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海南

《狂人日记》续

刘晓民 发表于 2009/3/5 15:05 217次点击 | 收藏

 

《狂人日记》续
                                                                                                                             刘晓民(097)
     X立志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头悬梁,锥刺股,忍病,节衣,缩食,寒窗数十载,成书一本。
    伤痕文学寄出,初为屎狗,后幸亏一些左手持把剪刀,右手拿瓶浆糊的作家青睐,才得以成为殖民地。
    X便携了底稿,去拜访一位作家。作家言:“要出这本书,得万把块。”X忖,只要自己再凑一万四千多元,就能生下这本书来了。后来又谈到,若不要刊号,只印百册,作家帮X写个序,内部发行”,作家帮点忙,按最低价,只要五千或五千多一点。当然,X对五十几元一册的书不会感兴趣。再说,X若有了五千元,就不会去出书了,也不会去治病,而是用这笔钱做支点,去撬地球。
    X想,自己在岸上西游,可妖魔鬼怪太多,诵经者们又漠然,自己坚持原则,几经拼搏,却致水浒。
    回首道路,谁铺就?世道如此,万千园丁白耗心血了。以前老师盛赞X,叫X去取大乘佛法,X今思量,只能当“哄言”。说是“哄”,X近似古代刑场上,咬断娘亲乳头的孩子了(孩恨娘惯坏了他,临刑前,说唯一的愿望是吃他娘的最后一口奶)。然而那孩子何曾想到,他自身就是一部红楼。一只龟供在庙堂上,是死的;一只钻在污泥里,满身腥臭,是活的。当初自己要做那只供着的龟,不想如今是死了却未被供上。
    X至今独身。早些日子,有人欲为X说媒。媒人探问X的情况及择偶条件,有人道:“X病入膏肓,又亏帐,年纪又大,长得又不出众,他还能说什么条件,恕我说得直,只要是个母的,就配得上他了。”X闻言,便生了出家之念。可有人却道:世无净土。看那历史明镜,果见观音原来是畜生,如来是崽。X便茫然了。
    茫然中,望海。望见了一个私字。以前只知权他爸和钱他妈结合,现在才知权、钱都有外遇,一样想生什么崽就生什么崽。X望远些,从个人到世界,皆弱肉强食;不民主导致封建社会的免死狗烹,苏联四十年代的大清洗,文化大革命。X细瞧身边,海水真的很浊。
    X想,大染缸染黑了骆驼祥子,又要来染我么?许多人都说社会腐,但社会的含义是人人。虽然社会的构成可形容为5%的腐败分子加94%的没机会腐败的腐败分子,但人人都有良善的一面。就是那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的贪官,多数的也是孝双亲护儿女的。便是强盗,侧面看去,也可原谅: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一生下来就立志要做强盗。——社会的腐败,主要的原因并不是人的私心。
    X忆起为写作吃的种种苦,忍受的种种屈辱、伤痛,觉得是美好的。X知道要把握现在。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无事时做有事时提防,方可防意外之变。财富之中,虽失去了钱财、健康,还有知识。要想出人头地,先得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自己下海,还得用知识作桥。只是,难道也象他们那样,用知识去吃人么?
