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搞机器人,恒大、碧桂园是“不务正业”还是“另有所图”?

李永华 原创 | 2021-02-21 17:2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机器人 造车 

文/螳螂财经

作者/青月

 

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当下,副业逐渐成为当代青年职场生活的plan B。

 

在知乎“副业”的话题下,有着53766的关注、13329的相关提问以及超过1000条的精华内容。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对2004名职场青年进行了一项“B计划”调查,数据显示,90.7%的受访青年表示有职场B计划。

 

不仅是职场青年,一些知名房企,似乎也正在通过发展副业来试图掌握“财富密码”。

 

 

据悉,2月3日,恒大研发的恒驰汽车为期三周的冬季测试在中汽研内蒙古牙克石测试基地已经正式启动。2021年初,预计将有100家来自于碧桂园旗下千玺机器人集团的机器人餐厅正式开业。


“螳螂财经”发现,从网易养猪,到苹果造车,“不务正业”似乎已经成为当下各大企业寻求第二增长曲线的方向。曾经专注于房地产的恒大与碧桂园为何会跨界到毫无关联的领域之中?又能否在已经触及“天花板”的房地产行业掀起一场新的“变革”?

 

恒大、碧桂园:人前“光鲜亮丽”,

背后仍有副业刚需

 

疫情并没有对2020年的楼市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全国房价稳中有升。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11月百城新建住宅价格累计上涨3.19%,涨幅较去年同期扩大0.28个百分点。

 

尽管市场行情不错,但房企的日子却不好过截至2020年10月底,发布破产清算公告的房地产企业已高达294家。头部房企也出现销售业绩增速下降,2020年1-11月20家品牌房企累计销售金额和面积增速较去年同期分别收窄6.6和3.9个百分点。

 

这也导致部分房企的负债额处于高位,到2019年底,全国房地产开发企业负债总额高达76万亿元,占GDP比重高达76.7%;负债率为80.4%,远高于58.6%的工业资产负债率。其中,恒大2020年上半年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85%,净负债率为220%,现金短债比为0.36,属于三条线全踩的红档房企。碧桂园也被屡次爆出负债12600亿。

 

(细细的红线制图,数据来源:企业公告、观点指数)

 

2020年8月,“三道红线”的出台,又给了恒大、碧桂园等高负债龙头房企一记痛击。房地产企业资金监测和融资管理规则规定,房地产企业在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70%,净负债率不得大于100%,现金短债比不得小于1倍。于是,寻求第二增长曲线成为当下房企重要的自救手段。

 

在这样的背景下,恒大与碧桂园之所以选择新能源汽车与机器人,一方面无非时看重了这两个赛道的发展潜力。

 

从销量来看,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1-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年均复合增长76.56%。2020全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136.7万辆,同比增长10.9%,中国新能源汽车的“春天”已经到来。

 

(数据来源:中投顾问产业研究中心)

 

与此同时,根据《2021-2025年中国机器人产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中显示:2019年,我国机器人市场规模达到588.7亿元,同比增长9.8%。预计2021年我国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813亿元,未来五年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15.8%,足以看出中国机器人存在巨大市场潜力和发展空间。

 

另一方面,房地产行业受限于政策紧箍咒,而机器人与新能源汽车却得到政策的“偏爱”。

 

从2010年起,中国即开展对新能源汽车企业端、消费端的补贴政策,纯电动车每辆最高补贴6万元,相关企业甚至可以100%免税。虽然自2016年起,新能源汽车的补助标准开始退坡,但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发改委四部委明确将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实施期限延长至2022年底。

 

2020年7月份,住建部等13部门也联合发布了《关于推动智能建造与建筑工业化协同发展的指导意见》,强调推进建筑工业化、数字化、智能化升级,推动形成一批智能建造龙头企业,打造“中国建造”升级版。

 

恒大、碧桂园为首的房企正在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核心业务市场饱和,以及创新能力的减退,它们在主战场上逐渐失去相应红利。在传统制造业企业拥抱互联网求自保的同时,恒大与碧桂园“拥抱”新能源汽车和机器人,也不失为一条发展良策。

 

新能源汽车vs机器人,

恒大与碧桂园的第二增长曲线谁更胜一筹?

