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核电专家说“十三五”或开建内陆核电站 驻日使馆发布福岛核辐射提醒

翟智高 转载自 央广网 | 2017-02-13 21:2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内陆核电是双刃剑 


中国核电专家、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副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透露,如果顺利,十三五期间将开工建设内陆核电站。

日本:福岛核电站2号机组内部核辐射“爆表”人进入秒死亡

http://v.ifeng.com/news/world/201702/013a8296-ea6f-11e6-8c7f-002590c2aaeb.shtml#_v_www4

http://v.ifeng.com/video_5298752.shtml



中国驻日使馆发布福岛核辐射提醒:妥善安排出行
资讯 > 国际 > 看东方 2017-02-13 07:43:00
http://v.ifeng.com/news/world/201702/01e9e147-f17a-11e6-ba49-002590c2aaeb.shtml#_v_www4
 
日本核毒有多严重
   最近,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估测辐射值再创新高,引起了国人的广泛关注以及心理恐慌。日本到底还能不能去了?当地的食物能不能吃?核泄漏到底有多严重?社长采访了当地华人,试图了解真实的日本核污染情况。
核事故发生6年,日本开始检测核心部位辐射值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了9级地震,地震引发的海啸使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事故过去将近6年,日本东京电力公司一直无法弄清核反应堆的损坏程度。最近,他们取得了很大突破,也就是我们这些天看到的这些信息:
2017年1月底
   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利用远程摄像头进行调查时发现,在堆芯已经熔化的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的反应堆安全壳内,辐射剂量推定达到每小时最大530西弗。这一剂量可与运行中的压力容器内部匹敌,人若停留在附近,不超过1分钟便会死亡
2017年2月9日
    东京电力公司为投入蝎型机器人调查,首先放入了清理前进道路的机器人,根据机器人摄像头拍摄到的影像的干扰程度,推测出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反应堆安全壳内的辐射剂量达到每小时650西弗。清理道路的机器人原定前进5米,结果只前进了1米,因为图像变暗,不得不撤出。

清理道路的机器人用高压水开路,并拍下了已经融化的内部堆积物
   在同一天(2月9日),日本多家媒体记者集体到福岛第一核电站采访,约20人站在高处观看1-4号机组时,一名记者携带的测量仪开始发出“哔哔”的警报声。东京电力公司员工测出,该处辐射剂量达到每小时144微西弗。这比东京的平均值(每小时0.03微西弗)高出4800倍。这是必须采取防护措施的辐射量。
    在3号机组厂房数米处,测得辐射剂量是每小时245微西弗。如果在那里待5小时,就相当于普通人一年可以接受的上限——1毫西弗。

记者们在核电站采访,该高处距2号机组约80米

    东京电力公司向2号机组投入蝎型机器人调查内部情况,机器人装有2个摄像头和测量辐射剂量的机器。但由于内部堆积物很多,未能到达堆芯熔化的反应堆正下方勘察情况。并且东电公司放弃回收机器人,切断了远程操作的电缆。今后尚无进一步调查计划。

