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287)

宋圭武 原创 | 2021-10-06 14:18 | 收藏 | 投票

 杂谈(287

 

一些杀人犯,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很金贵,判了死刑,要千方百计改判,问题是,这些杀人犯在杀别人的时候,是不是也想到别人的生命也金贵?一个真正有同情心的人,若真的杀了人,估计一般会不舒服终身的,会一辈子心里有一个大疙瘩,有的可能会不堪重负自杀。只有极端自私的人,才视别人的生命如草芥,把自己的生命当金子。魔鬼本质是两面的。

 

恶人是不知道忏悔的,除非忏悔对自己有利。善良的人才有真正的忏悔。

 

把工匠精神用在寻租和机会主义方面,发展就十分麻烦。

 

法律层面的弱势判断,需要结合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说某一类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弱势群体。弱势与强势,在不同环境下会转换。比如,一个喝醉酒的男人,在一个身强体壮的女人面前,应是弱势。再比如,一个拿武器的女人,和一个不拿武器的男人比,后者更具弱势的特征。不存在绝对的或不变的弱势和强势。

 

社会不处理好贫富差距,越往后,麻烦越大。富人需要有战略眼光,不然,最终受害的,还是富人。

 

宋圭武2021912日星期日写于兰州

宋圭武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宋圭武,男,汉族,1964年生,甘肃靖远人,中共甘肃省委党校(甘肃行政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主任、二级教授,甘肃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主要研究方向为三农问题、经济理论和中国经济改革问题。先后…
每日关注 更多
宋圭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