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福利:现在是资本投入辽宁的良机

刘长杰 原创 | 2016-12-14 22:3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资本 辽宁 创业导师 张福利 

  文/ 刘长杰

对于辽宁来说,2016年的寒冬来得格外早。一场连着一场的寒流不仅来自于兴安岭以北,还来自于山海关以南。

1-9月份,在经济增长方面全国平均水平是6.7%。而辽宁只有-2.2%,增速再次全国垫底。”

“数据显示,辽宁一季度、上半年经济增速分别为-1.3%-1%,第三季度经济下滑十分明显。”

“辽宁2015末债务率为157.72%,比2012年末上升了88%。”

2015年辽宁常住人口比2014年减少了9万。而从2006年到2015年,辽宁人口年均增长率不足全国同期水平的一半,增长基本趋于停滞。”

辽宁的经济形势有多严峻?

国家发改委官员称:“呃,辽宁的情况比较严峻,要恢复到正常可能要下更大的工夫。”

辽宁的投资形势有多狼狈?

“投资不过山海关!”这,已成业内共识。

山海关,这扇两千年前秦始皇第四次东巡设下的国门,这座六百年前一代名将徐达筑就的长城关隘,一直试图以山的险峻、海的宽广和关的雄伟,阻挡住彼时来自关外野心家觊觎中原的铁骑。而今天,这道自然风景与人文历史浑然一体、广纳四海宾朋的壮丽景观,竟然悄然变身成为投资者“到此下马,止步不前”的一道魔咒。

如何认识辽宁的危与机?如何看待重化工业的包袱与优势?如何帮扶中小企业摆脱发展之困……带着这些问题,中访网记者前往沈阳泗水科技城,专访了辽宁何氏医学院副院长、中国眼产业基地副总经理、辽宁省科技创投导师联盟理事长、辽宁省大学生创业指导专家组副组长、沈阳市优秀创业导师张福利教授。

 

我做的是公益帮扶

中访网:您的壁橱中有近30个机构颁发的聘书、证书,有国际的,有国家的,也有北大的,您最看重哪一个?

张福利:创业导师。不论来自哪一个层次的信任,对我来说“我”都是一名创业导师。

 

中访网:听说您做创业导师免费?

张福利:是。我们的创业帮扶是公益的。公益是何氏集团(控股辽宁何氏医学院)安身立命的六大特色之一,何氏集团本身就是一个创业创新型企业,又投身公益事业,因此对我的创业帮扶行动比较支持。何氏集团董事长何伟先生,也经常做创业模式的帮扶。

 

中访网:这个公益进行了多久?成绩如何?

张福利:这个工作开始于2010年,那时候省里刚兴起创新创业导师,我是第一批专家组成员。工作最早是从高校开始的。近5年时间,我参加省教育厅“创新创业专家进校园”公益行活动25次,走进25所大学,覆盖人数2万多;参加全省“推动创业创新服务振兴发展”专题基层送教培训授课活动和全省“双创”专题送教下基层巡讲授课活动,帮扶基层科技成果转化220多次;通过创业咖啡MOOC课程,帮扶10多万大学生提升创业商业模式。

此间还接触很多企业。近6年时间,累计为辽宁省中小微企业做公益创业帮扶5100多家,为省教育厅、省科技厅、省中小企业厅、省人社厅、省公务员局、省统战部、团省委等政府机关公益培训企业家3000多人。

 

中访网:什么样的企业和企业家,是创业导师倾向帮扶的?

张福利:中小微企业。辽宁的中小微企业有185万个,其中136万个是个体业户,只有49万个是企业户。

我倾向于选择就读MBA/EMBA的本土企业家,他们大概有3.3万个,其中群体比较大的在东北大学和辽宁大学。选择这些人,一是企业已经过了13年的初创期,有成长的需求;二是他们选择上管理课,表明他们有上进心,对企业发展有深层次的思考;三是他们对互联网、资本、裂变等思维都比较接受。

本土企业家接触了1500多家,有很多也做得比较好,有产值过亿的,也有刚做就在行业里崭露头角的。这些企业最主要是缺少资金,也缺少互联网和裂变思维。他们最痛的点是如何在明晰企业的发展模式后,对接资本,快速成长。

