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终结的市场信号及理由

董登新 原创 | 2007-11-26 09:0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理由 市场信号 牛市终结 
  武汉科技大学董登新(教授)

  2001年,中国股市首次站上2000点,花了整整10年功夫,但后来为此也付出了长达4年的慢熊代价,直至2005年6月6日,上证综指再次跌破1000点大关。

  2006年,中国股市发动了一场“百年难遇”的罕见行情,上证综指1100点上方起步,年内便相继攻克1500点、2000点、2500点等重大关口,并将上一轮牛市的“顶”狠狠地踩在了本轮大牛市的脚下。

  然而,2007年春节过后,“全民炒股”已成壮观一景,随着全民暴炒垃圾股攻势的迅猛展开,中国股市开始步入了一种过度投机与疯狂“轮炒”的不归路。

  2007年3月19日,上证综指首次攻上3000点大关;

  2007年5月9日,上证综指首次攻上4000点大关;

  2007年8月23日,上证综指首次攻上5000点大关;

  2007年10月15日,上证综指首次攻上6000点大关。

  不过,大盘在6000点之上只勉强停留了3天,便气衰力竭而暴跌下来。

  当中国股市攻克2000点大关花了整整10年功夫,而我们现在却只用2年时间就将上证综指从1000点暴炒到6000点时,笔者就认为,本轮牛市已经找到了终结的理由。

  回过头来看,本轮大牛市形成主要基于三大动力源:

  其一,长达4年之久的慢熊深跌,是2006年牛市“自然”爆发的技术层面动力源,而且这一轮牛市具有“报复性”力度和高度。应该说,2006年的行情(从1100点攻至2500点)是技术指标的惯性作用,是正常暴涨阶段。因此,2006年的牛市行情在技术分析上属上一轮熊市“见底”后本能的强烈反弹,但有人将它归因于“股改”因素,这是缺乏根据的。当时,即便没有股改,熊牛交替的规则照样会发生“自然”作用。

  其二,股市投机力量的集团化与群众化交相辉映,进一步放大和膨胀了2007年的疯牛行情。进入2007年后,股市投机猖獗又主要源于如下三股力量:一是股改后“大非”“小非”纷纷套现,并将获利资金再次投入股市炒作;二是股改后上市公司大肆“炒股”(美其名曰“交叉持股”);三是证券投资基金的大批量发行,直接将大量银行储户存款“转移”到股市坐庄。

  其三,流动性严重过剩、股市规模极度狭小,则是本轮疯狂大牛市的真正根源之所在。过多的资金追逐过少的股票,直接导致资金供给严重过剩,而股票供给却严重不足,于是,在供求严重失衡的情况下,投机力量的作用就被进一步放大、突显出来;于是,基金与机构在无所事事的前提下,他们联合起来,制造各种题材借口,在大盘股与小盘股之间、在绩优股与垃圾股之间,他们展开了火力猛烈的“反复轮炒”,直至鸡犬升天,炒无可炒!

  如今,这一轮“反复轮炒”已走到尽头:10月16日,当上证综指站上6124点的历史巅峰时,沪深A股平均市盈率也成功地站在了70倍之上!其中,45%的股票市盈率超过80倍!上证综指与深证成指在两年间的累计涨幅分别超过500%和600%!

  当然,在大盘走向气衰力竭时,国内外宏观环境也发生了重大逆转性变化。

  首先,周边股市开始纷纷从牛转熊。道琼斯指数已从2007年10月11日最高14279点跌至前天的最低12725点;恒生指数更是从2007年10月30日最高31958点,跌至目前的最低25861点;韩国股市也跌出了近三个月来的新低。周边股市的大势所趋,必然会波及正在不断开放的中国经济和股市。

  其次,石油价格近期已经冲突99美元,正在向100美元冲刺,第三次石油危机一触即发,这将是一场世界性的经济灾难,不可等闲视之。石油价格暴涨必将带来全面性的物价上涨,企业成本加大、利润陡降,人们生活成本也会直线上升。因此,石油价格暴涨必然会动摇牛市基础。

  再次,中国经济持续十年10%左右的高增长,这一增长周期可能在2007年形成一个新的“拐点”,2008——2010年中国经济可能会适当放慢增速,同时要加大“节能减排”的成本开支,因此,经济周期决定中国股市走向。

  最后,中国政府对付经济过热、通货膨胀以及资产泡沫的决心和信心越来越大,宏观调控的措施力度正在加强,我们相信,目前正在展开的宏观紧缩调控,必然有利于国民经济的平稳健康地发展,同时,也会给疯狂的牛市和房市降温泄火。
个人简介
董登新教授,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研究方向:养老金与资本市场。联系:mypension@qq.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董登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