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有早春热闹 谨防春寒料峭

刘国宏 原创 | 2012-12-22 23:55 | 投票

  虽有早春热闹  谨防春寒料峭

——2013年A股市场春季行情演绎探析


《中国证券报》:近期市场反弹,你认为支撑本次反弹的理由都有哪些?

刘国宏:本次反弹是多种因素合力的结果。首先,A股市场估值已处于历史低位,据统计数据,11月底的市场市盈率已低于2008年的1664点,市场投资价值在过度的负效应中早已显现。而11月底的破位下挫,在技术上积累了修复性反弹的强劲动力。而沪综指在12月4日下探1949点“建国底”之后,出现了气势如虹的上攻;其次,经济基本面开始出现回暖,11月份的经济数据在一定意义上增强了投资人看好四季度市场的信心,加之岁末年初集中消费、经济数据翘尾等因素,更强化了机构对A股市场的结构性向好预期;其三,管理层从三季度开始频吹暖风,证监会领导多次在不同的场合强调“对证券市场有信心”。在雷霆打击违规、铁腕规范市场的同时,不断地鼓励并扩大社保、QFII等机构的入市规模。近期已经实质性的停止了新股发行、并设法对数量巨大的拟上市企业进行“泄洪”疏导,不仅缓解了市场资金面的压力,更为市场的稳健发展坚定了信心;其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经济新里程,使A股复兴之路逐渐明晰。

《中国证券报》:此前多次市场反弹,都成为新一轮下跌的开始。本次反弹是否会重蹈覆辙?

刘国宏: 此前多次市场反弹,都成为新一轮下跌的开始,是因为A股市场严重的制度缺陷导致病灶密集出现、经济数据预期悲观、投资者信心散涣,加之机构对新一届政府、监管部门整顿经济沉诟、治理病态市场的政策预期不明朗。而从年初开始的货币政策调控链前移、资金供需失衡的负面影响一直在加剧。管理层通过强化货币紧缩政策,严控房地产投资炒作,导致市场情绪陷入悲观;同时,IPO和再融资的频度、力度丝毫不顾及市场实际,对市场资金的“吸血”效应持续强化,而来自新基金募集和非机构资金入市的力量一再趋弱,进而引发了市场情绪的恶化,导致资金供给端的撤离速度大大快于股票供给端。所以,在恶性循环的喋血氛围中,每次的反弹都是机构消极出逃的抉择。

本次反弹的市场格局与此前截然不同,一方面,宏观经济企稳缓慢复苏迹象渐趋明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后经济“稳中求进”将使股市相对其它资产更具吸引力;另一方面,信贷总量与结构的继续改善、资本市场恢复投资功能,政策引导培育消费、创新驱动产业升级,都将为A股市场预留更大的运行空间。尽管A股市场的短期调整压力已有所增强,快速拉高指数之后的技术指标持续超买,确已存在修复技术指标的要求,并且时届年关、后续资金供给压力渐显。但是,此次反弹的基础是坚实的,利多因素将酝酿新的动量。并且,目前的通胀较为温和,为货币政策预留出了空间。因此,笔者认为A股市场已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短暂休整之后将展开一轮震荡上涨行情。

《中国证券报》:目前A股做空的工具在不断丰富,从投资的角度看,会对市场产生哪些影响?

刘国宏:在股指期货推出并逐步完善之后,融资融券业务也日趋成熟,转融通又箭在弦上, A股做空的工具正在不断丰富。

我们看到,股指期货推出后,做空股市不仅可以避免损失,甚至可以获得一定的盈利——抛出股票虽然亏损,但做空股指反而赚钱,这已成为A股市场投资人套利的一种成熟工具。更重要的是,国际热钱对于股指期货驾轻就熟,显然在博弈中占据先天优势。尤其是在今年市场持续下挫、哀鸿遍野的漫漫熊途中,香港、大陆股指的联动格局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国际热钱做空的身影。

