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匡林、于冠英老师《二人集》《一诗一吟》新书出版座谈会在兴义隆重举行(嘉宾发言节录)(下)

陈嘉珉 原创 | 2021-07-15 07:50 | 收藏 | 投票

陈嘉珉(中国民间武术家联合会副主席,中国大成拳研究会常务副主席兼上海分会兴义研修训练基地主任)发言,谈学习心得:

 

修炼大成拳桩法不容易,中国大成拳研究会张礼义主席为《二人集》作的序言,最后一段不到两百字,用了七个“熬”字。最后一句话说:“邓匡林、于冠英就是‘熬’的实践者。”我们以前常说,世界上最怕“认真”二字。为什么?因为“认真”是熬出来的,是一个熬的过程。但“熬”也不可怕,熬三五年或七八年之后,就是匡林老师说的“试之愉快,习之甜蜜,悟之入道”的境界。我自己觉得很庆幸,算是基本上“熬”了过来,当下就在“悟之入道”这个门前闯关。

我学习大成拳站桩三年多来,尤其自20199月拜师修炼一年多来,对国家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大成拳在祛病疗疾、强身健体方面的突出功效体会深切。但我现在已经不关心这个,这是人体植物神经系统管的事,只要你坚持站桩,身体越来越健康,疾病越来越减少,这是一个自然而然、一桩成就的过程,自主神经系统会管好这件事,不要我们操心。

我现在最关心的,是站桩的最高境界,就是“悟之入道”的问题。这个境界需要用心去体认、体证,是一个真修实证的问题。在《二人集》里边,于冠英老师写有六句话,谈到“认识论”和“本体论”这两个关键词。第一句——“在‘本体论’上,我们在‘静态’的站桩、打坐修炼中,体证到‘天人合一’‘天人相应’‘物我齐一’的真实不虚的存在。”(《序二》第3页)第二句——“我们可以由‘认识论’进入到‘本体论’。”(《序二》第4页)第三句——“‘心知’是认识论的范畴,然而在武学、拳学的层面上,必须要进入本体论的范畴,即一定要达到‘身知’的阶段。”(第43页)第四句——“这是超越了认识论之后的‘本体论’。”(第53页)第五句——“如果说对大成拳的概括与定义,尚可在‘认识论’的范畴中予以解答、表述的话,那么,在进入‘本体论’之后,若没有实修实证的功夫,则是难以做任何阐释的。”(第85页)第六句——“那么此次的《大成拳释义》,所展现的清晰完整的‘全景图式’,则更多地表现为一种本体论的体证。”(第86页)

冠英老师这里讲的“本体论”,以及匡林老师写在《二人集》里边的《站成一片》文章,我确认就是站桩的最高境界,就是天人合一、天人相应的境界。青年国学家廖彬宇先生,他是当今对传统文化最有发言权的国学家之一,他在《国学旨归:干支哲学》的《作者自序》中写道:“余曾与钱穆之子钱逊先生交谈,钱逊先生尝言:‘先父在世时,尝谓“天人感应”与“天人合一”之思想,恐是吾悠悠古国对世界人类之一大贡献!’”这就是说,我们这个五千年悠悠文明古国,对世界人类最大的贡献,便是这个“天人感应”、“天人合一”思想,这个思想就是大成拳浑元桩“站成一片”的“本体论”思想。我相信我已经知道这个最高境界,但我的知道还是“认识论”,没有达到“本体论”,因为我还没有一个法门或一条捷径,能够进入这个人天合一的“本体”境界。

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个从“观徼”开始,到“观复”、“观妙”,即由“认识论”开始,到“站成一片”进而“天人感应”,最后达到“天人合一”之“本体论”,亦即《楞严经》说“我今思惟即思惟体”的过程,也就是古代禅宗说,从“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到“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过程——师父是没有办法教的,师父只能用诗偈言语,或用打棒子的办法来启发。所以“悟之入道”要靠因缘,当然可能也不是因缘,即《楞严经》说的“本非因缘,非自然性”。