     蝎型机器人原定到达反应堆正下方,本图也标明了前两次调查所测辐射剂量数值的位置
    从这几则消息来看,目前,日本对核电机组内部受损情况的调查才算是刚刚开始。里面的情况到底如何,还需要等待日后逐步调查。但可以肯定,空气中的辐射剂量在核电站周围仍然较高,但在距离较远的地区,已经没有任何影响。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关于福岛核电站反应堆的检测数据,都是2011年事故的遗留问题,并不是发生了再次泄露。
东京华人:我一直希望中国人最好不要来日本旅游
    在东京从事语言教学工作的华人戚女士,到日本工作生活已经有20年。她说:“自从核电站事故发生后,我很注意食品安全,海产品已经很多年都尽量不买日本产的。这些年我们都尽量不在外面餐厅吃饭。”
生活上做彻底防范
    她解释道,虽然空气中的辐射剂量早已没有问题,但因为有些土壤受到辐射,需要很多年甚至几十年才能改善。很多人这些年买东西时一定会挑产地(日本超市里这几年所有的食品都标有产地),尽量避免福岛及其附近的。虽然那些食品都比较便宜,但还是很少有人去买。
中国人不应不顾辐射疯狂赴日
    关于中国人赴日旅游,戚女士表示很大的担忧:“这些年中国人完全不顾辐射的影响,来日本疯狂购物,真让我难过。”她说,住在日本的人多少会有意识地防备。但游客吃的东西很有可能是受到辐射地区的食品,因为那里的货便宜,一些餐厅会进那里的货。
日本政府有所隐瞒
    戚女士认为日本政府在核污染这件事上,对真相是有隐瞒的。所以目前外界猜测颇多,但一般人们都会认为离福岛较近地区、东部海域一定受到了污染。她举例子说,一些从福岛迁居到其他地区的孩子在新学校遭到歧视。侧面说明日本人也是非常在意福岛辐射问题的。“人工辐射不同于自然辐射,危害性大,减退期极长所以几十年都得注意。”
相关新闻报道:
    从福岛县前往新潟县避难的一名初中1年级女生,被同学们称作“菌”,受到欺凌,不敢去学校。
      从福岛县前往千叶县避难的一名高中女生甚至被说“辐射来了”“辐射会传播”“辐射像屎一样脏,别过来”。
    从福岛县转校到横滨市的一名小学男生,在班里被称为“菌”,导致不去学校。在家长的争取下,横滨市市长最后出面道歉。
    戚女士说,以后不会让孩子留在日本,自己也可能离开。虽然核辐射不是主要问题,但也算原因之一。
核辐射污染程度已经高到不能赴日?
●我们先来看看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现状:
    福岛第一核电站1-4号机组在2011年的地震海啸中受到损伤,其中地震时正处于定期检查停机状态的4号机,在2014年12月时,就已经把全部燃料棒取出,目前里面已经没有燃料。
     1-3号机在受损后,被注入大量水为融化的核燃料降温。加上不断流入厂房基地的地下水,目前为止被核污染的水有约96万吨,这些水存在高约10米的储存罐里,现在已经存了约1000个。现在还不知道这些水怎么处理。

储存着污染水的罐子
    自2011年3月11日发生的大地震引发海啸摧毁1-4号机组以来,13年日本决定废掉福岛第一核电站。目前每天有约6000人在当地进行报废工作,这是一项艰苦又漫长的道路。

日本最初划定的避难撤离范围
●接下来我们看看海水被污染情况:
   2013年7月,东京电力公司首次承认,核反应堆的污染水正在渗透至地下水系,流入海湾,但是不确定流出的污染水量具体是多少。这距事故发生已经过去了两年。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认为,福岛核电站对海洋的污染一直未停过。
   2014年9月,东京电力公司首次开始把净化过的污染水逐渐排入大海。试图减少被核污染水的储存量,同时降低对海水污染,解决污水储存和排放难题
    2015年7月,受大雨影响,福岛第一核电站被污染的雨水流入外海,引起了日本社会的广泛讨论。
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
    虽然目前市面上出售的食品,都经过检测,处于正常数值范围。这样看来,对日本海产品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

福岛核辐射达最高值引恐慌 男子患癌拟诉东电
来源: 环球网
日本福岛核辐射问题近日再次引起关注。据日媒报道,一名参与福岛核事故处理作业的男子以遭受辐射引发癌症为由,最快将于本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认定其为工伤。同时,日媒还多次报道,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安全壳内辐射量最大达每小时530希沃特,为事故发生以来的最高值,引起民众担忧。
据《产经新闻》14日报道,福岛核事故之后,现居札幌市的一名男子曾在2011年7月至10月参与过事故处理,负责用重型机械将现场瓦砾运出。2012年6月至2013年5月,该男子先后查出罹患膀胱癌、胃癌、结肠癌。2013年8月该男子向福岛县的富冈劳动基准监督署申请工伤认定,但未被认可,于是决定向札幌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国家认定为工伤。据悉,这是日本首起围绕福岛核事故处理作业要求工伤认定的诉讼。该男子向东京电力公司索赔6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93万元)。
据《东京新闻》报道,东京电力公司于13日公开了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现场,发现2号机组核熔炉内出现融化的核燃料,作业员们正在全力处理淤积的高浓度污水。报道称,今后在福岛事故现场,针对辐射较强区域的作业将增加。不过,还有很多区域因为辐射过高而难以开展作业,预计完全报废这座核电站还需要大约30到40年的时间。东京电力公司表示,计划在今年夏季取出燃料废物,报废核电发电炉将进入新的复杂阶段。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14日,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公布截至去年10月核电站周围80公里区域的放射线量。数据显示,去年同区域的放射线量比事故发生时减少了71%。尽管如此,多数原来居住在福岛受影响区域的居民仍然还在其他地区“避难”,而且有人表示不想再返回福岛,希望重新开始生活。[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蓝雅歌]
--------------
附录