而融资融券业务的发展,对提升券商营业部托管资产交易量等发挥了积极作用,融资融券业务成为营业部重要的利润增长点。但目前融资融券仅限于券商的自有资金和自有证券,券商的行为实际上就是一种“自营”性质。而转融通则是由专门的证金公司为券商提供资金和股票,券商再转借给客户,券商的行为实际上就是一种“代理”性质。转融通制度的推出,意味着A股市场卖空时代将正式到来,但其短期和长期对证券市场的影响却不尽相同。

转融通时代到来后,券商、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基金、保险、信托、社保基金、企业年金、其他机构等所持证券都可以作为融券来源。金融控股机构、央企、地方国资所持有的不流通的股票,都可能进入市场。因此,转融通将进一步活跃市场。此业务将利好证券公司和保险公司,这将扩大他们在融资融券上的收入来源。对于证券公司而言,转融通业务将刺激融资融券业务的规模增长,提升中间业务空间。而可融标的证券的来源大多为保险公司等第三方机构,即真正长期持有而不计较短期收益的股东。在过去,证券公司只是单纯地凭经纪业务取胜,靠天吃饭,转融通业务的推出标志着一个全新的金融创新时代的到来。

就市场影响而言,转融通机制正式实施后,对大盘将起到稳定作用,当市场下跌幅度较大时,可向证券金融公司融资买入股票,待市场上升时,再卖出股票,还款给证券金融公司。这样,将使大盘减缓下行速度并企稳回升。反之,当市场上涨幅度较大时,可向证券金融公司融券卖出股票,待市场回落时,再买入股票还给证券金融公司,将使大盘减缓上行速度并企稳回落。当然,看空的投资者可以得到更多的筹码进行卖空操作,空方的冲击力量将大大提高,这无疑将加大个股的波动风险。正因如此,转融通将推出的消息并没有明显刺激股市上涨反弹,而市场各方现在普遍都在关注转融通的推出会否加速A股做空下挫。

转融通的推出和金融市场相关交易制度的改革,虽然理论层面上进一步完善和发展了我国的资本市场,但这些做空工具的推出由于参与门槛较高,普通投资者无法通过做空或对冲来取得投资收益,降低投资风险。中小投资者目前依然停留在“单边做多”的时代,而A股全面做空时代来临后,投资者面临的投资风险恐将持续恶化,投资者应有的权益也将进一步受到损害。而就长期而言,在证券市场中引入完整的融资融券机制并不会对证券市场产生负面影响,相反可以减少证券市场中大幅波动的情形,对证券市场的剧烈波动起到平抑作用。

总体而言,做空机制对中国证券市场影响有限,恶意做空的模式在目前A股市场面临融券规模过小、融券成本过高等诸多障碍。随着法律制度的完善,恶意做空成本也会越来越高。两融业务是证券改革一脉相承的市场制度建设,是进一步推动中国证券市场发展的一个步骤而已。

《中国证券报》:近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未来市场的走势会产生哪些影响?你如何看未来数月的行情?

刘国宏:作为新一届中央领导主导的经济工作会议,对A股市场具有特殊的意义。当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是A股市场绝地反弹的春风、未来走势的风向标。会议提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夯实农业基础,保障农产品供给”、“加快调整产业结构,提高产业整体素质”、“加快调整产业结构,提高产业整体素质”、“加强民生保障,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坚定不移扩大开放”,这些经济改革与建设的导向与证券市场密切相关,从战略层面将证券市场的运行环境、内外氛围、发展方向予以了明确。从城镇化到培育消费新增长点,从货币财税政策到产业结构调整,从物价房价到股市汇市,从三农、食品安全到就业等民生问题,都有了相对务实的导向,这对证券市场的长期信心恢复将起到积极的影响。

会议强调要在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巩固经济企稳回升的良好势头的同时,着眼长远,以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为中心,力争结构调整取得明显进展。而在经济增长的动力方面,以往依靠资本形成驱动的爆发式增长可能更多地让位给消费等长效拉动机制,而城镇化将发挥尤其重要的作用。基于当前国内外环境,笔者认为明年经济增长目标或仍为7.5%,而推进城镇化、扩大内需、培育消费新增长点、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等将成为我国经济明年的主旋律。因此,笔者预期“以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为中心、稳中求进”的经济发展是可以预期的。这将为证券市场修生养息、集聚的内在动力奠定良好的基础,为证券市场的治愈历史顽疾、推进深层次变革、促进更环节康健发展明确了预期。这也使得A股市场的投资价值进一步彰显。

