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玩残人民币 打开下跌通道 中国人财富该如何保值?

李建 转载自 中华元 | 2016-02-23 10:04 | 收藏 | 投票

   张庭宾

 

黄金正成为金融乱世中的明星!

2016新年伊始,很多投资者被中国金融市场震得目瞪口呆。A股4个交易日四次熔断,暴跌14.46%,特别是昨日(1月7日)交易仅15分钟就触发二次熔断。截止北京时间晚上8点,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最大跌幅3.24%;全球股市也纷纷下跌。而在商品中,美原油指数最大下跌13.41%;农产品萎靡不振;而唯有国际金价一枝独秀,最大涨幅3.81%。

与国际黄金投资相比,国内黄金投资者获得了额外的惊喜,从年初开市截止7号日盘休市,沪金指数上涨了5.81%,涨幅高于同时间段国际美元金价2.55%!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国际美元金价上涨”+“人民币贬值幅度”。即国内人民币黄金投资获得金价反弹+人民币贬值的双重收益! 

这初步印证了本人在2015年9月11日发表《楼市股市后黄金白银或称人民币投资新热点》(见附文)的观点:股市已进入残局,楼市已经是强弩之末,都将成为财富黑洞。“未来一年,黄金白银相当可能迎来‘B浪反弹+对冲人民币贬值+下一个吸纳流动性热点’的三重上涨动力累加的机遇。”

 

                A股已经被玩残了 螳螂扑蝉黄雀在后

 

熔断本来是想稳定股市的,却成了做空的“轰顶五雷”,它只是做了压倒脆弱残局股市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开年4天大跌14.46%,在技术上,已经使去年8月份以来的救市成果前功尽弃,在A浪从上证指数5178杀跌到2850点后,B浪反弹就此崩溃,C浪杀跌已成基本成为趋势,至于跌到多深,笔者此前观点未变,却也不愿意再“落井下石”,会看上证指数月线、季线的人多少会有感觉。

A股如今这般脆弱,却是“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是十多年来主力多伦玩弄散户投资者,积累副作用至今的结果。笔者在此简要回顾:

第一轮是为国企融资。动机本来不纯,设置流通股和非流通股,非流通股是二等股民,更没有分红回报股民的价值导向。使散户投资者流失财富。

第二轮是坐庄猖獗。在美国有效打击造假坐庄操纵的集体诉讼、举证责任在辩方、看门狗制度等被束之高阁至今。从2000年前后股市坐庄第一案“吕梁案”以来,到最近折戟的“徐翔案”,股市权势和资本结合操纵坐庄可谓中国特色。这个黑洞吞噬了股市多少散户基民财富?

第三轮在股改之后,非流通股被迫接受对价损失后,恰逢人民币进入升值周期,国际热钱涌入中国股市,逐渐成为市场主导力量,并在2006-2008年的A股“超级过山车”中令A股国内投资者损失十多万亿人民币。

第四轮由于人民币升值导致的汇率、土地价格大涨,侵蚀了中国上市公司利润,在2011年以后,上市公司盈利分红能力逐次下降,难以支撑股价可持续发展。

第五轮是2014年下半年以来,以“改革牛”为借口,实际以融资和股指期货放大银行贷款的杠杆,引诱股民追捧,再以融券、转融券和股指期货惨烈做空,致使20多万亿散户基金投资者财富灰飞烟灭。

第六轮是以创新版+注册制为契机,试图高价卖“青苹果”。殊不知,螳螂扑蝉黄雀在后,渴望将“青苹果”卖出高价的国内权贵,也想维持股市和人民币高位,但外资却乘机变现股票和人民币,兑现股市和汇市双重利润离场;特别是外资金融投机资本更乘机做空,赚的盆满钵满。

简言之,在此一轮轮的财富大洗牌中,我们没有看到宏观经济更高效、上市公司持续盈利能力更强、股市基本制度更健康、投机放大多空得到有效控制,而是各种主力从散户、基金投资者身上一次次获取暴利。其副作用累加至今,一个貌似利多的熔断都令股市颓然至此!

 

                  楼市财富价值实际已经大打折扣

在当今股市令投资者感到惊恐的时刻,很多国人仍对一线楼市的财富效应抱有幻想,甚至奋力追涨。

看到深圳、上海、北京等地的房价又创新高,不少人又按捺不住要去倾三代人积累、再加上二三十年房贷去买房。特别是深圳,在直辖市、深港一体化的概念炒作下,更是独领风骚。殊不知,这如同A股2015年上半年的“伪水牛”一样,是靠银行贷款放杠杆吹起来的。深圳房贷在总贷款中的比例高达22.41%,分别是上海、北京的1.7和2.25倍;其房贷在总存款中的比例分别是上海、北京的1.71和3.26倍。在银行不良资产率快速上升的背景下,深圳房贷已经不可能再放杠杆了,一旦放杠杆变成收缩杠杆,A股就可能是前车之鉴。而由未来人民币大幅贬值导致的严重输入性通胀,更会对供房贷釜底抽薪。

