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企业掠夺者”的资本战

张锐 原创 | 2014-01-13 06:19 | 投票
  

  声名赫赫的激进投资者卡尔·伊坎近日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最新文件中披露,他目前已拥有苹果公司股票约470万股,市值达18.5亿美元,成了苹果大股东。而此前不久,伊坎公开要求苹果回购1500亿美元股票,因为他认为苹果股价被低估,而大规模回购有望使股价回到每股700美元。无疑,伊坎是在向苹果管理层示威和亮剑。

  伊坎将苹果作为猎取目标,自然是闻到了对方的“腥味”。资料显示,自去年触及705.07美元历史高点后,苹果股价就再也没有重整旗鼓的机会,过去52周跌去了41%;在投资者怀疑苹果创新能力衰减的同时,作为拳头产品的iPhone手机市场也频频遭遇竞争对手的蚕食。最新的财报表明,2013年三季度三星出货8100万部并占领了全球32.1%的市场份额,销售量居全球第一,苹果出货量3033万部,全球市场占有率为12.1%,较上年同期下滑两个百分点,苹果第三财季净利润因此同比急挫22%。在此情形下,如果伊坎运用手中的“大仓位”反手做空,苹果的处境不啻雪上加霜。

  历史上伊坎已不止一次导演落井下石然后胜利逃亡的惊天大戏了,最新一幕就是对摩托罗拉的出手与告捷。趁2008年摩托罗拉销售额下滑18%、股价始终徘徊于最低谷的绝佳时机,伊坎连续五年增持,使其持有摩托罗拉股份增至公司总股本的11.36%,成为摩托罗拉最大股东。大权在握的伊坎随后极力主张拆分手机部门,又号召股东们支持由他提名的四名候选人进入摩托罗拉董事会,形成新的管理团队。传闻一出,摩托罗拉股价应声上扬。2013年10月,摩托罗拉以63%的溢价将移动手机业务出售给谷歌。伊坎从这笔价值125亿美元的交易中获利13.4亿美元。

  恶意收购往往是伊坎投资运营的最主要法宝。而作为支撑伊坎恶意收购的最重要工具是已运转了八年之久的伊坎合作基金,该对冲基金目前管理着240亿美元资产,其进攻目标是一些资产优质、升值空间巨大但暂时陷入财务困境的行业先锋。另一投资工具AREP也常为伊坎所用,该基金的操作策略是,低价买入一家没人愿买、只有破产一条路的企业,之后把企业经营好,通常持有六七年,在公司获市场青睐时高价出售。过往10年,伊坎对不同的公司发起了约25次代理权争夺战,“缉捕”目标指向食品烟草公司、卡通出版公司、百货公司、西联汇款、摩托罗拉、雅虎等,其中19次完胜。

  与投资者对伊坎齐刷刷地发出潮水般掌声不同,外界对于伊坎的评价,既有“激进投资人” 、“维权投资者”等带有褒奖意味的称谓,更有“吸血鬼”、“企业掠夺者”等具有谴责性质的标签。也因此,在华尔街的金融家与投资家中,伊坎是被公司高管告上法庭次数最多的人。

  批评者认为,伊坎只关心如何从收购和出售中赢利,从不关心企业的发展;而且被伊坎攻击的上市公司被迫牺牲其他股东的利益,采用大笔资金回购股票,而伊坎得以获利并全身而退;不仅如此,由于董事会往往要考虑企业战略,而伊坎只关注短期收益,其不当的干扰行为势必危及公司的长期发展。特别是伊坎的猛烈进攻有时会伤害那些本不该受到攻击的CEO们。《华尔街日报》据此给出的评论是:“他把对上帝的敬畏引入管理以让人们按他的意思行事,这可能对迅速提升一个公司的股价有用,但可能不是公司持久盈利的最好之计。”

  然而,著名的《财富》杂志却给伊坎画了一张相当好看的像:“不管你信不信,现实中的伊坎是一个复杂而又多才多艺的人——他精通各种赚钱之道,可能为股东赚的钱比这个星球上的其他任何投机者都多。”资料显示,伊坎合作基金在过去四年对投资者的年回报率高达26%,远远跑赢标准普尔500指数。至于伊坎高达180亿美元的个人资产和高居《福布斯》富豪榜的显位,更说明其超强的赚钱能力。

  作为职业投资者,伊坎最为喜欢的是《财富》杂志给出的“股东权益保护者”的评价。理论上而言,由于信息与身份的不对称,小股东联合起来与现有管理层谈判已不太可能,而对一个拥有公司大部分股权的大股东来说,通过公司治理的正式程序向管理者施压还是很有可能的。因此,客观上说,伊坎通过机构投资者的相对强势力量将原本没有话语权且分散的小量持股人团结起来,并以他们代表的角色监督大企业管理层的行为,一方面可以为企业引入民主决策机制,另一方面能促使企业管理层专注于为股东创造价值。近两年里伊坎曾“染指”过的公司市值增幅已超过了500亿美元,所以伊坎说他已使更多中小股东获益。

  的确,伊坎所“掠夺”的公司基本都是自身存在着明显缺陷和失误的“问题”企业。因此,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伊坎将自己比喻成一个现代版“罗宾汉”,并言明他的目标就是“缉捕”那些无能企业的高管。看来,只要有目标出现,已是耄耋之年的卡尔·伊坎还会高举“股东至上”大旗继续他认为是合理的资本游戏。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