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应是重头戏

胡祖六 原创 | 2012-12-06 14:1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发展债券市场应该成为未来十年中国资本市场乃至整体金融改革与发展的重头戏。

  中国的资本市场在过去二十年间快速扩张,但远未成熟,债市的发展尤其严重滞后。2011年中国债券市值占GDP的比重仅为48%,股票市值占GDP的比重为61%,而银行贷款占GDP的比重为145%。作为对比,债市和股市占GDP的比重分别为223%和104%(美国),198%和134%(英国),118%和89%(韩国)以及69%和50%(巴西)。在一个功能健全和发达成熟的现代资本市场与金融体系中,运转良好、具有流动性和深度的国内债券市场不可或缺。发展债券市场应该成为未来十年中国资本市场乃至整体金融改革与发展的重头戏。

  债券是企业、金融机构与政府的重要融资工具。相对于普通股,它可以更灵活地提供资本,优化企业的资本结构。在银行信贷继续扮演主导性融资角色的环境下,银行信贷与债券的替代性最高,发展债市是提高中国直接融资比例的最有效方式。

  债市是联系银行、保险与证券等金融产业各板块的重要纽带。

  对于保险公司、养老基金等机构投资者而言,定息债券在其资产配置组合中通常是规模最大和最重要的资产类别,对于资产负债匹配至关紧要。银行、保险公司、券商、信托等可以通过发行次级债和可转债等补充资本,增加流动性。

  债市在规范与改革地方财政融资体系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中央与地方需要明确各自财政事权(支出责任)以及税收权属划分,保证地方财政有效提供公共品与服务,并增加自主权,强化财政纪律、问责制与透明度。地方政府在稳健财政原则下,可以容许有温和预算赤字,并通过举债方式加以弥补。发行市政债,是满足地方基础设施建设的长期资金需要,以及弥补地方财政一般性支出缺口的有效方式。市政债的息差反映了债市对于地方政府财政展望的信心,因此举债难易程度及其成本高低对于地方政府的财政政策与经济发展绩效实际上形成了一种“市场约束”。目前中国《预算法》硬性规定地方财政不能有赤字,地方不能举债,显然过于死板,不切实际。这种硬性限制的客观效果只是把应当公开披露的赤字变成了隐性赤字,逼迫地方政府大搞土地财政,设立各种名目繁多的融资平台变相举债,导致地方金融风险丛生。

  债市可帮助解决中国中小企业特别是高成长型企业融资难的瓶颈。绝大多数中小企业难以从传统渠道取得银行贷款,一个重要的潜在融资选择就是向机构投资者市场发行高收益率债券。

  阻碍中国债券市场发展的一大因素是政出多门,发改委、证监会、人民银行与财政部之间相互牵制,难以有效协调。问题症结在于发改委。发改委控制企业债券发行是计划经济时代遗留下来的产物,其堂而皇之的理由是落实长期产业规划管理固定资产投资。但针对具体投资项目实行行政审批,与市场经济基本原则相违背,严重压抑了金融市场配置资本的核心功能。何况,发债并不等同于投资项目本身,而只是项目的一种融资安排方式而已。当然,证监会对于上市公司发债也实行了过于繁琐的行政审批,是导致上市公司债券发行量偏低的重要原因。目前,只有人民银行负责监督管理的银行间债券市场最市场化,因此在中国债券市场独领风骚。

  在公司与企业债券市场监管改革取得突破后,中国还有空间大力改善与发展国债市场,建立人民币债券无风险收益率曲线,形成长期利率定价的合理市场基准,从而可帮助推动其它重要金融改革,如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人民币国际化等。

  最后,债市的健康发展离不开制度建设与改革。对于中国尤其重要的是,建立有效可靠的破产清偿机制,保障债权人利益,倡导自由竞争,树立良好的信用文化,提高市场透明度。

个人简介
毕业于清华大学,获工程学硕士学位后,在美国哈佛大学深造,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曾担任哈佛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世界银行顾问,在华盛顿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高级经济学家多年,为成员国政府提供宏观经济研究和政策咨询…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