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目标、抗打击、爱学习是成功企业家的三大法宝

柳传志 原创 | 2017-04-11 21:1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企业家 

  01投资可以支持企业发展

  我自己其实从2000年开始主要精力已经没有放在电脑领域了。高科技领域确实是引领着经济的发展,但是风险确实很大。所以2000年开始,我就带领着朱立南和其他一些同事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就是风险投资领域。

  为什么进入这个领域呢?就是因为从中关村出来的我们知道企业的发展最需要什么,需要钱,需要指导。我们当时上市以后是能有一些资金的,就用3500万美元开始做了联想投资,也就是后来的君联资本,是一家风险投资基金。做的还算比较成功,到2003年又创办弘毅投资,是一家股权投资公司。再后来成立了天使投资公司——联想之星,基本覆盖了企业发展的全生命周期。

  这个事情我觉得很有意义,因为实际上北京的中关村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就进入了一个盲区,在科技上没有什么突破,原地踏步。但到2000年以后逐渐开始大规模突破,是为什么呢?我觉得是因为钱到了,投资者到了。

  你看中国今天的BAT,其实用的钱基本全是风险投资投进来的。当我们学会了人家的想法,懂得了投资的这个道理,钱又够了的时候,中关村就开始有大量的基金来了,于是就出现了京东、小米、滴滴等等。所以说如果钱到位的话,科技创新的突破是早晚的事情。

  这些年,联想控股做了前面说的三个大的基金公司,掌管着1千多亿的基金,已经投资了600多家企业,我们自己有很大的收益,被投的企业有大量的增值,有了很大的提高,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所以我讲发展实体经济的时候,民营资金是非常好用的,所有民营企业的钱,老百姓的钱,老外的钱,这些钱集中起来,让懂得企业的人,能给企业增值的人,去投下去,会对社会的进步、企业的发展起到好的作用。

  近几年,我们又开始把投的最好的行业和领域转化为战略投资所谓投资分两种,一种叫财务投资,就是投进去以后,把那企业做好了,我再退出去把钱拿回来,我挣了钱,企业也好,那叫财务投资。而我们战略投资,比如我们现在聚焦的金融服务、创新消费、农业食品等领域,我们觉得市场很好,也可以做,我们也投,但不是短期退出,而是长期持有,通过我们在企业发展上的经验以及资金的支持和培育,把它们打造成行业领先的企业。联想控股现在走的就是这条路。

  02高目标、抗打击、爱学习成功企业家的三大法宝

  大家要想做好一个大的企业,我觉得有三件事。

  第一,要不断地调高自己的目标。给自己设一个很高的愿景,但是当前的目标要很切合实际。在实现的时候,要不断调高目标。

  第二,要有很强的抗击打能力,这个过程当中能存活下来的不多,受了挫折打个滚再来。

  第三,要加强学习。学习不仅仅是跟周围的人学,最重要的是结合自己,无论是书本也好,还是其他人也好,都要结合自己存在的问题,不断复盘,总结自己和其他先进企业的挑战,不断学习,你的能力肯定会很大提高,最终梦想会一步步实现。

  想要成为一家百年企业,首先,企业本身需要很好的文化基础,要有好的价值观,使你的队伍能够坚持。另外,在现在全世界政治经济形式巨大的不确定性中,战略如何确定非常重要,也就是说可能“做对的事情”比“把事情做对”更为重要。同时,战略要在不断迭代中制定和完善的,正所谓“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要对不确定性有充分的了解,所以在吃着碗里饭的同时观察着形式,为下一步在做铺垫。

  有一个好的执行力,有一个好的班子,能够使得你在制定战略上更有把握,带领队伍更有把握,在遇到新的不确定性的时候能够从容应对,能“拐大弯”提前应对,尤其是企业在走顺风路的时候,要早做布局。 

  这个时代的紧迫感和压力感是很大的。“太阳”是一轮轮的升起来的,比如蒸汽机时代的“太阳”升起来了,电的“太阳”升起来了,到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太阳”升起来了,太阳升起来早上那段时间有很大的挑战,有的活得更好,有的就会走向消亡。如果想把企业做大做强的话,你不能不考虑互联网技术、云计算的问题,因为这样才能用大数据的方式去统计。

  互联网带来了大量新的商业模式,冲击了各行各业。所以我认为将来不是“互联网+”的技术,而是“互联网+”的时代,迎接或不迎接,必须考虑,企业到一定规模,要生存更长的时候,还要在这方面有所准备。而面对新的状况需要更有冲劲的人,更需要有敢干精神的人。

  03农业投资要有更高的战略格局

  联想控股2000年前后就进入投资领域,积累了一定的财富和投资管理的经验。除了我们三家财务投资公司,我们还通过战略投资的方式进入了多个领域,其中有一块是农业和食品领域,此外还有金融、创新消费与服务、新材料等等。

  农业和食品是国人所需要的,市场又广阔,以前由于劣币大量驱逐良币,使大家感到食品不安全,所以做农业这块应该有更高的战略格局。我国在改革开放当中发展了,但是一定程度上破坏了环境,破坏了资源,今天中国的企业有了钱了,我们是不是可以用国外的资源来弥补我们业已被破坏的环境,其实是能做到的。

  比如说咱们国家土地的有机质低到0.2%,我们在智利买了农场,最低的一块地有机质14%,高的到20%。而我们现在都是用化肥让土地出粮食,使很好的土地被板结了。如果我们能很好运用国外资源,让我们自己的土地、草场休养生息,再和我们城镇化的政策、企业、系统性调查等起的作用结合在一起,我相信对国家的环境改善一定是有利的,对我们自己的发展也是有利的。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联想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裁。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