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丁蟹效应”搅动的股市预期

洪灏 原创 | 2015-04-21 17:4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股市 丁蟹效应 

   在上周五彭博电视台的一个节目,主持人问我是否了解港股的“丁蟹效应”。我一笑置之,并回答道:“那只是一个香港股市里奇怪的巧合而已。我们权且把它当成娱乐版看吧,不要太认真了。”主持人也笑了起来,但她仍然追问道:“但是如果它又显灵了呢?”问到此处,节目已经接近尾声,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为观众详细解释它的威力,只能匆匆地一带而过。

  做完节目回到交易室后,我发现沪港两地股市的盘面出现了一些非常蹊跷的变化。恒指从早盘几乎再次上探到28000点的整数关口后开始大幅度回调,然而与此同时上海股市却在银行、能源等权重板块的暴力拉升之下暴涨了100多点。由于两地市场在“沪港通”和即将推出的“深港通”的机制下互联效应越来越密切,这种显著分歧走势着实令人寻味。当日下午五点多,中国证监会突然宣布将进一步规范券商的场外配资业务和伞形信托业务。海外A50股指期货从早上的2%的升幅急转直下至逾6%的暴跌,这种极端的行情逆转让在场所有的交易员都瞠目结舌。然而,这种上周五诡异盘面的推手也终于水落石出。

  港股的“丁蟹效应”最先出现在一部由郑少秋主演的经典港剧《大时代》。这是一部有关两个世家通过在股市里多空而一决恩怨的故事。在1992年此剧首播的时候,恒指一度暴跌20%。从此,郑少秋在剧中主演的角色“丁蟹”就与港股的暴跌联系到一起,而郑少秋也被戏称为“丁蟹”。 奇怪的是,只要有他的电视剧上演,市场就会暴跌。“丁蟹效应”屡试不爽:1995年《笑看风云》播出期间港股在最低点暴跌了20%;而在1998年《江湖奇传》播出期间恒指曾暴跌24.5%等等(如下图)。这一效应已成为香港股市迷幻的魔咒。而上周五至今的这一轮暴跌似乎让“丁蟹”再次回到了投资者的视线里。

  其实A股市场里也充满了类似的市场异象。自2007年以来,上证综指在每年的4月19日前后都出现暴跌,2013年除外。比如2007年4月19日,该指数暴跌4.52%;2008年4月18日(19日为周末),暴跌3.97%;2009年4月19日,大跌1.19%;2010年4月19日,暴跌4.79%;2011年4月19日,大跌1.91%;2012年4月19日,跌0.09%;2014年4月21日(19日为周末),跌1.52%;到了2015年4月20日(19日为周末),下跌1.7%,盘中振幅接近4%。我决定把A股的这一异象称为“清明诅咒”。

  我们应该如何解释如此奇怪的市场巧合?毕竟,在一个所谓的有效市场里,这种依赖于事件的、比较确定的回报率是不应该持续的。而我们从上述效应里是否可以对本轮的行情形成有一定可信度的预判?

  “丁蟹效应”可以视为当代金融市场里一个行为金融的典范,是市场预期自我强化的一个很好例证。当《大时代》刚刚开始播出时,市场并没有马上将节目的播出和当时市场的暴跌联系到一起。然而,当1996年2月《天地男儿》播出期间市场再次暴跌了11%之后,有心人便开始把郑少秋主演的剧集和市场的暴跌联系在一起,并取了一个朗朗上口、过目难忘的名字 ——“丁蟹效应”。从此,市场开始关注这一效应,而对它的预期开始自我强化和不断的自我演绎,同时还选择性地忽略在《香帅传奇》、《非常外父》、《桌球天王》和《楚汉骄雄》播出期间香港市场并无跌宕的事实。

  香港是一个传统文化气氛浓郁的城市。鬼节时街角孤单的身影,烧纸钱的那种阴深深的气氛,铜锣湾桥下晚上老太太用鞋底打小人的回响,无不让人不时地感到后背一凉。在这样唯心主义的氛围里,“丁蟹效应”的预期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在“丁蟹”剧集播出的期间,市场或开始对大盘的盘整或暴跌形成预期,同时市场价格开始计入这种预期。当效应似乎开始被市场的暴跌印证的时候,预期被加速的反馈到价格里,并走向极端。因此,市场预期的自我实现和价格的反馈可以很好的解释这一效应。类似的逻辑也可以被用于解释“清明诅咒”上。

  周一上海股市的波动也可以很好地用行为金融学里预期的理论解释。回过头来看,上周A股的暴力拉升其实是在提前反映即将来临的宽松政策预期。然而,上周五证监会公布调查“两融”业务的消息后,海外市场认为今年“1·19”时调查“两融”的暴跌行情即将重演,并开始大幅抛售海外A50期指。直到上周六傍晚证监会出于对市场暴跌的担忧火速自我澄清。同时央行在周日更是祭出大幅降准的措施,政府托市的意图溢于言表。

  然而,此次降准已经大部分提前反映在市场价格中。这从回购利率在降准前大幅下降也能找到蛛丝马迹。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事况的发展都是在市场交易时段之外进行,市场在周末并没有机会通过价格的重设来反映新的预期。周一开盘后,市场由于周末的预期落差产生短期强烈冲高以反映部分降准的利好,并同时开始预期降息。这时候,市场的价格开始计入降息的情景,而市场参与者认为短期利好将很快出清。毕竟,央行不太可能在短期内频繁地大幅降准。而降息则已经在预期之内。因此,市场转入暴跌模式。

  由此可见,“丁蟹效应”和沪港股市周一反复波动充分说明了市场预期在市场定价时候的关键作用。这也是行为金融学在现实金融市场里的一项实际运用。在复活节之前,我们把恒指的目标价定在了32000点。节后,香港市场一路高歌猛进,在几天之内暴涨了3000多点,强势收在了28000点以上,成功突破了过去几年的交易区间,并形成了一个新的交易区间。短期内市场需要盘整消化前期的涨幅,而中国股市强烈的震荡盘整将延迟香港股市估值修复的进程。尽管如此,香港仍然是全球的估值洼地。流动性边际改善,基本面不进一步恶化应该使香港股市保持震荡向上的趋势。

  经过了上一个荡气回肠的周末,政府明确支持牛市,并试图保证市场涨势的意图现在已经路人皆知。一个牛市是不太可能在货币宽松尚未完成时戛然而止的,而沪市的升势最终将会外溢到香港。然而,短期之内利好消息似乎快要出尽,A股市场的一场久违了的盘整渐行渐近。一个潜在的10%从高点到低点的市场震荡将清洗出许多意志不坚定的A股仓位。本周一是一个历史性的日子,沪市成交额破万亿人民币,两市的成交额总量超越了美国,成为全球成交最活跃的市场。与此同时,天量的成交导致了交易系统显示的失常——原来最初的程序设计并没有考虑到上证成交单日破万亿的情况。

  回到文章开头的电视节目中,由于主持人一再追问“丁蟹效应”,我无奈地匆匆回应道:“其实郑少秋最近主持了一个综艺节目,这或许会中和一下那个传奇的效应吧。”不过,经过周一的大跌之后,市场对该效应的预期也将被进一步神化,这时候投资者更应该保持冷静。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策略师。CFA,毕业于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和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曾历任摩根士丹利亚太地区资产分析师(悉尼)、花旗集团全球资产策略师(纽约)、BMC中国研究董事总经理以及中金公司全球策略师和…
每日关注 更多
洪灏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