对楼市最后的刀头舔血,获得的所谓财富增值其实是个幻象——貌似楼价又涨了,名义资产又增加了,但是其财富的流动性已经大打折扣,不仅已经很难找到下家出手(流动性极差),其银行抵押贷款比例已经降到50%甚至更低,很多地方更是已经无法获得抵押贷款了。这些资产已经在相当程度上成为死资产,其真实的财富已经大打折扣了。

本质而言,在人民币升值周期中,海外资本流入中国期间,加上政府土地财政既得利益推动,楼市是最好的吸纳流动性的最大海绵。然而,在人民币贬值周期中,在资本流出中国阶段,楼市则难免成为消灭流动性财富的最大黑洞。因此,现在无法抵制股市、楼市的“诱多”或者是“逼空”、最后奋然去接盘的人,特别是动用了杠杆去接盘者,很可能在2016-2017年成为最大牺牲者,他们在过去二三十年辛苦积累的财富,最后不仅可能归零,甚至可能成为负资产,即干了一辈子最后还欠别人的钱。

 

          贵金属可成国内财富“抱团取暖”的上佳选择

股市之所以脆弱不堪,楼市之所以盛极而衰,归根结底,是由于国内赚钱效应不断衰退;既有发展模式对人口红利、环境、资源和社会保障等透支难以为继;热钱投机对实业利润釜底抽薪;再加上美国经济阶段性复苏,再工业化、TPP对中国进口替代,人民币已经从升值周期转入贬值周期。

在人民币贬值预期和外资套取汇率收益的刺激下,资本加速外流,官方公布的外汇储备已经从2015年初的3.99万亿美元下降到年底的3.33万亿美元,如果考虑到FDI和贸易顺差,实际资本外流已近1.2万亿美元。而且这仍在加速,2015年12月,贸易顺差减少1079亿美元,再创历史最高。

由此,在加速金融开放的背景下,对股市、楼市,央行已经陷入两难——要印钞支持股市和楼市,就会稀释人民币内在价值,导致资本更快外流;资本更快外流又会导致人民币更大贬值预期。这时候,最明智的选择是放任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从而使市场自己找到人民币对美元的平衡汇率,使资本进退两难。如果这样的话,人民币或许在贬值20-30%重新找到平衡。如果硬扛人民币高位的时间越长,资本外流越多,扛不住时人民币贬值幅度将越大。至于会贬到多少,本人不愿再扮演“乌鸦嘴”的角色,但肯定会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低。

换言之,在此人民币国内流动性萎缩的趋势下,国内资本已经不足以支撑股市和楼市这么庞大的泡沫了。随着楼市、股市财富效应的萎缩,国内资本在兑换美元出境受到限制的情况下,国内投资者必定要寻找在资本寒冬中可以“抱团取暖”的投资品。这个产品要有四个基本特点:1、价格与国际接轨,可以对冲人民币贬值风险;2、不受中国宏观经济下行周期直接影响;3、规模小,价格很容易推涨起来;4、其涨价不会影响国计民生。

在这四个条件中,工业大宗商品(含工业金属、煤炭、石油等)不符合条件2、3和4;农产品符合1、2、3,但不符合4,其大幅涨价会导致严重的通胀,政府必定会管制;唯一符合上述四个条件的标准投资商品是贵金属。

 比较难得的是,从美元计价的黄金白银价格自身走势来看,从2011年9月金价创出1920美元/盎司最高以来(2013年初本人判断黄金大牛市将结束),国际金价迄今已经最大下跌45.5%,虽不及1980年以后的那一轮A浪下跌的幅度;但此轮A浪下跌时间已经4年多,远超上一轮的2年半的时间。因此,技术上有反弹需求。

此外,由于黄金白银价格跌跌不休,已经逼近了生产综合成本线。更重要的是,市场做空的实物仓单已经很少,而散户也跟随主力变成空头。市场主力有补库存弹药的需求,同时也不愿意给散户抬轿子,反向做多可以杀死很多散户空头,赚取新利润。因此,未来6-12个月,贵金属价格出现B浪反弹的可能性较大。

 尽管如此,中华元智库对于美元大牛市的基准判断没变,美元黄金价格在B浪反弹后,相当可能会有C浪杀跌,跌至800-900美元。但作为符合国内资本严冬“抱团取暖”的四个条件,且相当可能叠加美元金B浪反弹的收益。人民币贵金属也算是国内对冲人民币贬值的上佳之选了。(仅供参考,投资者决策风险自负)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冷眼看待世事变化,平心查观风起云涌!
每日关注 更多
李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