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地价、高房价已对经济产生挤出效应

谭浩俊 原创 | 2016-03-31 11:3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经济 房价 楼市 

  据媒体报道,深圳市发改委一位官员日前透露,深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案已初具雏形。深圳将结合自身情况,突出创新驱动,并将对房价上涨过快等热点问题予以关注。高房价、高地价已经将部分劳动密集型企业挤压到周边城市,更受关注的是,部分高科技企业也在搬迁生产基地和研发部门。

  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房价上涨被地方政府当作是经营城市的“代表作”,大为推广。从一线城市到干线城市,再从二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几乎所有城市都在通过城市建设抬高地价、拉高房价,从而源源不断地享受“土地财政”带来的快感。事实也证明,快速攀升的地价和房价,不仅成为地方政府的“聚宝盆”,也成为各级政府制造政绩的“核武器”,经济增长速度普遍都保持在两位数以上。就连那些没有多少实体企业的地方,也因为有钢筋混凝土做支撑,经济增长速度一点不亚于其他地方。

  也正是因为地价、房价的快速上涨,以及伴随着地价、房价而迅速聚集起来的房地产暴利,也使得实体产业资本大量流向房地产市场,流向虚拟经济领域,使实体经济面临空心话的格局。为什么面对金融危机的冲击,经济会出现持续下行的现象,最根本的原因之一,就是实体经济对经济的影响力下降了,对经济的支撑力量严重不足了。如果实体经济不出现严重下滑,整个经济就不可能出现持续下行。

  这也意味着,高地价、高房价已经对经济产生了严重的挤出效应,特别对实体经济,挤出的力量更大、影响也更大。如果任凭地价、房价继续上涨,且上涨的速度超过经济增长速度,那么,其对经济的挤出效应也将更大。

  在经济下行和市场调控平行运行的这几年,应当说地价和房价的上涨速度还是受到了一定的遏制的,在部分城市,还出现了微微下降的现象。然而,去年下半年以来,以深圳、上海为标志的一线城市以及部分二线城市,又掀起了新一轮的地价、房价上涨潮。特别是深圳,连续多个月成为全国大中型城市房价上涨的“领头羊”,更是让公众产生了地价、房价将进入新的一轮上涨通道的担忧。而这样的担忧,显然不只是针对地价、房价,还来自于高高地价、高房价对经济的挤出效应。深圳在经济前景被广泛看好的情况下,出现企业外迁、特别是高科技企业与研发部门的外迁,就不能不引起高度的重视与关注了。如果企业因为地价和房价的快速上涨而被迫离开某座城市,对这座城市经济发展的影响,可能就不是“土地财政”带来的丁点收益所能弥补的了。对这些城市来说,眼前利益的满足,是惟牺牲城市的长远利益以及居民利益为代价的。

  而出现这种现象的,显然不只有深圳,其他一些高地价、高房价城市,也存在数据问题。而面对地价和房价的快速上涨,相关城市采取抬高购房门槛、控制外来人口购房的方式,不仅不符合市场经济要求,而且会影响外来人口对城市的信任,影响外来投资者对城市的信任,相当一部分外来人口和外来投资者,可能会因为购房政策门槛的抬高而选择退出所在城市。

  虽然说高地价、高房价城市的挤出效应给其他城市带来了机会,但是,由于地价和房价的上涨具有极强的传导性、感染性、渗透性,因此,那些看起来“吸引”到人才和投资的城市,按照以往的经验,在政绩面前,也会选择抬高地价、拉高房价,那么,对生活在城市的居民和投资者来说,成本就会大大提升,生活的质量下降,消费欲望减弱,投资的效率降低,继续投资的动力减退。慢慢地,市场的活力、消费的活力、投资的活力就会越来越低,最终使经济的活力丧失。高地价、高房价对经济的挤出效应,也就会被进一步放大。

  以深圳为例,2015年的GDP增长率为8。9%,应当是一个很不错的数据。但是,多个区的统计数据显示,金融和地产贡献十分明显。如罗湖区,金融和地产拉动全区GDP增长5。2个百分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65。2%,创下2010年以来的新高。相反,工业增加值却出现了6年来的首次负增长。

  这样的结果,显然是不符合深圳发展要求的,也是深圳这座旨在打造创新格局的城市所不应当出现的现象。深圳,需要的仍然是高端装备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创新型产业,是以研发为核心的总部经济。如果高地价、高房价让科技型企业、研发机构都离深圳而去了,深圳的创新来自何处。推而广之,如果高地价、高房价让中国的实体企业都放弃了生产制造、技术创新、科技研发,那中国制造2025如何实现,工业4。0如何实现。所以,必须正视高地价、高房价带来的严重危害,正视高地价、高房价对经济的挤出效应,把地价和房价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其中,加大保障房建设力度,是留住企业、留住人才的关键。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谭浩俊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