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 VC 逃兵的自白

庄明浩 原创 | 2017-12-05 11:0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VC 逃兵 

 

  前言

  如果说创业讲究的是毅力、是坚持、是绝地反击;那么VC这个行业靠的就是高度的敏感、独到的眼光以及精准的判断。

  进入VC行业,从菜鸟小白到行业老饕,必然要经历过一段漫长的时间。刚入行的VC新人往往异常兴奋,但在成长的过程中也会逐渐积累经验、加深理解、形成自己的格局观,从量变到质变。

  今天创业小萌与大家分享一篇前经纬创投投资人、熊猫直播副总裁庄明浩的演讲《一个VC逃兵的自白》,相信不管是对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非常有学习借鉴的意义。

  我是庄明浩,一个前 VCer。之前我曾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他们:

  “找我这么一个 VC 行业的逃兵来讲 VC,是不是不太对?”

  结果......

  “请你也不是讲什么高深的理论,你就给我们讲讲基础知识,主要针对其他行业想转 VC 的和分析师 level 的基础知识,当然再能加上点八卦故事就更好了……”

  1VC 成长阶段 1:

  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我是 09 年研究生毕业,以当时还很高大上的管理培训生的身份加入盛大网络的;轮岗半年之后也就是 10 年初和另外三个小伙伴一起加入了的盛络战略投资部,算正式入行。

  当时的盛大投资部刚刚完成视频、棋牌、网络文学等几个领域的投资布局,部门内的资深同事大多有之前国际一线咨询公司(麦肯锡)、投行(大摩)、PE(贝恩)的工作背景,我们几个新兵蛋子一进部门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当时我们几个人的工作成果是每周一次的报告,周报的内容也简单:值得关注的项目。

  最简单也是最困难的,因为我们是新人,所以初上手完全两眼一抹黑,只能凭借自己那可怜的互联网知识去搜索新兴的互联网项目。

  我还记得我们当时第一次周报,写了 13 个项目,然后周报发完之后部门老大特意拉着我们所有同事一起开了个会,在会上资深同事们用相当克制且直接的方式表达了:这些项目的介绍没什么逻辑和深度以及大部分我们都看过……

  开完例会后,我当时真的觉得这 TM 还怎么干?项目都挺好的为啥不愿意多了解下呢?

  这其实也是常见的 VC 新人的状态:无论是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还是转行而来的“老人”,刚刚步入 VC 这个行业的时候往往都是异常兴奋的。似乎所有的案子都是值得推进的,满满的闪光点。

  这个阶段的时间不会太长,因为机构化运作的 VC 基金会在流程和评判机制上让体系内的人了解到并不是所有的项目都是靠谱的。

  2VC 成长阶段 2:

  知道自己不知道

  事情在 10 年中的时候出现了转机,转机的原因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移动互联网来了。丝毫不夸张的说,85 年左右的 VC 从业者,如果今天在行业里混得还不错的,绝大多数人都要感谢移动互联网的爆发。

  这股大浪让我们这些当时刚入行的年轻人直接站在了最前面,因为我们当时没有过往的经验也就没有了什么包袱。

  10 年下半年盛大投资的策略全面转向移动互联网,极端状态的时候我还记得桥哥曾经命令我们把所有安卓渠道前 20 都拉出来,然后能投都投……

  多年之后,我们当年的几个写周报的小伙伴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情况下特意把 10 年当时的项目周报打印了出来进行了一次复盘,实话实说好项目还是很多的:

  比如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我们当时的第 14 期周报(大概 10 年 Q3 的时候),写了 4 个项目:虎扑、CocosChina (对,当时还不叫触控)、MIUI(对,当时还没有知道小米,是 MIUI 先出的)以及有米。

  但这些项目我们都没投,而我们多年之后才想清楚一件事情,没有投到的原因并不能去怪组织,核心原因其实在于写这个报告的我们当时的工作只是寻觅,并不对结果负责……

  我是 11 年 4 月 1 号离开盛大战略投资的,在我之后当时部门的人因为各种原因在后续的 1 年里大部分都离开了,他们的大部分今天依然活跃在 VC 圈内,我们有个自己的小群叫“盛大商学院”。

  我很感激在盛大投资部的那 1 年的时间,其实那一年里我学到的事情只有一件:投资人否定一个案子有一万种理由。

  但这种否定是VC工作的基础,这种否定的依据是你之前推进的案子的结果(无论投资与否都会有结果),是你在一家体系化运作的基金内了解到的信息。

  而因为创业这件事情本身大概率上就是失败的,所以你绝大多数情况下的否定都是对的,你开始觉得自己懂了,上路了,但这也仅仅是开始进入下一个阶段的前提。

  3VC 成长阶段 3:

  不知道自己知道

  在 10-11 年那个时点,内心真正相信移动互联网就是下一个巨大风口的基金其实只有三家:盛大、创新工场和经纬。

  工场当时又和经纬、盛大不太一样的是第一批项目多是孵化而非对外投资。加上当时移动互利网初期,项目本就不是太多,盛大和经纬在移动互联网组的几个人经常会在项目上遇到。

  (这张图是早年在移动广告聚合平台果合工作,现在是触控 COO 的好朋友悟空,在当时很棒的个人科技博客---天涯海阁上发布的移动互联网图谱。今天回头看这样一张图可能大家会觉得有些搞笑,但那时候市面上听过名字的项目也就是这些了。)

  当时经纬的移动互联网组有 Harry、海波和华东,但他们都在北京,想在上海加一个人,所以我非常幸运的加入了处于爆发前期的经纬。

  我在经纬先看的是移动互联网,后期过渡到了文娱。移动互联网那几年项目风口的更迭基本和当年的互联网的是一样的。

  工具是第一波:拍照软件、浏览器、输入法等等。工具过后就看直接可变现的游戏、广告和电商。在终端普及到了一定量级之后,我们判断需要进入到第三个阶段,可能是社区、 平台型的机会、B2B,开发者服务等。

  整个大移动互联网浪潮的早期机会在 2014 年来看就差不多结束。随后在内部分工中,我看过一段时间的 O2O 和企业服务,离开之前就主要集中在文娱这一块。

  因为经纬是一家纯粹意义上的财务投资者,且在早期,在经纬的几年时间里我也投资了一些项目,但成绩只能说一般。

  在这个时候你开始觉得错过了一些重要的项目,其中有你选对了赛道,合适的时间点,遇到了合适的创业者,但最后没下手的项目。那么为什么会没有下手呢?因为当时你并没有那么确认自己“知道”。

  这样的项目可能需要时间来验证,所以进入这一个阶段的从业者我个人觉得至少也需要 4-5 年的时间,而在之后,真正认识清楚的人才会进入到最后的阶段。

  4VC 成长阶段 4:

  知道自己知道

  到 2015 年的时候,我开始对之前一直关注的行业有了些不一样的感觉。

  之前说直白点可能有些浑浑噩噩,总觉得自己大概能看懂,也能和创业者侃侃而谈,但未必有那么长期的,那么清楚地知道哪些方向、哪些行业就是你应该专注的,你在这些行业跟方向上的优势到底是什么,然后哪些案子属于你,哪些案子不属于你,之前是完全没有概念的,我到第五年的时候才开始有这个感觉。

  我天性是一个很懒的人。懒的人是不愿意表达极端的情绪的,OK 就好了。但是在 2014 年底,2015 年初,有几个案子你是脑子里经常想一定要做的,不做你肯定会后悔。

  然后那你就会想为什么会持续的有这样的声音出现。因为你看很多年这个东西,然后到了这个时间点,出现了这样的机会,而且你比其他人真的想得更多。

  你想更多的原因可能也是因为你看的项目多,你聊的也多,然后你对这个行业了解,然后再加上你一直在跟踪行业趋势,你知道大概的脉络,就一定要抓住。

  最后离开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样你认为该抓到的公司没抓到,而且其中的一些并没有理想中的那么好。

  曲凯去年写《为什么我不做 VC 了》问过我,我当时的回答就是:

  “一级市场的投资尤其是早期投资,其实最后都是看‘命’的,当然这里不是迷信,而是说早期投资人在选择创业者的时候其实往往都会有倾向,这种倾向的缘由就是投资人自己的性格,成长的经历和世界观。

  所以很多人说,一个早期投资人能投资到什么项目,老天其实早就定好了。而做 VC 的人,因为每天都面对人性赤裸裸的考验,所以做久了之后你其实特别能了解自己。

  自然而然你也就大概知道能够投资到什么样的创业者和项目,当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朗的时候,要么就是你离成功很近了,要么也就是该离开这个行业了……”

  当然你可以继续那么浑浑噩噩,再待着往下走,没什么问题。在内部老大信任你,同事们关系也很好,你一直关心自己的方向,没准老天哪天赏你个项目,没什么不好,但这似乎也不太对。

  最后再分享两个小故事:

  1、我是一个通过写东西强迫自己进行梳理的人。

  大学的时候我是一个学霸(这么夸自己感觉怪怪的),而我考试成绩好的窍门并非靠死记硬背,而是通过给别人讲题来逼迫自己强化逻辑和记忆,类似的事情也在我后续工作中帮助到了我,那就是写东西。