综合考虑以上因素,整体估值水平相对偏低的A股市场充满希望,政策支撑、经济回暖、企业盈利回稳将是未来证券市场运行的根本动力。憧憬当前至明年“两会”前后的行情,笔者认为,市场将以震荡态势延续反弹,而主题投资将反复活跃。尽管A股市场的投资吸引力凸显,但市场毕竟还处于经济调整的周期里。尽管政策暖风将会继续吹,但经济的复苏乏力、上市公司业绩增长受阻、通胀再度趋势渐显、限售解禁压力、全球量化宽松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都是A股市场挥之不去的阴云。目前来看,融机构的新增外汇占款规模处于较低水平,央行需要主动投放流动性的压力增大。可以预期2013年新增外汇占款依然疲弱,主要是因为人民币贬值预期持续存在,QE3之后“热钱”流入的迹象不显着,而调控房地产又可能导致流动性将受到挤压。A股市场上涨的动力将受到制约。在“两会”前后,随着政策制定者发生变动,确定性的政策将面临一些列阶段性的不确定性。在诸多变革焦点都汇聚的“两会”,不仅要为明年的经济运行掌舵,更要为新一届政府运行经济造势,这个时间窗口难以给证券市场注入活力,只能衍生振荡行情中的结构性机会。

《中国证券报》:在这种大环境下,哪些板块可能存在机会?

刘国宏: 在此背景下,笔者认为未来市场热点将沿着“先周期后消费”的主线演绎行情,但主题概念的行情将更为精彩。新型城镇化、现代农业、生态环保、消费升级、并购重组这五大主题将轮番上演。综合这些因素,农业(种业、农机)、机械(工程机械)、消费(食品饮料、医药、商业零售)、有色金属、节能环保、金融(证券、保险)将值得持续关注。

《中国证券报》:市场在担心“影子银行”等潜在风险。您认为对股市有影响的系统风险包括哪些?

刘国宏:在现实市场上,我国的影子银行主要包含两大部分:一部分主要包括银行业内不受监管的证券化活动,以银信合作为主要代表,还包括委托贷款、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信托公司、财务公司和金融租赁公司等进行的“储蓄转投资”业务;另一部分为不受监管的民间金融,主要包括地下钱庄、民间借贷、典当行等。影子银行受市场流动性影响较大,市场紧缩,传统银行信贷规模萎缩,影子银行就繁荣,两者的关系如同跷跷板,具有反向性,一方的繁荣和发展往往伴随着另一方发展的滞胀。

由于“影子银行”的潜在杠杆,一旦地产调控政策持续,楼价下跌、经济放缓,庞大的影子银行体系会直接对金融系统构成风险。若监管层收缩表外融资规模,流动性可能将受到挤压,影子银行的“挤兑”效应可能加速市场的心理崩溃,助推股市下跌。

很多银行将贷款转成被信托公司打包的金融产品,这些被轻度监管的信托公司再将资金投资于实物、基础设施、金融工具和高风险高回报的领域,如股市、房地产等,并通过资产抵押以及股权持有等方式使更多的主体联系在一起。这样,影子银行一方面使得传统商业银行可运用的资金比率下降;另一方面,使脱媒资金流向直接融资市场,使得参与股票发行的“热钱”过多,导致直接融资规模增加,很多上市公司“超募”即是影子银行的“功劳”。

一旦经济环境呈现出非常好的高增长、低通胀的特征,这是的最好环境。所以,在政策风险逐步平抑之后,资产价格上涨的过程中,影子银行很多能为投资者的热情推波助澜,导致股票市场过度投机。影子银行往往自有资本金非常少,业务规模却非常大,再加上高杠杆交易,导致信用过度扩张、加大系统风险。现实中,影子银行涵盖面极广、渗透极深,市场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风险失控,都可能加剧影子银行向股市迅速传递风险,冲击市场资金面。

(2012年12月17日)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