但我这里想说一个绝对的因缘,或者是一种偶然,当然偶然之中有必然。我从匡林老师的《觉偈》这本书里边,从其中的《知知偈》和《无知偈》上悟到了路径,而且立即进入境界。《知知偈》说:“(一)一说山川人皆知,可惜知之亦非知知之不知何为知,欲知知之不在知。(二)茶香酒韵众皆知,可惜知之亦未知知觉不知何为知,欲知知了不沾知。”《无知偈》说:“(一)一诺言知之,立堕入无知无知知知之,知之亦无知。(二)知去哪里了,笑看人知之知之得去知,去知亦无知。匡林老师这两首偈里边,有两个“知”:一是主位本体的能知,即于冠英老师所说的本体论;一是宾位客体的所知,即于冠英老师所说的认识论。站桩时一念断掉所知,剩下能知,这便是人天合一的最高境界。我发现自己做起来很容易,不知为什么以前去做会那样困难。例如夜间起来小便,常会有凡尘影事冒出来干扰,使得心随境转睡不着觉,但一念断掉纷纷扰扰的所知,就会很快入睡,真是很简单,真是涅槃无漏真净,连梦都不会有。

就因为这个启示一下打开心门,我在收集初编《觉偈》书稿时,便打破原先按照写作时间先后来排序的方式,把专门写大成拳法尤其大成拳浑元桩的诗偈分为“拳一”、“拳二”,其他分为“觉一”、“觉二”、“觉三”,并在“觉一”里边又打破时间顺序,把后写的《知知偈》和《无知偈》提前排在诗集的第二首、第三首。第一首《觉偈》是书名。这样一来,“觉一”、“拳一”都是描写站成一片、人天合一的本体能知境界,是“观妙”部分;“觉二”、“拳二”则是法门通道,是“观徼”、“观复”部分。“觉三”是写贵州和兴义家乡情怀的,当然里边也有抒写修行法门和境界的作品。《煮雪》自由诗集也有许多写大成拳法和禅桩修行的作品,是按创作的时间顺序来安排。总之,作者援武入道、援诗入道、援商入道,这种仙风道骨的气息和影响力时时处处都在。

《一诗一吟》《觉偈》里边这首《知知偈》,与二千五百年前老子《道德经》第七十一章“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圣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这段经文,进行对比阅读,我一下恍然大悟也就是说,这个悟道法门是一脉相承的,所以我写了两句偈:“见道诗章何处寻,诗落邓家数邓名 。”老子和邓名讲的能知知性这个本体,就是我们站桩的最高境界

有人说不太理解这个“能知”、“所知”的含义。其实“所知好理解,世间所有知识万事万物,邓名老师用“山川”和“茶香酒韵”来代表,“知”的对象,这是所知,是宾位信息、对象知识,属于认识论。英文讲的InformationKnowledge都是所知,Learnstudy也是所知,都是认识论。我们世间生活,天天就做老子《道德经》第四十八章讲“为学日益”这件事,千百年来极少例外,可谓“知识越多越反动”,离道、离能知本体越远了。

能知是什么?比如唐朝著名的天皇道悟禅师生病,他跟普通人一样叫痛。弟子都觉得脸上无光,恳请师父不要叫唤,说师父您是得道高人,这样哎哟叫痛,名誉扫地!天皇道悟禅师说我叫痛,但有一个不痛的东西在里边,你们知道不?徒弟说不知道。师父说你们不懂,叫痛的不是我,那个知道痛而自身不痛的才是我。我还比方,比如吴文辉师弟,你回家时夫人说你喝酒醉了,你就说我是喝醉了,但有一个不醉的东西在里边,你知道不?夫人说不知道。你就说你不懂,那个喝醉的不是我,在醉的后边有个不醉的知性,那才是我。能证到这个能知知性,酒就醒了,喝醉了跟没喝一样,而且酒量会增加一倍!

