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中出游三日(1):嘎洒小镇

赵峰 原创 | 2021-09-29 16:34 | 收藏 | 投票

 滇中出游三日(1):嘎洒小镇

2021-08-05

决定出去逛几天。有两个备选目的地,一是楚雄州姚安县的光禄古镇,二是玉溪市新平县的嘎洒小镇。到光禄古镇属于历史遗迹和古建文化之旅,到嘎洒属于自然风光和民族风情之旅。上个月的山西古建之旅还没有好好消化,于是就选择去嘎洒。

嘎洒镇地处玉溪市、楚雄州和普洱市三州(市)及新平县、元江县、墨江县、镇沅县、双柏县五县交汇处,位于哀牢山中段东麓,红河上游嘎洒江畔。嘎洒是傣语“沙滩边的村子”的意思。嘎洒镇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8%,其中主要是彝族和傣族。最近些年,嘎洒的特色小镇建设很有成效,旅游业成为重要的支柱产业。嘎洒旅游以哀牢山景区为主,主打自然风光,民族风情和特色饮食。褚时健的褚橙基地也在嘎洒。

早上九点出发,经玉溪,峨山,新平,感觉是一路下坡。有两个长下坡,长达十几公里。到嘎洒之前,连续隧道,总共二十几公里。嘎洒镇位于江边的半坡上,很有点像怒江边的丙中洛。不过,嘎洒海拔更低,纬度更低,已是热带的气候和景象。进入嘎洒镇,路边有大株的凤凰树,树叶是浓郁的绿色,火红的花朵掩映其中。更有一排排金黄主干和绿色枝叶的凤尾竹,在风中摇曳着,欢迎我们的到来。

我们预定的酒店在进入镇子不远的地方。我们没有立即进店,而是继续往前,对镇子作一个初步考察。路边都是傣族风情的建筑,山花朝前的十字屋脊,黄色的屋顶,白色的墙面。房前屋后到处是凤凰树,金鸡纳霜树,大榕树,还有凤尾竹。路右侧有红色木柱,金色装饰的门楼,上面有“花街”的招牌,猜想里面是旅游休闲的街道。嘎洒镇有东南-西北方向也就是顺江的方向的三条街道。中间是嘎洒大道,沿江还有一条是新路,山脚还有一条是老路。嘎洒大道不长,两公里不到。

我们预定的酒店在音乐广场对面,是一座颇有民族特色和热带情调的小院。就着山势,有二十几栋小别墅,掩映在绿树繁花之中。一进院子,眼前的繁花似锦和姹紫嫣红让人顿时放松下来。大堂的门口是一株粗壮的大榕树,大堂屋檐上爬满大榕树的根须,成为天然的门帘;墙脚的七色梅正在开放,散发出淡淡的幽香。我们住的二层小楼,只有三个房间,楼下有一个会客室,可随意使用。门前几株鸡蛋花树,淡黄色的花朵正在开放,清香阵阵;还有几株木瓜树,树干挂满了果子,有的已经成熟。

入住之后,简单休整,上街找东西吃。之前我对嘎洒有点了解,知道嘎洒的牛汤锅很有名。听说很多昆明人会周末专门开车到嘎洒来吃牛汤锅。当然,一般是在冬天。从保安小弟那里打听到嘎洒吃牛汤锅最好的地方,一路导航过去,进入沿山势修建的美食街。一家挂着“本地老傣族汤锅店”的店子,坐落在美食街最高处,三面开敞,低桌子,矮板凳。一点多,过了饭点,里面只有一桌还有人吃着。服务员有的在打扫卫生,有的在捡菜。一位六二十来岁的大姐热情地打招呼,将我们引到厨房点菜。我们要了半公斤牛肉加牛杂,另加一个野菜。

店里干活的都是女子,头戴白帽子,身穿白衬衣,系着花围腰,下身黑裙子。嘎洒是花腰傣的聚居地。花腰傣的民族服饰是非常花哨,非常华丽,非常特别的。当然,干活时候的服饰以简单方便为要。花腰傣女子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她们的牙齿都染得黑漆漆的。我原先在电视上看到过,说这是动乱时代女子保护自己的一种做法,就像独龙族女子的纹面一样。看这店里女子们说话时,不管是老年的还是中年的,牙齿都是黑乎乎的。

墙上有一幅哀牢山旅游地图,饭菜上桌之前我过去仔细看看。刚才跟我们打招呼的老奶显然是店里管事的,她过来跟我说话。她说她们家的牛汤锅点已经开了五代人了。从她老祖开始,到她奶奶,到她婆婆,到她;现在传到了她儿媳一代,就是第五代。我想问一问她了不了解,据说他们花腰傣是古滇王的后代,她好像听不懂我说的是什么。我又问了问她们的牙齿是怎么弄黑的。我以为这是个敏感问题,老奶却落落大方比划着说是用木炭染黑的。

