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炎武,大学者和伟丈夫

赵峰 原创 | 2022-12-12 17:57 | 收藏 | 投票

 顾炎武,大学者和伟丈夫

2021-11-12

陈益,《心同山河:顾炎武传》,作家出版社,2014年版。

这是我阅读的 “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中的第四本。确实是非常出色的一部著作,文学性和学术性,历史性和趣味性,实现了很好的结合。引人入胜,全神贯注,废寝忘食,我用一天时间就读完了。全书三百多页。这本可能是整个丛书中最畅销之一,原价三十五元,在当当上被炒到了一百多,甚至二百。我这本是在二手书店买的。不过也是全新。

顾炎武的人生本来就丰富而精彩。他与黄宗羲,王夫之同属明朝遗民。对于遗民身份,王夫之是相当严格的,甚至是绝对的,顾炎武和黄宗羲则相对灵活一些,不是那么绝对。顾炎武参加过抵抗清兵的斗争,参加过昆山保卫战。明亡之后,顾炎武走向学术救国的道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也有人说,他四处游历,是在从事秘密的反清活动。

顾炎武也出生名门,祖上曾经显赫。不过到他的时代家世已经衰落,只剩下几百亩土地。在家乡,经历过一些经济纠纷。他是过继给叔伯家的,嗣母去世后,继承了叔伯的家产。他的堂兄们一心要剥夺他的财产权,他经过斗争保住了。曾经的朋友叶氏也垂涎他的田产,勾结顾炎武的仆人,以通匪为由,要挟顾炎武。顾炎武获知此事,以私刑处死了仆人。曾经被关进监狱,幸得朋友的救援而逃出。

在家乡待不下去,决定出走。一路往北,考察沿途地理风貌,经济政治,历史遗迹。一路走,一路研究,一路著述。后来到山东,呆了二十年。他从事农业生产,也从事商业经营。做了学问,也发了小财。又陷入经济纠纷。他将赚得的银子借给当地一商人投资,那商人后来赖债,进而以文字狱威胁顾炎武,勾结官府将顾炎武关进监牢。顾炎武的外甥在朝廷当高官,救他出狱。顾炎武后来几次受文字狱牵扯,进了牢房,幸而得到当高官的外甥的营救。

顾炎武后来又去了西北。曾经在山西垦荒,办农场,赚了钱。又到陕西,与地方文化名人多有交往,比如傅山,吟诗作赋,相互唱和,其乐融融。打算在陕西潼关某地建书房,在那里长住。投宿朋友家里,被朋友的儿子偷了五百两银子,又陷入官司中。不过最后还是获胜。

顾炎武终究还是学者。他一生都在流亡,经商,置业,但他最倾注心血的,还是学问,著述。在他的一路风尘中,留下了《天下郡国利病书》,《肇域志》,《日知录》等大量著作。顾炎武一生的著述,据他说是为了延续中华的文脉。国可亡,文脉不能断。文脉不断,国家就可以复兴。顾炎武的学问与传统很不一样。顾炎武反对科举,反对理学,主张实学,提倡经世致用。顾炎武是清晰表达民主思想的思想家,他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还区分了“天下”和“国家”,“天下”和“君主”。顾炎武承认商业存在的价值,他一直从事商业活动,以商业养学术。他应该是活得很潇洒的,也比较理性。

顾炎武对待外夷的态度相对开明。最初是坚决抵制,后来看到康熙的进步表现,态度就有所缓和。虽然内心还有坚守,但不在言行上表现出来。他的几个外甥都是进士,有状元,榜眼和探花。他几次入狱都是被外甥(徐乾学,康熙年间的左都御史,刑部尚书)给捞出来的,而且他们都相当尊重他,爱戴他。但他却有些苛刻,看不惯他们的功利主义,不愿意生活在他们的庇护之下。

顾炎武一直到晚年都不愿意回他的昆山老家。可能有他的难言之隐。李贽也是一辈子不愿意回老家的,因为他受不了家族关系的缠绕,作为一个自由主义思想家,他受不了复杂的世俗关系对他自由思想的羁绊。顾炎武可能也有这些考虑吧。他有夫人在老家的,从他离家之后几十年从未见面。不知他将田产卖出之后,她以何谋生。后来听到夫人去世的消息,还是表达了哀思,表达了歉意。他没有自己的子女。晚年曾经受朋友的撺掇讨了一个小妾希望能生孩子,没成功,离弃。晚年有个养子在身边照顾,是家乡亲人的安排。他最后都没回家,死在山西曲沃。

陈益先生的这部《顾炎武传》,基于对地方史料的梳理,对顾炎武著作的解读,生动再现了顾炎武一生的行迹,体现了学术性和文学性的很好结合,读起来让人感觉顺畅而舒坦。不过,顾炎武是一位大思想家,大学问家,伟大的启蒙学者,对顾炎武这方面特质的展现,有所欠缺。全书更多展现的是顾炎武的交游,诗歌作品,而对他的主要著作介绍不多,探讨不够,分析不深。不过,这套丛书的风格可能就是强调通俗易懂,学术可能不是它的追求。

一个大学者,一个伟丈夫,这是顾炎武留给我的深刻印象。

 

 

赵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