我们站桩最高的境界,就是要找到这个能知、本体、感应、合一的境界。你说我站桩站错了,姿势不对,可是你知道站错的那个能知本身,却是不对也不错,能证到这个,就人天合一了。所以《知知偈》就这么厉害,它让我突然就轻松开窍了,并体认到南怀瑾叫做“黑咕隆咚”的那个东西!这个“黑咕隆咚”的东西,就是《道德经》第二十一说的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的知性

这个能知的本体知性,历来叫法很多比如道家叫“道”、“大道”佛家叫“能知知性”、“能见心性”、“第一义谛”、“一真法界”、“了义法相”、“甚微细智”、“明心见性”、“自性”、“佛性”等邓名老师在《煮雪》、《觉偈》书中,有多个代名词,如“心画”、“本能”、“本心”、“初心”、“知见”等。其中“初心”用得最多,为什么?因为“初心”这个第一义谛,是处在一真法界和《华严经》讲的“了一切法真实性”的初位,没有妄想、分别、执着现前,与“一切菩萨从初发心”的“初发心”完全同义。其实叫什么名称无所谓。我比较喜欢唯识学称呼的“自证分”,非常形象,很有见地,比较科学。关键是你要做功夫,比如站桩或者打坐去体验、证悟它。证悟这个站桩的最高知性境界,证自证分

老子《道德经》“知不知上”的第一个“知”(体悟、体知)“不知”,“不知知病”的第一个“知”(体悟、体知)第二个“知”,都是能知。为什么强调“不知”呢?因为你要通过读书万卷的知识研究,是不可能了解知性的。知性的特质、属性是不知,是能知,或者说是不知的能知。就是邓名老师《知知偈》说的“可惜知之亦非知”、“知之不知何为知”、“知觉不知何为知”、欲知不沾知的最后一个“知”“茶香酒韵众皆知”的“知”,“可惜知之亦未知”的第一个“知”,“知觉不知何为知”的第一个“知”,“欲知知了不沾知”的第一个“知”,则是所知。能知是体,所知是用,所知是帮助理解证知能知的法门。能知是自证分,通过所知比如站桩,来合一人天,就叫证自证分。

《觉偈》书中,紧接着《知知偈》的是另一首《无知偈》。《无知偈》的口气比较硬,那个意思就是——前边讲《知知偈》你不懂,你又要去守那个不知,用烦恼去寻求清净,把能知变成所知,把本体转为客体;那么《无知偈》就要打屁股,还要骂,有点像老子说“不知知病”那种骂了!

儒家也是有点意思的。我们来看儒家,它如何讲究和证悟这个能知本体。“四书”的第一书《大学》说:“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一共是七个字:知——可谓儒家修行、认知的七步功法。我们大成拳也是七步功法。如何过“定”这一关?孔子在《论语》的《颜渊》“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为什么要“勿视”、“勿听”、“勿言”、“勿动”呢?因为你一“视”、“听”、“言”、“动”,就立刻产生所知,立刻出现宾位客体信息,当然也就同时离开能知主体了,就不是“我今思惟即思惟体”了,而是“可惜知之亦非知”、“可惜知之亦未知”了。

佛家讲究这个能知主体,它是最高明的。当然原先我也不知道,也不晓得,读经时像读天书一样,因为《知知偈》的启发、启示,才恍然明白的。明白之后,那些障碍真是兵败如山倒,一下踢开所有绊脚石,如大江大河一泻千里,脑子一片空灵灵,有种一通百通的感觉。

在《楞严经》第二卷,在一个法会上,释迦牟尼和波斯匿王对话。波斯匿王悲叹世事无常,变化在念念之间不得停住”,释迦牟尼就问波斯匿王:“汝年几时见恒河水?”大王回答他三岁时见过恒河水。释迦牟尼说大王啊,你老是悲叹日月岁时念念迁变”,那么“汝三岁见此河时,至年十三其水云何?”大王说“如三岁时宛然无异,乃至于今年六十二,亦无有异释迦牟尼说,在你身体里边,总算有个永恒不变的东西了,这就叫“见”。那么“汝今自伤发白面皱可是此见精性未曾皱”,就说你三岁时见到的恒河水,并没有像你发白面皱那样,变出白发和长出皱纹呀!

