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看待经济筑底回暖背景之下的股市波动

傅子恒 原创 | 2009-08-20 14:30 | 投票
  

 (8月20日《第一财经日报》社论文章,发表时有较大改动)



  8月份以来,A股市场呈现出见顶回落、跌势加速的走势。沪深股指在不到三个交易周的时间里跌幅超过20%,而在两个交易周之内,有三个交易日出现了单日跌幅超过4%的暴跌走势。

  证券二级市场的波动是一个常态,但短时间内如此剧烈的下跌,还是令市场感到错愕。一个现实的问题又一次摆在人们面前,那就是该怎样认识股市近期的下跌与波动?

  要客观理性地认识A股市场当前所处的位置阶段、趋势特征及其未来走向,我们需要对上半年股市运行及其所依托的宏观经济、行业变化、政策环境与资金流动作一简要回顾。有人说,本轮行情的大幅回落缘于宏观经济政策与管理层对市场的强化监管,如央行货币政策微调、银监会二套房政策调整以及对房地产等重点行业加强监管等等,其实这些都只是表面的原因,深层次的原因,我们认为,8月的回落缘于以下几个因素的共同促动。

  首先,股市的回落有对上半年猛烈上涨进行“修正”的成份,毕竟,从来没有只跌不涨的股市,也没有只涨不跌的股市。

  其次,年中阶段,股市运行所依托的国际国内形势出现的新变化与股市“共震”的结果,瓦解了、至少是明显弱化了部分行业个股过度投机的基础。在国内,国家统计局8月中旬公布的月度经济运行数据显示,CPI、PPI指标虽然走缓但仍为负值,使得市场对短期“现实通胀”的担忧大为缓解,加之中报业绩下滑局面仍在延续,弱化了资源股的炒作由头与估值基础。在国外,世界经济、主要是美国形势的变化促成投资者心理预期出现新的微妙变化,来自美联储的统计数据好于预期,尽管就业形势依旧严峻,但美国金融业开始赢利的信息显示,肇始于金融领域的危机已在缓解,市场日益同意这样一个判断,就是美国金融业已逃过了“灭顶之灾”,美国经济正在结束“深度下滑”止跌走稳甚至酝酿复苏,恐慌蔓延、至少加速蔓延的时代已经结束。与之相伴,人们对美国经济崩盘、美元短期内“深度贬值”的担忧大大缓解。由此,以美元崩溃为虚幻“理论支撑”的、购入黄金等稀有金属与大宗商品以对抗恶性通胀的预期大为缓解。我们认为正是这两个方面的原因,使得市场对短线受到投机性暴炒的有色金属等资源股大幅退潮。

  股市的回落还有市场运行形成的自身波动趋势的惯性力量作用。年初以来,由于市场波段累计涨幅已大,股指的“高位”回落形成了顶部,使得投资者“预知”跌势仍将会继续,认知的一致促成了投机性资金套现出局的“一致行动”。

  股市短线跌幅较深,接下来的问题是,中国股市的泡沫究竟有多大?股市猛烈的挤压泡沫的行情将会持续多久?换言之,A股的下跌是否又再度续演去年那样跌跌不休、底部深不可测的走势?

  综合各方面因素分析,我们认为A股象去年那样跌跌不休的局面将不会重演,缘于内外部一系列新的变化,由经济周期波动趋势、外部环境重压缓解、部分行业复苏苗头初现等经济基本面的变化都使人们日益增强经济回暖的信心。首先,去年股市的深度下跌是由于我国经济上一个经济景气周期结束与外部冲击的叠加共同促动,尤其是国际金融危机百年未遇,全球各国都手足无措,依靠信心作为支撑的资本市场做出激烈反应也就无可避免,而目前来看,这一重大冲击尽管难言已经结束,但甚少不会有去年那样的恐慌了。

  其次,经过一系列的积极应对,我国经济出现的积极信号是显而易见的:GDP增长同比跌幅趋缓、环比加速,部分产品尤其是基础原材料价格止跌回稳、行业效益下滑趋势改善,虽然经济增长仍旧基础不稳但毕竟曙光初现。更加难能可贵的是,目前从中央到基层都认识到经济重回“自主性增长阶段”仍需要持续不断的政策加持与努力,经济回升的信心正在不断得以修复。这些因素在股市回落调整中应该被充分关注。

  三是外部压力重压缓解,由于发达经济体跌势趋缓正在步入稳定时期,尤其是金融体系趋向稳定,我国经济面临的国际环境有所改善,这一点从外贸部门近期发布的统计数据得到佐证。

  上述几个方面的原因显示,A股市场所面临的内外部环境都是与08年下半年的市场环境有着巨大的区别,这是我们判断本轮市场的下跌与去年下半年的回落不可能简单重复的基本依据。当然,股市的波动是常态的,也有着自身运行的规律,我们无法预测其短期波动的绝对高点与低点以及运行方式,但是无论是中期还是长期,应该对A股市场充满信心——中期来看,股市下跌之后会有上涨波,今后一至三年的时间内,世界经济将酝酿复苏,加之各国央行释放的流动性宽松局面,真实的通胀将会伴随经济增长而出现,这将是一个“理论常识”而无须太多论证。长期来看,我们对中国证券市场的基本信心缘自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在需求层面,仍处在城市化初级阶段、基础设施的不完善与有待提升、地域发展的不均衡、社会收入分配不均衡而面临政策调整、优化、居民收入的持续提升等等因素促成的有效需求,决定了中国经济依旧有着很高的“潜在增长”空间;在供给层面,三十年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初步完成的资本原始积累以及劳动技术积累等等,可以为满足社会有效需求提供充分的保障。这些因素决定了中国经济依旧有着光明的未来。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