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铜钱》的一个谬误

田德邦 原创 | 2021-09-13 10:38 | 收藏 | 投票

  先说点闲而不闲的话。

  古钱币中,北宋钱币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它的独特性主要表现在不仅年号钱多,版别多,种类多,铸造量大,而且单就书法艺术而言,皇帝御书与名人书法艺术并存,其体现在钱币上的书法艺术,是我们欣赏古人书法艺术的一条蹊径。如宋徽宗书写的崇宁通宝,铁画银钩般的瘦金体,呈现在铜钱上,比呈现在其它任何材质上都更有魅力。

  北宋自公元960到公元1127年,历时167年,需要特别提到的是它的铸造量,仅仅最近几十年出土的北宋钱币就量大得吓人,其它朝代的钱币出土量往往是是以枚计算,而北宋钱币则是以斤甚至吨计算的。

  正是因为北宋钱币丰富性多样性精美绝伦,所以对北宋钱币的研究一直很火热。

  我们再来接触正题。

  由中国钱币丛书编辑委员会编辑,中华书局出版的《北宋铜钱》一书,是近些年对北宋钱币版别研究中一部很有代表性的书籍,其工程量大,参编人员多,内容丰富,书页多达603页。这部书一经发行后,受到钱币收藏者的追捧,其销售量也十分巨大。

  这部被泉友们当做北宋钱币对版的工具书,让泉友们手中许多钱币的版别级别,通过按图索骥来进行确认,欣赏、交流是一个方面,收藏者、商人们也因此获取不菲的利益。

  然而,就是这么一部看起来十分高大上的书籍,在我看来,漏洞真是不少。其严谨性自然谈不上,命名不合理不统一也罢了,其图谱制作也太过随意,宽缘细缘之说,从图谱上基本难以辨别。版别搜集许多未收也不必说,最不能忍受的是钱币细微差别有时回因为图谱的不清晰导致无法对照,因此,北宋钱币的对版,泉友们总觉得会一头雾水,对照上个版别,有时就像中彩一样。

  而我重点要说的是一个让我们目瞪口呆的错误。这个错误,对于专门研究北宋钱币而被成为专家行家的人来说,很是不应该。那就是对于四出与四决概念的混淆。

  《北宋铜钱》中注明有决纹的版,但实际上不是决纹,而是四出。我们可以看看图谱中熙宁元宝类的介绍,明显将四出当成了四决。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北宋时期的四决与前几个朝代的钱币四出是略有不同的,如五铢钱的背四出,其四出纹从内郭一直达到外缘。而宋钱中的四出,不管是面和背,都只是从内郭伸出一点点。这点已经是公认没什么异议的。

  显然,《北宋铜钱》一书的编撰者们混淆了四出和四决的概念。

  我特地百度了一下决纹,里面有人拿《北宋铜钱》作为插图,并就这部书中的四出和四决作了解释,居然认为四决和四出没有什么区别,虽然前面含糊其辞说两者应该是有区别的,不然为什么造出两个词?后又说,对初学者来说,两者是一样的,认为四决就是四个角都向外延伸一点点。显然,这个专门介绍版别常识的人到底也没有弄清什么是四出,什么是四决。最难以想象的是《北宋铜钱》的编撰者,也是一样的理解。

 

  这是一个谬误。四出和四决两种概念怎么会是一样的?只从字面理解决的意思,就知道应该是怎么回事。决纹的表面就像裂开了一样,这才符合原意。

  当然,一部书籍不可能一点错误也不存在,辨别四出与四决,对于泉友来说它重要了。而且,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居然还按照这个说法给一些宋钱定了级,贻害可真不小!这么大的谬误,总得有人指出来,让其得到澄清,并且需要切实更正才是。

  钱币收藏者的队伍目前是越来越大了,玩古钱的人的文化层次也越来越高了。大学生、硕士、博士、教授等一干人,集收藏、研究、投资于一体,如果任一些不规范甚至错误的说法继续下去,以讹传讹,总归是不行的。

个人简介
田德邦,湖北作家协会会员。1984年起在省级报刊上发表作品。三十多年来,有小说、散文、诗歌、杂文、随笔、文艺评论等文体作品相继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作品曾入选《台湾文学年鉴》,出版有散文随笔、时评杂文著作2部,作品近百…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