我们站桩,就是要找到这个“见精”,亦即能知、见性,它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为什么老年人喜欢回忆过去?我五十多岁时见到一个老奶奶九十多岁,我和她并排坐在沙发上,她唱年轻时候的歌给我听,还拉着我的手打拍子。她就是在找回那个永恒不变的东西,如果一切都变了,那还要回忆干什么?那就是见精。如果人生没有这个见精,很快就老了,很快就死了。所以年轻人最大的功德,就是倾听老年人倾诉,体会、体认那个见精。今天在座的年轻人在听我们老年人谈过去,这是你们的功德,也是福报。

我们说读书的最高境界,是和古人对话,也是找回这个永远不变的见精,就是证知此心不生灭地”。比如你读《道德经》,真正能够和老子对话,那你就活得和老子一样长,已经两千五百岁了,这就是道德经》第三十三说的“不失其所者久”这个“所”,就是那个能知知性的本心、见精所在。如果你遗失真性,颠倒行事”,就是《楞严经》说的失却本心,妄认缘尘,分别影事”,就无法体认这种人天合一的最高境界。

《楞严经》第二卷有一段经文:“见明之时,见非是明;见暗之时,见非是暗;见空之时,见非是空;见塞之时,见非是塞。四义成就,汝复应知,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意思就是——能见到光明的这个见,本身并不是光明;能见到黑暗的这个见,本身并不黑暗;能见到空无的这个见,本身不是空无;能见到堵塞的这个见,本身并不是堵塞。明白这四个意义,就应该知道,能见所见之时,能见并不是所见,能见是离开所见的,不能在能见之上再加一个所见

有天晚上,我在站桩差不多两个小时后,突然脑子一闪念,把《楞严经》这段经文的能见之“见”,全部换成邓名老师《知知偈》、《无知偈》的能知之“知”。那就是——“知明之时,知非是明;知暗之时,知非是暗;知空之时,知非是空;知塞之时,知非是塞。四义成就,汝复应知,知见之时,知非是见,知犹离见,知不能及。”最后四句经文的所见之“见”,也可以换成邓名老师《知知偈》、《无知偈》的所知之“知”,那就是——“知知之时,知非是知,知犹离知,知不能及。”我当时这样一念,真是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欢喜万分!

在此,我要深深地感恩邓匡林、于冠英两位老师,你们通过真修实证发出的智慧真言,让我收获如此巨大,这是我晚年修行最大的福报!

袁泽达(黔西南州诗词研究会会长)发言:

 

祝贺邓匡林主席《二人集》《一诗一吟》新书出版发行。献诗一首,《七绝·赠邓匡林会长》:“商宦诗人集一身,追求境界付艰辛。功成业就声威震,高雅情怀远世尘。”

李映颛(诗人,民间学者)发言:

 

今年219,春节过后刚好一周,我利用请春客的机会请嘉珉和几个朋友小聚。那天嘉珉就给我带来匡林的书《觉偈》和《煮雪》,嘉珉很小心,用一个布口袋把书装得好好的。我取出来一看,是个银灰色的盒子,正面有一个水墨的香炉,背面有一朵水墨的莲花,打开盒子,里面是两本书,还有香筒和香座,给人以素雅而又充满贵气的印象。当时就有一种见到匡林老同学本人的感觉,也可以说是见书如面。

到晚上回家,我先取出《觉偈》,本来想随便翻翻,但停不下来,于是一气读完,包括嘉珉的《读后》。又把《煮雪》也浏览了一遍。从书中我隐隐觉得,匡林老同学这些年经历了很多事,参悟了很多宇宙人生的真谛。

譬如《觉偈》第13页的《自性》:“自性如瓜,不在人家。向内寻求,成己度他。”这首偈看似简单,特别是这个“瓜”字,让人忍不住要笑,但你要真笑得出来,那就是只看到“瓜”,没有看到“瓜”里面蕴藏的东西。什么东西呢?根据佛法理论,自性就是佛性,见性就成佛,佛就是自己,成佛就是成就自己,成就自己方能成就他人,成就他人就是度他人,即“成己度他”。分开来看,第一句“自性如瓜,不在人家”,说的是自性是每一个人的本有家珍,自家珍宝当然在自家,不会在别家。第二句“向内寻求,成己度他”,是说自性在内不在外,只有内求,才能找到自性,才能成就自己,才能成菩萨成佛,才能救度他人。

