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cke/ㄌㄛ_ㄎ/洛克、词语与书写系统

赵京 原创 | 2021-11-05 02:31 | 收藏 | 投票

 【语言、书写系统与政治环境】

Russell/ㄌㄚ_ㄙㄜㄦ/罗素在《西方哲学史》第13章“Locke/ㄌㄛ_/洛克的知识理论”开首羡慕地介绍道:ㄌㄛ_ㄎ是英国1688年革命的使徒,他忠实地体现了革命的精神,在1688年以后几年出版了他的大多数著作。他在理论哲学的主要著作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论人的知性(或理解力)》[1]完成于1687年、出版于1690年。ㄌㄛ_ㄎ是所有哲学家中最幸运的,他完成理论哲学的著作时正好他的国家落入那些与他持同样政见的人们的手中;在此后的很多年间,无论在实践还是理论上,他倡导的观点由各国最有活力和影响的政治家们和哲学家们施行。[2]

英语revolution一词在17世纪与(法国大革命所体现的)近代政治意义不同,而类似天文学所说的“轮转”:回复原状的反叛[3]。尽管如此,“1688年革命为大ㄅㄨㄌㄧㄊㄞㄣ同时带来了自由和效率,因为它把权力的天枰永久地置于国会一边,但不像40年前那样一方靠武力打倒另一方。这靠得益于因为James/ㄐㄟㄇㄨㄙ/杰姆斯二世的愚蠢而投入对方怀抱的Whig/ㄏㄨㄟㄍ/辉格与Tory/ㄊㄛㄌㄧ/托利两大党派的合意”[4]。与作为政治妥协不追究推翻共和的内战独裁者Franco/ㄈㄌㄤㄎㄛ/弗朗哥(1892-1975)同党以及让ㄈㄌㄤㄎㄛ的傀儡ㄙㄆㄟㄣ国王继续在位的Spain/ㄙㄆㄟㄣ/西班牙民主革命结果类似(维持王制)但过程不同[5]

本文通过ㄌㄛ_ㄎ《论人的知性》中第3卷“论词语”整理知识、词语与书写系统的关系。首先,words/词语[6]作为表达ideas/观念[7]sensible signs/感觉符号,与观念没有自然的联系,否则所有的人都只有一种语言;一个词是加在一个观念上的voluntary/志愿性的mark/记号。[8]

Toynbee/ㄊㄛㄧㄣㄅㄧ/汤因比:Sinic/ㄙㄧㄋㄧㄎ/华夏人[9]的世界如果没有别的力量促使语言发音的统一以及同时书写的统一,秦始皇的ㄙㄧㄋㄧㄎ字标准化就不能避免babel/语言混乱(建不成通天塔)[10]的命运;秦朝的后继汉朝的民政统治管理有效地推广“书同文”的ㄙㄧㄋㄧㄎ书写系统,确立了表意不表音的汉字的大一统天下[11]。ㄊㄛㄧㄣㄅㄧ把汉字书写系统的确立归因于秦汉的政治统一,进一步,汉字书写的大一统与秦汉开启的文明的政治大一统是互为因果的,China(/Chin地名的拉丁化阴性-a)/秦汉文明[12]就是汉字文明。

1492年,在意大利受教育的拉丁语教授Antonio de Nebrija/ㄋㄜㄅㄌㄧㄏㄚ/内夫里哈(14441522)向ㄎㄚㄙㄊㄧㄧㄚ王国ㄧㄙㄚㄅㄟㄦ第一女王呈献Gramatica de la lengua castellana/《ㄎㄚㄙㄊㄧㄧㄚ语语法》。这是近代欧洲第一本语言著作,奠定了即将到来的ㄙㄆㄟㄣ帝国的标准语言:español/ㄙㄆㄟㄣ语,逐渐取代了castellano/ㄎㄚㄙㄊㄧㄧㄚ语这个词。ㄋㄜㄅㄌㄧㄏㄚ向ㄧㄙㄚㄅㄟㄦ第一进言:“语言总是与帝国相伴随,两者同时产生、生长、繁荣。”语言把法律、文化、习俗、宗教传递给被征服的人民,语言是(软)力量,谁能想到ㄎㄚㄙㄊㄧㄧㄚ这么一个小地方的方言成为地球1/5人口的语言?[13]

