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潭日记136:关关雎鸠

晏弘 原创 | 2021-09-26 20:32 | 收藏 | 投票

 琥珀潭日记136:关关雎鸠

晏弘

杨雄在《羽猎赋》中有句:“王雎关关,鸿雁嘤嘤。”王雎,就是《诗经》里“关关雎鸠,在河之洲”里的雎鸠。雎鸠到底是什么?陆机以为是鹫,郭璞以为是鸮,皆猛禽也,此言差矣。朱熹则以为是水禽,状类凫,此说倒有些像了。今人有说是夜鹭,有说是鸳鸯,也有说是鹈鹕,我问过专家,经过考证认为是凤头鹏鹛,䴙䴘( pì tī)之一种,俗名浪里白、水老鸹、水驴子,在先秦时代应该常见,实乃罗曼蒂克、忠贞不二之鸟。

凤头鹏鹛头顶羽毛竖起似凤,外形似鸭,嘴直而尖,颈修长,栖息于湖泊、水库和江河等水草丛生之处,尤爱蒹葭,水边芦苇也,潜水功夫深且持久。春夏之交,水涨了,草暖了,凤头鹏鹛进入恋爱、繁殖的季节。雄鸟和雌鸟从相识到交配有趣而浪漫,水面上波光粼粼,两只凤头鹏鹛邂逅,相见有礼,低头展翅,继之抬头仰脖,拍动双翅,迅速游动向前,体肤碰到时,又突然骤停改为后退,舞之蹈之,比之赛之,直到心仪之,一左一右,渔歌问答:

“哪去?哪去?”

“采荇!采荇!”

“去哪?去哪?”

“家去!家去!”

“去”字读“及”音,“家”字读“嘎”音,野趣盎然,左采右采,荇菜成了话头。仿佛“寤寐思服”,彼此默契,衔着荇菜和水草建造洞房去了,“辗转反侧”,床笫之欢以后终生不离不弃,出没成双成对,羡煞人也。

凤头鹏鹛建造的爱巢与众不同,临水而居,从不固定,随波逐流,飘荡在水上,“客舍似家家似寄”。爱巢建好后,产下四、五枚卵,双亲轮流孵化,遇到危险及紧急情况时,急以水草和芦苇将巢盖严实了,自己一溜青烟,消失得无影无踪。幼鸟二十多天后就孵化出来,刚出壳就跃入水中畅游,悠哉悠哉,“寤寐求之”,很快就寻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了。

关关雎鸠,凤头鹏鹛如此,君子淑女也当如此,琴瑟友之,钟鼓乐之,永而久之。

 

 

 

晏弘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晏弘,原名陈焱红 ,安徽省太湖人,现居合肥,已出版诗集《忘了她:晏弘的诗》(余世磊 序)、《枝上》(陈先发 序)】
每日关注 更多
晏弘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