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渐入深水区

连平 原创 | 2015-01-05 17:03 | 投票
标签: 国际化 人民币 

经过五年的发展,人民币国际化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交出了一份令人瞩目的成绩单。

 

据央行统计,到2014年前三季度,跨境人民币结算金额已经超过了4.8万亿,而2009年只有不到36亿元。SWIFT的报告显示,20147月份人民币在全球支付货币中的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至1.57%,人民币在使用最多的全球支付货币中排名第七位。

 

五年来,随着跨境人民币业务快速发展,人民币国际化已经迈开了坚实步伐。目前人民币国际化究竟处在什么样的阶段或状态?未来需要进一步朝哪些方向发展和实施突破?未来进一步发展取决于哪些因素?是当下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人民币国际化初级阶段

 

如果将人民币国际化发展与过去的英镑、美元以及稍显逊色的日元和欧元发展历程相比较,形象地说,目前人民币还只是处在少儿时代,即人民币国际化目前尚处在一个初级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贸易领域的人民币跨境使用得到了快速发展。目前人民币国际化最主要的成果体现在与商品和服务贸易有关的方面。但在金融领域,人民币国际化的水平还很低。例如:人民币用作跨境借贷货币的规模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人民币作为国际投资货币才刚起步,规模相对较小;人民币在国际债券和衍生产品交易中使用较为有限;外汇交易中使用规模虽排名第九,实际占比亦不高;人民币作为多国官方储备货币尚十分有限。

 

总之,除了支付结算功能外,人民币在作为国际货币的另外两项功能(交易货币和储备货币)方面发展的水平还很低。这同时也表明,人民币在国际金融领域内使用还只是初步的。人民币要最终成为跟美元和欧元并驾齐驱的国际货币,未来要在借贷货币、交易货币、投资货币、储备货币等四个方面的功能上加大力度地推进。

 

人民币国际化要在金融领域突破

 

在下一个五年,金融领域跨境使用人民币要得到长足的发展取决于六个方面的因素。

 

一是资本输出的需求与发展速度,这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来说十分重要。因为资本输出是带动本国货币国际化的重要手段和途径。上世纪二战后初期,美国“马歇尔”计划拉动美国对西欧投资,成为美元国际化的重要驱动力。近年来,中国已经显示出贸易大国向资本输出大国转变的姿态。当前直接投资对外的步伐逐步加快,这意味着我国现在对外开放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越来越多的境内经济主体有意愿要进行跨境投资。中国已经开始展现出一个资本输出大国的面貌,2014年我国很可能成为直接投资的净输出国。未来这个步伐应该会稳定向前推进,而且速度还会有所加快,从长期看我国对外资本输出会越来越大。鉴于近年来人民币已经有了较大的升值,未来的币值会较为稳定,我国资本输出扩大将会持续带来使用人民币对外投资的需求,成为人民币国际化新的重要的驱动力。

 

二是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程度。事实上,人民币在境外金融中心已经实现了资本和金融账户下的基本可兑换,因而才造就了离岸人民币市场;但在境内却仍有不小的限制,或为基本上可兑换。尽管人民币回流机制的制度框架基本构成,但人民币资本和金融账户的诸多限制的存在,必然制约人民币的交易货币和储备货币的功能,导致人民币作为国际流通货币的便利性和避险性功能大大逊色于美元和欧元,国际社会持有人民币的意愿必然会减弱。目前,我国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程度不高,经济国际化的总体水平与资本输出巨大的潜在需求之间尚存在一定差距,两者目前未能很好地匹配。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程度涉及货币的可兑换性和资本移动的便利性等有关货币国际化的关键问题。这方面管制的逐步放开将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发展,反之亦然。

 

