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2年投资人生的得与失

章苏阳 原创 | 2017-04-22 00:5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投资 

  1 「被复杂」的章苏阳 

  2016年4月1日愚人节章苏阳退休了。

  这个日子足以让人产生无限的联想。但对于此他只是简单地说:「只是巧了而已。因为到那天刚好一个季度结束。」末了,又加上一句:「只是一个简单的事儿,很多人把它想复杂了。」

  与章苏阳相关的,这种「被复杂」的话题还有很多很多。他说做风投只是靠感觉,自己选和猴子选没区别;他说如今是90后的天下,不是特殊行业就不必投90年之前出生的人;更不消提外界盛传的什么章苏阳自学芭蕾、长笛,喜欢香水之类。

  「这样的报道曲解了我的意思。」章苏阳有点着急了,眼睛睁得圆圆的,不自觉地打上了手势。「我怎么会那样说?这不过是像人咬狗一样的一个噱头罢了,这样的东西熵值高,吸引人眼球,媒体就这样写了。」

  一个厌倦平庸的社会,和一群喜欢冲突的读者。章苏阳知道那些玩意儿都是天然的噱头,但是他偏不愿将错就错玩那一套。

  如果说有关「猴子」和「90后」的话题是因为「断章取义」,那么有关「自学芭蕾」和「喜欢香水」的话题就真是「子虚乌有」了。「我只会用一款男性的香水。」而关于芭蕾,历经了文革的他在中学时期加入了「踮起足尖」的全民浪潮之中,成为了学校芭蕾舞培训班的一员。章苏阳回忆了一会儿,说出了很有意思的一句话:「那时候跳芭蕾,是为革命跳芭蕾,学长笛也是为革命学长笛。」

  出名早,履历长,受访多,误会自然也随之而来,可章苏阳还真不是那么一个爱以冲突博关注的人。到他退休,在IDG已经走过了22个年头。如今年近60,他仍然不显老,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年轻很多。坐在镁光灯下,他带着这个年纪所特有的从容气魄侃侃而谈,眉眼里又透出长辈似的和善沉稳。赶过文革,上过技校,进过工厂,这个男人已经在过去半生的时光中磨练出了外圆内方的气质。如今说起什么话题来都总是面面俱到,谨慎而中立。我们问起了IDG曾经的投资项目——如今正饱受各界诟病的百度,章苏阳诚恳地谈了谈,说了一句:我们要从法律上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意气用事。

  2投身创投 

  就是这样的一个章苏阳,他在三十岁之前曾有机会悠哉悠哉端起铁饭碗。1992年他担任邮电部520厂的副厂长,与团队一起将工厂扭亏为盈。然而一年之后,34岁的他把铁饭碗砸了,跑去了海南万通集团。在万通工作期间,他终于认识了熊晓鸽和周全,这两个影响了他后来二十多年人生路的男人,被他称作「我革命的领路人」。

  1994年,全中国做风投的不足10个人,一个中国人闻所未闻的新行业,章苏阳沉吟了一会儿,说让我考虑考虑。

  两个星期后,他答应了熊晓鸽和周全的邀请,IDG资本在中国起航。

  7位创始合伙人,20余年,投资并陪伴450余家创业公司成长,见证超过100家被投企业成功上市或并购。

  章苏阳的这一跳,又一次踩对了点。

  世人都是爱好情节激烈的故事的,章苏阳却偏不肯讲故事给他们听。砸掉铁饭碗,毅然投身未知行业,一切从零开始,一个多么好的蓝本,他却拒绝任何对于他的勇气的鼓吹和赞美。「我没觉得这需要什么勇气。」他说起当年的抉择,稀松平常,好像仅仅只是在菜市场上决定买青菜还是萝卜,「我当时想,最坏能怎样。要么是这个行业在中国发展不起来,要么是我做不好,如果是这两种情况,我退出就是。大不了重新找工作。」他笑笑:「我也有信心能找到其他的工作啊,我当年也不差。」

