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准促中国股市上台阶

胡月晓 原创 | 2017-10-12 11:0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中国股市 降准 

  国庆节前中国央行出台定向降准政策,这是继2016年3月中国央行普遍降准以来,时隔1年半后的首次降准。

  受汇率预期制约,中国过去的准备金频繁调整常态早已不再。过去一直不降准的最大阻碍来自汇率,央行怕加大贬值的预期压力,从而外储管理压力加大。然而9月份后风向突变,人民币贬值预期变成了升值预期,汇率维稳方向的改变打开了降准的空间。另一方面,中国M2的平稳,靠的是统计范围的扩大(突破准货币的WB和IMF等传统范畴,以致中国M2和资产价格挂起钩来,房产兴衰直接影响M2)和令人难以理解的货币乘数扩张。当汇率调节的风向改变后,M2又因房产控制原因持续下降,使得当局不得不出手降准。

  笔者认为,此次调整力度显著超越了市场预期。首先,纳入优惠准备金率的资产范围扩大,本次降准将优惠领域扩大,并重新界定范围为普惠金融。其次,本次定向降准分二挡,第一档的门款较低,实际上具有普降性质。第三,优惠适用对象扩大,国有大行业也可适用定向降准政策。原先的差别准备金利率政策,并不是每次都将国有商业银行包含在内,股份制商业银行业也被区别对待。

  随着金融市场化的进展,金融同业间往来增多;金融机构资产的多元化、非信贷化比重上升,又使得市场融资需求进一步上升。从市场融资机构看,大型中资银行和保险类机构,通常是货币市场上的资金融出方,而中小型银行、其它金融机构和产品、证券业机构通常是资金需求方。中小银行由于普惠金融发展,得以适用更大优惠幅度的准备金率,将极大改善货币市场上的供求关系,使得货币市场上的资金需求相对减少,从而有利于货币市场利率的下降。

  在供给侧改革持续推进场景下,大型中资商业银行的信贷增长将愈发乏力,降准将极大增加其资金融出规模;另一方面,中小银行的更大幅度降准,将减少其在市场上的资金融入需求。这样,在证券业机构等其他金融机构需求不变,或变化不大情况下,新差别化降准政策实施后,货币市场上利率将有较大幅度下降。货币市场利率的下行,通过系列利率传导机制,将带来整体市场利率体系的下降。在监管收紧和金融去杠杆压力下,证券等交易型机构的货币融资需求不会有大的增长,因此降准政策将会带来市场利率体系的较大幅度下行。唯一例外的可能是实体市场借贷利率,笔者一直认为,实体部门借贷利率是“魏克塞尔”式的自然利率,相对稳定。

  中国人向来对整数点位存在着浓厚的心理情结。在股市上,即使抛开技术面、基本面的分析,仅基于整数心理情结,上证综指3500点就成了关键点位。中国经济稳中偏升的发展前景,将为市场提供逐步向上的坚实基础。经济回升+效益改善,将奠定未来股市持续向上行情的基础。市场底部将逐步抬高,年内上证综指有望抬高到3500上方。

  2017年以来,虽然货币偏紧格局一直持续,但受供给侧改革和商品价格回升影响的效益改善行业,股市整体表现良好,上涨幅度已经不小。从短期看,受资金偏紧、新股发行增加、经济短期波动,以及大宗商品企稳带来的市场激励因素消失,股市需要寻找新的上涨动力。在降准带来的市场利率下行趋势下,股市将会对企业效益普遍回升的格局做出估值确认,估值中枢将提高。此次定向降准(实则普降+个别多降),对当前货币偏紧态势将有不少的改善,因此股市持续上扬的空间将进一步被打开。

  9月份股市的徘徊局面,主要是经历前期7月-8月的持续上涨后,原先的推动因素(经济回升+效益回升)推动力减弱,市场进一步上涨需要蓄势的结果。本次定向降准,将结束时长已有1月的蓄势过程,再度进入上涨阶段。

  降准带来的降低市场利率效应,更是对债市有直接地推动作用。在当前的经济环境和监管环境下,降准释放的准备金,将更多地进入金融市场而非转化为信贷,实际上,降准将直接带来金融杠杆下降的效应,使得债市的“去杠杆”压力下降。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