   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副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透露,如果顺利,十三五期间将开工建设内陆核电站。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核能是清洁能源,对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有重要作用。目前,我国在运核电机组35台,3365万千瓦,在建核电机组21台,2390万千瓦,在建规模世界第一。但我国核电在发电总量中的比重还较低,仅占3%左右,远低于全球11%的平均水平。国际机构预测,到2050年,全球核电发电量将在现有基础上翻番,发电比例将达世界发电总量的17%。这也意味着,我国核能发展必须要提速。
核能的力量同样也让人心生畏惧,远一些有切尔诺贝利、近一些有日本福岛,核能建设究竟能否保证安全?又将如何勾勒发展的美好蓝图?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副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对此做出详细解答。
福岛核事故类似的灾难能避免吗?
近期,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安全壳部最大辐射值达每小时650希沃特,人如果暴露在这种辐射中几十秒就会死亡,这再次引发民众的担忧。王毅韧解释说,实际上,这是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的后遗症,福岛核事故是一个极端自然灾害加人为处置不当叠加的结果,如果当时海啸、地震发生后,日本相关措施到位,今天这种局面是可以避免的,“处置不当,断电反应堆在不断散发余热,不冷却它肯定要堆型损坏。如果应急处置得当,马上采取调应急柴油机过去恢复供电,另外它在海边,可以用海水冷却。但他没有,他不敢用海水冷却,他想那个反应堆以后还要用。实际上已经运行四十年了,到了退役时间了,他还舍不得退役,就是‘东京电力’。”
十三五时期,我国核电运行和在建装机将达到8800万千瓦的目标。这首先要让已经具有发电能力的核电站效能更高。此前由于我国核电站都建在东南沿海附近。而核燃料产能建设主要分布在西部,距离核电站集中地比较远,而且布局分散。简单点说,就是原材料与发电厂离得太远。王毅韧表示,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就要在核电站相对集中的沿海地区建设核燃料产业园,打造一站式核燃料元件生产供应基地。广东省江门市的群体性事件之后,虽然一度终止了江门产业园的项目。但是,事件过后,中核集团公司跟中广核集团公司重启了选址工作。十三五期间,国家将推动中核集团公司跟中广核集团公司合作建设核燃料产业园区,实现投资主体的多元化,“目前正处于厂址论证阶段。后续我们将视核电发展的步伐,把握节奏,稳妥推进核燃料产业园建设。核燃料产业园的选址要综合考虑经济、技术,以及社会因素,确保建成技术先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燃料产业园。铀资源从海外进口进来之后,上了码头以后进入燃料园,开始纯化、转化,再铀浓缩,制造成元件,就近提供给附近的核电站使用。”
为什么要建内陆核电站?
目前,内陆已经开展核电站前期工作的场址包括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江西彭泽等。王毅韧强调,现在世界上400多台核电站,大部分建在海啸、台风影响基本可以忽略的内地,少部分在沿海,核电站建在沿海符合安全要求,在内地也一样,“核电站建在沿海安全,建在内地就不安全了,不存在这个问题。”
为什么我国先在沿海建了核电站,然后再考虑在内陆?王毅韧分析,过去,东南沿海对电力需求更加旺盛,所以核电站率先支持东南沿海,但是,随着内陆经济发展加速,内陆地区的能源需求也正在不断提升,而核电对环境的影响小于火电,“内陆地区像湖南、湖北、江西也很缺能源。我的老家湖南,它也缺一次能源,所以它的电现在就是高压往那儿送。一赶上冰冻季节高压线一出问题就送不过去了,它也是从外面拉煤发电。如果发展核电可能是一个好的选择。”
      王毅韧透露,如果顺利,十三五期间将开工建设内陆核电站。(评论:内陆核电站肯定不会顺利开建,因为建到哪里,哪里的群众就会坚决反对!)
有人担心,内陆建设核电站,需要用长江水去冷却。王毅韧说,这个概念又错了。虽然沿海核电站是通过海洋水来循环进行冷却,但是,在内陆地区就不一样了,用的是水塔,“你到电厂一看有个很大的水塔,它那个水是内部循环使用,它根本不是往长江排,也不会老从长江没完没了的去抽水。”