三是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下一个五年,人民币国际化要在金融领域中获得突破,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显得特别重要。随着人民币国际化发展,局部地区出现一些套汇套利的现象是难以避免的。关键是如何使利率、汇率机制更加市场化,从而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不同市场的差价推平。人民币汇率和利率的市场化程度较高将使人民币作为资金和货币的价格富有弹性,更好地调节市场的需求并有助于控制利率风险和汇率风险,这将会有效助推人民币国际化。反之,在人民币国际化加快步伐的同时,人民币汇率和利率的市场化较为滞后,则境内人民币市场容易受到冲击,货币政策可能会承受较大的压力,甚至处在较为被动的状态。

 

四是境内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完善。这是一个国家货币能否成为国际货币的最重要因素之一。美元为什么能够持续成为国际货币?当然跟美国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的实力和条件有关,同时也与美国的金融市场,包括股票、债券市场,尤其是衍生产品市场发达有关。当遇到危机时,用美元可以持有美国政府的债券,而美国政府债权信用程度是所有政府债券中最高的,因此美元往往在危机中能够保持坚挺并成为人们追逐的对象。其实,人们真正追逐的还不完全是美元,而是美国金融市场上提供的各种产品,各种信用级别比较高的投资产品。这说明,作为资产货币的投资和避险功能是美元成为国际货币的极其重要的属性。因此,对人民币国际化来说,未来境内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完善非常重要。没有便利投资、产品丰富、规模巨大和对外开放的金融市场,人民币要成为真正的国际货币几乎是不可能的。目前我国金融市场开放度、市场深度和规模都不够,跟国际市场相比衍生产品相对比较单一。未来金融市场不仅需要规模扩大,深度拓展,尤其是衍生产品市场达到相当大的规模;而且还需要扩大对外开放,使得境外持有人民币的投资者能够在市场上进行便利的投资,或者至少能运用这个市场控制人民币的汇率风险、利率风险等,这对于下一步的人民币国际化至关重要。

 

五是中资跨国银行的全球发展水平。从各国货币国际化的进程中可以看到,本国银行体系在全球的拓展,为这个国家的货币在全球的布局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平台。借贷货币的推行主体主要是商业银行。境内的商业银行及其在境外的分支机构共同推进借贷业务,这是未来人民币作为借贷货币发展的重要促进因素。通过全球布局的银行体系,不仅可以推进人民币的借贷业务,还可以提供支付结算等各方面的功能,这将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落地。目前,中资银行虽然全球排名靠前,但其国际化程度较为有限。5家大型银行跻身全球20强,但真正属于全球系统重要银行的仅有一家。中资银行国际化任重而道远。人民币国际化和中资银行国际化应同步、携手向前。

 

六是货币政策与货币环境的国内外趋同程度。从借贷功能看,目前国内外货币政策趋同程度不高,致使人民币借贷业务难以有效开展。如境内银行对境外项目的人民币进行贷款,因人民币利率明显高于境外主要国际货币,市场基本没有需求。香港离岸市场上也同样因为利率水平高的原因,人民币贷款需求十分有限。但未来市场状况可能会发生改变。比如说美国QE政策要退出,可能会走上逐步升息的道路。如果我国利率水平保持不变或有所下降,美国逐步升息后,境内外利差会逐步缩小。若干年后,如果出现境内外利率差异水平逐步趋于缩小的状况,开展人民币境外贷款业务就可能会有空间。这种货币金融环境的出现取决于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运行及其政策的变化,不应刻意去追求,毕竟整个经济体的宏观政策需要比起货币国际化需求来得更为重要。因此,只有等待合适的机会。未来应及时把握住可能出现的机遇,加快步伐推进人民币境外借贷业务。

 

未来,人民币国际化要在金融领域内获得突破与上述方面有着非常密切的逻辑关系。可以说,人民币国际化已渐入深水区。下一步所涉及的相关改革和开放都可能是攻坚克难类型的工作,并伴有一定的风险。随着人民币在金融领域使用的发展,当局应尽快推进有关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的风险控制研究,做出规划,前瞻地安排应对举措,以未雨绸缪。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