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再度预测金融危机 中国能否悬崖勒马打破“魔咒”?

李建 转载自 中华元 | 2016-02-22 17:0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期货 外汇 投资 股票 做空 

   索罗斯再度预测金融危机  中国能否悬崖勒马打破“魔咒”?

                                

                                      张庭宾

      

      在2013年索罗斯将其“金融狼群之王”的目光盯上中国之后,在2016年初,他再次发出了“金融危机”的狼王之啸,这一次显然是针对中国。索罗斯全球少数几个在2008年之前预测美国金融危机的人。尽管本人也在2005年底就预警美国金融危机,在2007年7月和2008年1月进一步确认美国金融危机(均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但这显然与索罗斯不可同日而语,因为本人当时只是一个媒体评论员而已。而索罗斯不仅是国际对冲基金野狼军团的“狼王”,曾经率军在偷袭英镑、血洗东南亚等战役中显赫辉煌,而且他是华尔街犹太金融寡头集群的重要成员。即他不仅仅是一位观察家,更是一个野狼军团大规模“狩猎”的指挥者(如今退居二线,成为精神领袖,但仍会发出关键性信号),而且很可能是整个大战略司令部指挥系统中的一部分。

       在2013年初,索罗斯刚刚再次盯上中国的时候,庭宾则立刻盯上了索罗斯,并在发表的《索罗斯做空中国还需要什么条件》、《索罗斯登台博鳌,中国正失去防范金融危机最后可能吗?》(见附文)中明确提出:索罗斯所代表的国际热钱下一个做空大战役的对手是中国,中国自身发展所积累的问题,以及索罗斯们做空中国还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本人进而如此预测未来中国货币、外汇和金融政策的走向。果不其然,这三年来,一切走势均如索罗斯所希望的那样。由此,中国金融风险也在不断积累,被做空的危机日益迫近,如果不能果断脱离索罗斯们所希望的轨道,中国金融危机的确在所难免。

       所幸的是,经过2015年6-8月和2016年初的两轮股市暴跌,以及2015年下半年外汇储备快速减少(12月份外汇储备锐减1079亿美元,再创历史新高,即便按照央行数据,2015年外汇储备减少达6600亿美元,资本外流近1.2万亿美元),我们所警告的中国被诱导向金融危机的其它种种迹象开始陆续显现。决策层最近开始有所警觉,重要信号已经连续出现:1、前天(1月12日)原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被免职,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被任命为外管局局长兼党委书记(党委书记任命早几天),这可能意味着外汇政策改弦更张;2、昨日(1月13日),据《财新》报道:国务院办公厅设立金融事务局,主要涉及“一行三会”事务协调,原农行副行长李振江将出任副局长并主持工作。据农行内部人士透露,李振江近期已经赴任。3、有消息称,重庆市长黄奇帆将被调任国务院副秘书长(一说是秘书长),分管金融。

       如果上述三个人事信息中的后两个也被确认,则意味着中国金融领导体系发生变革,既有的加快金融开放、资本项目自由化的政策可能调整。中国存在于金融危机爆发前脱离索罗斯所期待轨迹的可能性。当然,这种临时变阵即便处置完全及时、正确、得当,也只是降低金融危机的严重性,可以缓冲其冲击力,成为中国可以承受的中低烈度危机。

       鉴于最近中国“军改”所表现出来的极大魄力和推进速度,这堪称是捍卫中华民族生存主导权的决胜之举;再加上此次金融领导体制和政策变化,中国存在跳出索罗斯金融危机“魔咒”的可能性。

       在此,本人开始考虑修订昔日悲观的未来预测,至于修正到什么程度,还要看中国决策者后续出牌的水平和次序。

 

                 索罗斯:2008年金融危机或再次上演

     国际基金经理人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警告市场或即将发生一场金融危机,由于全球各地的投资者本周第二次被中国“A股”打懵。

    据媒体报道,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一个经济论坛上索罗斯告诉与会者称,中国正试图找到新的增长方式,并“妄言”“中国的货币贬值是将经济问题转嫁至世界其它地区”。索罗斯同时指出,美国近十年来的首次加息给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带来困难。

    斯里兰卡的The Sunday Times在周四(1月7日)上午报道称,当前的市场环境让索罗斯想起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据彭博表示,索罗斯补充道,中国当前面临经济调整问题,这或许也意味着“危机”。

    中国沪深300指数在周四早盘交易中重挫逾7%,再次触及市场“熔断”。与此同时,搅动了亚洲市场情绪,“重创”了欧洲股市。

    美国股指同样大幅低开,因投资者密切关注人民币的暴跌,以及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

