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融资必须讲政治

吕平波 原创 | 2014-01-18 09:14 | 投票
  

  IPO重启,是在中国股市在2000点一线垂死挣扎之时,更是在暂停新股发行一年之后,应该讲不是破釜沉舟,也是背水一战,如此冒险,为的又是什么?

  为的当然是融资,为的当然是兑现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为的当然是直接融资比例的提升,化解的当然是企业的股权危机,化解的更是产业升级的资金矛盾,化解的当然是未来发展的动力匮乏,这是管理层必须高举的大旗,也是中国股市讲政治的表现。

  但是,知行合一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有时候,知更容易点,行很难;有时候,即便是在知这个层面上,概念也不是那么清晰、简单、直接,而是掺杂了更多的私念、杂质、欲望、诉求。所以,你跟他讲融资,他跟你讲“三高”;你跟他讲“三高”,他跟你讲老股减持;你跟他讲老股减持,他跟你讲市场化改革;既然是市场化,那么发行定价就是愿赌服输的事,证监会的干预岂不是越俎代庖?中国人讨论问题往往扯,你跟他讲法律,他跟你讲道德;你跟他讲道德,他跟你讲政治;你跟他讲政治,他跟你讲文化;你跟他讲文化,他跟你讲江湖;你跟他讲江湖,他跟你耍流氓。

  奥赛康如何定性,叫停又是为什么?

  定价?或者老股减持?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又或者中介公司串谋欺骗?再或者五毒俱全?

  首先说一点,老股减持在IPO新政中出现属偷袭,因为没有任何约束性条款,法律方面是空白,和老股上市后减持的细则相比,恐怕不是遗忘或疏忽的事情,本身和证监会对于控制股东的监管是自相矛盾的,这就跟马路上的斑马线一样是给守法公民准备的,如果没有法律意识,这种白线形同虚设。从证监会发布的补订方案看,显而易见,查的是发行过程中的违规行为,刻意回避的是定价高和老股发行、曲线救国,结果可能是一样的,但是没有直面制度安排上的漏洞,估计当事人也会口服心不服。

  证监会当务之急,必须明确的就是不准超募。既然上市公司上市是为融资上募投项目,既然项目不管真假都弄得跟真的似的,既然公司融资的需求已经达到;那么,就请上市公司据此办理,定价也完全由公司自己确定,股份发多发少完全由公司确定,只要符合25%公众股的底线要求。这就叫越简单越好,2013年中证监会征求IPO发行意见座谈会时,水皮杂谈的题目就是这个,新政最大的问题一在于承认超募合理,二在于父爱滥用帮超募找出口,三在于照搬美国老股减持的原则但却没有遵守美国的细则。

  为什么不准超募要作为一个原则呢?

  因为谁都知道,中国企业融资难,整体融资不足的同时,个股过度融资,既对其他企业不公,也是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卖者有责,批准发行的人更有责,证监会不但要对总量负责,对个股的融资量也要负责,否则就别审核。按中小板和创业板已经公布企业的融资需求看,一家公司在3亿-5亿元规模是合适的,700家公司也就需要2000亿-3000亿元的资金,这个数对疲软的中国市场也是个巨大的但还不是不可以消化的压力,如果放任超募,一个奥赛康卷走40亿元;那么,700家都有样学样,这个数字就是将近3万亿元人民币,A股能承受之重吗?如果不能,如果A股可以消化的也就是3000亿元,那么就只够70家公司上市融资,70家以后A股精尽而亡!这叫为实体经济服务吗?这叫提高直接融资比例吗?这不是拉大旗作虎皮又是什么?证监会的上级部门能允许如此挥霍宝贵的有限的公众财富吗?

  第一个纽威股份挂牌,也是惟一一个挂牌的,这种挂牌方式同样叫人困惑,为什么不同时多挂几个?不是创造爆炒的氛围又如何解释?搞那么多限制又有什么意思?新股爆炒属肖钢所说的买责自负,不用多管,而发行“三高”则属卖者有责,公司要自律,证监会要理直气壮地管理,这就叫宏观调控。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