我倾向的另一个群体是海归,辽宁现在有1.2万人。海归做得比较好的企业有4000家,我帮扶过的有1000多家。与本土企业家相比,海归的创业情怀比较高,企业管理层次也比较好,更容易接受新思维。

海归企业大多存在商业模式落地的问题,具体一是缺少本土化互联网思维,南方互联网思维都应用近20年了,我们东北的本土化互联网人才不足;二是缺资本思维,他们大多希望怎么从银行贷款1000万投入,年底能创造150万的净利润,却很少思考怎么用这1000万资本,吸引更大的战略资本一起投入,通过合作,带来更多的产值,占领更大的市场,从而达到510倍的增长;第三缺少裂变思维,很多企业只是希望通过滚雪球的方式一点一点地做大,但事实上,市场是不会等他按部就班做大的,特别是大数据和互联网推动社会整体的变化,让很多企业一夜之间就消失了。

这些短板,让辽宁的中小微企业面临着很大的挑战。他们中也有企业找过南方的咨询公司梳理商业模式,但最后的效果大多不好,因为南方咨询公司在对接辽宁地方资源上是个短板。

 

中访网:东北的企业家需要在创业导师的帮扶中提升什么?

张福利:东北的投资人,从其自身特点看,天使投资水平落后于南方15年左右。南方资本,只要自己有一部分资金,都愿意投在“天使轮”创业项目上,投资一个人或者一个团队。而东北则不习惯投资“天使轮”,也不习惯相信个人和团队,他们要么投资房地产,期待赚大钱和快钱,要么投资股市,而大多数资金为了安全,都存入了银行,吃微薄的利息。

东北投资人,做企业家,情怀不够;做投资家,能力不足。东北并不缺资金,而是缺把投资投在“天使轮”的情怀和管理投资的能力。我希望我们的企业家提升创业情怀,增长投融资能力。

 

中访网:创业导师们公益帮扶的动力在哪里?

张福利:以我为例,我做帮扶做了5年多,都是占用休息日。我们对创业型企业先期的帮扶,是一种公益;我们重点也在高校,一是高等教育改革的需要,二是帮扶“双创”能够给大学生带来更大的成长。因此我们希望把有创新、创业情怀的人团结起来,做公益帮扶,辛苦我们这一代,造福下一代。

在做帮扶的过程中,我发现辽宁太需要帮扶的专家队伍了。我们的创业导师团队,特别需要一群正能量的人一起来做帮扶。

 

辽宁,危中有机

中访网:怎么看“辽宁现象”?辽宁的传统优势产业遇到了什么麻烦?

张福利:辽宁的传统优势企业有+互联网的,也有没+的。全球经济萎缩后,特别是中国经济转型——去产能、去库存,本地企业产能下降了,利润也下降了。另外,有些行业虽然不在去产能的目录上,但利润也受大形势影响变薄了。

所谓“辽宁现象”,其核心是政府的服务意识差。主要表现首先是政府服务意识缺失;其次,企业家管理粗放,企业运营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第三,经济大幅下滑,由高峰年的13%年增长下降到今年的-2.2%;第四,对+互联网,对自贸区制度的引入,都处于落后阶段。

 

中访网:辽宁今天面临的困境,有历史原因,有结构原因,有思维原因,也有制度原因。那核心原因是什么?

张福利:首先是经济结构,辽宁是次级工业经济,不像北上广的优级工业,都是上市公司,在遇见困难的时候一是影响不大,二是能融资,所以经济下行对他们的工业经济影响不大,而次级经济则不然,受影响非常大。其次是经济下行后,辽宁工业复合增长率下降比较明显。2010年全省的工业增长率是23.5%2016年下降到6.9%。工业企业从银行贷款的利率平均高达9%,企业生产处于利润倒挂状态。第三是高级人才外流严重,2015年到2016年,辽宁流失高级人才7万人。我们的调查数据表明,2016年辽宁省高校毕业人数是29.3万人,本科生58%有意愿留在省内,而研究生和博士生留省意愿很低。

不仅高校人才,工作很多年的人才流失情况更严重。因为在辽宁,很多企业融不到资,无法实现跨越式发展,高级人才也就留不住。

 

中访网:新一轮东北振兴措施开始实施,但很多人仍旧继续唱衰东北,特别是不看好辽宁。您怎么看辽宁机会?

