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巴菲特学什么

梁信军 原创 | 2011-01-11 14:3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巴菲特 私募基金 复星 

  中国经济最重要的拐点,宏观上有三个方面。

  第一,中国很快从制造大国变成消费大国,快的话2013年变成全球第二消费大国。今后,对于西方企业来说,如果不在中国占有一席之地的话,很难自称是全球化的企业。

  第二,中国正在从制造大国变成资本大国。无论是资本供应能力,还是对资本市场的企业(项目)供应能力,还是净资本输出——前两项指标2009年、2010年中国都是第一。再过3-5年,我们会稳定处在全球前二的位置。

  第三个,人民币中长期的“内贬外升”趋势。外升是“被升值”,欧美的宽松货币政策等,都会导致人民币在海外升值。而人民币在境内的贬值问题也逐步显现。

  过去中国的企业老是想着跟老外合资,引进品牌。现在中国市场大了,是老外的主流市场,他会为了中国的市场降低他的身板。中国企业海外谈判的时候有了中国溢价的可能。我对中国(经济)乐观,来自这三个拐点。

  中国既然变成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之一,那么中国的企业,首先要深耕本国市场。我们在未来十年会亲眼见证,中国将涌现出一批市值规模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的、但是只做中国市场的企业。

  中国是消费大国也是资本大国,所以要投资那些能从中国本土消费市场受益的强势企业。那些跟中国人的消费,尤其是升级换代消费相关的行业。

  另外,中国还是全球的制造大国,所以3-5年内为制造业服务的配套产业还是稀缺的,从长期来看,如资源能源类的企业,都是好的(投资方向)。

  此外,我觉得海外上市的中国资产存在被低估的现象,比如复星投资的分众、同济堂等。

  所以投资投什么,都是基于中国消费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大幅上升。

  关于国际化的问题,我们很早就在做资本来源的国际化。其实第一步就是在香港以红筹股的形式募集资金,最早从复地集团开始,到后来陆续有多家在香港的上市公司。

  第二步是2009年走的,邀请美国前任财政部长斯诺作为我们国际化的顾问。我们通过他接触到了友邦保险(AIA)的项目,复星也曾是AIA的绯闻“男友”之一。虽然这个项目最终没做成,但是类似的项目我们还在做。

  第三步是2010年的4月份,我们跟凯雷投资集团的合资。复星通过与凯雷这样一个在美、日、欧都有强大投资能力的公司合作,使复星有能力去看主要资产在这些区域的企业。

  第四步就是投资Club Med。这个项目我们探讨了一个模式,怎么去跟行业领先的欧美企业合资,我们走了一个迄今为止跟其他公司都不一样的路线。国企去海外收购遭遇政治因素阻力,但我们不搞中国企业收购外国公司,我们只是参股,并协助它在中国境内发展。对我们来说,资金在境外投资规模较小,我们承担的风险也较小,也没有什么跨文化管理的问题。这种模式我们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复制。

  我们国际化考虑的第五个问题是,在海外尝试一下类似于私募股权基金(PE)的融资,我们还没搞过。但我相信有越来越多的海外资金听得懂、看得懂中国故事,这是我们下一步要跨越的台阶。

  讲到融资的问题,巴菲特的优势很明显,最常说的是他的价值投资,其实他(用于投资)的资金成本非常低。

  投资公司跟生产企业一样,如果你的原材料可以持续地便宜地获得,那你当然有竞争力。投资公司的原材料就两个东西,第一,项目。你用什么方法证明给投资者看,你可以便宜的拿到项目而且可持续?第二,钱。中国和海外都有很多好的PE管理公司,他们给投资者的回报是相当可观的。像国内近三五年,PE给投资者的预期回报都在25%以上。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PE的资金成本是不便宜的,他投出去的钱期望回报是25%,那心理压力多大?

  对于复星来说,第一步要考虑的就是学习巴菲特,首先要学习怎么可持续的降低我们的用于投资的资金成本;其次,考虑怎样可持续地降低我们投资的项目的成本。

  普通的PE投资周期是5年、7年、9年,但我们不一样,好的高成长的产业,我会愿意持续保有,所以我们称之为“有稳定和强大的产业基础”。这就像巴菲特,长期持有可口可乐的逻辑是一样的。

  复星现在的投资资金,大部分是自有资金。自有资金我们的投资方向是三类。第一类,就是PE投资;第二类,战略投资。第三类,产业投资。

  产业投资是控股的、以行业整合为目的的投资。我要在这个行业里把高附加值链条都占了,这是我的整合逻辑。

  PE投资是另外一个极端,就是准备持有三五年就走的。

  当中还有一块灰色地带,是战略投资。有些行业,你知道未来可能是好的,比如保险。但你又没有做过,就拿出几十亿控股的话,风险是极大的。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对一个好的行业,用参股的形式跟最有效率的公司一起玩几年,跟着他学习学习,有机会就控股。我们对很多行业都有一个学习的过程,在医药、零售、矿业领域都是这么做的。

  如果仔细分析巴菲特,他跟别的PE公司比较,最典型的就是他的长期资金成本低。内部的核算相当于6%左右的成本,而PE等都在27%、28%。这一点,差别是特别大。

  复星跟巴菲特比较的差异是,我们专注于中国,在受益于中国成长的领域狠狠地做。而跟国内做产业投资的公司相比,我们将来的投资视野是全球化的。

  这里面有两个标准。第一,安全性的标准。第二,成长性的标准。

  安全性的标准,这几年尤其金融危机以来,我们特别注意,就是投跟融要平衡。当你决定投一笔钱的时候,你就要想到卖掉一些东西,不要“短贷长投”,那是很危险的。我们的基本手法就是,比如我投资10亿,可能我卖资产也要卖掉7 亿。这其实也是资产配置的一种平衡,卖掉一些低增值潜力的,买进高增值潜力的项目。

  至于成长性的标准,什么样的企业会被卖掉呢?一个,我们确信在我们的管理下,(项目)不再有规模性的增长了,如果没有两位数的增长,他自己成长的动力就枯竭了。第二,权衡有没有更好的机会,如果没有,还是握着原来的东西比较好一点。第三,价格合理不合理,也是很重要的。

  以前我们叫“最大的多产业公司”,现在我们讲是“全球领先的专注于中国成长动力的投资控股集团”。首先是领先的投资公司,其次是我们能从中国成长受益,此外,我们在中国拥有强大的产业基础。有些产业我们就是长期持有的,这个跟我们讲的“中国专家+全球能力”,也是不谋而合的。

  (实录摘自《21世纪经济报道》,有删节)

个人简介
梁信军在1992年从复旦大学毕业后,与郭广昌及其他三个伙伴共同创办了复星集团。如今,梁信军主要负责重大项目投资、信息产业和媒体投资。其中主要的项目包括控股南钢股份等。现任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副总…
每日关注 更多
梁信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