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匡林、于冠英老师《二人集》《一诗一吟》新书出版座谈会在兴义隆重举行(嘉宾发言节录)(上)

陈嘉珉 原创 | 2021-07-15 07:44 | 收藏 | 投票

盛夏516日上午,在中国金州风和日丽、万峰耸翠、蓝天白云的吉祥映衬下,来北京、上海、江苏、浙江、河南、湖南及本省贵阳、都匀、兴义的八十多位武术、文化、文艺、商界、政界嘉宾,在兴义富康国际会展中心和谐厅欢聚一堂,出席邓匡林、于冠英老师《二人集》《一诗一吟》新书出版座谈会

座谈会开始前,中共黔西南州委常委、州委统战部部长罗春红女士亲到会场与作者和部分嘉宾见面交谈,并合影留念,鼓励大家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传统武术畅所欲言,并在“安逸的兴义”度过愉快周末。会前半小时,还举行了传统文化和传统武术节目表演,和谐气氛,以助谈兴。

 

座谈会由黔西南州作家协会中国大成拳研究会上海分会兴义研修训练基地共同主办。黔西南州作家协会副主席、《大成拳研究》杂志副主编张长江先生主持座谈会。

陈嘉珉(中国民间武术家联合会副主席,中国大成拳研究会常务副主席兼上海分会兴义研修训练基地主任)说明举办座谈会缘由:

 

我在一年多前,最早提议要在兴义举办这样一次座谈会,因为我是《二人集》和《一诗一吟》最大的受益者。在这两部著作还没有正式出版前,我已经把其中的诗偈、文章读了很多遍。我做了这两部著作的初稿编辑工作,并写了“《二人集》代后记”、“《觉偈》读后”和“《煮雪》读后”,主要是学习心得。我经常以笨拙的学习精神,参两位老师在照书中的指引,自修大成拳混元桩法,用真修实证体认其中的文字般若,从而获得健康体质和心智精神的极大升华。

我是从拜读匡林老师的诗文而走入大成拳武术之门的,两年前我用两句经文来概括反复揣摩阅读匡林老师诗文的感受。一句是《道德经》说的“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匡林老师写一诗、造一偈、作一文,必以真为本,内义信实可靠,都是启人本性、救人真命、引人入道之言,他的书面语言十分质朴简约,无虚无华。这可能跟他的工作也有关系,在繁忙复杂的商务活动见缝插针进行创作,也没有时间罗里吧嗦。他的作品不是一般的普通大众消遣读物,而是写给修行人的真言妙诀。所以修行人要修忍德,要耐住性子,静下心来慢慢品味阅读,尤其要用身体做功夫去体认,才能得到真义,得大受用。

我从不断阅读匡林老师的诗文,开始接触大成拳理论并学习站桩,这个过程和效果,可用《楞严经》的一句经文来形容,叫“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从前四处寻找法门,可是转悠很多年找不着门,如今一读匡林老师诗文,忽然发现到处都是登堂入室之门。他的诗文把珍珠宝贝都给你,是教人问道见道的,而且任意挑一首、选一篇来读,都会开卷有益。并且进入匡林老师这道“门”,寻路问道,溯源求本,一路眼界大开,真切见证了人生最顶级的实修体证功夫,殊胜无比,欢喜无比!

在破无明的基础上,我自己通过大成拳桩法找到了期待多年的感觉和境界,恰如匡林老师在《习拳小史小识》文章中说的“试之愉快,习之甜蜜,悟之入道”。我深深感到大成拳法的功夫修练,是一座通往般若彼岸最坚实的桥梁,因此非常荣幸与匡林、冠英两位老师同道并得其指引,并促成、见证他们《二人集》和《一诗一吟》的出版。在自己“独善其身”的同时,深感有责任和义务,也有条件,来宣传、弘扬中华独特的传统文化和大成武术精神,来“兼善天下”人。