【认识论革新】

ㄌㄛ_ㄎ:简单的观念只能够依赖经验从适宜在我们(头脑)产生这些领悟的客体中获得,只有当构成复合观念的诸简单观念都从经验中获得后才能定义复合观念。[14]从(经验的)reflecting/反映[15]我们获得存在、知识、力量[16]和快乐的观念,把它们结合在一起,而它们每一个都有无限性,我们就得到永恒、无所不在[17]、全能、智慧无穷和欢乐being/ㄅㄧ-ㄧㄥ[18]的复合观念。虽然有人说天使有不同的species/种类[19],但我们不知道如何构架关于它们的独特观念,因此无以知道天使的种类。[20]ㄌㄛ_ㄎ在此从哲学方法论上彻底显示拒绝经院哲学陈旧教义的革新意义[21]

以上“有人说”是指《神学大全》[第一部],七、神圣政府,[问题108]关于天使的阶层与次序:[7]次序是否在审判日之后还继续?是的,正如星球们继续保持它们的次序与行程一样。[8]人们是否可以被提高进天使的次序?可以,圣者们就是如此。[22]

【词语的缺欠】

ㄌㄛ_ㄎ:考察完我们的观念的来源和构成后,我开始检验我们的知识的范围和确定性,发现它与诸词语[23]的联系是如此密切,以至于如果我们没有首先仔细观察诸词语的力量和意义的方式,就不能清晰确切地说明知识。...我倾向于想象:如果作为知识工具的语言的缺欠能够得到透彻的考量,让这个世界充满喧哗的诸多争议本身就会停止,通往知识、兴许也通往和平之路,就会敞开。[24]

ㄌㄛ_ㄎ:God/ㄍㄚㄉ/上帝的意志被词语包裹起来后,也负有不可回避地带有那种运载工具的疑问和不确定性;甚至他的儿子,以肉身显现的时候,除了sin/ㄙㄧㄣ/原罪之外,也服从所有的人性的过失与不足。[25]

【真理、理性】

ㄌㄛ_ㄎ:知识是对两个观念的一致或差异的知觉,是对任何观念间的联系、一致、差异和排斥的知觉[26]

ㄌㄛ_ㄎ:真理是指诸记号(分为观念和词语)的结合或分离,观念记号的真理属于意识上的命题,词语记号的真理属于口头上的命题;真理就是把诸观念的一致或分歧用词语如实marking down/标记下来,只要这些用声音标记的观念与它们的archetype/原型一致,也只有这样,真理就是,也才是实在的;词语被看成真理和知识的伟大途径,用来传达和接收真理、通常也用来推论真理,我们由此利用词语和命题;此外,还有moral/道德性[27]真理和metaphysical/ㄇㄝㄊㄚ物理性/形而上真理。[28]

ㄌㄛ_ㄎ:理性是人特有的一种能力,由此区别于动物;它包括两种知性能力:sagacity/发现的洞见、illation/推论;理性和信仰不对立,因为信仰必须服从理性的规则[29]。启示必须由理性来判断,理性必须是我们最后的法官,指导所有事物;信仰不是启示的证据[30]

【科学的分类与书写系统的分别】

ㄌㄛ_ㄎ:科学的学问可以分为三类:φυσική/physika自然哲学(物理学等)、πρακτική/praktika/伦理学等、Σημειώτικα/Semeiotika/记号(主要是词语)的学说(逻辑等)[31]。此书出版于1690年,同时代的Leibniz/ㄌㄟㄅㄋㄧㄗ/莱布尼茨(1646-1716年)在“论科学的分类”中也说:“科学就分为三种。第一种是物理学或自然哲学,、、、第二种是实践哲学或伦理学,它教人获得良好和有用的事物的办法,并且不仅给自己提出对真理的认识,而且还有正当的事的实践。最后第三种是逻辑学或关于记号的知识”[32]

ㄌㄟㄅㄋㄧㄗ1696年专门写了一短文“论ㄌㄛ_ㄎ《论人的知性》”,主要批判以天生内在的观念或真理为出发点的思维[33]。但关于科学分类似乎不存在抄袭ㄌㄛ_ㄎ的争议,因为ㄌㄟㄅㄋㄧㄗ与17世纪Royal Society/皇家学会的会员们所见不仅略同,而且雷同[34]。ㄌㄟㄅㄋㄧㄗ等人真诚地相信并投入到创建一个像数学那样的普世通用的Symbolic/象征符号式语言系统的努力中[35],虽然没有(也不可能)成功,但直到现在,很有影响的语言学者Chomsky/ㄑㄛㄇㄙㄎㄧ/乔姆斯基也在提倡所有的口头语言都存在内在的普世语法原则。我们现在可以确认:“完全的”书写不能与口语分离,词语与表述词语的书写系统都包括发音和符号[36]

