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彬宇先生〈国学旨归:干支哲学〉赋偈》自序

陈嘉珉 原创 | 2021-10-05 17:12 | 收藏 | 投票

曾把《读彬宇先生〈国学旨归:干支哲学〉赋偈》发表于网络,有位朋友回帖说:“哎呀老陈烦不烦啊,干支哲学充满复杂关系,用白话说明都极难理解,还有闲心玩这个,不知咋想滴!”我当时啰嗦回复了四点“咋想滴”,现稍作修改以为自序之一——

第一,我读任何中文作品都感觉是读诗,会不自觉地把其中的双字词、四字词、五字句、七字句用红笔划出来。如彬宇先生说:“余尝念想,假令今之青少年辈,皆能受先贤宗风之沐,慧命早开,则必有定静之力,仁义之德,自然敦化,一来不负往圣绝学,二来如孔子大学,顶天立地,为全人而无忝所生,则家国幸甚。将来负荷纲常,发挥事业,大有益于天下,岂虚言哉?”我就把“余尝念想”、“假令今之”、“青少年辈”、“宗风之沐”、“慧命早开”、“定静之力”、“仁义之德”、“自然敦化”、“往圣绝学”、“孔子大学”、“顶天立地”、“无忝所生”、“家国幸甚”、“负荷纲常”、“发挥事业”、“有益天下”、“岂虚言哉”等用红笔勾划出来,都是整齐的四字词(句),有些甚至是韵语,回头一看,都是“诗”,或者很像“诗”。

由此想到中国“人”和“诗”的关系真是很“独”,难怪自古孔子圣人说“不学诗,无以言”,至今邓名诗人说“诗是人生灵性栖居的桃花源”、“诗意永远在中国人的骨子里流淌”。传统国人,但凡通过口和手表达心意,其巅峰形式必然是诗,没有文化不识字者,就用唱山歌(其实是唱诗)表达,有文化者就以作诗填词表达。像古典小说如“四大名著”等,本是散文乃至白话创作,但描写谋略、功夫、动作到达无以言说之极致处,还是要用诗句来形容、说明。

第二,我长期浸沐佛经形成一个阅读习惯,经典的精髓和奥义总是会落实在诗偈中。我读经的记忆,最后记住的不过是一些诗语韵句,所谓学习,不过是一些偈句般若在加持修行。由此我联想过一件绝大的事——印度的释迦牟尼非常伟大,他先知先觉,料事如神,知道佛法的未来在中国,“东土震旦有大乘气象”也。如何对中国人说法、传法?释迦牟尼想,东土震旦是诗的国度,最精妙的思想都在诗里边,为便于佛法在中国传播,释迦牟尼就用诗偈来说法。释迦牟尼在经中讲完一个大道理,他怕“东土震旦”这个诗国的众生听不懂,接着便用诗偈把经典要义重复一遍,所以佛经里边随处可见“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这句经文。而听释迦牟尼佛讲经说法的菩萨们,认为佛祖讲得太好了,以前不明白的道理现在终于明白,即“得未曾有”,少不了要赞叹一番,也是“即于佛前,以偈颂曰”。

我读彬宇先生《国学旨归:干支哲学》这部经典,读过之后的“赋偈”——这五百多首诗偈,其实是在拜读彬宇先生五百多则原著语录后自然流出的,我丝毫没有感觉是用“闲心玩这个。我想这些诗偈如果出自彬宇先生之口,与出自我之手没有本质区别,在我的视界里它们是一个自然整体。回头去读,就跟读佛经一般自然,潜意识中的读感没有两样。我读佛经就感觉那是我的创作,读彬宇先生的《干支哲学》亦同样感觉那是我的创作,这就是所谓“一真法界”、“第一义谛”吧,亦或亦是《楞严经》所说“我今思维,即思维体”。