从传统的儒佛道文化来看,匡林这首《自性》偈,是佛家的境界,我以为是《觉偈》中的觉偈。在诗集中,其他儒家境界、道家境界的还有很多,譬如第29页的《世情》:“苍天半落青山外,江湖常沉情义舟。浮雾绵绵能蔽日,静观出入两无留。”这里面既有儒家的境界,又有道家的境界。

得到匡林老同学的书,读了匡林老同学的诗,感触很多,无以言表。凑了一偈,题为《喜得嘉珉赠匡林觉偈〉〈煮雪二著》:“同窗笔山方年少,歇浦豪饮犹未老。煮雪商海参天地,今朝觉圆剑出鞘。”

稍作一下解释。第一句“同窗笔山方年少”——是说匡林和我1982年进兴义师专成为同班同学时,都只是十六、七岁的少年。第二句“歇浦豪饮犹未老”——歇即“战国四公子”之一的黄歇,也就是春申君;歇浦,就是黄浦江,就是上海。2005年我把兴义天赋中学刚卖掉,闲着无事,就和另一位朋友朱琳去上海。匡林老同学在一家安徽人开的酒馆为我们接风,喝黄酒,我说有点像吃米饭,大家就豪饮。结果我醉了,就在酒馆打架,有人要拿酒瓶打我,朱琳抓起桌子上的一把茶壶,就向他的脑壳砸去,把他的头砸破了,然后我们大家都到了派出所,然后我就睡着了。后来才知道,当晚匡林老同学赔了对方一些钱。那年匡林40岁,我也差不多,还不算老。第三句“煮雪商海参天地”——是说这些年匡林在商海打拼,不误参究天地大道,酸甜苦辣尽在其中。第四句“今朝觉圆剑出鞘”——觉圆就是圆觉,是佛法修证的最高境界,有一部经就叫《圆觉经》。

这后两句,一是把匡林同学的书名《觉偈》嵌入,二是说匡林同学觉行圆满。“剑”指匡林的书和诗词文章。我们还要期待匡林老同学磨出更多的“剑”来。

李进(邓匡林主席大成拳弟子)发言:

 

很高兴能接触大成拳,并非常荣幸拜入师门,成为师父的一个弟子。拜读师父的《觉偈》、《煮雪》以及《二人集》,除了获得开心快乐,也拔升了精神境界。借这个学习交流机会,谈点自己站桩的体会,如有错误,望师父及各位老师前辈指正。

一、强身健体,树立精神。我以前由于比较胖的原因,经常萎靡不振,每天都觉得打不起精神,只要一开车就容易打瞌睡,工作效率也低。自从拜师学习大成拳后,目前站了半年桩,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每天的精神劲头回来了,睡眠质量大幅提高,每天只需要睡六个小时左右,而且几乎不做梦,就算做梦,第二天也回忆不起来。其次,开车可以连续开五个小时以上的高速,也不会觉得很累。

二、人生是一场修行。站桩给了我们很好的途径,结合读了这三本书,感觉万物本身就是一体,重新去认识万物以及作为人的各种关系。站桩贵在坚持,只要坚持,就能发挥真诚的效应,约束自己,也能收获更多的和谐,包括家庭和社会。真诚是没有止境的,表现在对父母的孝、对兄弟姐妹的悌、对师父老师以及对夫妻的敬、对朋友的信、对万物的敬畏等等,都没有止境。站桩极好,能正确对待站桩,坚持站桩,就能正确对待事物,做好事务。

三、抵抗熵增。世间一切存在本身就是真理,从存在的开始就一直在从有序走向无序,这个过程也就是熵增的过程,直到消亡又反复。我们每个人每天面对的各种烦恼、忧患、恐惧、不愉快等,都会不断进入无序状态,造成恶性循环,唯有修行可以抵抗熵增。因为熵增的背后就是真理,而真理只有一个,站桩能让人回归认识本体,守好诚心,坚持真理,致良知,是养身、养心的最好修行方式。

谢凤莲(贵州省监察厅退休干部,贵州省委第一巡视组组长)发言:

 