对于script/书写系统没有一致的分类意见,但可以看出三大类系统的符号数目:一,logo/ㄌㄛㄍㄛ/标识-syllabic/音节系统:汉字:约10万,埃及象形文字:2500以上,Maya/ㄇㄚㄧㄚ/玛雅glypgh/字形:800以上,Sumer/ㄙㄩㄇㄜㄦ/苏美尔cuneiform/楔形文字:600以上;二,音节系统:希腊Linear B词母:87Persia/ㄆㄜㄦㄙㄧㄚ/波斯词母:40,日语假名(没有单独辅音):50(现在常用45);三,alphabet/ㄚㄦㄈㄚ·ㄅㄝㄊ式和辅音式系统:Россия/ㄌㄛ_ㄙㄧㄚ/俄语词母:36,梵语词母:35Arab/ㄚㄌㄚㄅ/阿拉伯词母(只有辅音):28,英语词母:26,拉丁词母:23Hebrew/ /ㄏㄜㄅㄌㄨ/希伯来词母(只有辅音):22[37]一般看来,任何语言的最基本发音单位-包括元音和辅音的phoneme/音素-的数目在30个左右,这也是书写汉语音素的注音符号、拼音字母和汉音元素词母的大致数目。

India/ㄧㄣㄉㄧㄚ/印度使用的语言可以分为三大类[38],最新的普查显示有325种语言或方言、25种书写系统,近代ㄧㄣㄉㄧㄚ各种语言书写系统都来自书写梵语的只有35个词母的Brahmi/ㄅㄨㄌㄚㄏㄇㄧ系统(最早发现的记录是公元前3世纪)[39]。近代ㄧㄣㄉㄧㄚ各种语言的书写系统的正规化过程远比欧洲各种语言采纳书写系统的过程顺利,特别没有遇到意识形态方面的困难[40]

一个语言可以包括一个以上的书写系统承担不同的书写功能,如日语由汉字(ㄌㄛㄍㄛ-音节系统)、平假名(音节系统)表示汉字读音的字母和书写句子中的虚词、片假名(音节系统)组成外来语的词母。历史上契丹文、西夏文、女真文、Pags-pa/ㄆㄚㄙㄆㄚ/八思巴文、朝鲜文/韩字、越南文等都没有成功对应汉字的压迫[41],只有片假名解决了汉文明周边民族如何利用汉字但又不被汉字禁锢的数世纪语言难题。如果日语没有导入片假名的书写系统,日本就不能进入近代社会,而日语的成功启示我们:一个按照理性原则设计的包括复数书写系统的语言是提升汉文明理性思维的必经之路。关于什么是ㄚㄦㄈㄚ·ㄅㄝㄊ式书写系统也没有一致意见(所以也无法用汉字意译),一般说来,它的每一个符号只代表一个音素,它的数目只有几十个[42]。导入汉音元素后,汉语包括两个书写系统:汉字(ㄌㄛㄍㄛ-音节系统)和汉音元素(ㄚㄦㄈㄚ·ㄅㄝㄊ式系统)。

计算机、手机的普及为人们的书面交流带来了大量ㄌㄛㄍㄛ图像(如)、emoji/(日语汉字)絵文字/数字表情符号(这本身是一个新词语),使人们改变了对象形文字的过旧愚昧的负面看法[43]。如何把它们纳入规范的书写系统,要等待完全在电子输入环境下成长的几代人来决定,需要进一步观察。

【经验感觉论】

考虑到词语(语言的记号)与思维的密切关系,ㄌㄛ_ㄎ与ㄌㄟㄅㄋㄧㄗ等同时代的思想家们所提倡的第三类科学其实属于思维科学。George Berkeley[ˈbɑːrkli]/ㄅㄚ-ㄦㄎㄌㄧ/贝克莱(汉字“巴克利”发音更接近)继承、极端放大了ㄌㄛ_ㄎ的经验感觉论,以“esse est percipi/to exist is to be perceived/存在是被感知到”、“一个不思想的ㄅㄧ-ㄧㄥ的存在自身就是由被感知而构成的”[44]的名言被广为人知。他没有深入思考词语与思维的关系,甚至认为以词语表记的观念的交流不是语言的主要目的[45]。在忽视第三类科学这一点,ㄅㄚ-ㄦㄎㄌㄧ虽然算不上英雄,但他的名字通过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ˈbɜːrkli]/ ㄅㄜ-ㄦㄎㄌㄧ/伯克利大学等广为人知。这里,同一个英文名词Berkeley,按照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的不同发音转写为不同的汉音元素,符合汉音元素的普通转写规则,正如Россия按照原初语言(而不是英语Russia)发音转写为ㄌㄛ_ㄙㄧㄚ。

