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需要投行参与

郭绍明 原创 | 2016-01-31 18:1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亚投行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以下简称“亚投行”)正式成立!尽管当时正值2015年圣诞节,但几乎每天都有关于这个中国倡议并成立的金融机构的新评论。怀疑论者声称,该行投资的项目将会对环境造成破坏、或者涉及备受争议的煤炭和核能项目;也有人把亚投行比作特洛伊木马,认为亚投行将帮助中国向国外输出以国家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威胁民主体制。支持者则认为,亚投行的出现可以帮助发展中国家解决被西方多边机构忽视的迫切需求。哪种看法是对的?

  确实,亚投行在全球范围内获得的广泛参与展示出中国逐渐增强的软实力。然而,加入亚投行并不意味着认同以国家为主导的发展模式。此外,虽然中国是亚投行最大的股东,但是俄罗斯、印度和德国等其他国家所持有的股份也非常高。因此,亚投行不太可能仅仅按照中国的意愿为其偏爱的海外项目提供资金,更不可能对现有的海外政治局势产生威胁。此外,根据研究公司龙洲经讯(Dragonomics)的分析,据估计亚投行贷款能力与亚洲开发银行(ADB)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水平相当,所以不能简单地认为亚投行的出现是要取代现有机构。作为一家对市场和评级机构都还比较陌生的机构,亚投行可能更倾向于与现有多边机构进行合作,而不是与之抗衡。因此,这些有关中国将借助亚投行来接管世界的顾虑都只是不必要的担忧。

  又或者,这些担忧也有些道理?虽然大多数人不相信中国意图利用亚投行直接扰乱全球金融秩序,但是我们也确实看到立场更明确的中国正在寻求与其经济分量相当的国际影响。这对美国而言无疑是一个挑战,也使其盟友感到不安,但这些并不仅仅是毫无理由的顾虑。从针对沪市采取的措施到中国的海外投资,中国对自身意图缺乏有效和透明的沟通,这也导致了对中国崛起的猜疑。再者,未来亚投行可能会在环境标准和监管要求相对宽松的地区进行投资,行为不透明只会加深对亚投行环境友好声明的嘲讽,并使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引起更广泛的怀疑。

  那么,亚投行投入运营后应采取哪些措施?我们希望利用这个宝贵的机会回应人们对亚投行的负面看法,就此我们提出以下三点建议。

  首先,作为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一部分,亚投行资助的项目都会位于中国周边,其中有些地区曾和中国关系复杂。因此,亚投行的行为应保持开放和透明,才不会被视为是中国某些隐秘政治动机的延伸。允许民间社会团体和独立智库参与亚投行行业借贷战略的制定,将是达到这一目的的良好开端。

  第二,亚投行应致力于采用最严格的环境、社会和治理标准,保证其投资的项目不会造成环境破坏和地方不稳定因素,或者引起中国将其高污染重工业的过剩产能向国外转移的批评。为此,亚投行应当在机构层面和行业领域制定详细的承诺和指南。目前,亚投行唯一明确界定的标准仅将环境和社会影响定为“可接受水平”,而世界银行和欧洲投资银行(EIB)等另一些机构制定了更详细的标准,例如对生物多样性“零净损失”的承诺。

  第三,亚投行应考虑将项目的外部性影响纳入投资评估,即对环境和社会影响的评估。例如,欧洲投资银行在做项目评估时会设定一个内部碳价,反映出实现减缓气候变化的长期目标的成本。通过采纳行业最佳实践,亚投行可以在设计投资组合时确保对特定环境和气候变化问题的适应能力,避免对煤炭和核能项目进行投资,转而更多地关注环境上可持续、尊重当地社区权益和文化的项目。

  亚投行如期而至,并有了一个相对平稳顺利的开局。它以国际化的模式运作,目前不仅有57个成员国参与,还邀请了绿色和平等非政府组织对其环境和社会治理框架提出建议。这些只是在正确方向上前进的一小步,我们期待更多类似的行动。目前,亚投行与政府、民间社会、股东、借款人和投资者等各利益相关方的对话应该继续保持且适当地拓宽范围,继而展示其对保持开放、透明和尊重受影响社区权利的真正承诺。同样地,世界应该拥抱和接受亚投行的到来,敦促亚投行做得更好,而不是对其置之不理。亚投行带来的机遇是巨大的:它将促使中国参与应对一些最紧迫的全球问题,例如全球经济、恐怖主义、公共健康和全球变暖。因此,我们不应只关注世界如何适应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远比这更关键的是,崛起的中国将如何回应全球的期待。

正在读取...

郭绍明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绿色和平金融项目经理
每日关注 更多
郭绍明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