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在想什么?(3)

童士豪 原创 | 2016-11-30 20:17 | 投票
标签: 投资 vc 
  

  我可以坦率地和大家讲,创业时,每一次我的项目没被投成,被拒绝的理由,在我看来,都是非常理性的,我都能理解,但创业本身是非理性的。我一直坚信的是八个字:谋定而动、顺势而为。雷军在创建自己的VC机构时,将其命名为“顺为”,也是同样道理。因为他在这一行业做了这么久,他已经发现,若逆天而行,比如要把一家软件公司变为一家互联网公司,要改变它的DNA,是非常难的,与其如此,还不如从头开始,更有机会做大。

  把握趋势者赢

  加盟GGV以后,我们内部几个管理合伙人经讨论后认为,未来十年,应专注移动,但移动行业范围很广,所以需要全球布局,而且速度要快。因为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已经到了一个爆发式成长的阶段,仅中美两市场就有10亿多部智能手机,如果今后三五年不能抓住机会,等大家都起来了,再去找新的投资机会就难得多了。所以未来三五年内,速度一定要快,虽然估值可能不是非常让人满意,甚至让人担忧,但对行业布局来讲,投资者必须要花工夫。

  我们发现,2000年后,在美国,未上市的公司,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基本上都跟2C有关。在2000年之前,也有十几家公司,估值超过10亿美元,但都是2B的,也即都是面向企业的。这和美国高科技历史发展、购物习惯、人口结构都有关系。

  1980年~1985年,为什么个人电脑能够发展起来,主要是因为,二战后婴儿潮这代人已经30岁了,他们对资讯的感觉,比上一代人更敏锐,他们愿意花钱去买一个很简单的电脑。那时候,IBM不愿意进入这一领域,当然,这并非它不能做,而是看不起这一行业。它认为,真正的电脑不可能这么简单、搞得跟玩具一样。所以很多时候大家不做某件事情,是基于他自己对此的判断,并不一定是因为他不能。

  在1995年~2000年时段,二战后1965年~1980年出生的孩子,即X一代(Generation X),这时已进入校园,甚至已离开校园步入社会,这些人对资讯的掌握,比他的父母更强,他们对上网兴趣更大。这一结合让那个时代出现了很多新服务。但接入互联网需要有很多基础设备,那时还没有,所以,那时投基础行业比投2C公司更安全,赚钱也更多。那时做2C的人只能等,因为属于他们的时代还没有到来。

  2000年之后,90后一代已开始进入青少年阶段。我记得2005年时,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曾写过一本书叫《世界是平的》。社交网络能够在那时发展起来是有原因的。遗憾的是,当时很多美国投资者错过了这一机会,因为他们仍然对互联网泡沫时期的惨重损失记忆犹新,所以一直没敢碰,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本土VC,以及远在俄罗斯的投资机构发现了这一机会,从中赚了很多钱。

  这些投资者不投某些项目的理由,细究之下都是对的,要么价格太贵,要么还在亏钱,要么商业模式不清楚。但如果不掌握趋势,投资者将失去非常大的机会。很多基金如果仔细想想自己在干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计算:假设一家早期VC有两亿美元基金,平均一个项目投一千万美元,算下来,这笔钱大概可投20个项目。如果它的回报是2.5倍的话,它的投资者会对它非常满意,这样,它要给它的投资者即LP5亿美元的回报。也就是说,我拿了LP2亿美元去做投资,十年之内我要还他5亿美元。

  如何做到呢?我有20个项目可用来尝试。如果项目我投得比较早,占20%的股权,被我投资的这20家公司加在一起,必须有25亿美元的市值,这样我才能还5亿美元给我的投资者。25亿美元是什么概念呢?5家在创业板或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当时的估值。所以说,投资20家,其中有5家必须上市,25%的IPO命中率,我才有机会达到2.5倍回报。有没有可能改变这个公式呢?很简单,如果你投资的一家公司,上市时并非只有5亿美元,而是个奇虎360、京东甚至是个阿里巴巴级别的公司,那你投这一家就够了。

  成败系于团队

  投资者思维各不相同,但你必须愿意去冒险寻找可能成为下一个阿里巴巴的企业,才能有那样好的投资回报。如果学沃伦·巴菲特,你会非常稳,命中率非常高,冒的风险非常小。所以,创业者在和VC打交道时,不妨多听听他们问的问题,他们是对风险顾虑更多呢,还是问你的机会到底在哪里、怎样把企业做大,对这类问题顾虑更多,由此可判断出他们属于哪一种投资者。

