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异化红利税助产中国“慢牛”

董登新 原创 | 2012-09-18 09:5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差异化红利税助产中国“慢牛”

  ——差异化红利税激励长期投资与价值投资

  笔者观点:熊市制度变革,不能以“股市涨跌”来论改革效果和成败,中国股市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不是单靠一项政策、一朝一夕就能了事的。

  近年来,中国投资者从对现金分红的关注中,衍生出了另外一个相关问题,那就是红利税能否废除,并以此鼓励上市公司分红,引导长期投资。这是一种逻辑上的错误,事实上,红利税是世界股市通用税种,它属“所得税”范畴,无论个人或机构收到红利,都必须缴纳所得税。因此,“一刀切”地降低红利税,或是完全废除红利税,均不可取。但是,我们可以对现行红利税加以改造,通过设置差异化红利税优惠政策,能够直接激励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这有利于中国“慢牛”运行格局的形成。

  开征红利税,是世界各国通行的税则。据不完全统计,大多数国家的红利税税率均介于15——30%之间。其中,大约有一半国家的红利税率介于15——20%之间,包括澳大利亚(15%)、捷克(15%)、荷兰(15%)、波兰(19%)、罗马尼亚(16%)、南非(15%)、土耳其(15%)、巴基斯坦(15%)等国。另有大约一半的国家的红利税处在20%或以上,包括奥地利(25%)、比利时(持股期不足一年25%,持股期超过一年21%)、加拿大(累进税率最高档超过30%)、日本(20%)、爱尔兰(20%)、以色列(25%)、意大利(20%)、英国(累进税率最低档为零,最高档为36.1%)。此外,有个别国家的红利税率较低,比方,保加利亚红利税税率仅为5%。

  在世界各国的红利税设置方式中,美国的红利税是最有代表性的。美国的红利税税率既按个人或家庭收入高低不同,而设置了高低不同的税率档次,以确保穷人的税率低于富人的税率,以此为穷人减税。尤其是在2003——2012年期间,美国红利税税率还按投资者“持股期”长短不同,设置了普通税率和优惠税率,以此来鼓励价值投资者和长期投资者。这是最值得中国借鉴和学习的。

  从2003年开始,布什政府决定对持股期达标的红利税,实行优惠税率(15%),并对持股期达标的低收入者给予更多的优惠(5%)。相反,对于持股期不达标的短炒者的红利税,则执行普通税率,即10%——35%不等的超额累进税率。

  所谓普通税率,它是与个人所得税完全相同的税率(这是按个人或家庭年收入高低确定的超额超进税率),即收入越高的家庭或个人执行越高的税率,而收入越低的个人或家庭则执行越低的税率。就像我们中国的工薪所得税的税率一样,属于超额累进税率。

  从2008年开始,美国政府又对持股期达标的低收入人群的红利税进行了再次减免,即从5%降至零,而持股期不达标的短炒者的红利税,仍执行不变的普通个人所得税10——35%不等的超额累进税率。

  所谓“持股期达标”,按照美国国税局(IRS)的解释,必须同时满足下列两个要求:第一,在分红前后累计持股期不短于121天;第二,从分红除权日往前倒推,持股期不得短于60天,也就是说,在除权之前的至少60天就开始一直持有该股票。只有持股期达标者所获红利,才能享受优惠税率。

  然而,从2013年开始,奥巴马政府已决定大幅提高个人所得税的税率水平,红利税的普通税率同样比照个人所得税税率标准执行,并废除红利税的优惠政策,红利税最低税率设定为15%,最高税率设定为39.6%。不过,资本利得税依然保留了优惠税率政策。对于持股期不足1年的短炒者,执行普通个人所得税税率;对于持股期超过1年以上的资本利得税,低收入者执行10%的税率,中高收入者统一执行20%的税率;而对于持股期超过5年的,资本利得税的税率更优惠。

  目前,在中国A股市场极度低迷的情况下,有人建议取消红利税,可以理解。事实上,对于目前中国股市而言,最关键的问题不是缺乏人气,更不是缺乏投机和换手率,恰恰相反,中国股市最缺少的是“价值投资”理念和“长期投资”行动。因此,我们虽然不能废除红利税,但在股市存在过度短炒、投机猖獗的情况下,可以巧用红利税,借力打力,奖励长期投资,抑制短炒,这有利于导向中国“慢牛”的形成。

  为此,笔者建议:改造中国的红利税,设置差异化红利税优惠政策。具体改造方案如下:(1)凡是在获得分红前及获得分红后,连续累计持股期不足1年者,红利税税率按20%执行;(2)凡是在获得分红前及获得分红后,连续累计持股期满1年不满2年的,红利税税率按10%执行;(3)凡是在获得红利前及获得红利后,连续累计持股期满2年的,红利税零税率,全额免征。为了便于操作,红利税可以采用“先征后退”的方式实施。即对所有分红先按20%统一征缴,然后,在投资者卖出时,再按照满足优惠税率的条件来实施相应退税。

  可以预见,按照持股期长短,实行“先征后退”的差异化红利税优惠政策,社保基金和证券投资基金将是最大的受益者。这对于机构投资者群体引导市场进行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促成中国“慢牛”的形成,一定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个人简介
董登新教授,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研究方向:养老金与资本市场。联系:mypension@qq.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董登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