ㄅㄚ-ㄦㄎㄌㄧ作为主教,自然在文中使用“God/ㄍㄚㄉ”一词,但也同时使用the Creator/创造万物之神(造物主)这个词,特别表明ㄍㄚㄉ的创世之功但也暗示ㄍㄚㄉ创世之后放手由理性运营世界的希腊哲学观念。与此对比,经验感觉论的另一位杰出代表David Hume[ˈhjuːm]/ㄏㄩㄇ/休谟在An Enquir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人的知性探寻》[46]除了不情愿地用过一次God/ㄍㄚㄉ”一词,主要用“最终的制作者和原因”创造万物之神[47]以及the Deity/ㄉㄟㄊㄧ/神明来表示超越经验感觉的理性、良善的神祇,他“不是sin/ㄙㄧㄣ与堕落的制作者”[48],“只能通过他的制造物们被人所知,是一个单独的ㄅㄧ-ㄧㄥ[49]ㄏㄩㄇ认为Catholica/Catholic/ㄎㄚㄊㄛㄌㄧㄎㄚ/普遍(或至公或天主)教会是“迷信”组织[50],妨碍了他的哲学影响和职业生涯。取代ㄎㄚㄊㄛㄌㄧㄎㄚ式ㄍㄚㄉ观念的“创造万物之神”与“ㄉㄟㄊㄧ”观念的Deism/ㄉㄟㄙㄇ思潮在“光荣革命”近一个世纪后在西半球的英国殖民地实现了独立革命[51]

【小结】

3千多年前基本上定型的汉字无法转写、翻译对应汉文明以外的词语,除了在人名、地名发音方面无法转写而导致各种违背理性的“翻译”混乱,在翻译哲学、神学等抽象领域里汉文明没有的观念的词汇时更显得苍白无力。汉音元素有效地解决了汉文明的书写系统的最根本性的缺欠,理性地、准确地、简易普及性地把拉丁词母、Arab/ㄚㄌㄚㄅ/阿拉伯词母、Brahmi/ㄅㄨㄌㄚㄏㄇㄧ词母和Cyrillic/ㄎㄧㄌㄧㄦ/斯拉夫词母等所有外部文明的书写系统与汉文明的书写系统对应起来,提升了汉文明的程度。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21114]



[1]汉译本有《人類理解論》洛克著,關琪桐譯,商務印書館(我没有读到);《人类理解论》洛克著,关文运译,商务印书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1981年,本文偶尔参照此译本对照一些词的译法。据Kenneth Maclean,此书是英国18世纪除《圣经》外影响最大的书,引自Anna Wierzbicka, English: Meaning and Cultur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p.36.

[2] Bertrand Russell, A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1945.

[3] Tim Harris, Did the English Have a Script for Revolution in the Seventeenth Century? _Scripting Revolution: A Historical Approach to 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Revolution_,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2015.

[4] G. M. Trevelyan, History of England Vol. 2. Doubleday & Company, Garden City, N.Y., 1952. P.148. 赵京,第一个近代自由国家的形成,201817日。)

[5] 赵京,Spain/ㄙㄆㄟㄣ/西班牙前期文明译注,20211016日。

[6]汉译为字眼,奇怪(关文运译,第2字眼的意义等)。

[7] 2卷第1 观念通论以及观念的起源:1 观念是思维的对象,2 一切观念都是由感觉或反省来的,理性和知识方面的一切材料都是从经验来的,我们的一切知识都是建立在经验上的,而且最后是导源于经验的。

[8]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Book III. Of Words, Chap. II Of the Signification of Words, 1.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35 Locke, Berkeley, Hum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以下引用同书。

[9] 这个英文词只用于专业文章,华夏的汉译不准确,译为中国不妥,也不宜译为后来才有的-”

[10] 最初,人类的语言与语音是同一的:Genesis 11 Now the whole world had one language and a common speech.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IV).

[11] Arnold Toynbee, A Study of History, Weathervane Books, 1979. Part VI Universal States, Chapter 35 Languages and Scripts.

[12]中华文明是清朝崩溃以后的政治词语,不能准确表达历史事实。

[13] 赵京,Spain/ㄙㄆㄟㄣ/西班牙前期文明译注,20211016日。

[14]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Book III. Of Words, Chap. IV Of the Names of Simple Ideas, 14.

