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超发非人民币贬值主要原因(5)

连平 原创 | 2017-03-29 14:23 | 投票
  

  不过,中国当前的财政实力较雄厚,政府调控市场能力较强,而且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尽管有下行压力但风险总体可控,金融体系依然稳健。因此,上述风险都处在可控范围内。但资本外流和人民币贬值相互加强所带来的风险却涉及到境内外市场的相互影响、内外部政策的相互掣肘以及国际经济关系的协调,管控难度相对较大,但危害程度可能较为严重。

  从相关的国际经验和中国当下的现实来看,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中国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和最重要的风险可能就是国际收支持续逆差与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及其相互加强。

  四、多管齐下保持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和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

  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我们既不能轻视资本存在大规模流出压力,当国内需要加大投资的关键时刻,眼睁睁地看着资本尤其是民间资本大规模外流;我们也不能就事论事地从外汇市场角度考量人民币贬值,不顾贬值对人民币资产投资的削弱效应,在市场汇率已经很接近合理均衡水平上下时,任凭非理性的市场力量大肆做空人民币,甚至还要实施“一次性贬值到位”;我们更不能对国际收支逆差与人民币贬值的相互加强及其危害视而不见,盲目乐观而疏于应对,坐视其抑制境内投资、阻碍产业梯度转移及触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等严重后果的形成。

  为避免国际收支逆差与人民币贬值相互加强的危害性,在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的同时,应在资本流动、汇率机制和政策以及宏观经济金融政策等方面多管齐下,力促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和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下保持基本稳定。

  1.针对性地促进资本流动走向基本平衡

  汇率是外汇的市场价格,自然由供求关系决定。资本流动会影响市场外汇供求关系,从而决定汇率变化,尽管汇率形成预期之后会影响资本流动。未来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关键是资本流动基本平衡。当然,汇率基本稳定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可以在合理均衡水平随市场供求上下波动。

  理性审慎推进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从市场需求和国家战略的角度看,有必要进一步推进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步伐。根据目前的国际环境和中国的实际状况,全面开放资本和金融账户是一项高风险的操作。未来的开放宏观上应审慎,微观上应稳健。但不能矫枉过正,更不宜笼统地提“加强资本管制”,不应轻易改变过去的承诺。

  资本流动会影响外汇供求,资本管制势必扭曲外汇市场供求关系,难以真正实现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改革,也难以保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在当前资本外流和人民币贬值压力较大、国际金融市场不确定因素较多的情况下,应合理和稳妥地设计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的步骤和路径,采取先试点、再推广的策略。

  按照蒙代尔不可能三角理论,当前中国保持汇率稳定、货币政策独立性和资本项目开放三者难以兼得。从有利于经济平稳运行和有效控制金融风险的角度出发,当下中国应保持货币政策独立性和汇率基本稳定,对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采取审慎态度,主要是谨慎管理资本流出,而资本流入管理则应进一步放宽。

  采取非对称的资本流动管理,促进国际收支趋向平衡。所谓非对称管理即对外汇流出管理偏紧,对外汇流入管理偏松。从中国资本流出压力较大的现实看,有必要进一步开放境内市场,适度加大吸引资本流入的相关政策。具体来说:

  一是进一步加大外商直接投资开放力度。随着生产要素成本的提高,中国对外资吸引力有所降低,未来有必要进一步放宽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等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鼓励和支持外资参与“中国制造2025”、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等战略,支持在华的外资企业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市等。进一步推进服务业有序开放,尤其是金融、电信、运输等重点领域开放力度,逐步放开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服务业领域外资的准入限制。

  二是进一步扩大银行间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开放力度,包括允许境外投资者开展利率、汇率风险对冲,进一步明确对汇出投资本金和收益的规则及税收政策,进一步提高审批效率,加强境内外基础设施合作,适时延长交易时间等,扩大实际参与银行间债市的境外机构投资者范围,提升交易便利性。

  三是适度扩大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向外资开放的力度。逐步扩大证券投资领域的开放,适时扩大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的额度,简化审批流程。适时开展“沪伦通”的可行性研究等。

  四是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下的外债和跨境资本流动管理体系,适度放松企业举借外债限制。以人民币纳入SDR为契机,进一步推进债券市场开放,促进债券市场的互联互通,适时考虑建立人民币国际债券市场,打通各个市场的融资者和投资者的交易渠道。

  近年来,中国外债规模总体呈扩大趋势,目前,中国全口径外债余额1.39万亿美元,较2001年增长了近六倍。但主要外债风险指标一直处于低位,负债率为13%,债务率为58%,短期外债和外汇储备之比为28%,均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以内,也优于发达国家和经济规模较大的发展中国家相关外债风险指标。

  其中的关键问题是短期外债占比较高,目前,中国短期外债占比已较峰值下降了16个百分点,但占比仍在60%以上。未来可考虑在合理安排外债期限的同时,适度放松企业境外融资限制,进一步放宽企业举借外债规模、比例、资金用途等方面限制,逐步实现中外资企业举借外债平等的国民待遇。进一步梳理外汇管理相关政策法规,废除部分陈旧的政策法规,清理、修正相互矛盾的政策法规。
 [1] [2] [3] [4] [5] [6] [7]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