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心经》的“观自在菩萨”

陈嘉珉 原创 | 2022-04-02 07:10 | 收藏 | 投票

《心经》的第一句经文“观自在菩萨”,是个专有名词,经文第一个字“观”就等于“无”字。“观”是心的觉悟,是以自心照自心,自心悟真空,所以观自在就是观“无”,而不是观“有”,凡事一观“有”就不自在了。佛家有句话叫“悟则众生是佛,迷则佛是众生”,在这里可以说观“无”则众生是佛,观“有”则佛是众生。到底悟了没有,关键要看是观“无”还是观“有”,就是看你做“减”法还是做“加”法。

“无”是什么?“无”就是自在的条件、自在的极致,也可以说“无”就是十万分的自在——自性本空,如如不动,寂寂无念,不住法相,一无所往的自然自在。自性本来清净自在,无来无去,了无所加,了无所减;若有起心,即是妄念,即是“有”,甚至“有”上加“有”。《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说:“能观心者,究竟解脱,不能观者,永处缠缚。”观心法门必先放下妄想杂念之“有”,否则永远处在被“有”缠缚的痛苦中。《华严经》说:“汝等观是心,念念常生灭,如幻无所有,而得大果报。”把缠缚本心的如幻大“有”驱除减掉,看待一切“如幻无所有”,不为世间加加减减、折折腾腾的万物所动,那就是得大果报,成菩萨了。

《心经》说的“有”“无”,并非是物质实体多少的“有”“无”。如一个富人有亿万家财,但他心无挂碍,看财富的天文数字如同“零”一般;而另有一人,财富只及这个富人的万分之一,但却视财如命,被钱财物质生生死死地折折腾腾,那么他的“有”就远远超过了那个亿万富翁的“有”,因为他缘于钱财的造作太多,那些“有”上加“有”是他的“心”造作出来的,他的痛苦烦恼完全是自作自受。

我从前认识一位医生,医术不错,但他没有安全感,烦恼多多,急急躁躁,生怕别人不相信他,因此逢人就吹嘘自己,我便称他为“医匠”;匠人就是擅长“加”法、喜爱造作的人。佛家讲的十二因缘里边,“爱”、“取”、“有”这三个环节非常关键,是业障最多的,“爱”、“取”就是造作,一造作便“有”了。不管这个医生的医术在实际上是多么少,但只要他热爱虚名,想获取虚名和物质利益,他就大大地“有”了。“有”是一切灾难的根源,世俗之人以为创造“有”就是创造幸福,却不知造作“有”实际是在扼杀自己的幸福。

几年以后我见到这位医生,他的医术提高了许多,不爱吹嘘自己了,但依然忙碌,还在持续努力之中,这时我称他叫“医师”;为人师者,还是在尘世中做加加减减的人,不过“加”“减”法做得比较流畅熟练了。

后有十来年没见到他,他已经远近闻名,成为名符其实的老中医了,我去拜访他,他很谦虚、很淡定、很自然,已经不会吹嘘自己,甚至都不会实事求是地宣讲他的医术了。他对我说什么呢?他说自己算不上是个医家,所知不过古人千万分之一二而已,药也不是他发明的,药草千百年来就长在山上,是老天规定好了哪些药治哪种病,“我不过按照天意行事罢了”。他治病的方法也很简单了,不像以前要费九牛二虎之力,只需稍稍把脉,看一下脸色,随便开几副药就能把一个大病治好了。这时我称他什么呢?我称他为“医神”,医神就是把“减”法做到“了无所减”的人。神就是自然,一切自然之物,不管天晴下雨乃至沧海桑田,他始终如如不动,恒古不变,生死随缘。所以“有”和“无”,不是看物质的有无以及有多少、无多少,而是看真心。

《华严经》说“诸蕴业为本,诸业心为本”、“一切唯心造”,梁漱溟在《人心与人生》一书中也说:“宇宙之大,万有之繁,一若不出吾了了之一心。”只要真心在,“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极乐境界就会立刻现前,否则就是生生灭灭、加加减减、折折腾腾,与幸福无缘。

传说日本有个大学生,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一所名牌大学,然后参加一家跨国公司的招聘考试,这家公司给他发了三次通知。第一次通知他落选了,于是他便造作一个“有”,有什么呢?悲观失望。第二次通知的是一个真实信息,通知说他的考试成绩全公司第一,于是他又造作了一个“有”——自高自傲。这家公司得知他傲慢的自我评价和吹嘘之后,给他发了第三个通知,这个通知很特别、很反常。此君不懂得“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道理,他只会做“加”法——要么悲观失望,要么高傲无比,即在“不增不减”的上边“加”个悲观失望,“加”个高傲无比;于是这家公司就发了第三次通知,给他做了一道“减”法——不予录用!

这家公司真是很高明,它招聘员工考试,所考却是那个成绩之外的内容,考什么呢?考他的真心。一个在国际市场叱咤风云的大公司,成成败败乃家常便饭,它需要的是拥有不生不灭、如如不动、泰山崩于前而不乱的真心禅定之人。

20131213日)

个人简介
周易管理哲学家,中国民间武术家联合会副主席,中国大成拳研究会常务副主席,上海大成拳分会会员,浙江融媒体《策经》特约专家,价值中国最具影响力百强专家。著哲学、历史、命理、堪舆、玄学、武道诗文千万言。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嘉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