  我发现我自己最喜欢问的问题是,怎样才能把企业做大,要做大需要什么样的条件,要到哪里找到这类资源,要到哪里找到最适合的团队和你一起干。对这类问题,我听到的答复越具体,我越有把握或越能让我做出判断是否对该项目投资。风险嘛,其实VC都很聪明,相互比较一下,每家VC对项目风险部分的分析报告,几乎是一模一样的,99%的风险都能被分析出来。我觉得,能看出风险,这只是VC基本功,而能持续判断团队能否做起来这才难,是真功力(或运气,大笑)。

  我在做投资时,常有年轻同事跟我讲,投资的公司目前有什么什么样的风险,或者团队哪里哪里做得不好。我说,这些分析都很好,但我也都理解,因为我创过业,创业过程我清楚,创业绝对不是完美的,问题往往一大堆。在中国创业,更必须摸着石头过河,必须学会农村包围城市。

  中美公司做法不太一样。美国很多公司更愿意一开始就做城市中高端用户喜欢的产品,因为创业者本身就是高端人士,比如名校毕业,他做出来的产品更适合城市用户。而中国互联网市场更多是屌丝用户,创业成功者自然多为屌丝,创业项目也多是为与自己类似的屌丝提供服务,这是最近几年我在中美两国创业者中发现的最明显的一个差别。

  什么是谋定而动、顺势而为?基本上,选好市场,寻找你认为最优秀的团队,看他们是否已找到一个好的切入点,给他一些资金,用来验证这个切入点是否正确,然后去把这个事情迅速展开。

  当然,讲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各项目情况不一,对每个项目的判断也不尽相同。

  雷军做天使投资时认为,判断一个创业项目是否优秀,有十大标准,如果所在行业不够大,他就不太有兴趣。

  创业前,黎万强没有问雷军要做什么就爽快答应了。雷军说,你又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怎么答应得这么快?黎万强说,我知道你要做手机。因为那时智能手机是未来最有机会的市场,虽然竞争会非常激烈,但如果能做起来,绝对是值得的。反正是二次创业嘛,做就做一件大事,既然都是冒险,行业不大就没什么意思。

  什么时候做是合适的?太早做也没用。猎豹浏览器创始人傅盛讲得没错,你必须要找到一个突破点,而这个突破点大家一开始不太关注,这样你才能有机会把这件事情做好、突破,然后使之遍地开花。

  我们喜欢和创业者聊好几次,每次都会有新的想法和他分享,然后看他有什么样的反应,我非常享受和创业者互动的乐趣。因为聪明的创业者听到你的话之后,会有自己的思考和见解,即便和我们的想法不同也没关系,我们最关心的是他的思考方式。

  最好的创始人团队一般是两三个人,能够形成互补,而不能由一个老大全部说了算。雷军能力很强,但他周围那六七个联合创始人,个个也都不简单,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如果个人单独出去融资,我认为他们都有机会做一把手,而他们凝聚在一起,小米才有机会做成下一家生态型企业。

  我2005年举家搬到上海时,全球互联网用户近10亿。我记得很清楚的是,百度那年上半年在纽约上市,市值为50亿美元左右,全国第一。但和全球互联网领头羊Google的1千亿美元市值对比,百度当时只是前者的二十分之一.。全球互联网用户很快将达到30亿。近10年新增的这20亿用户当中,中国占了至少三分之一。上市后的阿里与谷歌,目前市值对比是1:2,可见中国互联网用户近年贡献之大。不难发现,全球前10大互联网公司已有4家来自中国。这还不包括小米。

  我认为,在未来十年,新的互联网用户将主要来自发展中国家,他们更多是靠移动终端设备上网,而这些新用户的消费习惯会更像中国用户。中国国内具备国际化水平的团队,和美国以第一代移民为核心成员的团队,最有机会成为下一波快速成长趋势中的大赢家。这也是我坚持要在美国、中国都要进行投资的原因。

  在美国,好的VC非常多,很多互联网创新来自硅谷、纽约等地,但大部分美国VC和美国创业者都还是精英,他们需要借鉴中国互联网这10年来的发展经验,以打造更为全球化的公司。未来10年将是中国互联网模式的大航海时代。这正是大家的机会。与各位同学共勉。  
 [1] [2] [3]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