    友曾言:不能做医国的上医,那就做医心的中医。其实人生在世,第一要看透死,第二要看透色权名利(看透死后才好看透色权名利)。智者过了这二关,才是尘世中醒眼看醉人的人。非上上智,无了了心。此时你虽未达上上智,但你已有了了了心。那种置身于色权名利中的了了心,驾驭色权名利的了了心,而不是和尚那种了了心。有了这了了心,你便能做到钱财尽失而不痛心。我认为隐于山、市、朝,或去美国、新加坡,都不妥。你知道65的平方是6X7=42加25(4225),85的平方是8X9=72加25(7225),你就告诉别人,纠正你的心术,以免你的知识越多越成为魔鬼。不管你的身边是污泥还是沃土,你都要尽量做出泥的莲。事事皆得失,诚实的人永远不用担心现在的话或后来的语会不符前面的言。因而你既便不能做莲,被埋在污泥里,你也要做耦......
    X想起亲眼见的,为了下一代,不把有限的钱用来治病,而在怕死中走向死亡的,那二个不平凡的农民,想起摇窝里的娃,睁亮眼,不去吃人也不被别人吃。虽然X的眼耳里灌满了李洪(),但X却不知李洪()究竟与一只麻雀有何区别。X眼里没有鬼神菩萨,无神论也不能毒害X。便是亲见或亲历,X也不全信。因为X知道水中的鱼的位置能欺骗人的眼睛,1%的亲历可能是别人设的计谋。X只是绝大多多数的相信科学。
    X望海中,见许多人竞争,跑道外的人,也正挑选着适于跑的鞋子,想想自己,却连一双鞋也没有。正自心酸,忽见一人,却没足,坐在轮椅上。那人身后,又有一所肿瘤医院。听得医院内一人吟道:终日忙碌为了饥,才能饱食又思衣;冬穿绫罗夏穿纱,堂前缺少美貌妻;娶下三妻并四妾,又怕无官受人欺;四品三品嫌官小,又想西南做皇帝;一朝凳了金銮殿,却慕神仙下象棋;洞宾与他把棋下,更问那有上天梯......
    X想:没脚的,觉不幸,我这有脚的,也觉不幸。先前欲出家时,以为世上无净土,不想这世上却是有净土的,净土就在心中。出家,只不过拘泥于形式。心中脱俗,即为出家:“世人鱼肉我,乃度我;温柔融化雄心,富贵断送追求’——世人与我温柔、富贵,亦为度我。然世人又何曾度我?只有我自己,才能度自己。”
    这么一想,心中释然,世上一切,皆做如是观:石如是、菩萨如是、冤枉如是、X如是......三毛海明威们,终究是阿Q的胜利法未到家,有的是没起点低的优势。一个富翁遭变故一无所有,实在活不下去,自杀了,得到死富翁身上的衣服的乞丐,因而发了财,从此摆脱了乞丐生涯。不学会游泳,苦练泳技,而去下海或游戏人生、政治,其结局是被淹死或随波逐流。  
    又慨,即便是那些爬上了梯的,不少的,都只注重当清官的失,而看不透得。他们之中,虽有能参透萧规曹随的,但全局限于大环境。甚至,有些有远见的,权名利等极旺盛甚至可冠以“野心家”之名的人,也只一心与他人争挤向上,何曾细想环境与条件的关系,细想难度与机会的关系,从而把握、察清实际情况,从好的方面为自己谋取“得”。
    X又见海中一富人,因雨,有一些不便,正自语说雨天玩得真无聊。X想,他非智者,不知道时间的珍贵,人生目标不高或没目标,不能透解苦农、为生计奔波的人视休息为亨乐,未曾统筹自己的生活。这样的人尚且“过得不好”,何况贫者。幸而,自己过得好,便是不慎入了地狱,自己也会过得好。
    为身家性命计,海中的X,下海三国。
 
