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弟先我而去

方彭君 原创 | 2021-02-10 19:0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方彭君的散文 

大弟先于我走了

方彭

侄子来电说他爸过世了, 消息让我悲伤,大弟比我小两,今年八十四岁。有句俗话叫,七三,八四阎王不找,自己去.”,八四对老人来讲是个关口.。大弟的病在半年前我已得知了,那时他一定要与我微信语音通话 ,我们俩人都是聋子,但他还是听到我讲的,你会好起来的,他高兴了。

年前冬至也过,我以为他过关了,但恶耗还是来了,他真的走了。

小时候,我们俩人因年龄相近,是兄弟又是玩伴,常去家门前的湖塘上玩。

记得有一年的春夏之间,湖埠头的大石板还淹在水里,约有五公分左右,长着碧绿的青苔,浓密的紧附在石板上,在水波的作用下,青苔 随浪花整齐的摆动,我们从塘上走下去,看到这个景色十分好玩,更好玩的是虾和小鱼在青苔上游戈,若得我俩想下水去抓

我是哥,任务就落在我身上 了,大弟在旁边看着我脱了鞋子,踏上石板,我呀了一声,青苔是滑溜溜的,没有阻力,站不住,脚一滑,身体一斜,重心向外,跌进了湖水里。

水深过我头,我露出二只手,伸直着抛向天空,口中不断冒着气泡,手又抓不到 东西,既使抓住青石板,但青苔的滑溜总是抓不住,也托不起我的身体。

此时大弟说时迟,那是快,迅即冲向塘上,拿了竹竿放在我露出水面的手上,他自已站在湖塘的高处,由于边长的关係,和浮力的作用,大弟 轻轻的把竹竿一拉,让我浮出了水面,我抓住竹竿,被拖上了青苔大石板。此时我一只手紧握着竹竿,抽出另一只手攀着上一级的石板,在大弟的竹竿牵引下,脱离了危险的青苔大石板,爬上了湖埠头的干石板。

如果大弟 也下水来救我,那可能我们两人都活不成了。

我出水后已面色腊白,在吸足了可贵的空气后,走上湖塘,坐在长石条上,一面缓缓地吐口水,兄弟俩怕闯了禍,不敢穿着湿露露的衣服回家,只好把衣服 拧掉水,放在太阳底下晒干。正好是初夏的午時,太阳正旺着呢!我光着身体也不会冷。

回家后母亲见我脸色不好,问:你们这么一会事啊!‘,我们讲肚子饿了,母亲说;”饿成这个样子,快吃饭吧,这事除了 我们两兄弟 ,谁也不知道,一直瞒着,至今己八十年了,那时我六岁,大弟四岁。大弟沉着,稳重的心格在孩童时就已养成,直至现在这个习惯还在。

家中对我们兄弟两人早有安排,我必须外出去上海学生意,弟弟要跟着母亲留在家里种田。

他七岁時我们就分开了,十年后我回家过一次,弟弟虽未成人,但己在农业劳动上很出色了,我回来一进客堂,板壁上贴满了三抡呀!夏种呀!各类活动中的奨状。

弟弟还当过生产队长。去过贵州,云南买牛,把一群牛从边缘省通过火东运回来,路途中要照顾好牛的生活,不让它死,是不容易的,他还要在路上与各方面打交道,他既吃苦,又有智慧。这些贩回来的牛,等各家养大后再卖出去,增加社员收入。

还为队里办棕绳厂,去南方省份买棕絲料,回来纺成棕绳,再去东北,华北的海滨地区,问渔业企业销售,一个浙东山区农村的农民,走南闯北不容易呀!

十四年前我回乡来,他刚七十岁,正逢他寿辰,正巧我也从上海帶来了一支野山参给他,那参很大,价格不菲。

我们同睡一个房里,他总是整夜的咳嗽,实在让人心痛。

大弟是抽烟的,烟害人呀!把肺抽坏了。

这次患的就是肺癌,烟夺走了他的生命!

侄儿们 发来信息说,坟做在方家河头过来的山上,丧事办得很隆重,很风光。

他的几亇子女正是当令壯年,有能力,会办事,大弟 在天之灵也应感到安慰了。

 

 


大弟先于我走了

方彭

 

方彭君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后在成都市交通.邮电等部门从事管理工作,60年代后在上海市地震局工作,从事地震科普創作,80年代在上海市財贸办.商业委员会工作,主要从事商业管理和商业理论研究,发表文章数十篇,参与商业規划和商业課题研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