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期货市场创新发展

李强 原创 | 2013-02-05 07:20 | 投票
  

  我们应该重新审视期货及金融衍生品在宏观经济中的战略地位和作用,大力推进其发展

  期货市场服务经济发展作用的再认识

  从经济发展全局看期货市场的功能作用

  从宏观经济发展全局层面看,期货市场特有的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有利于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降低社会成本,提高经济发展效率;有利于进一步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升级,服务国民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有利于进一步促进我国以市场化手段参与国际竞争,获取战略资源,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在大国经济博弈中占据优势地位。

  从国外发达国家情况看,20世纪70年代,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导致汇率浮动、利率市场化的大背景下,美国期货及金融衍生品获得了快速的发展,对美国经济结构调整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助推美国金融模式全球化,强化了美元霸权,稳固了全球定价中心、金融中心、金融霸权地位,实现了美国的大国金融战略。

  当前,我国经济的转型、人民币的国际化、利率的市场化和经济发展的全球化与美国当时的情形都极为相似,借鉴国外经验,我们应该重新审视期货及金融衍生品在宏观经济中的战略地位和作用,大力推进其发展。

  从市场经济发展效率看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功能

  价格是市场经济资源配置的“信号灯”,是调节市场行为的有力杠杆。价格发现是期货市场的核心功能,也是期货市场能够促进经济发展的关键所在。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功能的有效发挥对于促进市场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有利于进一步理顺市场经济定价机制,引导资源合理配置,推动经济结构的调整升级。期货市场独特的交易机制有利于形成更加真实、连续和权威的价格,更好地发挥价格这只“看不见的手”的积极作用,从而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发挥期货市场交易定价机制的特点,有助于信息的快速传导,进一步深化我国价格体系的市场化改革,特别是推进当前资源性产品,如石油、天然气等的市场化定价机制改革,全面提升我国市场经济的效率。

  二是有利于形成大宗商品的定价话语权,维护国家重大经济利益。成熟的期货市场在大宗商品定价权、话语权、标准制定权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已经成为大国经济博弈的重要平台。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国内市场对金属、石油等基础原材料的依赖越来越高,大宗商品进口数量也越来越多。然而,我国在国际大宗商品贸易中却经常被动,陷入了“一买就涨,一卖就跌”的怪圈中。特别是在粮食、能源等方面,我国亟需在大宗商品国际定价中建立与经济增量相匹配的话语权,而通过发展期货市场逐步建立市场话语权是必要的也是最佳的方法与战略手段。

  三是有利于国家决策部门通过期货价格进行宏观调控。期货市场是实物资产、金融资产、信息资产、信用资产四个资产一体化的市场,也是宏观经济政策传导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关注大宗商品价格变动趋势,运用商品期货指数分析宏观经济以及物价水平波动,对于指导宏观经济调控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在国际上,根据大宗商品期货价格编制的商品指数已经成为政府、企业和投资者关注经济发展趋势的风向标,知名的商品指数有路透-商品研究局指数(CRB)、道琼斯-AIG商品指数(DJAIG)、高盛商品指数(GSCI)等。

  从经济发展的稳定性看期货市场风险管理功能

  期货市场最初是为商品交易者避免价格波动的风险而出现,其最重要的功能是帮助企业锁定价格,有效规避风险,是套期保值的重要工具。

  从欧美经济的发展来看,面对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风险,通过金融业的转型和扩张,特别是以期货和衍生品为核心的风险管理和革命,大大提升了欧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弹性和风险管理能力,为欧美等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增长以及全球性扩张提供了重要的支持保障。

  因此,我国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需要加快金融业的改革开放和转型发展,全面提升对经济、金融风险的控制管理能力,特别是提升以期货和衍生品为主要工具的风险管理能力。

  期货市场功能日益显现

  我国期货市场是伴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而产生的,是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内在要求,是我国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历经20多年的发展,我国期货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市场广度和深度不断拓展,期货市场成交金额由2000年的1.6万亿元(双边)增长到2011年的275.02万亿元,上市期货品种达31个(其中商品期货品种30个),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日益明显,为国民经济服务的能力逐步增强。

  期货市场价格被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认可和利用

  近年来,随着我国期货市场品种的不断丰富、市场流动性的不断增强和市场参与者的不断增加,我国期货市场形成的价格信息与现货市场、国际市场的关联度不断增加,能够比较准确地反映市场的供求状况和预期,对于生产者和经营者有较强的指导性,在优化市场资源配置的结构,提高生产经营的效率方面作用明显。

  如今,众多生产、贸易、加工、消费企业开始利用期货价格来组织采购、生产、物流和营销等经营活动。在有色金属行业和大豆行业,多数企业都会跟踪利用有色金属和油料油脂期货市场的价格,例如上市公司江西铜业、云南铜业等采取“上期所月加权平均价”作为合同定价基准,浙江某贸易公司采用“基差+DCE豆粕期货价格”的方式解决了现货贸易中的定价难题,弥补了贸易方式的缺陷。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