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在绝望中期待实质利好的到来——失望之后又将是深渊

宋太伟 原创 | 2008-03-28 23:27 | 投票

股市在绝望中期待实质利好的到来

——失望之后又将是深渊

 

上海财盛资产管理公司   宋太伟

 

 

中国证券市场,应该说中国的经济与社会,真正到了令人非常担心的地步——庞大的证券市场肯定是经济与社会的晴雨表,现在股市持续惨跌几近彻底蹦盘,肯定预示着什么;如果市场再这样无抵抗的缩水下去,很快就会出现更大的社会与经济问题;当前中国股市的直接影响力和潜在影响力,不是2005年之前的市场可以比拟或可以想象的。国内股市从6124的顶部仅在5个月时间内即跌去2700点;更恐怖的是在仅仅2个月多一点时间内,就从5507点下跌到3400附近,跌幅2100点,而且这种恐惧逃命的下跌还在加速!本周沪市大盘下跌400——500点,照此速度,我早在200792《机构博傻、老百姓买单》一文中言的“未来大盘甚至可能暴跌到3000点”,竟很快将成为现实!20062007年的喜悦、暴富、美梦,在充满期待的2008年春,即彻底破碎湮灭。未来会如何?信心溃败、价值观混乱下,能有什么好结果?一切大问题总会有先兆的,股市蹦盘不是好兆头。众多人由炽热的金钱或暴富美梦,转眼间变成入不敷出或更惨,经济社会能不震荡与萧条?

当然,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该还的总是要还的,物极必反,荣衰轮回。国内股市演义的是:大盘股先是在猖狂地涨,然后再猖狂地跌,原因是机构的博傻愚昧与贪婪、结果是全社会受伤老百姓受骗,这是极为扭曲与不公平的。

股市的涨跌有自身的时空周期,涨的快跌的也快;但管理者一定程度上是可能影响其进程路径的。持续不断、单一方向的下跌,其危害性与杀伤力,肯定比在更长时间内波动(或震动中)下跌的情形大很多。一路下跌没有机会、没有希望,市场的传导与配置资金机制更弱,巨额流动资金悄然蒸发,影响传染到整个经济循环体系内,肯定是硬着陆,弄不好会造成社会大倒退。作为负责任的政府,这个时候是应该努力“救市”的,或者说应该站出来坚定地维护全社会或大多数人的利益的;否则,政府部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虽然救市可能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或者说可能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但面对危难政府及时采取有力措施,不仅仅是对“妖魔鬼怪”发出强有力的反击,更重要的是表明立场与态度,驱散恐惧情绪、重树市场信心;政府调控措施要该出手时就出手,犹犹豫豫、瞻前顾后,只会贻误战机;当然谁也不能保证出手的措施都会百分之百正确,错误了就即刻纠正,也是同样英明;政策虽然要有计划性,但政策不是科学或数学逻辑,重要的是要随机应变,而不能画地为牢、作缰自缚。

在中国,股市投资投机,可能是最市场化的。市场涨跌无序,参与交易者盈亏自负。但“买者自负”,并不是意味着要放任自流,养虎为患,国内有不少自我标榜为自由市场吹鼓手的名人,一直抨击中国股市为“政策市”,请问哪个国家的市场不是“森严壁垒”的政策市场?完全的自由市场只可能存在于(某一时段)“风平浪静”的条件下,“波涛汹涌”、“自由市场之舟”也将倾覆,何谈自由交易?鼓吹自由市场经济者,仅代表着一个势利阶层,这个阶层,肯定不是广大老百姓,所以这些人(的观点)于全社会或者全人类无益,他们充其量只是自命清高的书呆子;但政府不一样,负责任的政府,其首先应该是维护正义与公平,当然要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试想,在暴涨暴跌大动荡的市场中,谁是受害者、谁是获利者?证券市场每次暴涨再暴跌,都是财富掠夺再分配的过程,面对不平,政府能撒手不管、进而坐而待毙吗?

调控或援助是艺术,时点、力度、节奏、传导路径等都很重要。不同的状态条件,同一措施可能出现不同甚至相反的效果。我在2008313,发表《应该立即出手救市》一文,当时大盘在4000点附近,市场当时多头情结还比较浓厚,浮动盈利还没有蒸发或浮动亏损还不是很严重,合适的救市措施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现在市场仅在十几日内又跌去20%,伤痕累累,恐惧、猜疑、失望、对抗、逃命等空头气氛浓烈,同类救市措施,表现出的力量与效果,可能将大打折扣。市场走到这一步,时间、信用、精力、信心等的损失都是巨大的,补偿与恢复需要更大代价。但不管结果如何,政府必须及时(并可能需要连续)出台真正强力措施,提升市场信心与多头力量,坚决扭转市场单边下跌趋势,给作空者当头一大棒。

当前国内面临严重的经济政治形势,高房价、高油价、高污染、高通胀、高资源紧张、人民币泛滥而又过快升值、出口就业与分配不均形势严峻、股票暴跌、喇嘛闹事,等等。也许,股市暴跌正是对当前严重形势的正常反映。为政者要直面问题、并要努力、积极、合理应对,而不是等待、忍耐或犹豫,好办法只要经过充分论证,就应该实行,只要这种选择风险效益比极好或最好就可以,即使出现错误,敢于承认错误并及时改正,也是了不起的。解决经济与社会问题,根本就不存在一劳永逸的灵丹妙药。社会与经济现象,不是一般的科学现象,并不真正适宜用严密的数学公式、推理来论证或演义,事过境迁,再著名的经济大家的理论,也都是此时有用、过时作废。所以,面对众多经济问题,不能寄希望于用一种或几种手段来解决,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只要措施对症下药、风险收益比极优就可用,同时要适时出击;当然面对问题困难,任其发展、无所作为,连吃老鼠的“黑猫白猫”都不如,自身存在的价值都没有了。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