  但凡提到勇气,相连的一定是危险的困境和没底气的弱者。章苏阳不需要。强大的自信让当年的他觉得「这还不好干吗?不就是投钱吗?」

  3三次失败

  自信源于对自身能力的肯定,然而自信的人也常吃自信的亏。入行初期,第一个项目,投错,第二个项目,投错,第三个项目,依旧投错。每笔投进去20万美金,三笔60万美金,其中20万打了水漂。

  20万美金,1994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昨天章苏阳在微信中告诉出类媒体记者,还有更大的数目,「我最大一笔是亏了300万美元」。

  不过,22年的资本沉浮,灰暗时光非常短暂。如今已退休的章苏阳成为了业内首屈一指的「金牌投资人」,有关他投资土豆、携程、易趣、如家的故事在外界广为传唱。他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亏了合伙人的钱,内疚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新手了。然而这段经历,被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以至于他提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丝毫不必花力气去追忆。

  「现在说大话,都是假的。当初有没有怀疑过自己?当然是有的。」这个坐在镁光灯和镜头下的男人,眼角竟然有些泛红。没有丝毫的失控,他紧闭双唇,停顿了一会儿,恢复了他沉稳的语调,然后讲出了下面的故事。

  「损失一直在持续,其中有一个项目,损失了8万美金的时候,我去找IDG的董事长。」章苏阳脸上呈现出了一丝恍若当日的尴尬神情:「我对他说,实在不好意思,好像损失了8万美金。」

  「他马上把手递过来对我说,Congratulations, 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投资人,是要教‘学费’的,8万美金,你可以避免更多更大的失败。」

  章苏阳在这样的鼓励之下重拾了信心。教了学费,也学到了东西,他在风投这一行,一呆就是22年。22年,荣辱沉浮,我们才终于有了那么多关于他的投资故事可以读。

  「没有IDG团队的相信和鼓励,我做不到现在。如果现在我的头上还有什么‘帽子’的话,都要感谢IDG。」

  4青山依旧,成败皆空

  投资并陪伴450余家创业公司成长,见证超过100家被投企业成功上市或并购,章苏阳第一次听到IDG的名字时,它还仅仅只是熊晓鸽和周全口中的一个美好的理想,到他「功成身退」,IDG已经成为了国内数一数二的投资公司。

  而他自己,这个当初「为革命跳芭蕾」的少年,也一路摸爬滚打,成为了他口中「带铜臭味儿」的「资本家」,更成为了投资界人人敬仰的“老炮儿」、「大哥」。

  二十余年,用一句话来概括。

  章苏阳缓缓地说:「王尔德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你想得到的东西,没有得到,或者你得到了。」

  章苏阳无疑是那个「得到了」的人。入行之初希望能带一个企业上市,2003年,他做到了。梦想的实现让他激动,但也让他活在了压力之下。他希望能做到更多,他希望能带十个,他努力奋斗,他完成目标,然后是更大的目标和更难以触及的未来。「这个行业,所有人,大家普遍有这么一颗追求的心。」

  那么追求到底有没有止境?章苏阳有时候也想歇一歇啊。他理想的晚年生活是,养一群小猫小狗,住在大学附近,每周给学生们上一两节课,吃吃大学食堂的饭,和年轻人在一起分享分享他们稀奇古怪的想法。

  如今的章苏阳终于退休了,可是曾经想象的晚年生活却并没有到来。退休后的章苏阳笑言自己比以前更忙了,因为「当初大家觉得你很忙,不好意思找你,现在知道你退休了,反而全来找你。」

  不过他自己也确实没打算离开一线:「投资这件事,其实无所谓什么退休不退休的。不能离开,离开一年半以上就对行业不熟悉了,所以我会一直在一线。」章苏阳有微博也有微信,但是只看不发,千年潜水,这也是他留在一线,观察社会,保持感觉的方式。

  什么样的生活才是适合他的?章苏阳仍然每天早7点40起床上班,晚10点左右处理完公务短暂地消遣然后睡觉,闲下来会看看书看看碟片,听听音乐打打拳击。

正在读取...

章苏阳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章苏阳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