    中国上演了过去30年的经济“传奇”,惊艳世界。然而始于去年夏天的股市“崩盘”给我国领导层带来挑战。与此同时,近几个月来的一系列的经济数据均令人失望,中国经济数据的“疲软”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阵痛,中国当前正将注意力从制造业转移至消费领域。

    ADM Investor Services公司的策略师Marc Ostwald表示,他认为索罗斯的评论以及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悲观报告只会给全球市场投下长长的阴影。

    Ostwald在周四早晨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的市场混乱与2008年有所区别,2008年金融危机,是由于市场“不计后果”的借贷、以及市场监管部门对信贷风险的“视而不见”、不负责任所导致。导致了当前各国央行与资本分配所进行的“旷日持久”的较量。

原文照登:2013年4月8日

                         索罗斯登台博鳌,中国引狼入室

                           中国正失去防范金融危机最后可能吗?

                    

                                              张庭宾

    令人遗憾的是,此次索罗斯登台博鳌论坛,乃至与中国最高领导和五大洲的首脑同台,反映出中国决策层对迫在眉睫的危机并没有清醒的认识,而这恰恰是阻止索罗斯们成功主导新一轮中国金融危机的最后防线。

                                    索罗斯卷土从来?

新一届的博鳌亚洲论坛,最引人注目的金融家,无疑是索罗斯。

索罗斯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投机者,国际对冲基金的领军人物,被称为“金融海盗之王”。1997年,他领导国际对冲基金,抓住了亚洲经济、股市泡沫之机,针对一些亚洲国家与美元联系汇率的弊端,猛烈做空东南亚各国,自泰国始,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的汇市和股市一路狂泻,一蹶不振;其后韩国、日本和中国台湾也难逃毒手。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愤怒地指责他说:"这个家伙(指索罗斯)来到我们的国家,一夜之间,使我们全国人民十几年的奋斗化为乌有

挟带这一路攻城拔寨的威势,索罗斯们最后冲击香港的联系汇率。在当时中央政府总理朱镕基的力挺之下,特区政府果断决策,入市干预,猛击其软肋——热钱须借入港币作为弹药——将隔夜利率最高提高到每天300%,致使索罗斯们弹尽粮绝,不得不落荒而去。但由此香港也元气大丧,恒生指数最大跌幅60.2%,房价最多大跌70%,众多香港企业破产,中产阶层沦为负资产者比比皆是,跳楼自杀者屡见不鲜。

就是这样一个剥夺了东南亚人十几年的奋斗成果的投机者,被受害者痛斥为“金融财狼”、“强盗”、“大鳄”的人,他对自己行为的辩解是:“我没有制造(亚洲金融危机)泡沫,我所做的只是加速了泡沫的爆破。”索罗斯说:“看到泡沫,我会先买,理性地去参加。当泡沫成熟时,我就会卖出或者短炒。比如当时我就买了一些网络股,当它们‘长大了’,再卖出。”

曾经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在香港铩羽而归的索罗斯,如今成为博鳌座上宾,施施然地回来的,这不能不引起中国人的警觉。他是自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曾经一度低调。然而,2010年他在香港设立办公室,开始再度关注亚洲市场。据笔者所知,去年以来,他曾到中国内地调研,并与中国内地一些成功投资人交流。最近更是再度兴风作浪,先做空日元,再做空英镑,再次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索罗斯回来了,这一次他的目标几乎是显而易见,就是中国香港,就是中国,这一次中国和中国香港还能幸免于难吗?

                            中国十大泡沫隐患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1998年中国香港因最后时刻的政府直接干预行为——提高隔夜利率至300%——这种破坏游戏规则的方式,勉强与索罗斯打了个平手。而中国内地因为资本项目的严格管制,避免了亚洲金融危机的直接冲击。更因危机后东南亚深受重创,加上美国爆发911恐怖袭击,由于中国相对稳定,劳动力价格低廉,全球制造能力向中国转移,中国反而获得了发展的机遇期。

现在的中国内地与当初已经迥然不同。如果说1997年中国经济没有什么泡沫,那么今天中国经济的泡沫,或者说经济金融危机的隐患已经十分严重,而且呈现并发症的局面:

一,中国的制造业面临崩溃边缘。在过去10年中,中国平均劳动力价格大幅上涨,由相当于美国劳动力的3%上涨到了17%;原材料、能源和土地价格大幅上涨;人民币汇率大幅上涨了32.7%;各种税费大幅上升;融资成本大幅攀升;各种贸易保护成本大幅上升,大多数制造企业处于亏损被消耗状态。

二,股市泡沫在2008年破灭后,每况愈下,杀伤国民财富效应和企业融资。

三,房地产泡沫巨大,无论从各种指标看,都处严重泡沫状态,它严重透支了国民财富积累和未来收入预期,对内需釜底抽薪;