这次座谈会决定要在兴义举办,是因为作者和兴义的关系。《二人集》和《一诗一吟》的主要作者邓匡林(笔名邓名)老师,虽出生于贵州毕节,并在上海和全国各地成就功业,但他是地道的兴义人,从1岁到26岁的人生学习和成长关键时期,都在兴义度过,初期工作也是在兴义。五百年前千古奇人徐霞客,赞叹兴义这块神奇土地“天下山峰何其多,唯有此处峰成林”。实际在今天,兴义不仅万峰雄立,卧虎藏龙,而且湖泊渊瀚,深水藏蛟,是旅游度假、养性修道的绝佳圣地。从文化的源创意义上讲,实际上不存在真正的个人作品,匡林老师的创作离不开兴义的人文山水、历史渊源、教育条件乃至工作环境的哺育融合。在他的创作中,描写兴义自然风光、历史人文乃至特色小吃的诗文随处可见,从锦绣万峰氤氲之气获得的创作灵感,亦比比皆是。匡林老师集文创、商道、拳道于一身,他的援文、援商、援武入道的精神和成就,是当代一大难得的人文宝藏,值得深入挖掘,为弘扬传统文化、传统武术提供了抓手和落脚点,为丰富和提升地方文化品质提供了契机,当然也为个人修行提供了精妙法门。因此值得在兴义来点燃这个“导火线”,“引爆”一个文化和武术的新境界。

匡林老师主持工作的上海贵州商会和泛长三角贵商联盟,不仅是我们黔货出山和招商引资的一座重要桥梁,同时也是一座重要的文化桥梁,有待倾力搭建和充分利用。当下有句智慧名言叫“文化搭台,经济唱戏”,但是也可以反过来讲,而且终究也必然要反过来,叫“经济搭台,文化唱戏”。一位伟人曾经说,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中华文化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文化是经济发展的动力起点,同时又是经济发展的最终归宿。如果一个地方经济好不容易发展起来,而文化精神却沉沦了,那是得不偿失、后悔莫及的。所以“经济搭台,文化唱戏”是归宿,势在必行。

我们远道而来的各位尊贵的嘉宾,要在这里相聚半天“高谈阔论”,大家会感觉这是一个富有文化魅力的城市,我们兴义本地的朋友也会十分自信和自豪。在全球疫情依然严峻的形势下,我们生活在和谐安定的社会中,坐在这间“和谐厅”里,共同发力、助力、加持、营造一种生生不息、厚德载物的文化磁场,真是牛年牛人发出的牛气!对大家的到来,我要表示热烈欢迎!并致以深深的敬意!

韦光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黔西南州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致欢迎辞:

 

今天很高兴来参加邓匡林、于冠英老师《二人集》《一诗一吟》新书出版座谈会。因我们黔西南作协的戴时昌主席今天这个时候要参加州委七届十三次全会,不能前来祝贺,他让我代表他对邓匡林、于冠英老师新作的出版发行,表示最衷心的祝贺和最真诚的祝愿!

邓匡林先生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有着难以割舍的诗歌情怀,他的诗写得自然、纯粹、平静、优雅,他的诗犹如天空的繁星点点,给我们以温暖、温馨。感谢邓匡林先生以诗的名义,让我们在一起雅聚,因为生活不仅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祝愿邓匡林、于冠英老师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恭祝邓匡林、于冠英老师新作出版座谈会圆满成功,祝愿各位幸福吉祥!