 

作为一众房企中的巨擘,恒大与碧桂园早已对垒多年。

 

2020年,“碧万恒”一起撞线7000亿销售关口,碧桂园以7888亿元全口径销售额卫冕,恒大压过万科,以7233亿元的合约销售额位列第二。那么,在第二增长曲线的选择上,两者究竟谁更胜一筹呢?

 

如前文提及的那样,新能源汽车和机器人的行业前景都获得了市场的认可,在这一点上没有过多的可比性。

 

 

但在产业进度上,碧桂园确实领先恒大一步,恒大汽车的最新进度是恒驰汽车冬测正式启动。

 

此次为期三周的冬测,恒驰汽车测试的项目包括包括整车动力性能冬季标定、三电性能冬季测试、电池热管理系统冬季标定、车身稳定控制系统冬季标定、底盘冬季测试、整车环境适应性及可靠性测试和电子电器冬季测试等。

 

业内有云,过了冬测就是春。冬季标定测试是新车上市前的关键节点,恒驰汽车启动冬测,标志着恒大造车迎来里程碑式进展。受冬测利好消息刺激,2月4日恒大汽车大幅高开15%,一度涨近17%,报54.15港元,市值冲破4700万,创历史新高。

 

即使如此,“螳螂财经”认为,恒大汽车仍未进入“收获期”。目前恒驰汽车还未正式落地,据wind数据显示,2020上半年恒大汽车的新能源汽车业务营业收入仅0.53亿元,想要依靠0.53亿元的营收来支撑4000亿港元市值,恒大汽车的“新能源梦”或许多少有些不切实际。

 

反观碧桂园,2019年5月,碧桂园旗下千玺机器人集团成立,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就实现了研发制造、系统搭建、整体运营从0到1的快速推进。

 

据资料显示,千玺机器人集团已经打造了涵盖中餐、火锅、快餐、煲仔饭、粉面及单机设备为组合的"5+1"全新智慧餐饮业态,并在佛山、广州、江门等地成功运营18家机器人餐厅。

 

不过论及研发能力以及背后的资本力量,恒大得分更多。碧桂园虽然在前期投入了800亿元,引进10000名机器人专家,但是仍欠缺智能制造技术,基本的设计流程都还未完善。并且自动化设备最忌讳的就是粉尘与污垢,碧桂园的建筑机器人能否在中国的大部分工地应用还未能证实。

 

恒大在造车之初就在全球寻觅顶级合作方。其中包括多家汽车工程技术龙头,15位全球顶尖造型设计大师,世界前110家汽车零部件龙头。并且已经在德国、瑞典、奥地利进行了底盘行驶动力学、制动性能、转向性能、动力性能、高压架构及安全、电池包热失控防护、智能座舱模拟仿真、自动驾驶虚拟验证等一系列技术测试。其自主研发的动力电池已达到世界领先技术水平,计划在今年下半年量产。

 

企查查数据显示,千玺机器人集团背后的股东只有广东千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但恒大汽车以先旧后新方式引入腾讯控股、红杉资本、云锋基金、滴滴出行等多名战略投资者。2021年1月24日又与六名投资者分别签订认购协议,包括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全资持有成宇控股、中洲集团创始人黄光苗全资持有上宇有限公司、华人置业创始人刘銮雄之妻陈凯韵和中国燃气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刘明辉等。

 

可是不管怎么说,新能源汽车与机器人虽然同属科技板块,但两个赛道仍有一些差别,再加上还未量产经受市场检验,所以暂时无法比较谁更胜一筹。不过恒大、碧桂园在发展“副业”时,不断涌现的“圈地”、“挂羊头卖狗肉”等传闻依旧令市场对于二者心存疑窦。

 

苦“价值魔咒”久矣,

房企多元化是“自救”还是“死路一条”?