[15]关文运译本在此(第429页)译为反省,似乎不准确。此处reflecting指从经验中初步形成感觉上直接的的反映。

[16]关文运译本在此(第429页)译为权力,不正确。

[17]关文运译本在此(第429页)译为偏在,可能是遍在的误印。

[18]关文运译本在此(第429页)译为洪福,因为汉字无法译出being。在此书别处,如第4卷第9章专论being,关译为带双引号的存在

[19]关文运译本在此(第429页)译为,正确,但不知为什么第5页译为影象notion被译为意念,也不准确,译为念头想法更合适。

[20]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Book III. Of Words, Chap. VI Of the Names of Substances, 11.

[21]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Book II. Of Ideas, Chap.XXIII Of our Complex Ideas of Substances/2论观念23论实体的复杂的观念”35God/ㄍㄚㄉ/上帝自身的本质是无法认知的,形成ㄍㄚㄉ观念或念头的那些ㄅㄧ-ㄧㄥ,原初都来自感觉和反映。

[22]赵京,《神学大全》第一部主要条目、人名和概念的译注,2020113日修订。

[23]关文运译本在此第21节译为文字,不正确。

[24]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Book III. Of Words, Chap. IX Of the Imperfection of Words, 21.

[25]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Book III. Of Words, Chap. IX Of the Imperfection of Words, 23.

[26]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Book IV. Of Knoledge and Probability, Chap. I Of Knowledge in General, 2.

[27]关文运译本在此(第571页)译为概然的,奇怪。别的英文原版,以及这一段内容,确实是关于道德性真理,汉译者用概然的译法,难道没有感到如此译出的汉语词句毫无逻辑关联?本书第4卷题目是知识与概然性

[28]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Book IV. Of Knoledge and Probability, Chap. V Of Truth in General, 2, 9,10,11.

[29]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Book IV. Of Knoledge and Probability, Chap. XVII Of Reason, 1, 2, 24.

[30]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Book IV. Of Knoledge and Probability, Chap. XIX Of Emthusiasm, 14, 15. 论缺乏理性的热情,关文运译为狂热,不妥。

[31]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Book IV. Of Knoledge and Probability, Chap. XXI Of the Division of the Science.

[32]赵京,莱布尼茨伦理观的自由主义扩展,20141018日。

[33] 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 On Locke’s Essay on Human Understanding, 1696. The Portable Age of Reason Reader, ed. Crane Brinton, New York: The Viking Press, 1961.

[34] Andrew Robinson, Lost Languages: The Enigma of the World’s Undeciphered Scripts, Mcgraw-Hill, 2002, p.31.

[35] Laurence de Looze, The Letter and the Cosmos: How the Alphabet Has Shaped the Western View of the World,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2016. Chapter 6 Baroque Variations and the Search for a Universal Language.

[36] Andrew Robinson, Lost Languages: The Enigma of the World’s Undeciphered Scripts, Mcgraw-Hill, 2002, p.32.

[37] Andrew Robinson, Lost Languages: The Enigma of the World’s Undeciphered Scripts, Mcgraw-Hill, 2002, p.42.

[38]赵京,India/ㄧㄣㄉㄧㄚ/南亚文明简史,2020722日。

[39] K. S. Singh & S. Manoharan, Language and Script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 vii, p.26.

[40] Sheldon Pollock, Literary Culture and Manuscript Culture in Precolonial India. The History of the Book in South Asia, ed. Francesca Orsini, Ashgate, 2013, p.83.

[41]赵京,中亚文明简史新译初步,201945日。

[42] Gordon J. Hamilton, The Origins of the West Semitic Alphabet in Egyptian Scripts, the Catholic Biblical Association of America, 2006, pp.2-3.

[43] 例如,“Ώρος[Horus]/ㄏㄛㄌㄨㄙ/荷鲁斯之眼也叫真知之眼,是古埃及文化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符号之一,代表全能全知,应该被列入将来的普世书写系统之中。(赵京:“Egyptian Magic/埃及ㄇㄚㄐㄧㄎ译注2020916日)

[44] George Berkeley, The Principle of Huamn Knowledge, 88.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35 Locke, Berkeley, Hum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45] George Berkeley, The Principle of Huamn Knowledge, Introduction 20.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35 Locke, Berkeley, Hum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46] 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35 Locke, Berkeley, Hum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47] An Enquir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78.

[48] An Enquir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81.

[49] An Enquir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113.

[50] An Enquir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41.

[51]赵京,FreemasonryDeism/ㄉㄟㄙㄇ与美国的独立革命,202092日。

个人简介
赵京,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大阪大学社会学博士,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政治学系研究员。曾任职于日本、美国企业,2002年创办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
每日关注 更多
赵京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