于冠英(欧洲大成拳研究总会副主席,北京人文大学武学院客座教授,香港国际意拳联合会副主席)介绍《二人集》成书情况:

 

我和邓匡林结缘于2010年中秋节,他当时群发了一首《中秋·感怀》小诗,蛮有诗情意蕴,我当即答谢并略加评述,由此我们便在电话的交流中得以相识。他那时跟随中国大成拳研究会张礼仪主席习练站桩才有一年时间,但他的文字所描述的体证及意境,却是一般人所难以体察、企及的。他给我发来短信,期盼拥有一本恩师于永年老先生的《大成拳——站桩与求物》,我当即寄去,他如饥似渴地阅读、参修、体证。

一晃两年过去了。其间我们经常在电话中交流站桩练功的经验、状态、体会,他还把《拳学本能说》、《站成一片》等文章发来,与我探讨、商榷、求证,我每每惊讶他体证功夫的日益精进。他的文章,我都会在第一时间转呈恩师于老先生赐阅、斧正。老先生关切地询问邓匡林的基本情况后说:他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是很不容易的,如果没有体认、体证、实修,他是写不出来的。永年老先生还说,他在上海贵州商会做企业、搞商业,一边是干事业,一边是站桩练功,能将两者兼顾起来,实在是不容易!

2013125日,邓匡林借来京开会之机,由我陪同到恩师家中,拜访了于老先生。在交谈中,于老先生称赞张礼义在推广大成拳方面所做的贡献,并叮嘱匡林一定要深入研修,用心体证大成拳桩功。先要继承古圣先贤所传“求物,为道”之功法,继而要以弘扬、传播为己任,薪火相传。于老先生事后还多次对我说:咱们大成拳要推广发展,离不开像“邓大个”这样的人,他既是商界的精英,又能下功夫站桩练功,对我这套“求物,为道”的理论功法、训练体系,有深刻理解和体证,这实在是难得啊!

20151月,匡林把他与陈国祥(笔名陈琪)合著的诗集《二人集》转交给我,我读后写了《为青春做证——赏读诗集二人集》短文回复他。匡林感慨地说,将来找个恰当的时机,我们两人也出本《二人集》吧,我当即表示同意。但事后各自忙碌,没把这事纳入工作日程。

20189月初,我应邀到湖南武冈大成堂,参与见证大成拳第三代传人邓匡林招收首批十名弟子的收徒仪式,经匡林介绍与陈嘉珉老师相识。嘉珉老师建议把《二人集》出版纳入近期工作安排,并由他负责文稿初编,我们当即正式决定整理岀版这本《二人集》。由于陈老师的介入,加速了该书的出版,书搞统一交由陈老师汇总、校对、编排,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在此感谢陈老师。

正如我在序言中所讲,本书收录的文章,是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养生文化、武术文化等方面,所做的实修、体证、感悟、解答。文章主要分两类,一类是对传统文化的感悟体会,一类是对大成拳功法的实修体证。在写作形式上有这样的特点,正如陈嘉珉老师在后记中讲的那样,匡林阐述自己的拳修心得、拳学理论,我有针对性地进行点评、赏析、印证。这个交流模式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自然而然形成的,并且贯彻到底。

这些文章有十多万字,我戏称是“京沪两地书”,记述了我们对传统文化的感悟,对大成拳功法的体认。犹如唐朝诗人卢纶的诗句所写“估客昼眠知浪静,舟人夜语觉潮生”,不做功夫修行的人,权当是“昼眠知浪静”,若是真要修行做功夫,那就是“舟人”,必然会“夜雨觉潮生”。如果我们这本《二人集》能够激起一部分读者努力向学的心潮,明白“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的道理,去做功夫实修体证,那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了!

邓匡林(笔名邓名,中国民间武术家联合会常务副主席,中国大成拳研究会执行主席,泛长三角贵商联盟主席,上海贵州商会会长)介绍《一诗一吟》:

 

今天这个座谈会在兴义召开,非常高兴。感谢从全国各地远道而来的老师、领导、作家、企业家和武林同道。这次聚会很不容易,像上海三联书店的黄老师、殷老师,从上海到武汉参加活动,活动没结束又出发,又遇龙卷风飞机晚点,到贵阳下机又转乘汽车到兴义,抵达兴义吃晚饭已是子时,是人们吃夜宵的时候了。要感谢黔西南州作家协会,同时感谢上海大成拳分会兴义研训基地,大家发心来举办这个活动,让我深受感动,备受鼓舞。

