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的错?

李犁 原创 | 2008-03-05 11:56 | 投票
  

 请各位细读文章,就会理解我不久前发表的言论,“违法技术上,现在外资学民营有过之,而无不及,马克思对资本贪婪本质的揭露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谁的错?管理当局难道没有责任吗?当年吕梁号称是“资本大鳄”,规模和凶悍,比起这些外资,天壤之别呀。

外资建立无数拖拉机账户围剿中国股指期货

  02月24日03:42
  黄杰,程涛,张曙光

  编者按

  “如果外资执意爆炒,股指期货上市后很可能出现的局面是,外资暴赚第一桶金后,从期货、现货两个市场砸盘撤退,然后股指期货夭折,中国证券市场就此进入下一个十年熊市。”一外资操盘手预言道。

  这绝非耸人听闻。外资正在通过分仓囤筹等方式对大盘蓝筹以及正在孵化中的股指期货进行“围剿”。本报记者通过近四个月的调查采访,逐渐弄清了长时间潜伏水下的外资操作手法以及意图。

  与外资大规模“围剿”形成反差的是他们在公开场合的低调,这种“隐蔽”手法的背后是他们对中国潜规则的心领神会。

  外资“围剿”之目的,在于他们一边要赚中国人的钱,一边要用从中国人手里赚来的钱控制中国的一些核心产业,然后让中国人像永动机一样为他们赚钱,以实现他们的“中国使命”。

  风险正向我们逼近。

  一线调查

  分仓囤筹:外资备战股指期货曝光

  “盘子做太大了,必须学会分散风险,我们认为分仓有几层含义:第一层是账户摊薄法,用大量交易账户把我们的资金和交易方向‘摊薄’,防止出现‘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第二层是分散交易,通过扩散交易地点,杜绝开户资金所在证券营业部进入证券交易买入卖出前5位,减少交易通道的曝光率;第三层意思是方便交叉作业,行话叫对倒,当我们需要拉高一只股票时,大量的分仓行为可以帮助资金相互之间拉抬,同时掩盖掉证监部门查处问题账户时可能发现的所有疑似行为。”几番接触之后,刘先生终于向记者披露外资具体的操作手法,也使得记者第一次比较系统地洞悉到目前外资的具体动向。刘先生认为,分仓是外资化解中国政府围堵地下热钱的最有效手段。

  刘先生是一家外资基金中国区区域高管,在全国各地有着数个和他身份一样的区域高管,他们同时执行着来自北京上峰的交易命令。

  现状:分仓、分仓、再分仓

  “我接触到的一家对冲基金目前在中国拥有50亿美元以上流通规模,一年前,他们的盘子才只有20亿,现在变成了50亿,也就是说,这家基金2007年在中国至少赚到了200%的收益。”刘先生所指的这家对冲基金的母体是全球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是声名显赫的混业金融控股集团,其在中国拥有QFII额度。

  盘子变大以后,这家对冲基金的腾挪空间、获利速度也在急剧变小。一般而言,资金越大的机构,其分仓要求也就越强烈。刘先生透露,早在2007年下半年,就有一批地下资金开展分仓计划。而分仓的目的是“一方面有利于再次快速长大,另一方面可以规避树大招风的风险,防止中国政府尤其是央行、证监会、银监会等金融监管部门的‘骚扰’,将风险化解于无形。”

  分仓是一项非常繁杂甚至琐碎的工作。据刘先生观察,前述对冲基金几乎不把QFII额度当回事,而是一直在潜心经营属于自己的地下资金。“他们在中国的分仓行为非常缜密,一些账户分的非常细,甚至有些账户的资金安排低于100万元人民币。具体操作中,从中国农村收购居民身份证的行为基本已经被摒弃,而是转到一些工厂甚至从国有企业来收购身份证资料,然后遴选安全对象,加以复制造假,并从规模适中的券商那里开设资金账户,分散一切可能引发风险的环节,确保账户之间相互独立,没有任何连带风险。”

  事实上,很多外资在中国都开设有实业工厂或者合资公司,刘先生说,这为外资掌控大量的人员资料(包括身份证、资金账号、影像资料等)提供了极大便利。“没有办法,这个渠道一直是畅通的,外资做事情一向严谨,即便从国有企业调取用于证券开户的个人资料,也会逐一对拟开户人的身份、财务状况、家庭背景等内容作出简单分析。”比如他们通常会从一些企业退休办等地方搜罗许多退休职工资料,然后对大致情况加以分析,如以企业退休办名义对退休者家里有没有电脑,未来是否有投资计划等内容进行简单的调查了解,进而筛选合适的可供利用的对象。

  这仅是一部分内容。刘先生说,接下来,他们会锁定该企业附近的券商营业部,就近开户,以防备将来出现不可控的尴尬局面,如遇到正在交易的证券账户出现身份证主人计划自己开户等问题。“这类事情比较棘手,不过办法还是有的。通常情况会利用证券开户中间需要一两天时间的工夫,迅即将此事反馈过来,我们立即抛空账户上所有股票,快速将资金腾挪出来,然后注销就可以了。”刘先生称,这样的操作方式理论上可行,不过目前他还没有遭遇过。

  一切可谓天衣无缝。账户开通后,外资通常还会给账户申请开通批量买卖功能,以供大资金进出。

  这样的账户开设模式现在被外资普遍运用。刘先生坦陈,除了前述对冲基金,他们自己也在这么做。这些账户被分散到几十个交易终端去操作,如果单纯查看交易时间、证券营业部、交易方向,几乎发现不了问题。

[1] [2] [3] [4] [5] [6] [7] [8]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