  入行的时候我在一个专注移动互联网的群体博客 Mobile20 写移动行业的文章,那还是没有自媒体、公众号和微博的年代。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参加 GMIC 是受邀的,身份就是博客作者。然后我开始坚持在每年的 GMIC 和 MDCC(CDSN 每年举办的移动互联网大会)之后写一个 PPT 做总结。

  很多当时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基金同行、二级市场的基金经理是因为这些内容知道的我。后来我在网易科技、腾讯科技开过专栏,公众号也写过。

  14 年开始在知乎上输出内容,17 年在 36氪开始写付费专栏,可以说所有的这些都给我的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帮助。

  作为一个中学语文常年在及格线徘徊,大学期间被同寝室室友各种教育要练练文笔的半文盲,我实在没有想到我的人生中还能把自己写的东西出版(虽然只是电子的)。我不是编辑,我不是记者,我写作的风格就是我说话的风格。

  再者在经纬内部,我其实都一直在做另外一件事情:美国和国内竞争对手的投资项目整理。

  做的方式是一般每半年一次,我会把能收集到的所有发生的融资事例拉出来一个表格,然后根据项目类型、阶段、融资规模分类分析。

  我觉得这就是基本功,你虽然会有你关心的领域跟方向,你的兴趣所在,但是你本质上要对这件事情大框架要理解。

  我特别喜欢那件事情。你说有什么意义吗?没什么意义,累得要死。弄一次大概两千件左右的融资事件,在没有 IT 桔子这类工具的帮助下,然后全都列在 excel 里,还要把这个公司分类。

  分类是个特别麻烦的事情,因为每个人分的标准是不一样的。这个公司到底是 2B 的还是 2C 的?到底它是企业服务的,它还是 SaaS 的?到底它是教育的还是科技的。

  分类后再分析,哪些方向确实是值得关注,哪些方向没有被关注,哪些方向应该被看到而我们没有了解到,哪些方向可能国内会有机会,甚至有的公司有在做了,顺便要去看一看。

  通过写东西,我找到了让自己开心的事情,以及这个事情对你是有用的,就是它让你对大环境,对你的竞争对手,对整个生态相对清楚。

  当然我并不是说所有人都应该用这样的方式,但找到一个方法让自己 enjoy 并完成积累,对于任何一个 VCer 都是异常重要的。

  2、乔布斯的那句名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我第一次看到乔布斯的这次演讲是研究生的英语课上,其实简单讲,乔老爷子告诉我们的就是:

  “人生经历的所有事情都会对你之后的人生产生影响,这种影响是在经历当下无法预先知道的,只有当你走到了那个位置回头看,你才会发现之前的经历连在一起到了今天这个时点。”

  我特别信这个,上周懒熊做了一次电竞活动,邀请了电竞圈里非常资深的嘉宾。轮到我演讲时,我一般介绍自己都有一个标准的 PPT,但在那次活动做介绍时,我就换了一页介绍,我说一定要讲跟这个行业的缘分。

  我说我虽然入电竞这个行业才 2 年,但今天的资深电竞圈嘉宾里我有一位认识超过 10 年了。在大学的时候我玩键盘鼠标,玩着玩着把自己玩成了一个键盘鼠标里面的 KOL。

  然后自然有厂商会找我写软文。我人生的第一份兼职是给厂商写软文,每周定期一篇,一个月 500 块钱。

  发给我钱的人的 ID 是:Hunter,今天他就坐在下面,他现在是 VG 俱乐部的总经理。当年我是一个大学生,一个玩键盘的小 P 孩,当年他是做 Razer 和 Qpad 外贸代理的厂商“百色”的市场经理。

  我记得特别清楚,Hunter 说发钱必须是招商银行的卡,然后当时我在长春,特别巧,我原来以为长春没有招商银行,然后他说的时候我就去查,长春的第一家招行在我查的前一周刚刚开业,然后就开了一张招行的卡。

  这事情发生距离今天已经超过十年了,真的是百转千回,我又来到了这个行业。

  以后会怎么样?不知道,或许今天正在经历的事情正在决定以后的路吧……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庄明浩是经纬中国的分析师,主要关注于无线互联网和社会化媒体和网络安全领域的投资。 加入经纬中国之前,庄明浩曾经在盛大网络工作近2年,担任投资部分析师一职;主要负责盛大网络在社区、视频、网络安全和Android等领域相关…
每日关注 更多
庄明浩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