第三,我晚岁做得最愉快的一件事,就是六十岁拜师开始修练国家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大成拳,此事竟与诗偈密切相关。我的习武体认,是从邓匡林大师兄的大成武道功夫诗偈入门,而溯源求本到大成拳创始人王芗斋祖师那里,还是诗偈。芗老所著《拳道中枢》第一节《教学总纲》,就全用歌诀写成,最著名的经典偈句“拳本无法,有法也空,一法不立,无法不容”、“离开己身,无物可求,执著己身,永无是处”,就分别是《教学总纲》第八、第九段歌诀。《拳道中枢》中的歌诀还有“养生桩歌”、“站桩歌要”、“技击桩歌”、“虚实偈”、“试力歌”、“试声五字诀”等,几占全书一半篇幅。芗老的《大成拳谱》则主要是由诗偈写成,散文部分只是辅助说明。芗老在《意拳正轨》第七节《歌诀》中说:“歌诀者,拳术之精粹也;若能参透其意,究透其理,自然得道矣。”

原来读大成拳武术经典,也和读佛经一样,法门,诀窍,真谛,全在诗偈中。

第四,过去三十年我最畅快的读书生活之一,是读了传统文化中的内丹功法、紫微斗数、奇门遁甲、推背图谶、四柱命理等古代易术,这些学术中的精髓要妙,都用词赋、诗偈来表达,并且以词赋、诗偈来推动主题。如北宋张伯端的《悟真篇》,就把内丹功法用词赋、诗偈阐发出来,从而使内丹术得以全面推行。我曾在文章中写过一句话,说中国最好的诗词是在四柱干支的断语里边,这些诗偈断语对人生真谛的揭示,不是入木三分,而是入骨十分!

从彬宇先生《干支哲学》经吾之手自然流淌出的这些诗偈,让我对干支逻辑、人生哲理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且过目不忘,应用自如。现今我想,如果没有这五百多首“赋偈”,可能我读彬宇先生五十余万字的《干支哲学》,就是“白读”了!

综前所述,这本《读彬宇先生〈国学旨归:干支哲学〉赋偈》,其实是一个传统国人阅读之回归必然。过去半世纪我读过一万六千多册书,对当时让我感受到教化、开智和快乐的书籍,都写有至少一首诗偈作为“读后”。“读后”写上百首诗偈者,此《赋偈》是首次第一本。不是说彬宇先生的《干支哲学》近几年才打动我,其实这是数千年国学文脉浸濡半世人生所延续、累积的感动。形式上因便于提炼概括、理解记忆、书写观瞻,实质因缘是前述四点理由,从一开始便决定表达的形式为诗偈。

从由近及远的过程看,我的第一桩最愉快的读书活,便是十遍、百遍地读自己创作的这五百多首偈。近十年来我的日常工作,最不能离开的第一本书是《万年历》,第二本书就是彬宇先生的《国学旨归:干支哲学》。但是对彬宇先生大作的深入领悟,并书尽其用的工具桥梁和简化系统,则是依据彬宇先生语录创作的这五百多首诗偈。

要特别感谢彬宇先生,他的渊博学识和标准断语,让我留下这本自己给自己当作日常参考的文字工具。这部《赋偈》所依据的版本,是清华大学出版20142月第1《国学旨归:干支哲学》。今年公益讲座上教爱好者学四柱,无意中发现彬宇先生的《干支哲学》和我这本《赋偈》是极好的配套教材。

过去三十年的实践,发现有一种学问,它的检验就在当下一刻,这门学问就是干支哲学。本人“赋偈”的内容,都是自己实践检验最有感触的内容。不断在批断过程中反复阅读,常为其警示的精准而赞叹击节——呜呼!世间学问,最简捷有效直通天机者,千载幽幽,万古冥冥,不外当下此际此算,不外干支哲学!

特以十年前写的两句偈子作为结语,亦算是给读者的赠言——

如你决定今生必须学习很多知识,请最先学好干支哲学;

如你决定今生不再学习任何知识,请最后学好干支哲学。

陈嘉珉(倚云居人)

2021105

个人简介
周易管理哲学家,中国民间武术家联合会副主席,中国大成拳研究会常务副主席,上海大成拳分会会员,浙江融媒体《策经》特约专家,价值中国最具影响力百强专家。著哲学、历史、命理、堪舆、玄学、武道诗文千万言。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嘉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