我本人是地道的兴义人,从1岁到26岁都在兴义生活、读书、工作;1984年从现在兴义民族师范学院前身的兴义师范专科学校政教系毕业,留校工作,19851989年在兴义师专团委工作,曾任团委副书记;1989年调共青团黔西南州委工作,任办公室主任;1991年受国家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政策感召,舍弃公职,下海经商,至今从商恰好三十年。三十年来,我几乎走遍全国,也到过世界上一些国家。浩瀚万峰林象征的顶天立地精神和定力,一直支撑着我,马岭河、万峰湖象征的柔情爱意和诗魂,一直在我骨子里流淌,我的诗文也从未中断过与可爱故乡的甜言迷恋。

刚才冠英老师介绍的《二人集》,是我们两人对传统文化尤其大成拳实修体证的文字交流。这部《一诗一吟》,实际也是集众人合力的结晶。这部书的印装比较特别,诗是我写的,画是我画的,创意也是我的。但这个创意的生发,是与三联书店在出版过程的沟通中,受到三联书店发行的文创作品所引发。我就想能否与时俱进,做一套有文创内容的产品,把读诗的过程,转换成闻香品诗、优雅阅读的过程。进而再想,能否做一个精神与物质、道与器的组合,使作品更具有阅读性、精神性、艺术性和收藏性。

“器”来讲,具体是用金丝楠木做香座,用纯银做莲花纹香插,用海南沉香做十根闻香,装在略显厚重感的香筒里边。金丝楠木有醇香安神、驱虫避邪功效;莲花银饰富贵吉祥,是贵州苗银材料,融入了家乡贵州的文化元素;海南沉香安神澄心,整个组合极具艺术收藏价值。这个立体的精装,可以使作品在开卷时有清香弥漫,闭合时防虫蛀蝇绕,同时避邪吉祥,历久而弥珍弥香弥念;可以达到诗中所吟的情境——点燃一支沉香,煮雪明月幽窗,觉偈澄明入心,性灵清澈流淌。

我要首先感谢三联书店,给了我创意的源泉和宽松的创作时间、空间,才有这部作品较为圆满的问世。其次要感谢很多老师、朋友、同学、同事,是大家的支持和鼓励,让我的创作始终充满激情和持续的动力。还要感谢嘉珉,他为此书付梓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从选诗、分辑、编排、校对和品读做了巨量的工作,还写了八万字的读后,他的精神和学识令人钦佩。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这套书为何起名为《一诗一吟》。大概有三层意思,第一层为“道”的本体含义。《道德经》第39章说:“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任何事与物必须找到根本,才能各得其所,才能清、宁、灵、盈,才能生存、生长、生腾、生华。《一诗一吟》亦如此,它是有本之木,是源头流出的活水。第二层意思是“外用”。事物有体就有根,有体有根就可自然向外生发运用,在“用”上可以如活水般“清澈而清明”,如岩松般“宁静而致远”,如山泉般“灵动而活泼”,如真气般“充盈而丰满”。所以《一诗一吟》的外用,就是在其中可以得到“清、宁、灵、盈”的状态,达成充盈灵动、清明洁净的生存方式,得到慧心宁静、诗意栖居的生活。第三层意思是“即体即用,体用合一”。以《一诗一吟》为名,是在“体”中存“用”,在“用”中融“体”,完全是体用一致,体用不二,达成圆满的诗性人生。

从成品来看,这套《一诗一吟》是将两本诗集聚为一盒。构成《一诗一吟》的两本诗集,一本是白话自由体的现代诗《煮雪》,一本是古风文言体的古体诗《觉偈》。两本诗集都有大篇幅的对大成拳七妙法门的体证和心会,大成拳的诸多专有名词和独特概念,用现代诗和古体诗写比较容易精确到位,而不造成歧义。据我了解,用现代诗来系统描述和表达大成拳七步功法的几乎没有,本书用现代诗对大成拳进行全面的探索与发现,应是一个全新尝试。长期的创作使我相信,中国人的诗意是流淌在血液里的,浓缩在骨髓里的,因此可以用诗来摄入和提炼生活中的一切。

我相信,正如光榜主席所说,我们在一起相聚,因为生活不仅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让惬意的写诗生活,以及美丽动人的诗篇,永远陪伴我们的漫漫人生!