我跟匡林过去是老同事、老朋友,他给了我很多惊喜。当年我们在兴义这里,在黔西南团州委工作的时候,他是办公室主任。1991年响应州委的号召,他带头下海,这是要有勇气的,也需要聪明智慧。捧着铁饭碗,仕途前景也比较好,那个时候这么年轻,能够很好培养发展起来。但他响应州委的号召,毅然截然地坚持下海经商,毫不动摇,在年轻人当中起到了榜样的作用。这件事给了我一个惊喜。

听说匡林下海后历尽艰辛,但做得很好,究竟好到什么程度,我没有认真去过问。当时因为工作繁忙,后来又调到省里工作,就没有再了解他的事。去年我到了上海,是因为工作到上海,跟我们贵州省政府驻上海办事处的同志一起,我当时就问,因工作关系,要找上海贵州商会的会长了解一些情况,还要进行个别访谈。我问他们会长是谁?他们告诉我,上海贵州商会的会长是邓匡林,我就大吃一惊。我说哎呀,匡林做得这么好哇!不仅自己经商做得好,你想大上海、长三角,有多少贵州人在那里经商办企业,他能当上会长,那肯定是做得非常好。所以听到这个我也大吃一惊,的确给了我很大的惊喜。

因为工作任务,要跟他了解我们商会这个作用发挥得怎么样,跟我们办事处的同志,也跟他了解。上海贵州商会发挥了桥梁纽带作用,做得比较好。商会把我们贵州在上海、长三角经商办企业的人,紧紧地扭在一起发挥作用,这个桥梁纽带作用是做得非常好,并且加强了党组织对商会的领导,对非公有制企业的领导。这事还做得蛮好,活动也开展得很好,还获得了上海市的表彰,这真是不错!

去年8月中旬,他要在上海国际书展上举行自己的新书发布会,我想这肯定是不简单!受匡林的邀请,我当时也在上海,就顺便去参加发布会。我对诗也没有研究,但我知道匡林他过去会写诗,到底后来写得怎么样,发展得怎么样,我很好奇,就想去听听,再加上是老朋友,应该去参与这个活动。他写什么诗我不知道,接我的那个师傅今天也在场,在车上就说什么大成拳啊,讲了很多。我又想怎么是大成拳啊,才对大成拳有一点点了解。那位师傅说他是匡林的徒弟,提到匡林他很崇拜,说师父练拳,都练成了大师。说今天这个国际书展上新书诗集的发布会,跟大成拳还有关系,我又大吃一惊,惊喜一阵。

没想匡林出去这几十年,做什么都做成了大家。经商也经商得比较好,诗还写得这么好,并且学武术还学成了大家,还这么有影响力。后来我听那位师傅说,匡林有不少的徒弟,在上海在全国都有,我就想怎么搞的,还有这么多时间来练拳,所以给了我很大的惊喜。

还有一个惊喜,就是从去年开始,他在我们贵州省黔南自治州的州府所在地都匀,要做桥文化,都匀穿城而过有一条江叫剑江,江上面有很多桥。现在他要把这个桥充分发挥利用起来,要进行大规模提升改造,投资几十个亿,已经盛大开工,是贵州省和黔南州的重点工程。我看了一下他的这个规划,他也做了一些介绍,这个做起来很美,像最美的诗一样美。有人说桥是凝固的诗,我看他要在那里写很多诗。现在加了微信,逢年过节就互相发发微信问候,一看就看到他写了很多关于桥的诗。我坚信过几年,等到这个世界级的“桥梁博物馆”建成的时候,可能他的第三本诗集也出来了,那就是与桥有关的诗。

所以我刚才说,匡林给了我很多很多的惊喜。惊喜他经过三十年打拼,在商界取得杰出成果。惊喜他能够坚持十多年学习中国传统武术,修炼大成拳,并且成为一大武林领袖人物。最大的惊喜是他今天推出的非凡作品,他竟然能够把热爱诗词创作的爱好和理想,在一个求生存、求发展异常激烈的商战环境中坚持数十年,并且出版多本有影响力的著作,为弘扬传统文化、传统武术作出了贡献。我为有这样的老同事、老朋友感到自豪和骄傲。

大家都说了很多,我也借此机会说说我的感触和惊喜,往后还会给我们在座的更多更大的惊喜。在此对匡林已经取得的丰硕成果表示恭喜祝贺,同时期待他取得更大的成绩,将自己历经考验的跨界丰富的人生智慧分享、奉献与他人。祝以后的日子越来越好,祝他成为各方面的大家。

在座的也有很多老朋友,今天回来,借此机会也向各位老朋友,还有结识的新朋友问个好,祝福各位身体健康,家庭幸福,万事如意,谢谢大家!

