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在想什么?

童士豪 原创 | 2016-11-30 20:17 | 投票
标签: 投资 vc 

  雷军和团队这几年一路走来,我都看在眼里。我每周五或周六去找雷军、林斌聊天,有时已是晚上十一点了,但90%以上团队成员都还在公司加班。为什么有些创业者能够成功而有些不能,运气和努力当然都是很重要的,但见证过小米成长的人几乎都会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能否抓住风口。

  投资战术各异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GGV,再来谈谈为什么不同投资者会有不同风格,最后再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投资风格以及判断项目的思路。

  GGV(即纪源资本),2000年成立于美国,2005年在中国上海设立办事处,中间在2003年投了阿里巴巴,之后投了土豆的B轮,土豆现在叫优酷土豆。GGV还投过去哪儿、UCWEB、YY、美丽说、触控科技、世纪互联等优秀企业。在美国,我们是Square、Pandora音乐、Houzz、Nimble、Zendesk的投资者,它们都属行业领头羊。

  最近在我加入后,我代表GGV,在美国投资了一家跨境电商公司,叫Wish。现在,Wish每日成交总额与我2013年年底投资它的B轮时相比,已涨了20多倍,用时只有8个多月。GGV是Wish第一个了解中国互联网模式的投资者。落定投资后,在支持Wish团队大胆转型并与中国资源结合方面,GGV发挥了特殊作用。到底我在国内住了8年,我的参与让大部分美国白人董事会成员对新打法有了更大信心。

  14年来,GGV共管理过5个基金,总计超过22亿美元。我们认为,中美两大互联网市场还有很多投资机会,而且这些被投资公司未来发展空间将不只限于中美两国,因为未来全球互联网成长空间在发展中国家,而中国以屌丝为主要用户群体的互联网模式,更适合这些国家用户的需求。这也是我们判断未来十年将比过去十年更精彩的主要原因。

  以下四个发展趋势,是GGV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第一,目前全世界都以移动互联网为主了,不做移动你就落后了,目前很多传统行业从业者还未认识到或不知如何面对这一新情况,而这对创业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机会;第二,未来将有很多投资机会是软件、硬件、服务相结合的;第三,分享经济,以美国Uber、Airbnb为代表,这里面潜藏着很多创业机会,或将颠覆目前传统行业;第四,我们也在做一些云端、2B项目的投资。

  在我们已投的150多家公司中,退出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的有18家。我们的portfolio中有很多公司,从我们投它开始,可能是从B轮或更早,之后估值逐步涨至10亿美元以上。所以一路看下来,我们深知这些公司是如何才走到今天的。在这一过程中,我们积累了很多经验。

  不同投资者对投资回报的期待各不相同。每种投资者后面,都有LP需要面对。LP希望你能在8~10年内给他两倍回报,可以让他很稳定地、几乎没有风险地拿到这一回报。在不同阶段,LP会给出不同资金额度来支持不同基金。

  最早期是风险投资,基本每个成功项目都需要有十倍以上回报。如果离上市时间还远,比如还有4~6年,假设命中率为五选一,即20%,10乘以20%就是两倍。当然,他希望得到的回报是超过这一标准的,但毕竟投早期基金风险更大,这一成绩已让他很满意。

  第二种是成长型投资基金,多投B轮、C轮。他们希望投到发展得很快的公司,能有六七倍回报,在命中率三选一的情况下,也能达到两倍的基金回报目标。

  第三种是IPO之前的投资。公司离上市还有一两年时间,这时他要求命中率非常高,三选二,平均回报为三倍左右,两项一乘,也为两倍左右。这三种基金对风险的评估标准不同,早期基金会看项目的亮点是否足够亮,成长型基金会做较多数据分析,用来评估市场规模、形成业务指标,此中需进行用户调查。

  到PE时,他们会非常谨慎,需要更多数据用来降低投资风险,因为他们输不起。好的项目不过3倍回报,如果不好的项目太多,比如一半以上项目不理想,那它就会出问题。所以说,不同投资者,心态不同。一般而言,被投资公司上市后,如果每年能保持7个点的回报,这个基金就已算做得非常不错的了。

  把控风险之难

  对于投资风险,大家都会花时间去考虑,会系统地去想。不同基金对每一种风险的评估都是不一样的,最大的风险其实是社会风险,这是系统性的,无法掌控。在将资金配置给各基金之前,LP首先考虑的是,到底在美国配置多少、在中国配置多少,为此他需要专门做国家风险评估。这一评估与这一国家是否有好的上市公司、有多少创业者,并无太多直接关系,他更多是看该国市场是否足够稳定,是否有足够好的土壤让好的企业发展起来,之后才是考虑这个国家有多少人想要创业、是否有足够多的成功案例等问题。

  对VC或PE来说,投资风险需认真对待。当然,不同阶段,会有不同风险:

  第一是市场。这个市场是已经起来了,还是即将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这对价格有巨大影响,也比较难掌控。如果这个市场起来了,规模究竟能做多大,想象空间有多大,行业竞争会不会很激烈,这都需要深入思考。

  第二是商业模式。这是各VC花费时间最多的一个问题。如果某一模式被验证可行,而且风险较低,那么它有多大的杠杆效应呢?比如我投一块钱进去,最后能赚多少钱回来?或者用多长时间,我能把这一块钱赚回来?这些问题是大家比较关心的。但这是我较不关心的一个问题。因为商业模式,基本上是能计算出来的,只要你足够聪明、数学基本功足够扎实。这不是成功的重点。重点是什么呢?我一向认为,重点是创业团队的执行、学习、调整以及凝聚人才的能力是否强大,是否能及时找对风口,不然估值即便再便宜,这个项目也没价值,零里面的100%还是零。
[1] [2] [3]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