正说着,我们的菜上桌了。牛汤锅就是将牛肉一次性大锅煮熟,吃的时候切小,就着蘸水。冷天的时候通常下火锅,再加上别的菜品。原汁原味大概就是汤锅的诱人之处。上了一大碗牛肉加牛杂。味道不错,很新鲜。不过,牛杂还好,牛肉有些硬,不易嚼烂。野菜确实是野菜,是一种微苦的总来没吃过的味道。

这个时节确实不合适到嘎洒这种热带地方,也不适合吃牛汤锅这样发热的食物。吃完午饭,一身臭汗。回到酒店,洗澡休息。

五点多又出门。先到江边走走,吹吹江风。嘎洒江是红河的支流,这个季节,河水红彤彤的。这个地段,水流不急,河面宽广。河岸有步道,有栏杆,有水泥筑就的堤岸。看到一人在河边垂钓,不知他是怎么下去的。河滩上有纸盒做的小船模型,猜想是某种宗教仪式后遗留的东西。我在步道上拍照的时候开过来一辆车,下来一男子,后面跟着一只黄毛的小狗。那男子将小狗引到步道上,放点东西在地上让狗吃,自己转身快速奔到车上,发动车子离开。黄狗低头吃了几口东西,发现主人离开,连忙跟上去,主人的车已经开远。我先以为是遛狗的,看到后来才知是弃狗的。

靠近河边一排建筑,木板房,有廊道,有亭子;走到前头一看,显然曾经是热闹的酒吧,现在废弃了。门都开着,玻璃窗大多破了,地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酒瓶,吧台后面被当成了厕所。廊下长满野草,树枝伸到檐下。嘎洒小镇应该有过红火的时光,这酒吧也曾经红火吧。现在的一派狼藉,可能与曾经的热闹红火成为反衬。大起就有大落,大红大紫的后果往往就是这样的灰飞烟灭。这几天网络上总有那些曾经大红大紫的艺人们沉沦的消息,一个个曾经呼风唤雨的人气大腕,沦落到人人喊打的落水狗的下场,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这是个人的命运?还是经济的周期?或许二者都存在。这过气的酒吧如果是及早刹车,也算有幸。不过,滚滚红尘之中,谁能急流勇退?看最近的房市,有千亿级的大公司断臂自救,也有地方政府划定房价下调的红线。洪水到来,该退到房顶还是逃到山顶?该丢下汽车还是扔掉细软?

又去花街。花街应该是嘎洒小镇繁荣时期最繁荣的街道,酒吧,茶楼,美食,游戏,茶叶铺,玉石店,红木家具,工艺品店……花街中间有溪流,溪流边有棕榈树,凤凰花,凤尾竹;溪流上有小石桥,石桥边有小亭,有花圃。棕榈树在茁壮地长着,凤凰花在灿烂地开着,凤尾竹在翩跹摇曳着;三叶梅火红地绽放着,七色梅在灿烂地开放着。显然是缺乏维护的缘故,树脚下,花丛间长着杂草,小溪边到处有枯叶和垃圾。两边的商铺绝大部分关着门,有些可能是歇业,大门上了锁;有些则已经退出,屋子里一派狼藉。只有两三家开着门,有经营茶叶的,有经营杂货的。虽是炎热的夏季,却又是一派惨淡和凄凉。

明天要去石门峡景区,有两条路,小路比大路要近十几公里。近路从嘎洒镇背后上山,比较陡且窄。我们准备先走一段看看。穿过小镇,上山的小路仅容一车通过,坡度大,急弯多。走了三四公里,看到几个拐弯处有“此处急弯危险,已死多少人”的警示牌。这样的警示真是暴力而有效。决定返回,明天也不走这近道了。下山。镇边上有平寨村。村中央一个场院,周边四株枝繁叶茂的大榕树,其树冠围成了一个大棚。大树下有卖食杂的台铺,卖水果和蔬菜的摊子,还有卖小吃的棚子。一侧的石阶上,一群老人在抽烟聊天。这其乐融融的景象,应该是自古以来的传承。

又去美食街吃晚饭。“嘎洒私房菜”是美食街最大一家店铺,沿山势有高低错落的三个大厅,坐了好几桌。游客不少,也应该有当地人。点了一个他们家的招牌菜砂锅炖泥鳅,服务员小伙又推荐了一个特色菜甘蔗尖。摸泥鳅是花腰傣年轻人既生产又娱乐的重要活动,大街上有好多花腰傣姑娘摸泥鳅的塑像,活灵活现,形象逼真。砂锅炖泥鳅分量大,味道好,还便宜;甘蔗尖用番茄来烧,只吃出番茄的味道。傣族人喜欢吃酸,很多菜都用番茄来调味。

吃完晚饭返回酒店,又是一身臭汗。

炎热的小镇,丰满的一天。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