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235)

宋圭武 原创 | 2021-02-14 17:1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杂谈(235) 

 杂谈(235

 

人有自由,但一切都是必然,自由也逃离不了必然的命运。就如俄狄浦斯王不管他多么自由的努力,都逃脱不了杀父娶母的必然命运。所谓抗争,其实都是命中注定的必然。

 

由于人自由走在必然的道路上,所以,人类天然是一种悲剧性的存在。

 

承认命运的必然性,是人类走出悲剧的第一步。

 

人类别无选择,不承认也得承认。其实,你承认不承认,最终结局都是必然。但你有承认和不承认的自由。

 

自由给了你虚假的能力,也给了你真实的痛苦。自由也给了你虚假的真实和真实的虚假。自由的真实名字,是不自由,而不是自由。

 

大自然一切都是自由的,但一切又都是不自由的。

 

自由的目的,就是让你不自由。所以,自由本质是异化的。

 

人类无法走出自由的篱笆,除非不自由。

 

宋圭武2021213日星期日写于兰州

个人简介
宋圭武,男,汉族,1964年生,甘肃靖远人,中共甘肃省委党校(甘肃行政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主任、二级教授,甘肃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主要研究方向为三农问题、经济理论和中国经济改革问题。先后…
每日关注 更多
宋圭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