附录1:此文摘自笔者的长篇小说《成长》,标签为“公益”。
附录2(作者简介):
本人诚实,2002年年底、2008年3月31日、2008年6月18日三次寄稿中央,有关这三次寄稿而提及的人名、单位、事件,任何地方,只要有一处虚假,则读者可当作这些全是假的。2002年年底是用寄信的方式,寄信与光明日报报社、新华每日电讯日报报社等十一家单位的邻导(另外还有苏童、阿成等作家),由他们将信转寄中央,将农负、官腐、社会秩序差等情况反映给中央[中央后来治理了社会秩序(应是在湖南省的范围内)、免除了农业税、对农民实行补助,并实行了医疗保险等等]2008年3月31日是《成长》与现在正任职的《当代》杂志社社长、主编潘凯雄、副主编洪清波等人(主管《当代》杂志社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此稿于4月上旬到中央手里。中央在4月中旬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规模反腐(参见《<写给中央委员……的公开信>续》)。本人为民为国,中央邻导集众人之智确定再发布出来的政策、采取的措施、法学家们制定的法律,我寻出错误的与不妥当的,共一百二十余条。其中五十余条罗列在《成长》第五部第三章(已在网上发布),四十余条融入《成长》其它部分,其余的从《<成长>续》的附录(6月18日寄出去,约6月下旬到中央手里)以及其它短篇中指出来。本人倡导言论自由,在网上发表《写给中央委员……..的公开信》。本人务实,97年国家省市公布人均纯收入为二千多,并被许多报刊刊发转载十年,我在《成长》第二部中,以农民的人均用电量(那几年我在村里当村电工),推翻这个几千个拿工资的统计出来的数字。本人关心社会,力图文学繁荣,在网上发表公益性的《<成长>附录》(12月23日稿)、《生死生死生》、长篇《成长》(节选)、《成长》第一部第四部、《丧事与迷信》、《志仁的婚事》、《得失》、《论一稿多投》、《书碟目录》、《中国的论坛上的一些不合理的现象》……
通联:湖南省汉寿县阳南塘街道知识书社。邮编415903
回复 发表回复
刘晓民 发表于 2011/1/1 13:58 回复
1楼
作者简介:本人诚实,2002年年底、2008年3月31日、2008年6月18日三次寄稿中央,有关这三次寄稿而提及的人名、单位、事件,任何地方,只要有一处虚假,则读者可当作这些全是假的。2002年年底是用寄信的方式,寄信与王蒙、阿成、光明日报报社社长、新华每日电讯日报报社社长、中国作协主席、社科文研究所长、湖南省作协主席、苏童、肖克凡、林希等人,由他们将信转寄中央,将农负、官腐、社会秩序差等情况反映给中央[中央后来治理了社会秩序(应是在湖南省的范围内)、免除了农业税、对农民实行补助,并实行了医疗保险等等]。2008年3月31日是寄《成长》与《当代》杂志社社长、主编潘凯雄、副主编洪清波等人(主管《当代》杂志社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此稿于4月上旬到中央手里。中央在4月中旬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规模反腐(在这种情况下,一大批“裸体干部”浮出水面。“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受理经济犯罪、商业贿赂和职务犯罪的案件55959件,同比上升11.66%;最高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犯罪案件33546件41179人,查办涉嫌犯罪的县处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2687人,其中厅局级181人、省部级4人,抓获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1200名。”2009年统计出的这庞大的数字说明了反腐的成绩,同时也完全证明了我在《成长》第五部第3章、第5章中说的贪污腐败已经泛滥成灾。2008年刑事案件审结数为768130件)。本人为民为国,中央领导集众人之智确定再发布出来的政策、采取的措施、法学家们制定的法律,我寻出错误的与不妥当的,共一百二十余条。其中五十余条罗列在《成长》免费稿11,四十余条融入《成长》其它部分,其余的从《<成长>续》的附录(6月18日寄出去,约6月下旬到中央手里)以及其它短篇中指出来。本人倡导言论自由,在网上发表《写给中央委员……的公开信》。本人务实,97年国家省市公布人均纯收入为二千多,并被许多报刊刊发转载十年,我在《成长》第二部中,以农民的人均用电量(那几年我在村里当村电工),推翻这个几千个拿工资的统计出来的数字。本人关心社会,十几年来一直是耗费着自己的低微收入,做一个人大代表该做的事。本人开书店力图文学繁荣,支撑一个不赢利的书店近十年,书店倒闭后又在网上发表公益性的《狂人日记》续、志仁的婚事(节选)、得失、丧事与迷信1、成长第四部、房价与经济危机、中国的论坛上的一些不合理的现象、三次寄稿中央、初涉网络、言与法、堂吉诃德大战风车、《成长》的传播、无病呻吟、网络封杀、反差、显示器7......
刘晓民 发表于 2011/2/8 10:59 回复
2楼
xiaoming7889a@163.com
登录以后才可以评论,请点击这里登录; 还不是价值中国用户?请点击这里注册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