陈国祥(诗人,黔西南州政协干部)书面发言:

感谢会议筹办人安排我发言,简要汇报三点体会:

第一、站桩护体。记得有人说过,人到中年即四十五岁到五十五岁这个年龄段,身体容易爆发健康问题。我就是在这个年龄的风险阶段,接触到大成拳站桩,感觉很荣幸。2009年夏,我在贵阳与匡林相聚,到他公司的练功房里第一次学习站桩,入门很容易。记得当时有二十多人一起站桩,非常安静,心情放松,特别有氛围。现在想来,治已病防未病,求人不如求已,两手一抬就可以了。就这样,我时断时续站了十年桩,至今身体没有被“三高”污染。就个体差异而言,我对站桩预防感冒有特别体会,我每年患一次感冒,每次七天左右,身体特别难受,头脑昏沉,仿佛大病一场。现在患感冒,打打喷嚏,流流鼻涕,就当身体在排毒,不用吃药,二到三天就好了。这个变化的确得益于站桩健体。

第二、站桩通理。芗老特别强调站桩的理趣,读他的拳道文章,象是在跟一位文化大家进行心灵交流,能不断体会到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就象是在跟一位矛盾老人进行心灵交流,能不断感受到力量美学的洗礼,不时会发出赞叹。芗老说过,大成拳技击的秘密是“落地六争”,这四个字包含了无穷的站桩理趣,令我神往!

前年初春,我和嘉珉兄前往贵阳与于冠英老师见面,我们相处了一天半。通过冠英老师调桩,我第一次明白了站桩站出顶劲的道理,上下、前后、左右产生六面争力,完全要在角度变化和筋骨分离中去找紧松,找争敛互为。不是两手一抬那么简单,如果这样理解站桩,那层次就太低了。

匡林和冠英老师的《二人集》,我读了倍感亲切,因为里面的一些文章,我在很多年前就读过。《二人集》走的是芗老的路线,充满理趣,体现了芗拳的精神。匡林的《站成一片》是站通之作,由涵养深厚的内省工夫,次第升华到真空妙有的道德境界。因为我还没有站通,所以特别怀念这篇文章,这是一篇经典之作。冠英老师的《练好站桩,祛病健体》是一篇难得的养生讲稿,因为这篇讲稿面向的对象是省部级老领导老同志,所以意义显得特别重要。文章的重点,是从充氧理论方面,定义了大成拳站桩功法的祛病健身功效,读来十分精致完美。

第三、珍惜当下。在兴义召开这个座谈会,说明大成拳推广已经在本地具备了一定的群体基础。上海大成拳分会兴义研训基地前年挂牌,在坡岗建立了大成堂,为本地大成拳站桩爱好者提供了学习交流的平台。相信在座的各位朋友都倍感珍惜,以期通过练习站桩,收获体健神明!

邓匡林(中国民间武术家联合会常务副主席,中国大成拳研究会执行主席,泛长三角贵商联盟主席,上海贵州商会会长)答谢:

 

我想最后借此机会,给大家推荐一下大成拳。大成拳站桩既能强身健体,又能治病疗疾,还能开发智慧,是一个非常好的养生运动。大成拳浑元桩做起来很简单,只需方寸之地,一个平米就可以,可以在家里,可以在办公室,什么地方都可以。尤其等人,他老是不来,你很烦,那就站桩,就没有烦的感觉了,所以这个非常好,一举两得。只要能静下来,站下来,只需一个平米站着抱起来,抱一就可以,这叫一桩成就。所以我想,要先做一个真诚的推荐,把好东西与大家分享。这个对你的身体,对你的心灵,一定是非常好的锻炼和熏陶。