  (评论:王毅韧这个“核专家”说的太片面,任何电厂都有个很大的水塔,那是冷却塔,王毅韧说它那个水是内部循环使用,但王毅韧为什么不说任何电厂的冷却水是必须要外排一部分的。稍微懂得一点化学知识的人都知道,电厂的冷却水闭路循环,腐蚀性离子浓缩积累起来,发电设备受不了,所以冷却水是必须要外排一部分的。内陆核电站这部分水排到哪里呢?更重要的是,核电厂那么大,其内就是有点核泄漏、核尘积存,在沿海的核电厂,暴雨将其冲到大海,洋流带它们到深海,对人们的影响很微小。那么内陆核电站这些诸如此类的问题,与大海边可不一样,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渗到地下不行,随雨水进入江河湖泊能行吗?)
-------------
   为什么国家原子能机构和内陆省份对核电站情有独钟?
      原因在于和其他重大的能源项目一样,核电站投资数额巨大,其产出效益对地方经济的拉动往往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比如,位于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的桃花江项目总投资740亿元。
    福建福清核电项目,据说仅在就业岗位方面便可以提供1万多个。该核电项目是在2008年中国保增长的背景下,中央推出扩大内需4万亿元计划后进入实施的特大型重点工程,也是当时中国第一份落地的千亿大单。
   关于核电的发展,中央高层已经相继释放了重大的利好消息。优先发展沿海,不安排内陆。因此,对于那些拥有内陆核电项目的地方政府和核电企业而言,长期停工即意味着损失。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家能源委员会会议上,提出“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重点项目建设”之后,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要求,“在采取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抓紧启动东部沿海地区新的核电项目建设”。
    但与沿海地区新的核电项目不同,内陆核电是否应该上马,这在目前存在诸多争议。
   关于内陆核电的高风险性,一个引发业界广泛讨论和争议的例子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亦楠不久前在一篇题为《内陆核电不适合我国国情》的文章中说,无论从安全性、清洁性还是经济性上来说,核电都不应该是中国能源结构转型的战略选择,更不应该冒巨大风险发展根本不适于中国国情的内陆核电。
   中科院院士、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何祚庥近期发文称,“应当谨慎对待核电‘小跃进’的风险”。他认为,核电站安全运行的特点是,其运行时间越长久,出重大核事故的概率也就越大。其主要原因在于,一切核电站在长期运行的同时,必然产生越来越多的放射核,而核放射性对材料造成的损伤,必将伴随着运行时间的增长而越来越大。所谓核电安全运行的“堆年”,其实也是对核电所用材料损伤程度的重要评价标准。
   中国工程院院士、辐射防护和环境保护专家潘自强则多次在公开场合上表示,内陆核电站是安全的。他举例说,不管是洪水还是干旱,都不会构成对内陆核电的冲击性威胁。   以上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代表着目前国内对内陆核电的看法。显然,这种争议还将继续下去。
 
---------  
  内陆核电确实是诱人的投资蛋糕。 但实际上,目前仍是水中月 镜中花。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与产业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曾长期在科研部门工作,承担过国家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攻关研究项目,成果记在史册里。哲人有训:“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爱好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多学科交叉…
每日关注 更多
翟智高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