四,农业泡沫显著。由于低产的大豆转种高产玉米,掩盖了耕地被占用、水利失修等问题,中国粮食出现了“九连增”的虚幻泡沫,如今大豆地转种玉米已经基本结束;

五,政府财政和投资泡沫也盛极而衰。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4万亿救市,带动全国18万亿投资,数千家地方融资平台巨量投融资已经无以复加;政府财政收入与国民收入之比,已经超过70%;如果包含政府乱收费,接近100%,已达极限;

六,外需泡沫也盛极而衰。随着人民币升值,美国再工业化,欧洲债务危机,日元大幅贬值,东南亚等获得TPP外贸优惠,中国外贸优势不再;

七,货币信贷和银行业泡沫到顶。2008年以来,中国货币发行急剧攀升,如今M2已近100万亿元人民币,占到全球的1/3,是美国的1.5倍;随着利率市场化,银行业70%的这部分利润来源势必萎缩;随着企业利润下降,银行业所受损害虽然滞后,但必然到来。

八,人民币泡沫,自2005年7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已经升值了32.7%,在制造业和外贸竞争力显著下降的情况下,特别在近期,日元、印度卢比对美元大幅贬值的情况下,人民币泡沫达到顶峰;

九,社会稳定泡沫。由于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特别是正在进行的城镇化和土地流转中,如果不能有效遏制城市投机资本和地方腐败官僚的同流合污,外来资本和本地农民冲突、官民矛盾将急剧增长,而且很难再转嫁;

十,地缘政治隐患。近三年来,特别是2012年初美国将军事战略中心重新转向亚太以来,朝鲜半岛、钓鱼岛、南海和伊朗危机升级,对中国构成直接威胁,已经不亚于1996年的台海危机风险。

上述十大问题的形成是过去二三十年积累而来的,是对过去各种问题逃避拖延乃至寅吃卯粮的结果,是各种权贵外资既得利益扩张不断扩张的结果,也是民众缺乏对官员外资力量有效监督的结果。

                               中国金融城门洞开?

中国的十大泡沫和隐患,索罗斯们不可能看不到,这或许也正是他2010年在香港设立办公室,频频访问内地,这次更是主动参加博鳌论坛的原因。

不过,尽管这些泡沫都在,毕竟中国是一个大国,要做空它并非一件容易的事,还需要很多具体的条件。令索罗斯欣慰的是,他需要的做空工具,恰恰是中国相关部门当前努力推进的。这包括并不限于:

——外汇资本项目自由化。中国除扩大既有的QFII、RQFII和QDII规模外,还在近期开放港澳台在内地居民投资A股,这给予了小额资本项目收益汇出的合法保障;中国正加大跟各国的货币互换,这是以国家信誉保障大额人民币进出的合法性;大力推进香港作为人民币的离岸交易中心;使得做空人民币的工具——如外汇掉期、人民币期货等都已经到位。如今只差直接给索罗斯这样的国际正规的对冲基金的资本进出权了——这为做空人民币创造了条件。

——利率和债券市场化。利率市场化给做空银行业创造了基础条件;债券市场化,特别是推出国债期货,将为做空国债、地方债和企业债创造了做空不亏损反赚钱的便利条件。

——股市的做空机制已经完备。从股指期货到融券,再到今年2月28日正式推出转融券,中国股市的做空机制已经完全到位。

——楼市的做空机制。做空楼市比较复杂,在国际上需要粮食危机、石油危机爆发,形成严重的输入性通胀,再以此做空债券,提高利率,迫使购房者断供,进而被迫抛售房产,导致房价大跌。再以此做空银行业、股市,形成恶性循环。

换言之,今天的中国内地已经远非1997年的时候了,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与1997年已经是天壤之别;中国金融防御已经基本荡然无存,索罗斯们做空中国的条件已经基本具备。对此,有识之士十分忧虑,中国首屈一指的外汇专家余永定不久前在香港表示:“内地若加快资本化进程,令资金随意进出,将构成极大风险,而且难以在内部自行控制,不希望决策当局急于求成(资本项目自由化)。”

令人遗憾的是,此次索罗斯登台博鳌论坛,乃至与中国最高领导和五大洲的首脑同台,反映出中国决策层对迫在眉睫的危机并没有清醒的认识,而这恰恰是阻止索罗斯成功主导新一轮中国金融危机的最后防线。

简言之,当下已经是中国规避国际金融危机的最后机会了。当然,换个角度,如果中国遭遇严重的金融危机,反而也可能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摆脱权贵外资既得利益束缚,倒逼出真正国家人民立场的社会变革的战略转机。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冷眼看待世事变化,平心查观风起云涌!
每日关注 更多
李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