这个大成拳,我研究下来,学习下来,为什么会十余年如一日,有兴趣去做它。因为我发现它不光是一种武术,不光是一个动作,它不光是一种技术体系,它实际上是一个文化拳,是一个哲学拳。它有高度,有深刻丰富的道理在里边,完全可以无穷尽地去体会它,欣赏它。这是第一个我想讲的内容。

第二点,是今天开这个会,我确实感觉到什么叫做汗颜。听了各位的发言,对我一味支持给力,我确实感觉背上都出汗了,不止汗颜。但是我觉得我更深的理解,是大家对我的鼓励,是对我鞭策,我一定会沿着这条道路一直走下去。人生是一场修行,我对自己也大概进行了一个总结,刚才老领导说我一不小心就给了她很多惊喜,说习武、作诗都成了大家,这个不敢当,真不敢当。所以我说我叫诗人,是经常写诗的人,不是著名诗人。这样我就心安理得了。

我总结了一下,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外号,叫“一半之人”。我稍微总结了几句,叫“半商半士,半文半武”,也“半舍半得”,也“半雅半俗”,也“半忙半闲”,也“半贫半富”,然后也“半出半入”,也“半有半无”,所以这是我的定位。谢谢大家!

吴文辉(中国大成拳研究会上海分会兴义研修训练基地副主任,文辉黄精山庄园主)致邀请词:

 

我的大师兄邓匡林先生,他刚才说他是一个半文半武、半商半士的人。这里我想说大师兄在我心里,他是一个完人,是我学习的榜样!

我们大师兄邓匡林先生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他践行同时也教导大家,用传统文化、传统武术尤其大成拳功夫来修身、修心。他不仅教我们做人做事,在工作中获得成功、喜悦和快乐。我们读他的诗,比如《煮雪》中的诗句:“点一根梵香,倚窗煮雪,将明山净水,融化为一壶清凉。”就会在工作之余、劳碌之后,真正安静下来,走进精神家园。跟大师兄一起工作,会得到真正舒心高雅的劳逸结合,我非常谢谢我的大师兄!

我这里向各位嘉宾郑重地推荐和邀请,我们中国大成拳研究会上海分会兴义研修训练基地,地点是在兴义市义龙新区东峰林腹地空气清新的坡岗,那里有九蒸九晒九制成的黄精茶、黄精酒、黄金炖鸡、黄精豆腐等待客佳品。九制黄精是润肺补肾非常好的产品,希望各位有时间能够大驾光临,到我们大成拳研修训练基地去习武站桩,品尝黄金序列佳品。谢谢大家!

张长江(主持人,黔西南州作家协会副主席、《大成拳研究》杂志副主编)总结:

 

感谢我们的老部长、老领导谢凤莲女士,报告了对我们上海贵州商会邓匡林主席的惊喜,这也是我们的惊喜,表达了我们的赞叹。感谢各位嘉宾畅所欲言,我们座谈会延迟了时间,大家依然意犹未尽。我们对这两部书的出版、发行寄予厚望,并给予很好的评价。这两部书质量的确非常高,所有文章我都读过,诗偈我也读过。让我感觉就是从大成拳出发,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作者以道入武、以武证道的大成就、大智慧。匡林和冠英两位老师的合作,又是海派和京派的握手,展示了具有空前高度的大成气象。

这次座谈会是个开局性的,可能以后还会举行类似的座谈讨论。匡林老师的这本《二人集》,是他的第二本《二人集》,以前还有一本《二人集》,发行的过程、仪式我都参加的。前面的老师都说得非常好,我就讲这些。期待两位作者再接再厉,再出新作,再让我们愉快地讨论、学习。

下面我朗诵作者匡林老师的两段诗句结束座谈——“点一根梵香,倚窗煮雪。将明山净水,融化为一壶清凉。聆听诗语,雪莲优雅绽放。一步一诵,从容了诗的现世。藏象无痕无踪,又一次归来了虚空。一诗一吟,缤纷了性光叠动。”谢谢大家!

个人简介
周易管理哲学家,中国民间武术家联合会副主席,中国大成拳研究会常务副主席,上海大成拳分会会员,浙江融媒体《策经》特约专家,价值中国最具影响力百强专家。著哲学、历史、命理、堪舆、玄学、武道诗文千万言。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嘉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