黄韬(上海三联书店总编辑)介绍《一诗一吟》出版情况:

 

我以为这是一个简单的座谈会,没想到是一次“武林大会”,高手林立,高见纷呈。邓会长的整个诗歌创作,结合了自己人生中的多个方面。比如文的方面,他具有非常深厚的学养;还有武的方面,他有练功的实践,还是大成拳的传人,是很有功底的武术家,而且是武林领袖;还有他是杰出商人,也是商界领袖。他是文如其人,修行在时时处处,不分领域和时间。这让我想起唐代诗人李翱写的《赠药山高僧惟俨》偈:“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我想这首偈,完全可以用来形容邓会长把创作、练武、从商等都当作修行,并在生活中融为一体、毫无窒碍、良性循环的状态。

我们三联书店为什么要出版邓会长的《一诗一吟》这套书?当我拿到这部书稿时,还有他编的杂志,就静静地看,对他有了更多了解。我又想到一首古诗,是北宋哲学家程颢写的《秋日》:“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用这首诗来概括邓会长和他的作品很恰当。

这个世界的变化与进步,已经不是古代传统的样子,但为什么经过几千年历史洗礼,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还是儒道释?因为它还适用,是我们的精神归宿和精神家园所在。他修炼禅桩,静观万物,必然“皆自得”。得什么呢?就是“四时佳兴与人同”、天人合一、天人感应。还有这部《一诗一吟》,其中包括《觉偈》、《煮雪》两本诗集,两者都是做功夫、修静观的成果。修行就是与万物为一体,与自然和谐,不是说我们能够超越它们,都要去做和尚、尼姑。“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如果说中国文化有大智慧的话,大智慧就在这里。世间“豪雄”都出入这两个人生的境界,并且出入无碍,这就是邓会长其人,也是他的作品。

刘庆鹰(贵州省报业协会会长,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原总经理)发言:

 

邓名先生的《二人集》和《一诗一吟》在这里举行新书出版座谈会,我写了一首随感,题为《好哇,邓名的吟唱》,共五则——

读邓名的诗,似读着生活,似读着岁月,似读着山魂。它脱去了虚伪,脱去了华丽,脱去了浮躁,脱去了化妆,留下的是纯洁、善良、古朴、原始、真情……好棒的邓名,可爱的邓名,奋发的邓名,有为的邓名,散岁着魅力的邓名,一次又一次激荡我的心潮。

邓名的笔下,多少特写镜头哟,一个个清清爽爽、实实在在,许多时髦的高大上的玩意都敌不过它。敌不过邓名笔下的平和,敌不过邓名笔下的心态,敌不过邓名笔下的文彩,敌不过邓名笔下的身体康健、心灵辽阔与情绪彻底放松后的宁静。

有些所谓的诗人哟,你们何必写什么都惊世骇俗、故作高深、变幻莫测,何必自觉不自觉地把人狭隘地分为三六九等呢。请去读读邓名的诗,他的诗里有乡亲们的吊脚楼,有大碗大碗的糯米酒,有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无间,有人格的平等、独立、自由。而这些,在不少诗人笔下,似乎遥远,遥远,遥远了。

哎,邓名的诗,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老百姓,它应该获得大奖啊!

读邓名的诗,我在赏心悦目、肃然起敬之际,冒出点哲学思考,那就是诗要有烟火气,人首先要活得磊落、坦荡、真实、厚道、酣畅。不是吗,吃饱了撑的事、无病呻吟的事、哭了半天不知道死人是谁的事,在有些诗人的笔下,还少吗?!