张福利:很多人唱衰,我唱兴。虽然有很大问题,但辽宁蕴含着很大的希望。一个产业能否发展,一是资本,二是技术,三是产业文化,四是产业队伍。对于一个产业来说,没有资本,可以去找;没有技术,可以用资本去换。但重工业的产业文化和产业队伍,却是辽宁省通过几十年的计划经济和改革开放积累下来的,我们不缺工匠级的产业工人队伍,更不缺产业文化,这是极富竞争力的发展要素。

危中有机。那么,辽宁的发展机会在哪里呢?

第一个建议,在传统工业+互联网。为什么要+互联网?目的是边际成本最小化。也就是企业规模做大了,但成本却在下降。互联网支撑成本持续下降,同时还有工业机器人可资利用。

在全球市场的开发过程中,很多传统工业+互联网了,但+的不实。很多企业有了企业网站,但网站不精美,不吸引人;网站内容精准度不够,没有企业形象;网站、APP内容都有了,但没有团队去推广和传播。我们导师团队针对“+互联网”不实的现象,推出了“三圈经济模型”的帮扶计划。

东北企业对新产品的研发是供给思维,从企业自我出发,对客户的需求端考虑不够。互联网上有这样一类客户,叫“天使客户”,他们愿意采用新产品,愿意提供反馈意见。研发再反馈,对企业研发构成非常好的建议和非常大的帮助,根据天使客户的反馈,结合企业的生产能力,研发出适合客户需求的好产品。

第二个建议,以大数据为基础的大健康产业。近期国家颁布了两个相关文件,预计投入8万亿发展大健康产业。辽宁是全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省份之一,老龄化高达20%,辽宁人嗜烟、酒和盐,未来以大数据为基础,为所有患者提供未病先治、未病先防的大健康产业大有可为。

第三个建议,发展新经济增长带。以新松机器人为主的工业信息化产业,集中精力发展工业4.0,通过这一个新产业就可以带动辽宁60多个相关传统工业的发展。

 

中访网:在国家层面、东北层面,甚至东北人自己,都感觉东北是计划经济最后一块堡垒,都把老工业基地当作一种沉重的负担,而不是一种内在的优势和寂静的力量。您如何看待东北老工业基地这顶帽子?如何看待东北产业偏重的现实?

张福利:中央讲“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本质上就是你的发展优势在哪里,你就应该在哪里突破。东北的优势在工业产业文化和产业队伍,那你为何不在工业4.0上发力,去发展新经济增长带呢。辽宁省国企占经济总量比高达40%,其他省份只有20%。辽宁现有国企1571家,企业生产总值占GDP总值40%左右。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国企占比下降将成为一种态势。下一步辽宁应该大力支持和鼓励的是围绕“双创”来打造更多的中小微企业,如此一能解决就业,二能打造更多的创新型公司,三能大大改善辽宁的经济结构。

 

中访网:辽宁有“三重”,重化工,重机械,重资源。这些企业大多是资本密集型、人力密集型,规模一般不属于中小企业,因而现阶段转型比较困难。如何实现突围?

张福利:重资源产业,如果资源仍在,下一步随着去产能、去库存,企业重回增长渠道是可期待的。对于重机械产业,虽然很多大路产品被淘汰了,但仍然具有产业文化和产业队伍优势,只要能引入工业4.0,结合社会资本和管理队伍,这一板块是可以重现生机的。而重化工这一块,现在沈阳化工大学和化工研究院的科技成果转化不足,缺少转化环境,集中体现为转化下游有问题。一个科研成果小试、中试能顺利做完,但下游辽宁市场的转化,就像临门一脚,仍有问题,需要政府和社会力量努力解决。

 

现在是投资辽宁的良机

中访网:您如何看待“投资不过山海关”这句投资者心得?

