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中出游三日(2):哀牢山

赵峰 原创 | 2021-09-29 16:35 | 收藏 | 投票

 滇中出游三日(2):哀牢山

2021-08-06

哀牢山位于云南省中部,是云岭往南的延伸,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的分界线。哀牢山走向为西北-东南,北起楚雄市,南抵绿春县,全长500公里。哀牢山主峰在嘎洒镇西北的大磨岩峰,海拔3166米。哀牢山旅游景点主要在新平县境内,有南恩瀑布,石门峡,茶马古道,金山原始森林。我们今天的计划是先到金山原始森林,返回再去石门峡。晚上可能住山上的耀南村,据说那里看日出和看云海视角很好。

到石门峡方向,有近路从嘎洒镇后面上坡,昨晚试探之后放弃。正常的路径是朝西北方向走到水塘镇附近,再折向东南方向上坡。因为嘎洒是几个县交汇的交通要冲,一早上路上车子就不少,主要是拉货的大车。走了十来公里,看到路边“褚橙庄园”的招牌。想起大企业家褚时健(1928-2019),心里戚戚然。褚先生算是个悲剧英雄吧,他一生足够丰富,足够传奇。将一个县办小厂办成举世闻名的企业集团,全世界盈利能力最强的企业,每年给国家上缴税利数百亿,这样的人不能不说是奇才。在褚时健的红塔集团蒸蒸日上的时候,我的乡亲们也通过栽种烟叶而获得稳定可观的收入。红塔集团为农民提供秧苗,肥料,农药,还帮助修建水窖,按计划收购烟叶,提供一条龙的服务。我的乡亲们很多是靠红塔集团的支援种植烟叶获得收入,盖了房子,娶了媳妇儿的。乡亲们都很感谢褚时健,将他看成是神一样的存在。可是,这样一位英雄式的大企业家,最后却因为几千万元的经济问题坐了班房。人们都憎恶贪污分子,但对褚时健,即使出了这样的事情,人们对他还是心存感激。出狱之后,年近八旬的老人另起炉灶,栽种褚橙,又大获成功。一位八旬老人,在人生的暮年,又创造了奇迹。

左转上山。路况比较好,水泥路面,不是太陡,会车也不太困难,外侧有护栏。山上森林茂密,道路被高大的古树遮着。左侧路边,不时有临渊的农舍,农舍边有繁茂的凤尾竹。早上九点来钟,太阳还没升高,远处的山头,在云海中时隐时现;近处的山包上一层一层梯田,一片一片果树。路边人家都已出门干活,门前鸡子在地上觅食,狗子在树下溜达,篱笆上晒着新收的豆子和玉米。

眼前出现一道瀑布,就在公路边上。远远高山之上的山坳处喷涌出一条水带,跌落下几道台子,然后猛然砸向公路里侧,得有五六十米高,十几米宽。因为修了公路,瀑布被分成了两段。这时,天气已经有些闷热。走到瀑布边,飞溅起来的水汽凉荫荫的,还有一丝甜甜的味道。从高山之巅流下的泉水,绝对是纯净的,有游客带着塑料桶在装水。南恩瀑布还没有开发。公路边一处平台,有卖各种小吃和土特产的;稍远的路边,还有一个简易的停车场。

往前。高山深谷,森林茂密,公路时好时坏,来来往往有不少大车。天气还是闷热,阳光火辣辣的。经过石门峡,没有停留,返回来再看。继续往前六七公里,山顶飘过云雾,天气渐渐凉下来,路两侧是茂密幽深的原始森林。走到一个山坳,路左侧有停车场,有景区售票室,“金山原始森林公园”到了。金山原始森林公园位于哀牢山金山垭口,是玉溪市新平县和普洱市镇沅县交界处。这里海拔2300米,常年雾气笼罩。刚才一路上还有些闷热,到金山垭口却有些凉意,需要加穿外套。

十元的门票。进入景区,步道两边的古树爬满青苔,挂着古藤,树下是厚厚的枯枝落叶,倾倒的老树已经腐朽。林子不算茂密,古树下没有多少灌木和杂草。古树应该都有数百年的树龄了吧,大多已经空心。很多只留下一层树皮,敞开着胸,里面可以站一个人。有的像跨开的双腿,人可以从下面走过。有一株很奇特,残留的树皮像两位相互缠着肩膀的舞者。这原始森林中的古树似乎注定成不了才,大多是空心了的,只剩下树皮;有的根部或腰部长成一米直径的大树瘤,奇形怪状。我想,这也许是原始森林自我保护的法宝,成不了材也就没人惦记,没人砍伐了。

整个景区就我们俩。枯树狰狞,云雾缭绕,森林里安安静静,只偶然听到啾啾的鸟鸣。步道侧不时出现“熊窝”,“麂子箐”,“野猪林”等招牌,也许曾经有过这些野生动物。我看网上的介绍,哀牢山现在还有孟加拉虎、长臂猿、云豹、眼镜蛇等珍禽猛兽,但我们走了一圈,只见到附近村民放羊的几头黄牛。山顶有观景台,面朝镇沅县方向。我们上去的时候,适逢浓雾笼罩,什么都看不到。景区规模不大,只是围着一座小山头转了一圈,两公里左右,一个多小时就逛完了。

返回,去逛石门峡。景区门口有广场,边上有一排商铺,卖草药的,卖茶叶的,卖玉米和土豆的,卖米线和粑粑的。找家小铺子坐下,要了花生,玉米饼,荞粑粑,小锅米线,边吃东西边休息。边上一位卖茶叶的小伙子热情邀请我们品尝他的茶叶,我没有买茶叶的打算,婉谢了他的好意。

三十元门票。进入景区,看到“云南最好峡谷”的招牌。看介绍,景区沿溪流延伸,单线进出,来回五公里多。跟我们去年去过的梵净山的亚木沟很相像。激流和瀑布,古树和老藤,拱桥和小亭,沟里的彩石和岩上的青苔。空气湿漉漉的,有股甜丝丝的味道。峭壁上的青苔上挂着晶莹的露珠,阳光穿过的树梢投射下绿莹莹的光芒。步道紧贴着石壁,一边悬在溪水之上。有一段二百来米的步道,一侧的石壁以二三十度倾压下来。溪水时而湍急,时而平缓,时而狭窄,时而宽阔,时而咆哮如猛虎,时而安静如处子。在溪边一处高崖之上,居然看到几朵马缨花。轿子雪山的马缨花五月初就开放。可能这里海拔高,温度低,八月初居然还有。游人不多,我们时而停下拍照,仔细欣赏,时而疾步快行,小步快跑,随心所欲。

走了一公里多,眼前果然有一道石门。溪流从上游喷涌而下,穿过一道石门,落入前面的深潭。那是一道真正的石门,门高五六米,宽四五米。石门框是垂直的,而且右边的门框还有一道单墙一样的石壁。正对着石门的深潭边有亭子。休息一会儿。看导游图,前面没有太多特别的风景。于是返回。

经过耀南村的时候,天气还是又闷又热。早上看过云雾若隐若现的峡谷,住耀南村看云海的诱惑减弱了。时间还早,才三点多,于是决定返回,晚上住到玉溪。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