读邓名的诗,我顿悟:面对烟波浩渺的历史,面对起伏跌宕的生活,面对勤劳、善良的父老乡亲,面对充满希冀的未来,我们永远是孩子。不要以为读了多少书,见过多少世面,写过多少文章,作过多少报告,就了不得啦。其实,就构建和谐社会、生态文明这部大书而言,不少人并未懂得多少;而邓名懂得了,在他笔下,人与百鸟齐欢共舞、人与山水相生相荣,而有的诗人成天追寻的却是鸟无踪影、树木稀疏呢!

邓名的诗,为什么感染力那么强?哦哦,因为生活是邓名的根,个性是邓名的魂,邓名是人民哺育的儿子!

邓名在诗情画意中启迪我们:抬头求人,不如低头求土;该知足了,日子还长;错了就错了,勇于认错,改了就好;多笑一笑、乐一乐,可减少病痛;熬不住了,就哭它一场,不要硬撑;做人简单些,饿了,冻了,随时回到母亲身边,那里有包谷饭给你吃,有铁炉子给你烤,有干衣服给你换。

哦哦,邓名,你的诗紧紧贴着大地的胸膛,胜过好多“圣贤”的“杰作”哟。诗言志。好哇,邓名的吟唱,吟唱的邓名!

吴晓武(诗人,邓匡林主席大成拳弟子)发言:

 

三十年前,我就读过师父邓匡林主席与陈国祥先生合作的第一本诗集《二人集》,感觉是从心灵深处流淌出来的一股清泉,对我的打动和影响非常大。在我们最幸福的人生中,总会有个人是老师或是兄长,他点亮了我们心中的精神灯塔,对我来说,这个人就是我的师父邓匡林先生。

二十多年前,与师父邓匡林主席在杭州和北京闯荡江湖,受到影响很大,得到无数人生的启迪。写过一首诗:“当时年少不知愁,投笔躬耕夏复秋。惟有乡心抛不尽,梦魂夜夜返金州。”

今天,师父带来他的新作《二人集》和《一诗一吟》,读后感到非常的欣喜,发自内心赞叹不已。师父的诗文言志载道,意象是生动的,意境是高妙的,意念是深刻的,字里行间可以读出一个诗人的忧患意识,以及修道者的悲悯情怀。

中国文化历来推崇的一句话,叫“文以载道,诗以言志”。我的师父无愧于一个真正的诗人,他是以自己真实的悟道,来启迪我们的人生,所以我今天感赋诗一首,献给师父:“灵修时值淳风振,厚德何人不仰坤。如此才华如此福,春来弟子寸心贞。诸峰依旧递苍翠,趁取毛桃香正芬。泛作飞蓬谋未拙,何须去踏那方春。”

三年前师父见到我,他说晓武,你是一个让我感到放心的人,但是你身体比较虚弱,你应该去站桩锻炼。201810月金秋时节,在中国大成拳研究会第三十次交流大会于贵州湄潭万花源举行期间,在张长江老师的陪同和见证下,并在师爷张礼义主席的见证下,我正式拜邓匡林先生为师,成为大成拳第四代传承弟子。在师父指导下,我用心修炼大成拳,身体越来越好,心态越来越好,精神越来越好。三年不到的时间,我坚持下来,感触非常深,通过每天一个小时的站桩,我收获了三点:第一健康,第二平安,第三快乐人生。我认为人生的幸福,不在于拥有多少物质财富,而在于做一个健康、平安、快乐的人。

昨天我读了一本张学良先生写的书,书中讲提到他的父亲张作霖给他说的一句话:“什么是江湖,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江湖是人情事故。”感恩师父多年的调教和厚爱,我以这句话结束今天的发言。

个人简介
周易管理哲学家,中国民间武术家联合会副主席,中国大成拳研究会常务副主席,上海大成拳分会会员,浙江融媒体《策经》特约专家,价值中国最具影响力百强专家。著哲学、历史、命理、堪舆、玄学、武道诗文千万言。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嘉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