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超发非人民币贬值主要原因(4)

连平 原创 | 2017-03-29 14:23 | 投票
  

  目前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中民间投资占比已超过50%。在人民币快速贬值推动下,民间资本海外投资力度的迅速增大,使得本已不振的民间境内投资雪上加霜。

  持续的国际收支逆差与人民币贬值预期可能阻碍产业梯度转移。在东部地区人工和土地成本持续大幅上涨背景下,引导加工贸易产业从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充分利用本地人力和自然资源,促使中西部经济爆发新活力,不仅有助于缩小地区发展差距,而且有助于整体经济结构调整。

  但在国际收支逆差与人民币贬值预期相互促进下,产业转移可能有新的选择,即通过比较资本外流和人民币贬值背景下向中西部转移的成本和风险,产业可能直接转向要素成本更低的国家。而在避险需求和套利需求增强背景下,即使产业出现向中西部的梯度转移,发生转移的可能也是空心产业,无助于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对经济结构调整升级无益。

  国际收支逆差与人民币持续贬值可能再度引发股票市场动荡。中国经济增速下行压力依然存在,美联储仍将处于加息通道,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地缘政治冲突、黑天鹅事件频发等导致国际资本风险偏好下降,资本外流压力和人民币贬值预期难以在短期内完全消退,避险需求和套利需求将持续存在。中国国际收支双顺差将渐行渐远,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将成为“新常态”,并将继续对国际收支构成压力。

  相应的,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压力依然较大。一旦短期贬值幅度过大,尤其是再次出现一次性大幅贬值,不排除在市场恐慌情绪带动下,短期资本大规模外流,从而出现股市、汇市联动杀跌效应,造成资本市场大幅震荡。

  持续的国际收支逆差与人民币贬值预期有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基于东南亚金融危机和阿根廷金融危机等的研究都表明,国际收支逆差所导致的汇率大幅贬值及与之相伴的资本大规模外流是危机爆发的主要原因。持续的资本外流及人民币持续贬值可能引发更大的贬值预期,导致人民币资产价值持续缩水。短期资本在贬值预期驱动下必然大规模夺路出逃,人民币则是抛售对象,以人民币计价的各类资产都将难逃贬值冲击。

  金融资产对价格变动较为敏感,且流动性较强,因而会首当其冲。房地产价格经过多年的持续上涨,市场上已存在较强的房价下跌预期,房地产市场崩溃论一直不绝于耳。人民币持续贬值并形成较强的贬值预期,外资和部分内资都可能加快从中国房地产市场撤离的步伐,未来中国房地产市场可能面临较大风险。

  经验表明,全球性和区域性的金融或经济危机差不多每十年左右爆发一次。最近一次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最近两年有可能处于爆发全球性或区域性金融危机的敏感期。在开放度提高条件下,未来国际金融危机传导的风险加大,容易促进资本外流与人民币贬值相互强化和形成恶性循环。

  在股市、债市、外汇、信托、房地产、私募、理财及P2P等本身因各种问题而十分敏感的情况下,单一的个体风险也可能因“蝴蝶效应”引发上述市场出现共振,导致资金迅速撤出各类人民币投资品,从而酝酿系统性风险。

  持续的国际收支逆差与人民币贬值相互强化可能成为妨碍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拦路虎。当前及未来几年,中国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告别中等收入国家行列、迈入发达国家门槛的关键时期。应当看到,中国已经具备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较好基础和条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总体保持高速增长。新型城镇化、长江经济带及“一带一路”等战略的稳步推进将进一步带动投资、消费需求的增长。

  中国拥有长期稳定且大力支持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的政府和持续改善的高质量的人力资本。持续推进的城乡一体化改革、投融资体制改革、科技体制改革和科技创新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一系列重大改革,能够释放巨大发展潜力,驱动中国在未来五年左右跨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然而,国际收支持续逆差与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之间的相互促进和相互加强,可能威胁金融市场的稳定性,阻碍经济平稳增长,甚至可能成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拦路虎。阿根廷、巴西、智利、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经济起飞初始条件优于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东亚国家,但最终却走向经济停滞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主要原因之一便是国际收支持续恶化与汇率大幅贬值和资本大规模外流相互促进、相互强化。

  在资本大规模流出压力下,1978年,阿根廷新比索与美元的汇价是1:1003;而到了1982年底,1美元更是可以兑换3.9万新比索;阿根廷的国际储备则从1979年的116亿美元降至1982年的45亿美元,下降了61%。

  拉美国家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在本币剧烈贬值下,资本持续大规模外逃将导致金融市场动荡,经济最终陷入停滞并倒退。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中国仍将面临国际收支逆差与人民币贬值两者相互加强的风险,这必然会使下行压力较大的宏观经济“雪上加霜”,在破坏经济增长基础的同时,甚至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总体来看,当前及未来一个时期,中国不少领域都存在潜在风险。部分一、二线城市房价飙升,楼市金融属性增强,房地产泡沫风险有所提高;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呈上升趋势,增加了企业的财务成本,企业债务违约风险上升;影子银行体系规模庞大,并不断膨胀,风险时隐时现、渐行渐近。
 [1] [2] [3] [4] [5] [6] [7]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