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发审委时机选择至关重要

叶檀 原创 | 2014-01-21 08:16 | 投票
  

  此次新股发行改革的阵痛显示了在失信的市场中,规则尊严未建立之前轻举妄动,将付出怎样惨重的代价。

  财新《新世纪》报道:新年伊始,证监会近年来最大幅度的一次机构改革即将拉开序幕。据消息人士透露,1月下旬证监会召开的2014年度监管工作会议将对本轮机构改革作出部署。在证监会2013年11月确定新股发行制度向注册制过渡后,发审委的存在已渐无必要。

  取消发审委是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但什么时候迈,时机的选择至关重要。市场化的目标没有有效的手段,常常南辕北辙。

  新股发行市场化改革心情急迫,可以理解。一方面,股市需要融资,几百家拟上市公司悬在头顶;另一方面,暂停新股发行无法医治A股市场面临的困境。暂停新股发行最大的好处是让之后头几批发行的新股享受高市盈率,显示对中小投资者的体恤之心。

  新股发行市场化的方向没有错,必须坚持,但对市场化的理解不能过于狭隘。市场化绝不仅仅意味着放任主承销商自主定价,放任大量公司上市,而更为重要的是意味着建立基础制度,严惩失信行为,否则,在本已信用不彰的资本与货币市场,不过是利益群体假借市场化之名大肆掠夺,而后一走了之。

  新股发行存在圈钱、三高发行、发行后难以退市等病象,其背后的症结是不健康、不规范、野蛮生长的市场化。上市后不仅可以从股市圈钱,还可以凭借股票质押、担保获得银行的平价资金,企业治理一团糟,照样可以获得几亿元的壳溢价。

  在这样的市场土壤上,一些市场化的改革举措被异化,如三年以上存量老股发行,变成一次性套现的良机;如加强主承销商责权,变成人情来往的通天坦途。成熟的股票市场也有主承销商的人情输送,不存在什么老股套不套现,但风险尽情向二级市场释放,而主要利益尽留于利益人士之手,这样倾斜的市场少见。这说明,把成熟市场的规则一厢情愿地套用到A股市场上,过于书生意气。吸收成熟市场的规则,必须吸收建立健康市场的精髓,即透明、公平与活跃的定价。

  闹剧简直难以收场,如有的上市公司为了追求上市,竟然刨除了80%以上的申报价格,这哪里是市场定价?而存量发行更是出现了奥赛康(300361,股吧)惨剧,及时制止后,各上市公司绞尽脑汁猜测证监会允许发行的老股数量,首批发行公司已确定发行数量的48家中,10家公司未发售老股,其他38家公司老股转让数量占发行总量的平均比例为38.3%。于是,40%成为心照不宣的红线,为什么?没有人知道。

  为了市场化,市场定价的尊严扫地。取消发审委交由市场定价,是证监会自我改革的举措,但如果没有其他步骤跟进,后果不得而知。笔者认为,证监会应划出底线,做好充足预案。

  证监会必须中立,拥有行政执法权,第一步是有不受级别限制的行政执法权。2013年11月,证监会主席肖钢参加上证法治论坛时指出:“从境外经验看,各国证券监管部门都是集必要的立法、行政和司法职权于一体的法定特设机构。监管机构必须要有必要的立法权。”证监会想必不会忘记一些地方政府是如何肆无忌惮地“帮助”拟上市公司提高利润的,不会忘记绿大地为什么迟迟无法退市,那些业绩不佳的大公司是如何上市的。

  同样重要的是,惩戒举措必须切实可行,不能大而无当。沪深两个交易所关于股票造假上市回购全部新股的措施,无疑是建立信用体制的重要步骤,可惜实行成本过高,如已经成功上市的造假公司,是按照发行市盈率回购还是按照交易时价格回购,已经存量发行一次性套现的资金是否该追回?事实上在万福生科(300268,股吧)的补偿案例中,时间的选择、成交价格的选择非常重要,不应该忘记—当时的上市公司根本无钱赔偿。

  金融领域信用是生命,信用定价体制不建立,就没有金融市场化的根本。赋予证监会更大的执法权限,建立可操作的信用赔偿执行细则,才是真正全面的市场化。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