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估值优先还是配置先行??

林鸿波 原创 | 2011-03-02 20:3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信银行 估值 
中信银行出了公告,提示将于2011年第一季度进行配股融资。于是,我在2010年底开始留余部分资金准备中信银行的配股操作。春节过后,资金面更加充裕,打算再买进一点股票。当时手中已经有中信银行和晨鸣纸业两只股票,出于对分散原则的考虑,不打算对已有股票进行加仓。注意,决定增加投资资金并不是因为春节过后有了一波上涨行情,而是因为有了闲置的资金。作为一名价值投资者,巴菲特和格雷厄姆都劝告我们要远离市场。然而我却又变成了一名市场追随者。
 
银行股自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就一直处于被低估状态,我决定要再买进一只银行股(出于分散需要,首先排除中信银行)。进入我视野的是交通银行和民生银行,两者均对应大概1.5倍PB,8倍PE。我该如何去选择、怎样进行配置?A股市场一向有齐涨齐跌的特点,银行股被低估的时候,无论企业基本面的好坏,PB一律处于1.5—2倍之间,而当银行股行情启动的时候又是一起爆发,根本不会出现个股分化现象。于是,我迷茫了,应该如何去选择、怎样去配置?
 
是估值优先还是配置先行?
 
翻看以前写的投资笔记,发现我的投资哲学主要由三个支柱支撑,分别为:估值、配置、能力圈。能力圈与估值和配置的划分比较模糊,毕竟资产配置是一种高超的艺术、也是能力的一种体现;而估值也要求对行业有一定深度的了解方能进行恰当的估值。巴菲特也一直说“只做看得懂的企业”,强调了能力圈的重要性。估值和配置的关系划分则比较明晰,投资者甚至要回答是优先估值还是优先配置的问题。巴菲特一直没有跟别人说资产是怎样估值的问题,并一直强调“宁要模糊的准确,也不要准确的错误”,则在说明估值是一件毛估估的东西。既然这样,那么对于同一只股票我估值9.8元,你估值10元,这又有什么干系?同时,估值并不是完美的投资理论,也有其本质的缺陷,表现为对于被低估的股票只有其价值回归的时候投资者才能够盈利,如果被低估的股票一直被低估,那投资者该怎么办?为了填补估值理论的不足,我增加了配置要求。配置指优先配置易于被市场发现、能够最快速度价值回归的品种。于是,估值、配置、能力圈成了我投资哲学体系的基石。
 
面对银行股整体被低估、齐涨齐跌的特点,我该如何配置?我下载了所有银行股(除新上市的光大银行和农业银行外)自2007年9月到2010年12月的月收盘价格,并比较了他们在该期间的市场表现(聪明的投资者可能会发现,我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名市场追逐者)。得出工商银行的表现较为出色,于是以4.3元的价值买进工商银行(对应约2倍PB),与当初打算买进交通银行或者民生银行的想法南辕北辙。
 
由于我本身对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存在偏见,我认为工农中建的国有性质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做好风险控制工作。所以要求自己绝对不要碰这四家银行的股票。但是,我却买进了工商银行的股票。我到底怎么了?我的投资哲学到底哪里出现问题了?我一直处于纠结之中。
 
2月25日返京上学,我觉得我有必要扩充自己的能力圈,我对银行业的了解还是很少。我去图书馆阅读了很多与银行业相关的书籍,如《银行财务管理》、《金融道:一家弱势银行的崛起》、《汇丰:全球金融常青树》等。并且重温了格雷厄姆的教导,对《聪明的投资者》进行第二遍的详细阅读,又翻看了巴菲特自1957年写给股东的信,分析了交通银行的历史财务数据,发现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购买工商银行的背后分析是赤裸裸的追逐市场行为,我成了一名市场追逐者!
 
估值和配置各解决不同的问题,估值为“向后看”,要求确保资金安全;配置为“向前看”,更加强调赚钱效应,是一种纯粹的市场逐利行为,风险系数较高。如果脱离估值一味强调配置,则与技术分析又有何异?
 
意识到我购买工商银行是一个错误的行为后,我于今天进行了调仓换股操作:卖出工商银行、买进交通银行,亏损约2%(由此也说明价值投资不是一般人认为的就是买进股票后一直捂着不动)。
 
有人说投资就是一个不断证伪的过程,我觉得这句话说得非常正确。不过,我还想补充一点,每一次的证伪过程,都是以金钱作为代价的。
 
截至今日(2011年3月2日),我的账面价值较之2010年12月31日上涨了7.11%,上证指数同比上涨了3.77%,跑赢上证指数3.34个百分点。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林鸿波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