

是那封未能及时收到的书信

 

我拜泥土为佛

不为前尘,不为后世

香樟树下,与清风枯坐

月照心空,本来就有的虚无

2016.04.29

 

流经山野的河流从不回头

 

祖辈治水,疏通成河

两岸的田地

年年翻出新花样

犁铧记得,粮仓记得

群起而飞的麻雀怎会忘记

父亲从未闲过

把荒山垒出梯田

云来云往中布谷鸟叫

小河唱出欢快的笑声

父亲是笑声流向梯田的浪花

流向远方也不回头的浪花

   

麦子终归要黄,收割后

稻秧排队跟上

田埂种豆,地里芝麻开花节节高

哥哥吹笛,横在清风过境的唇上

我在笛音中劈柴,抑扬顿挫

弟弟放牛而归,一路高唱

屋里,母亲做下的饭菜

使黄昏胃口大开

使整个夜晚喷香,梦也泛香

雄鸡啼,把老天啼亮

流水淙淙,把梦洗得多愁善感

百花照例把一年开成四季分明

永在途中的正是一生无尽的指望

2017.10.27

 

天润峰上,我遇六杆枪

 

五一节与弟弟陪老母亲回故乡太湖天华镇辛家冲游天润峰,天润公司老总汪福建小弟盛情款待,筵后步行万亩油茶园,放眼四望,千里连峰几百重,而花亭湖大半尽收眼底,此处大有一览群山、湖光深远之慨,并应允我们认养一棵油茶树,此树位居四岭之坳,簇萌六出勃发,悬果百六十斤,树龄约三十六载,故名六杆枪,有感记之。

 

是不是早有约定,今日相见

万山围抱,如同莲花之座

宛在花中央

佛说,因乎果乎

你说,因在果在

 

尽管与枪无关

甚至不说枪字

但名字不足以说明什么

人说一旗六杆枪

你很随便,六杆枪吧

 

婆娑世界,从哪入门

一棵油茶树,六杆枪,聆听风雨

承光阴之露

把我心照明

2016.05.01

晏弘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晏弘,原名陈焱红 ,安徽省太湖人,现居合肥,已出版诗集《忘了她:晏弘的诗》(余世磊 序)、《枝上》(陈先发 序)】
每日关注 更多
晏弘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