 

从行业发展趋势来看,房地产市场已经从增量竞争时代进入到了存量竞争时代。据初步统计,2020年1-11月,50个代表城市商品住宅月均成交面积约3044万平方米,处于2015年以来同期最低位,供给端还是需求端都明确无误地传出了收缩信号。

 

房地产行业的“价值魔咒”格外考验房企的持续造血能力和综合盈利能力,发展“副业”不失为破去“魔咒”的选择之一。不过恒大与碧桂园选择的科技赛道虽然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资本市场的兴趣,但仍面临着多重难题。

 

其一,二者选择的赛道内部同样拥挤。恒大汽车2020年推出的六款车型还未量产,今年又推出了恒驰7、8、9三款车型。

 

与此同时,蔚来、理想和小鹏作为造车新势力已经加入了鼓噪起来的资本盛宴,不仅股价估值节节攀升,而且交付量也屡创新高。

 

据官方数据显示,小鹏汽车1月交付量6015台,连续3个月刷新交付纪录,连续7个月同比翻番。蔚来汽车在1月交付了7225辆汽车,同比增长352.1%,交付量创历史新高。理想ONE在1月交付5379辆,同比2020年1月增长355.8%。这些数字对目前还未投入量产的恒大汽车而言暂时还难以企及。

 

(图源:新浪微博)

 

说起传统制造业跨界造机器人,碧桂园也不是第一个。2019年,饮料产业巨头娃哈哈就成立机器人公司,2020年12月,格力电器也对外公开专利“机器人的控制方法及控制装置、咖啡机器人”。所以多元化并不意味着房企可以逃避激烈的市场竞争。

 

其二,碧桂园和恒大在机器人与新能源汽车领域毕竟是外行,扑面而来的质疑声从未停息。

 

恒大曾一度被扣上“圈地”、“挂羊头卖狗肉”的帽子。企查查数据显示,恒大汽车旗下有多家子公司专门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比如恒大新能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就有28家子公司名称带有生活服务或置业字眼。2019-2020年,恒大汽车在天津、六安、南通、沈阳、广州、郑州等城市拿下多宗商住地块,总金额达177亿元,土地面积超300万平方米,难免被怀疑目的不纯。

 

(图源:LATE POST)

 

2018年7月,发那科机器人研究所总工程师沈岗就任博智林首任执行总裁,但2019年5月,不足一年时间便离任。接着,西门子高管周小天加入博智林,2019年9月,不足4个月也辞职。管理层的频繁变更,也在一定程度上预示了碧桂园以房地产为主的管理层与博智林的技术管理层之间观念的冲突,而向下,则将影响到整个博智林的未来发展与稳定。

 

不止是碧桂园,4月24日,已经离职的恒大动力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吕超离职后在社交媒体上做出过一段总结:房地产造车模式,与汽车产业发展规律多有碰撞之处,若不彻底改变行为方式,造车理念,则很难成功,也使得恒大汽车陷入舆论风波。

 

其三,虽然房企做副业的决心很大,但是否是“镜花水月”现在也难有决断。

 

融创的医疗、绿地的金融、绿城的农业、旭辉的教育、佳兆业的电竞,房企跨行搞的副业多种多样,概念更是层出不穷。克而瑞研究中心2019年统计的数据显示,TOP 100的房企中,有97%的企业布局了多元化业务。

 

自2015年开始,恒大就高举多元化的旗帜,不断跨界,从矿泉水,到粮油、母婴、体育甚至文旅行业,但除了恒大足球,恒大的其他副业就显得有些尴尬。恒大冰泉两年半亏损了39.46亿元,2016年只能作价18亿元“贱卖”;3年投资数百亿元的粮油及农副产品领域,最终以27亿元打包出售;曾斥巨资建设的光伏发电站,最终也不了了之。

 

“螳螂财经”认为,房企副业的盘越做越大,但能否重现房地产的辉煌,还是个未知数。

 

总而言之,新能源汽车与机器人这些非同寻常的多元布局,显示出特立独行的房企对企业价值和社会走向的差异化思考。但跨界到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行业的“原生”问题与竞争对手带来的压力,并不是一朝一夕所能解决的事情。随着2021年恒大与碧桂园“副业”发展再次提速,当务之急还是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行业难题。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个人简介
专注金融领域,尤其是Fintech、区块链等。钛媒体2017年十大作者入围,钛媒体、亿欧、i黑马等70家媒体专栏作者, 《财富生活》等多家杂志撰稿人。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aijing01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