张福利:中国大部分天使资本和风投,确实都不想投资东北。

东北项目和南方项目相比,普遍成熟度低一块,基本上差两个层级。

究竟差在哪里呢?深思之后,我发现一是在创业项目的优化阶段,辽宁没有专业的服务队伍。项目优化,是借力跨界人才对原有商业模式的一个全新的再造过程,是实现企业跨越发展的关键一步。创业者本身对这一工作就不胜任,而这一领域的高级服务或者帮扶人才,辽宁省又奇缺。

在商业模式的企业诊断和打造上,辽宁缺少相关人才。我一直建议打造一支高层次的创新创业导师队伍,这是辽宁实现“双创”目标的前提。

二,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差。除了上文的三个短板,企业还缺少资源整合能力,无法形成合力。比如辽宁的生物制药产业,大家都不想在一个关联度很高的资源平台上做好一个细分领域,而是单打独斗,一拥而上小而全、大而全的产业形式,重复劳动,产业形不成合力,也就缺乏市场竞争力。

第三,本土企业家在创业目标和情怀上,比南方企业家要低。这是人的价值观问题。我们的创业动机,与国外比有差距,与南方比还有差距。美国大学生创业动机,72%是为了改变社会,就像乔布斯那样;而中国大学生,66%是为了个人发展。当所有的创业动机都是为了个人发展的时候,他在某些决策里,就会发生问题。

南方企业家就好很多。受沿海、海归和海外多重因素的影响,他们的创业动机往往是解决社会的重大问题,比如马云、王传福、李书福。而东北企业家很少能聚焦到这一层面上。马云创业当初就提出,让所有的小企业没有难做的生意。我前几天帮扶了一个广告企业,我给他的建议就是,让所有的企业在他那里都做得起广告,我希望他能接受,并因此取得巨大的发展。当你解决了一个社会重大问题时,你就会面临着一个重大的商业机遇,进而会产生一个重大的商业模式,并最终影响到这个行业的整体进程。

 

中访网:如何转变困局,让投资者重新青睐东北大地?

张福利:向内求,打造内生力量。第一是商业环境的打造。商业思维,服务思维要转变;第二,积极培育强大的双创导师队伍,对接更多的中小微企业,帮助企业优化商业模式,整合社会资源;第三,一定要有制度安排。辽宁的企业大多创新力不足,主要是因为人才和技术不足。这一点,辽宁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鼓励人才创业、吸引人才优惠政策等等。但在营造创新环境这一点上,仍需加倍努力。

这些都是营造内生机制。那外生机制是什么呢?

外生机制,就是把辽宁省经过优化后形成优势的项目,对外宣传出去,把辽宁“双创”取得的优异成果,宣传出去。这一点,特别是在辽宁经济持续垫底,持续低迷,持续被外界否定、诘问的情况下,更要做好。不要形成“末世预言”,这对经济影响极其有害。与此同时,打造好机制,引入南方优秀的投资机构。对投入辽宁优质项目的机构投资,省里应该加杠杆,政府加15-20%的扶持资金,用政策的杠杆吸引南方投资项目的落地。事实上,这一部分资金并不影响公正、公平,因为大部分都是从政府股权投资基金那里来,就像这一次辽宁推出的100亿元创业引导基金,也是投向股权的。

我坚信,内生动力做强之后,自然会带动和改善外部环境,外部投资也随之会重新回流。

 

中访网:那现在是投资辽宁的好时机吗?

张福利:从资本估值角度来看,现在是资本投资辽宁企业的最佳时期。因为辽宁所有项目,目前在资本市场上的估值都是最低的。我们研究的结果是,同样的项目在南方,比在辽宁的估值要高出三五倍。 (**发表于20161127,应中访网之约采写。)

个人简介
刘长杰,男,1972年出生,内蒙古赤峰人。 内蒙古大学国民经济管理专业(90级)毕业,吉林大学项目管理工程硕士(MPM)。 现任《中国发展观察》杂志编辑,辽宁广播电视台特约评论员(“财智聊吧”,“理财这点事”),《经济观察…
每日关注 更多
刘长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